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爸爸去哪儿》是怎么赚到六亿的?
朱晓佳 李宏宇 朱晓佳 李宏宇

【案例】《爸爸去哪儿》是怎么赚到六亿的?

今年过年期间最火的电影毫无疑问是《爸爸去哪儿》,这部“不是电影”的“纪录片”,频频刷新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首日票房9167万,刷新《私人订制》8000万2D首日票房纪录;7天内过4 6亿,刷新中国2D电影首周票房纪录。该片最终取得了近5亿的票房。本文来源于《南方周末》,i黑马分享给大家,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今年过年期间最火的电影毫无疑问是《爸爸去哪儿》,这部“不是电影”的“纪录片”,频频刷新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首日票房9167万,刷新《私人订制》8000万2D首日票房纪录;7天内过4.6亿,刷新中国2D电影首周票房纪录。该片最终取得了近5亿的票房。本文来源于《南方周末》,i黑马分享给大家,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接到《爸爸去哪儿》大电影的监制邀请时,滕华涛想的是:“不在大年初一上,这电影就没意义了。”

紧掐着倒数时间表,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儿》大电影正式在广州开拍。2014年1月31日,大年初一,影片公映。

“这还是电影吗?”映后,影评人怒发冲冠。

这也是电影局审片时的困扰:这显然不是故事片,但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纪录片,更不是科教片。最终,《爸爸去哪儿》拿到的许可证是“电审纪字2014年第15号”——划到了纪录片里。

这部“不是电影”的“纪录片”,频频刷新中国电影的票房纪录:首日票房9167万,刷新《私人订制》8000万2D首日票房纪录;7天内过4.6亿,刷新中国2D电影首周票房纪录。

和《西游记之大闹天宫》一起,两部影片拉着马年春节票房一路狂奔,内地影市连续十几日票房过亿,单周票房首破10亿。相比“大闹天宫”筹备3年多、拍摄6个月、后期剪辑15个月,耗资5亿人民币,上映11天后迎来8亿多票房;《爸爸去哪儿》2013年11月才立项,拍摄不到5天,预算成本5000万,12天后入账6亿,难怪吓着了电影圈。

“电影,作为一种最早的长视频,来到了重新定义的时刻……都是变化的终端惹的祸。这一切都只是开始。”湖南广播电视台副台长、总编辑、湖南卫视总监张华立在“爸爸”公映后第三天,在微博上表态。

张华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票房5亿,“完全符合湖南广电要拍‘爸爸’大电影时的预期”。

“我们对电影的命名方式和经验已经落后了。”一位参与审片的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中国越来越大的电影市场,已经具有容纳特殊个案的能力。”

干嘛要看爸爸们演剧情片?

把综艺节目改装成电视剧或电影,这是湖南卫视的老传统。2006年,天娱传媒制作了“超级女声”电视剧;2009年,把“快乐男生”改装成电影《乐火男孩》;2012年,把“快乐大本营”改装成电影《快乐到家》,都是这个路数。

2013年10月18日,电视版《爸爸去哪儿》第二集收视份额“破十”,飙至11.45%——“快乐男生”收视份额最高时也不过10.1%,“快乐大本营”近年收视份额则一直徘徊在6%~9%。登上大银幕,成了“爸爸去哪儿”的必然宿命。

天娱传媒总裁龙丹妮和团队详细研究了前两期节目的收视数据。发现《爸爸去哪儿》的确有别于其他娱乐节目:除了覆盖到“湖南卫视粉”的中坚力量——20~30岁的年轻人外,还分布到了小朋友和老年人。这意味着,《爸爸去哪儿》可能是一部能让一家人一起看的“约会电影”——要让一家人约会,“最合适的档期一定是春节”。

但此时距春节只剩三个多月了。

团队是匆忙间拉扯起来的,核心成员是导演谢涤葵的第一季节目制作班底。考虑到大电影的质感,片方找来滕华涛做监制:拍过《蜗居》、《失恋33天》,“跨界”电视、电影,自然加分;《失恋33天》3.4亿的票房,也让龙丹妮看到了“以小博大”的可能性。

滕华涛进组时已是11月,这时大家还在讨论要做一部怎样的电影。“一部完整的剧情片”是设想之一,谢涤葵和滕华涛听他们讲那些还在肚子里的故事,有亲子的、有穿越的,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儿:“我要是观众,干嘛要进电影院看这些故事?”

滕华涛去扒粉丝评论,越扒越坚定:“大伙儿喜欢看的,是在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时候,小孩子突然用他们的思维爆出的那些表现。那不是说几个特别天才的人坐在一块儿,编上几天就能编出来的。”剧组决定,就拍电影版真人秀。

不讲故事,也是天娱传媒总裁龙丹妮从《乐火男孩》中得到的教训。“它给我的两个启示是:这个故事本身是不是成熟的?这些演员是不是能够达标的?”龙丹妮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我们当时也许只考虑到了品牌效应,没能考虑到电影市场本身的规律。”

以张杰、魏晨等二十多名“快男”为班底打造的这部3D电影,据报道当年上映五天票房不足300万元。影片最受诟病的就是“极其山寨的3D效果”和“演员0演技”。拍摄前,预料到选秀出身的这些男生们可能不太会演,导演林华全还特意把电影做成歌舞片,用近一半的时间唱唱跳跳。但“快男们”本身不够家喻户晓、粉丝偏低龄,也是一大软肋。

“快乐大本营”15周年时,湖南广电花八个月时间拍了《快乐到家》。“快乐家族”的演技也没比“快男”高出多少,但好歹脸熟,凑在2013的贺岁档里,能拿到1.6亿票房也不奇怪。

《爸爸去哪儿》的明星基础和群众基础比前显然有优势。

不用演戏,也让五对父子大松一口气。“要真的拍戏,Kimi(林志颖儿子)可能就要学会控制自己的喜怒哀乐。”林志颖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显然这件事很难。

电影不能太煽情

方案确定,距离大年初一只剩下不到两个半月,真正的挑战这时才来:怎么能保证电影如期拍完?怎么保证足够火力的宣传?怎么保证电影在规定时间内过审?

龙丹妮和谢涤葵把各个部门聚在一起开动员会,整整吵了一天。最后拿出一个办法:按照电影局规定的审批手续倒推时间表。这也就意味着,影片至少要在12月中旬拍摄完毕。

2013年12月8日,《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开拍。此时,距离电视版最后一集拍摄结束,已过去两个礼拜。

为了同时捕捉十个主演的动作表情,摄制组最多时出动了23台KINERAW S35摄影机。以至广州、北京摄影器材租赁中心的S35几乎全被剧组租光。

谢涤葵团队拍惯了电视,对电影摄影机不熟。可机器运到长隆,还没用热乎,就上了阵。

电影要求多:摄影师不能再跟着小朋友奔跑,以免画面晃动;不能拍穿帮镜头,把别的摄影机揽入画面;要保证电影收音效果,就不能用耳麦,得用往天上举的大话筒。为了这堆大话筒,又不得不出动十组收音师。

后期的音效、剪辑也各分十组进行。“要抢时间,就得人海战术。谢涤葵和滕华涛达成共识。

除了鸟枪换炮,整个拍摄和电视版毫无二致:抢房子、找食材、做任务、做晚饭。剪辑只做了两个变化:把任务节奏调节得“更电影”一点,在一些段落中,使用了蒙太奇。

电影中,王岳伦做饭,却一直点火点不着。这时,镜头开始在王岳伦与Angela(王岳伦与李湘女儿)间有节奏地来回跳切:爸爸点火不着、Angela去睡觉;爸爸点火不着,Angela醒来了;爸爸还是点火不着,Angela去串门……

滕华涛希望尽可能保持电视节目里那种“非常温暖、非常正能量”的感觉。他也像节目里那样,为每个爸爸录制了类似于“写给孩子的信”式的催泪片段,但最终决定弃之不用:“电影不适宜太过煽情。”留在电影中起着催泪弹作用的桥段,后来只留下了天天(张亮之子)给爸爸洗脚。

12集90分钟、收视率首位的预告片

张华立一直很清楚,《爸爸去哪儿》票房一旦大卖,势必会招来批评:“这算什么电影?”

他决定从前期宣传,就直面这个问题:“我们就坚持这不是一部传统的电影,我们得明确地告诉观众,这甚至算不上一部电影。”

电影有的常规探班、影片花絮,《爸爸去哪儿》都没有。宣传团队从2013年11月中旬启动后,做得最多的事儿是数据分析。

分析得到的一个重要信息是:80%的节目粉丝都是女性。这直接决定了大部分宣传片的风格——音乐总是温柔轻缓,画面不是温情款款,就是梦幻童话的。

小朋友各自的特点,也被精确放大。“哪些人喜欢Angela?哪些人喜欢Kimi?喜欢的点又是什么?”天娱传媒品牌中心总经理赵晖说,这些都被仔细分析过。

网友们喜欢Angela经常冒金句,宣传片为她设计了这样的对话:“爸爸,你给我讲个故事吧。”王岳伦:“春秋时期……”“到底是春还是秋啊?”王岳伦:“有一个诸侯……”“到底是猪还是猴啊?”“这个文案就肯定不适合石头(郭涛儿子),石头不是卖萌路线。”赵晖解释。这段视频仅在优酷上的点击量就有50万。

湖南广电几乎整台出动。在湖南卫视常务副总监李浩的协调下,从湖南卫视跨年演唱会、小年夜春晚,到湖卫系兄弟频道,乃至CCTV少儿频道,都助了“爸爸”一臂之力;考虑到年轻人刷手机的习惯,宣传方特意找了包括Camera 360、手机QQ在内的18个App合作;同名手机游戏、图书也在宣传期上线……

所有宣传已有的基础,是热播了12集的电视版《爸爸去哪儿》。“相当于给电影版做了整整12集预告片。”滕华涛说。

为了确保大年初一各院线对《爸爸去哪儿》的排片,剧组和发行公司光线传媒特意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150多位院线经理到拍摄现场。90%以上的院线经理表示看过“爸爸去哪儿”。

大年初一上映头一天,《爸爸去哪儿》排片量26.18%。这没能满足“合家欢”观众们的需求,他们在电影院里排起的长龙,甚至吓走了部分原本打算观看《澳门风云》和《前任攻略》的“非合家欢观众”——初七“合家欢档”一结束,后两者排片量稳步提升,《澳门风云》从13.02%的排片量一路升至20.58%,《爸爸去哪儿》则从最高时的36.17%回落至21.68%,《大闹天宫》落幅稍小,但也从33.7%降至24.83%。

是中国老百姓饥渴

首日票房落幕前,龙丹妮对这部电影的票房预估,是1.5亿到2亿。

这个数字一方面来自《快乐到家》1.6亿票房的经验。另一方面来自一笔“粉丝账”:电影上映前,“爸爸去哪儿”同名手机游戏下载量是1亿——这是节目的核心粉丝群。考虑到从免费到收费是个难以迈过的坎儿,天娱将粉丝转换率假定为3%。即便平均票价50元,票房收入也可达到1.5亿。

台长吕焕斌和副台长张华立却一直跟龙丹妮强调:“肯定票房5亿以上。”5亿的信心,很大程度上来自第二季《爸爸去哪儿》的招商。就在电影开拍前五天,第二季节目的冠名权被伊利以3.11亿的价格买下。

“电影又不是一个火星媒介,本质上和电视没什么区别。这个节目这么火,排在好档期的电影有什么道理不火?一个餐厅装修不管如何豪华,吃到嘴里的美味才是硬道理。”张华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至于为什么是5亿?“那是拍脑袋想的”。

张华立也拿5亿的数字跟很多电影圈的人打赌。得到的反馈却总是“也就八千万吧”。

张华立赌赢了。可不论是他,还是龙丹妮,也都承认《爸爸去哪儿》只是个案,多少要感谢“中国这个奇特的市场”。“中国的文化消费市场现在很复杂。观众买单、消费有着很大的趋同性,票房大卖,并不代表这个作品有多完美,只是能说明现在的中国老百姓对文化产品有多饥渴。”龙丹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爸爸去哪儿》上映前一个多月,《中国好声音之为你转身》先行一步上了大银幕,这部号称要“过十亿”的剧情片,首日票房仅80万。

湖南广电暂时也没能发现第二个“爸爸”。“首先,它有没有这么高的粉丝转换率?其次,它的故事单独拿出来够不够吸引人?是不是有卖点?”龙丹妮想了想补充,“第三,坚决不能演。也许每个火的节目、品牌,都能找到一个附加的表现方式,只是这个表现方式,我们现在还没能找到而已。



文化娱乐 电影产业 爸爸去哪儿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