春晚赢家开心麻花:话剧商业化的10年探索之路
大牙 宁咏微 大牙 宁咏微

春晚赢家开心麻花:话剧商业化的10年探索之路

当中国文化产业基金千万级投资遭遇“轻资产”创业公司,开心麻花能拧巴出怎样的未来?i黑马专访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谈谈披上皇帝新装的喜剧之王怎样华丽转身。

央视春晚仅四个语言节目,开心麻花占一个。

从话剧舞台到央视春晚,从剧场到荧屏,从默默无闻到话剧界的喜剧之王。

十年时间,开心麻花让“贺岁舞台剧”这一概念在中国落地生根;二十一部剧,2000多场演出,让走进剧场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i黑马专访开心麻花总经理刘洪涛,谈谈喜剧之王怎样转身,“轻资产”的创业公司开心麻花能拧出怎样的未来?

“喜剧是最难的表达方式,却是开心麻花唯一的选择。“学习中文出身的刘洪涛对戏剧理论的理解不只停留在教条的框架中,他明白喜剧是舞台剧中的玄铁重剑,也希望开心麻花能打好这把剑。

理想很性感,现实却总是很骨感。2003年创业初期,开心麻花在北京演出曾经因为观众太少,不得已给观众退票。十年过去,如今的开心麻花,一年七百多场大剧场演出,四座城市成立分公司,推出50集与“开心麻花”同名的网络自制剧,连续三年搭上春晚快车。

“从创作剧本到演员培养,我们是一个团队在推进,成功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刘洪涛说。

剧场喜剧,打响品牌

怎么会走这条路?刘洪涛说:“创业之初,并没有多么宏伟的愿望,只希望为市场增加些快乐,这也是一直以来,团队成员的工作状态。”

绝对自由、民主、快乐的创作环境,为编剧、演员、导演提供了其他团队所不能给予的信心与忠诚度。“每一部剧的名字都是全公司员工投票决定的,只要有好的想法,就有把想法落地的可能。”在艺术创作上,刘洪涛和董事长张晨没有决定权,只有否决权,他们只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有了规则,大家一起“来玩”。

从创业开始到现在,开心麻花的原创作品已经有二十一部,只有一部《疯狂的石头》是买的版权。从做喜剧品牌的角度来说,原创就是开心麻花的核心竞争力。无论是做舞台剧、还是做网络剧、电影,原创都是开心麻花要坚持的,这样可以开发这个品牌的其他商业价值,比如衍生品等。

开心麻花用始终如一的原创,一点点撬动固化了的演出市场。全年喜剧巡演,开心麻花“一不小心”做了一件改变市民生活方式的事——将原先只在岁末年初演的贺岁喜剧慢慢延伸演出时间,延伸每个周末的如期而至。

i黑马注对如何生产高质量的原创作品,刘洪涛对i黑马的回答是:我们经常强调开心麻花是一个团队,因此所有的作品都是团队碰撞出来的。比如说,编剧最初会提出一个创意,就是一个想法。想法抛出来之后,我们会组织开心麻花的“艺术评估委员会”一起讨论这个东西成还是不成,委员会成员有企业负责人,有编剧,有导演,有演员。如果成,就接着往下走,编写大纲、故事梗概,每一步大家都一起讨论。其实到了大纲的阶段,这个故事就已经确定了,这里的人物有哪几个,由谁来演,我们会根据演员的不同特点、长处来设计人物个性。然后这个时候,这几个演员就已经进来,大家再讨论,讨论地非常充分后才开始下笔写剧本。剧本完成之后还会有评估,每一次都有一个评估,不断地修改提意见,通过之后再进入排练。排练的时候所有人都可以贡献自己的智慧,同样会不断调整,最终的节目很可能跟最初的剧本有很大差异。

“好多人问我们,到底是怎样一些人能够那么有天分,创作出那么好看的东西,让大家能笑个不停。其实不是天分而是靠勤奋。通常一部剧仅排练就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整个团队每个星期只休息一天,然后剩下的六天每天十几个小时都在排练,什么事不干,就干这一件事,到最后冲刺阶段很可能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到真正演出的时候,可能每一个片段演员都排练过n多次,他们也就知道怎么表现、什么样的节奏能够出最好的效果。所以说,开心麻花作品的成功不是靠某个人的天分,而是所有人的努力。“刘洪涛说。

今年春晚的小品《扶不扶》,剧本就经过了无数次改变。刘洪涛介绍,今年春晚的小品挑选规则跟往年不同。以前是节目组在规定时间前上报小品,然后开始一轮一轮的审核,而今年的冯氏春晚则是哪个团队准备好随时可以审查。“沈腾的小品是在其他节目都已经进入三审之后才报上去的,通过之后又经过了几次修改,大家看到的最终节目跟最后一次排练都有不同。”刘洪涛说。

培养演员,组建团队

在中国,优秀的喜剧很少,因此喜剧的市场空缺很大,当时开心麻花做喜剧也是基于这个考量,能给观众带来更多的快乐。但是做喜剧很难、很累,能面对面把人逗乐是最难的事。

2003年开心麻花推出了第一部“贺岁舞台剧”,看的人不多。“那时候更像一个同人剧社,而不是一个公司。”刘洪涛说。2008年,开心麻花的演出开始慢慢增加,2009年剧场演出达到百场,接下来能做到在北京每个月都有演出,2013年共演出了700余场。

“喜剧是个最特殊的行业,中国优秀的喜剧演员不多,数得过来的几个,而且真正能抖喜剧包袱的没有几个人,这是喜剧天生的问题。”因此在开心麻花,现在的演员基本上都是自己培养。

i黑马注开心麻花现在有一套自己的演员培训机制。每年开心麻花会举办一期喜剧表演培训班,在表演系本科毕业生中先筛选出二、三百人,逐个面试,最后挑选出40个人组成培训班。经过两到三个月的集中培训,从理念到实践,创作实践、表演实践、形体训练,最后能签约的只有十个人左右。

“喜剧演员是可遇不可求的,有一类是平时说话就很逗、很幽默。还有一类是没有被开发出来,训练的过程就是让他打开天性。让新演员出演复排的剧目,反反复复锻炼。培养出来的这些演员,基本上能跟开心麻花一起走,因此团队一直很稳定。”刘洪涛表示。

“现在我们常常同时演出五、六个戏,能够调动的演员有100多人。”经常跟剧组排练,刘洪涛深知团队组建的细枝末节。以表演带学生的方式培养演员,让80、90后的年轻演员迅速成长。

下一步,产业链扩张

今年,开心麻花准备筹拍电影和网络剧,向演出全产业链扩张。

一是继续推进轻车熟路的舞台剧。开心麻花已经惊艳了北京的文化市场,在本地市场趋向“饱和”后,急需向外扩张,作品“升级”。目前,开心麻花在上海已经有了两个剧组,能够独立完成剧目的演出。并且在沈阳、天津、深圳等全国四座城市成立了分公司。“今后我们希望能够直接组织当地人力来创作作品,说方言,抖本土包袱。方言一出,笑点自然就有了。”

第二个是迅速兴起的网络自制剧。去年,开心麻花已经推出了40多集网络自制剧《开心麻花剧场》,反响不错。“互联网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存空间,我们一定会遵循互联网的发展和传播规律。“刘洪涛说。关于内容,他表示会杂糅进无厘头搞笑,但主打的依旧是温暖喜剧。”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孕妇在生孩子前,挺着大肚子也要进剧场看开心麻花。”

第三则是进军大银幕,刘洪涛给出的原因有点出乎记者的预料。“拍电影的片酬远远高于舞台剧,经常有电影电视剧剧组来挖我们的演员。”刘洪涛说。但最后,开心麻花的演员却都没有离开。“他们觉得在开心麻花更快乐,我们也总要为自己的演员们做些事。演话剧舞台剧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事,现在开始尝试拍电影,也许今后觉得电影更有趣就去拍电影了。”

i黑马注对于电影,刘洪涛当然也有担忧:比如,话剧是剧组跟观众共同完成的,演员都出一个包袱之后会观察观众的反应,然后根据反应不断调整自己的表演,因此话剧演员的表演是有支点的,今天可以改一点,明天改一点,表演会慢慢地越来越好。而电影不同,电影是经过无数道工序后剪辑出来的一个可以复制的产品,一步到位,演员没有办法现场感受观众的反应。这对开心麻花来说是一个挑战。

制造快乐,传播快乐的开心麻花,有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企业文化。“我们制作的电影不会以某个导演或者演员做宣传点,开心麻花始终是一个团队,它是属于我们大家的品牌。“刘洪涛以迪士尼为例,为开心麻花确定了未来的走向。


开心麻花 春晚 话剧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