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莆田帮:垄断中国民营医院 冯仑刘永好拉拢结盟
沙春利 沙春利

起底莆田帮:垄断中国民营医院 冯仑刘永好拉拢结盟

福建莆田人一度垄断了中国民营医院,但在中国医疗市场仍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截止去年年底,国内共有10700家民营医院,这其中的80%来自“莆田帮”。经历过二十多年的艰辛后,过去的散兵作战的民营医院已经开始集团化发展。本文来源于腾讯财经眼,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给大家一些启发。

福建莆田人一度垄断了中国民营医院,但在中国医疗市场仍长期处于弱势地位。截止去年年底,国内共有10700家民营医院,这其中的80%来自“莆田帮”。经历过二十多年的艰辛后,过去的散兵作战的民营医院已经开始集团化发展。本文来源于腾讯财经,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给大家一些启发。

商人重利轻离别,前月浮梁买茶去。翁国亮不一定在意过这诗句,他与许多埋头实干的莆田商人一样,习惯在除夕过后的几天,就奔走四方,以便能够早早地开始盘算第二年的业务。

2014年,是中国农历甲午马年,与往年不同,翁国亮暂停离别的步伐,他在筹备一场计划中的“盛会”。翁国亮的这场策划,亦成功地拖延了他的莆田同乡的外出计划。

翁国亮是万好国际集团(下称:万好国际)的创始人与董事局主席,这家拥有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集团主营业务是医药与医疗。在去年11月,翁国亮成功说服万通集团董事长冯仑和新希望集团创始人刘永好成为他的同盟军,意在发展医疗物业、医疗管理服务、医疗产业基金甚至是开办医学院。

这是一个宏大精巧的构思,目标市场直指民营医疗经营主体。按照翁国亮提供的数据,目前来自福建莆田的民营资本占据中国民营医疗服务市场80%的市场份额。换言之,若能笼络大多数的莆田同乡,上述的构思就成功了一半。

2月9日,大年初十,冬雨并未影响医疗莆田帮的业务探讨激情。翁国亮牵头组织,冯仑与刘永好共同召集的中国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以下简称医健联盟),在这个地处东南的三线城市召开第一次年会。那些在民营医疗领域有举足轻重地位的莆田商人,悉数出席,他们可以借机“仰望”时常出现在各种商业故事中的两位传奇商业人物。

“莆田帮”困境

这既莆田人的同乡聚会,也可视为中国民营医院老板的聚会。

无论是翁国亮,还是上海华衡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詹国团、五洲集团董事长黄德峰、博生医疗投资集团董事长林玉明、北京英才医院投资管理集团曙光男科董事长林金宗等人,都是莆田富豪榜上人物;也正是这些人在民营医院江湖上闯荡二十余年,造就了中国医疗领域“莆田帮”的传说。

传说是起于一个药方。

莆田曾是个极其贫穷的弹丸之地,因为一个赤脚医生的一剂药方,这里的人开始行医闯荡江湖。从卖狗皮膏药开始,慢慢地延伸到开门诊,后来在公立医院承包科室。2002年,民营医院牌照下发,莆田人开始创办自己的医院。

这几乎是每个莆田医疗人的发家史。同乡之谊纵横交错,终是塑造中国民营医疗市场广为人知的“莆田帮”。根据公开数据,截止去年年底,国内共有10700家民营医院,这其中的80%来自“莆田帮”。据翁国亮估计,有8万莆田人从事医疗行业。

“做医院是件艰难的事情吗?”面对腾讯财经的疑问,翁国亮露出一种复杂的微笑,“你觉得难不难?肯定比开餐厅难。”在莆田医疗大佬中,翁国亮并不是最早的带头大哥,也并非实力最雄厚者,但他是唯一一个将公司送去香港上市的。如今,翁国亮是万好集团董事局主席,惠好(香港)集团董事长,其投资领域涉及医药、医疗、矿业、健康主题地产等行业,集团总资产超过百亿。

直至万嘉控股借壳上市,莆田医疗商人方才领悟到可以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壮大规模。在此之前,据翁国亮介绍,只有5%左右的医院有贷款。莆田人执着于蚂蚁雄兵的力量,多以同乡合股的方式抱团进入该行业,因此,目前莆田各个家族集团的资本流动普遍神秘得令人难以捉摸。

但即便对于能力强大的莆田人来说,目前的市场份额依旧算不上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截止2013年年底,民营医院占医院总量的45%,但民营医院的消费只占医院总体消费的3%——5%。改革开放三十年来,在各个服务业都翻天覆地变化之时,民营医院的弱势地位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的改变。

更糟糕的是,在草莽时代发展起来的“莆田帮”,为了生存,几乎无可避免的带着原始资本积累的“灰色轨迹”。“劣质医疗”,“虚假广告”,莆田民营医院的缺陷随着媒体的曝光凸显。有人认为,莆田帮搞垮了民营医院的声誉。甚至,走高端医疗路线的民营医院向腾讯财经表示,不愿意和在同一篇报道中与“莆田帮”相提并论。

据媒体报道,2013年,莆系医疗机构普遍利润下滑。在翁国亮看来,人们妖魔化了莆田医疗。在莆田完成一番考察的冯仑,亦建议人们应该实地考察后再对莆田医疗作出评价。翁国亮希望能够扭转外界对莆田医疗的看法,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民营医疗如何突破发展瓶颈。单打独斗、各自为阵、缺乏医院管理和治疗的核心技术,使民营医院在处于不公平的市场地位时,更难以和公立医院竞争。

此刻,抱团取暖显得格外珍贵。

资本涌入

所幸还有好消息。

2013年10月14日,国务院印发了备受医疗界关注的40号文件,其中明确提出,充分调动社会力量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大力引入社会资本进入健康服务行业。值得关注的是,文件给出可观的市场预期,力争到2020年健康服务业总规模达到8万亿元以上。

40号文几乎瞬间令翁国亮沸腾起来。他认为,大时代里大机会正在眼前。

在政策的利好之下,医疗产业的投资机遇自然吸引了不少关注。信中利资本集团创始人汪潮涌曾向腾讯财经介绍其投资策略是“三高三大”,这其中就包括大健康。金陵药业、贵州百灵、复兴医药、康美药业等医药企业也纷纷涌入民营医院。

正是在这种契机下,由翁国亮、刘永好和冯仑牵头的医健联盟在上海成立。按照翁国亮的说法,三人一拍即合 。他们相信,五年之后,会出现明显的医疗格局变化。“那时候,这拨人(民营资本)会冲击国有医院,逼迫国有医院改变它的服务态度,改变它的经营体制。”翁国亮说。

在官方介绍里,医健联盟希望建立一个长期发展、互帮互助、资源优化、拥有资本和技术支撑的平台,解决一直以来困扰国内民营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的瓶颈:缺乏融资渠道和医院的科学管理。除了三位发起人外,联盟成员实行入会推荐制,企业成员主营业务涉及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各个领域。换句话说,抱团取暖,换来融资上的便利和管理上的升级。

一直以来,拥有巨大的行业规模的莆田人有其特有的融资方式。“纯粹是大家合股的,95%以上人没用到银行的钱。”资本市场运作更为鲜见,至今,翁国亮旗下医药产业万嘉控股和医疗产业华夏医疗的也是“莆田帮”仅有的两家上市公司。但在翁国亮看来,经历过二十多年的艰辛后,过去的散兵作战的民营医院已经开始集团化发展,逐步正规化、品牌化。在政策利好的情况下,民营医院应该抓住机遇,借助外来资本,并寻求变革,继续把产业做大做强。

对于冯仑和刘永好来说,这是一个多赢的局。按照冯仑的表述,万通在发展垂直城市、立体城市产业园区和新型城市发展模式当中,发现需要产业主导来推行新型城市化。而之所以选医疗健康产业,原因有三:一个是就业系数高,第二需求弹性大,第三增长速度快。

就在医健联盟成立当天,刘永好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的缺口非常大,他很愿意参与其中。新希望负责此项合作的副总裁王航,同时也是新希望旗下厚生投资的合伙人。

虽然论及知名度,翁国亮远不如冯仑和刘永好,但一下子能拉拢“莆田帮”结盟能量并非人人能及。医健联盟聚集的“12位莆田系带头大哥”共掌管近1400家民营医院。多次跟随翁国亮考察莆田民营医院,冯仑对于此番合作显然很满意,“等于一下子就打通了中国民间医疗行业。”

同盟的野心

翁国亮对腾讯财经分析三人角色时说,一个懂房地产,一个熟悉医疗,一个有资本。

就在年会当天,平安银行与医健联盟签署合作协议,给予后者100亿元授信,并成立专门的医健产业事业部。在三个人规划的蓝图里,医健联盟会成立一支由刘永好主导的医疗健康基金,创建中国第一品牌的医院管理公司,着手医疗科研并开办医学院。

除此以外,翁国亮、冯仑和刘永好已经在北京合资成立“北京望好医养城集团有限公司”,计划联合进军医疗地产,创建一套标准化产品体系:建三甲医院、老人养护中心,以及配套的周边服务项目。辐射地区包括华东区域,福建、浙江、广东等省,西部则以刘永好的新希望集团所在的四川为中心。

从已有项目来说,受益最深的当属翁国亮。此前,他在莆田斥资60亿建立了亚太健康城ECO-城。而ECO-城内设健康MALL,是海西首个医疗器械、中药材、参茸补品等健康产品的交易中心。按照规划,医健联盟将下设采购决策委员会,该机构的职能之一是整合民营医疗的采购资源,统一采购订单,直接与上游进行对接,实现医用物资供应渠道的扁平化。也就意味着,ECO-城健康MALL也会依托医健联盟的采购资源,定期统一联盟会员单位的采购订单与入驻的企业进行无缝对接。

医疗、地产和金融结合的新模式背后,也并非没有远忧。据翁国亮介绍,合资公司计划在五年内兴建30家三甲医院,一般来说,每家医院的投资在15-20亿之间,巨额投入之后,何时能够回收成本?

另一方面,相对翁国亮对于民营医疗市场的乐观态度,不少人还是更为悲观。美中宜和的创始人胡澜曾表示,在医生多点执业,医疗定价市场化这两个大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市场的力量很难发挥出来。

无论如何,喊着“拥抱变革、共赢未来”的医健联盟都为莆系医疗大佬打了一剂强心针,至于冯仑、刘永好们能否给民营医疗行业带来真正的春天,还需要时间的检验。


莆田 民营医院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