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殡葬业: 你所不知道的暴利世界
王根旺 王根旺

黑色殡葬业: 你所不知道的暴利世界

每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躯体平均要为殡仪馆贡献14600元,毛利高达85%以上,堪与网游业比肩采访 本刊记者 卢旭成 赵楠楠文 本刊记者 卢旭成火化:普通800元、高档1978元、豪华2000元以上灵堂守灵(三天两

每一具没有生命气息的躯体平均要为殡仪馆贡献14600元,毛利高达85%以上,堪与网游业比肩

采访 / 本刊记者 卢旭成 赵楠楠 文 / 本刊记者 卢旭成

火化:普通800元、高档1978元、豪华2000元以上

灵堂守灵(三天两夜:重庆风俗):

普通:1500元

中等:3000元、4500元、6000元不等

豪华:15800元

最贵:6万元

创业家》记者一进入重庆市民政部门直属的江南殡仪馆,馆内的员工就热情地介绍起上述基本殡仪服务,就如同专卖店里销售人员向用户推介新上市的货品。一位代姓殡葬礼仪师带着记者详细参观了各种不同级别的灵堂,并推介了包含运尸体、寿衣、化妆、守灵、花圈、火化、骨灰盒等一条龙服务的打包价格,“下面的一个普通厅不能低于3万元,豪华厅5.8万元。”该礼仪师还随手给记者留下电话号码,“欢迎随时咨询殡葬事宜。”

江南殡仪馆另外一个身份是内地第一家殡葬业上市公司中国生命集团(HK:8296)的托管殡仪馆。它2009年为中国生命集团贡献了2040万元的收入,毛利高达85%以上,平均每送来一具尸体为公司贡献约14600元(火化和殡仪服务)的收入。高昂的毛利率只有网游行业才堪与之比肩。

然而如此暴利的殡葬服务却主要被民政部门所直属的国营殡仪馆或者跟民政部门有千丝万缕关系的殡仪服务公司所垄断,除了北京八宝山、上海福寿园等少数国营殡仪馆外,上规模的殡仪服务公司只有来自台湾地区的中国生命集团、湖南怀恩殡仪服务公司等寥寥几家。

赚钱容易做大难

山东聊城市某镇,杨先生从镇上一家专门做殡葬用品的作坊买了几个纸扎的花篮和一把纸钱,花费10元,“成本最多2~3元钱,老板赚发了。”

“每件寿衣批发有20~100元利润;零售利润高达600~1000元。”这是江苏“升仙”牌寿衣厂所打出的招徕客户的广告,而当《创业家》记者以想加盟代理的身份进行询问的时候,对方却很实在地给记者泼了冷水。“做寿衣一定要懂得本地的风俗习惯,比如喜欢用何种面料、何种颜色,否则肯定做不起来。”一位女工作人员说,我们批发给一级代理,每件衣服加价5~10元钱,一级代理再卖给零售客户,每件加价20~100元不等,如果直接自己开店零售,每件利润可以达到600~1000元不等。

亚星寿衣厂的销售人员给《创业家》记者开出的中山装寿衣批发价更便宜,每套最低17元,最贵60元,而一套普通中山装寿衣在北京的零售价格在上千元。

“你不要看寿衣零售利润那么高,那也是没办法,做零售需要租临街店面,开比较高的人工工资,寿衣不像油盐酱醋等日常消耗品,消费频率高,有时候一个月才卖一两套,必须卖高价才能把成本摊回来,而批发就没那么高的成本,量也大一些。”升仙寿衣厂工作人员强调,“尽管在北京,中等的寿衣一套能卖1000多元,但前段时间有个从我们这里进货的北京殡葬用品店老板做不下去,将店面转让了。”

她告诉《创业家》,由于殡仪产品的消费量不高,因此一旦来一个客户就抓住,“正常来讲一个家庭有四个老人,做了一个就可以做另外三个。”

如果做殡葬用品的批发生意,没有过硬的关系只能覆盖街边的寿衣店,要想将殡葬用品直接卖到目标人群最集中的殡仪馆,难度相当大。

“在深圳殡仪馆,卖殡葬用品的摊位都要经过招标。”李老板2001年开始进入殡葬业,目前拥有一家品牌寿衣生产厂,在深圳开有两家殡葬用品店。他告诉《创业家》记者,参与招标的骨灰盒、寿衣等生产商都与深圳殡仪馆或者民政系统官员有一定的关系。

据李老板介绍,深圳殡仪馆里殡葬用品的销售价格在全国殡仪馆里是最低的,“进货价加30%的利润,原来4000~5000元的东西现在降到2000~3000元”。

这些在殡仪馆里竞争的殡葬用品厂家为了争夺客户,不得不聘请专门的销售人员做“促销”工作,“有外地人,也有本地人,一般是亲戚,基本工资2000多元,提成每个厂家都不同。”

尽管在殡仪馆里销售可以获取高昂的溢价,同时还能通过批发规模出货,但是殡葬用品厂家想要做大并不容易。以李老板自己拥有的寿衣厂为例,尽管入行早,产品还能出口到港澳台和东南亚,但也只有一个车间,员工20~30人,每年生产寿衣几万套,“生产半年,放假半年”。“这个行业从业者特别多,但规模都不大。”李老板说。

《创业家》记者在中国北方地区最有名的寿衣生产基地——天津市武清区六道口村看到,1公里长左右的主街道两边都是两三层的楼房,门口却大言不惭地挂着各式“XX寿衣总厂”的字样,进入里面,发现屋子很深,临街的房厅是产品展示批发,里间则负责生产,规模确实都不大,不过这里分工却很明确,有的做寿枕,有的做中山装,有的做棉袍。

“当寿衣厂接到一批订单时,没有现成的布料,而布料厂也不会零卖,寿衣厂只好买断一批布,根据这批布加工衣服。寿衣生产量不大,布料成本就比加工量大的时装高。”李老板说,“一套衣服,从内到外7件~8件套,加上鞋子、帽子,都是手工做的绣花和盘扣,批发价起码300~400元,在国营殡仪馆里零售至少卖1500~1600元。”

据了解,即便像李老板这样做得比较大的殡葬用品公司老板,身价也不过几百万元。真正的暴利来自殡仪服务,这一部分一直为国营殡仪馆或者跟其有密切关系的民营公司所垄断。

暴利都在殡仪馆里

“殡仪引导员比空姐还漂亮,告别厅轮换的频率比饭店翻台还快。”这是王小姐去年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参加一个朋友的亲友的葬礼所看到的情景。

中国生命集团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曝光了一直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社会知名人士提供殡葬服务的北京八宝山殡仪馆的实情:员工118人,焚化炉15个,灵堂14个,2008年营收2.74亿元(人均贡献营收232万元),纯利润3256万元。这已经完全符合一个创业板上市公司的标准。

“殡仪馆以前是清水衙门,现在成为民政系统的摇钱树。”李老板说。在台湾、香港等地,政府只管运尸、火化等少数环节,殡仪服务大部分都交给民营公司负责,而在中国,由于利润丰厚,国营殡仪馆一直不愿意放手。民营公司要想参与其中的暴利,没有人脉根本行不通。

《南方周末》报道过中国生命集团进驻重庆殡葬系统的经过。在2005年前,中国生命集团的创始人刘添财已经在台湾经营了十几年的殡葬生意,摊子铺得也不算小,营收达2000万元,他一直想进军中国大陆的殡葬市场。

2005年的某一天,刘添财到湖南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参观,偶遇当时在长沙任职、后任中国殡葬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的张宏昌。在张宏昌的指点下,刘添财选择重庆作为进军大陆市场的突破口。最后刘添财搞定当地民政局,并开出了非常优厚的条件才撕开重庆市场:原殡仪馆干部愿意留任可领两份工资——原事业编制的工资不变,中国生命集团还给一份。

刘添财的付出显然是值得的,他获得了江南殡仪馆等重庆3大殡仪馆全面经营权,甚至包括台湾地区都不开放的火化权。自2006年进入重庆殡葬市场后,他的公司业务蒸蒸日上,营收从2007年的3694.7万元增加到2009年的4750万元,2009年中国生命集团在中国大陆地区(重庆和四川4个殡仪馆)的殡葬收入占到总收入的71.4%,2010年上半年上升到77%,“没有重庆地区的业务,中国生命集团根本不可能上市。”一位知情人士称。

中国生命集团“敛财”的手段在于其提供的丰富多彩一站式增值服务。这方面来自台湾的刘添财很有经验。在台湾,殡葬业是一个开放和充分竞争的行业,各大殡仪服务公司为了取悦消费者,不但大打广告,甚至聘请年轻美女当化妆师,蒋介石的后人蒋友柏这样的“贵族”还能放低身段为殡仪服务公司设计“天堂式告别场”。台湾殡仪服务公司通过各种花样百出的服务赚取高昂的利润,2007年全行业净利51亿台币,给员工的年终花红相当于工资的3~20个月。

以江南殡仪馆为例,工作人员可以在死者病危开始提供咨询服务,早早把控客户。“很多殡仪服务公司在医院的太平间派有常驻人员或跟太平间工作人员关系密切,如有人在病房去世,病房医护人员会打电话让太平间派人将尸体接走,太平间工作人员第一时间给殡仪服务公司打电话,殡仪公司立即派员给家属介绍殡仪馆的服务流程和价格。”李老板说,一般殡仪服务公司不会付钱给太平间工作人员,但作为业务帮助的交换,殡仪服务公司会帮助医院处理一些无主的尸体,“(这些尸体)找不到家属出钱,国家也不出钱”。

从派车接尸开始,长长的殡仪服务收费开始了:准备寿衣、接尸、穿脱衣服、消毒和冷藏尸体、化妆、灵堂守灵、住宿、茶水餐饮、花圈、火化、骨灰盒、墓地……

除了火化等少数几个环节是国家民政部门硬性定价外,寿衣、花圈、骨灰盒、墓地等增值服务的定价只要报备一下主管部门即可。但业内人士表示,既然主管部门最后要跟殡仪服务公司“分成”,又怎么会自断财路呢?江南殡仪馆每处理一具尸体所获得的约14600元收入中,来自火化服务的收入只有1550元左右,其他大都来自增值服务。

比如在重庆办丧事有家属在灵堂守灵两个晚上的习俗,江南殡仪馆根据客户需要提供“温馨”的茶水和订餐服务,有快餐盒饭,也有200~500元一桌的大餐,晚上还提供夜宵。一旦有丧事,灵堂里往往人声鼎沸,打牌、麻将等娱乐活动应有尽有,殡仪馆工作人员如同服务结婚喜事一样在里面穿行。

虽然殡仪馆里处处写着不许拍照等字样,但如果客户有需要,殡仪馆还能提供摄像服务,将整个悼念活动记录下来。

有些家属不想将骨灰盒存放在殡仪馆,江南殡仪馆还能提供“抬棺服务”:将骨灰盒用轿子抬到车上200元,如果想要举行一个抬棺仪式,共有7个工作人员供“驱遣”,一人引导,6人抬棺,收费1280元。

“骨灰盒正常卖2000~3000元一个,紫檀盒子2万~5万元不等。”工作人员介绍说。据《创业家》记者调查,在天津武清,比较好的骨灰盒批发价也不过400多元。

“殡仪馆有专门的陵园,墓地价格看高矮、位置和朝向,中等的3万~4万元,好一点的7万~8万元,豪华的十几万元都有,别的陵园(墓地价格)都差不多。”“你们信风水吗?要不要介绍个风水师给你们,800~1000元都有。”

“有一些(家属)能承受高端的,有钱要面子,有的简单办理,直接运过来火化就可以了。”李老板说。因此,殡仪馆工作人员在介绍各项服务的时候经常会貌似不经意地询问死者家属的背景、关系,因为这往往决定着客户的消费能力,而这又决定着他们自己的收入水平。重庆地区一所民政学校的学生透露,重庆锡宝公司(中国生命集团旗下公司)的工作人员一般是底薪加提成。

由台湾第一大殡葬公司国宝集团大股东的公子刘友麒2005年投资40万美元创办的湖南怀恩殡仪服务公司(现在已有22家连锁店),甚至还提供生前关怀服务,让老人提前为自己的身后事做规划,也取得了丰厚的收益:2008年营收6457万元,纯利1380万元。

李老板认为,那些已经上市或者已有一定品牌效应的大型殡仪服务公司将能在逐渐放开的中国殡仪服务领域独占先机,做大做强。

创新商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