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WhatsApp无法彻底解决FB的移动焦虑症
朱旭冬 朱旭冬

收购WhatsApp无法彻底解决FB的移动焦虑症

190亿美元——这是Facebook为了缓解自己“移动焦虑症”付出的又一笔治疗费,这次的特效药是移动社交应用WhatsApp。2012年,Facebook也曾通过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来缓解自己面对移动平台的焦虑。

190亿美元——这是Facebook为了缓解自己“移动焦虑症”付出的又一笔治疗费,这次的特效药是移动社交应用WhatsApp。2012年,Facebook也曾通过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来缓解自己面对移动平台的焦虑。

但每次都通过“吃药”(收购)来解决问题并不是一个可以持续的办法。最明显的例子便是此前Facebook曾希望以40亿美元收购移动私密社交应用Snapchat,但是遭到了对方的拒绝。

虽然如果Facebook将对Snapchat的收购价格上调至190亿美元的话,这笔收购很有可能也能达成,但就很难再以同样的价格收购WhatsApp。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用这句话来解释Facebook在移动端面临的压力非常恰当。即便Facebook可以花重金收购一两家在移动端做的非常出色的社交公司,但这个市场上还有大量的强敌,其中还包括来自亚洲的LINE、Kakao Talk和微信。

Facebook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人们的社交行为已经从传统PC互联网转变到了移动平台,WhatsApp、Snapchat、微信等则都是为移动平台设计的产品,因此这些产品展现出的活力远远大于Facebook。

收购WhatsApp之后,Facebook加强了自己移动社交的实力,但是来自其他竞争对手的挑战并未因此减轻。

相比WhatsApp专注于通信工具,LINE和微信等来自亚洲的移动社交应用很早就开始平台化,并且对Facebook形成了更加直接的威胁。从产品结构上来说,LINE和微信就像是WhatsApp+Facebook。

LINE和微信都以亚洲为根据地,已经进入到亚洲很多新兴市场,这些市场也是Facebook获取更多用户的核心市场之一。LINE和微信会让很多新兴市场的用户跨过PC,直接进入移动社交平台,而Facebook并没有很好的产品来满足这些用户。

Facebook的另一个竞争对手Snapchat开创了一个全新社交领域,“阅后即焚”的社交方式颠覆了Facebook的社交时间线的模式。Facebook的商业模式完全依赖于用户信息和用户贡献的内容,在面临Snapchat这种“销毁内容”的社交应用时,Facebook就会显得毫无办法。

曾经面对谷歌的时候Facebook是一个挑战者,但是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已经让Facebook自己也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如果Facebook不能通过自身内部调整,做出适合移动端的产品来“自己颠覆自己”,那就会一直面临被别人颠覆的可能。


收购 WhatsApp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