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资本发力:消费与金融的互联网棋局
赵晓悦 赵晓悦

红杉资本发力:消费与金融的互联网棋局

京东、聚美优品启动上市,唯品会并购乐蜂网,大众点评获腾讯战略投资……中国互联网“闹春”节目接踵而至,而在主角企业背后,频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身影,后者俨然最大赢家。

京东、聚美优品启动上市,唯品会并购乐蜂网,大众点评获腾讯战略投资……中国互联网“闹春”节目接踵而至,而在主角企业背后,频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身影,后者俨然最大赢家。与从Facebook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案中赚得盆满钵满的红杉美国,遥相呼应。为什么是红杉?它做对了哪些事情?它的布局战略是怎样的?跟着i黑马来看一下。

京东、聚美优品启动上市、唯品会并购乐蜂网、大众点评获腾讯战略投资……农历正月,中国互联网的“闹春”节目接踵而至,而在主角企业背后,频现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身影,后者俨然最大赢家。与从Facebook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案中赚得盆满钵满的红杉美国遥相呼应。

这幕正在行进中的情景,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2010年“丰收”景象的再现。当年,红杉中国投资的高德软件、乾照光电、乡村基、麦考林、利农国际等项目相继登陆美国股市或中国创业板,沈南鹏团队收获了进入中国以来第一个“丰收年”。

然而,恰以2010年为界,红杉中国的投资策略判若两人。前一阶段,红杉投下的上市公司几乎来自传统行业,且资本进入时间大多集中在Pre-IPO阶段;而其所投的互联网公司比重之低,与硅谷风投之王的基因远不匹配。后一阶段,其投资重心回归新技术、新经济。

曾不止一位PE人士表示,红杉的选择,迎合了彼时中国PE/VC界的大趋势:2009年前后的IPO热潮中,大量中国本土基金将热钱投向Pre-IPO的项目,赚取上市回报,红杉亦不例外。基于此,甚至有财经圈人士评价,“众人了解的红杉美国向来关注新技术、新经济,沈南鹏带给中国人的红杉资本却一直在那些人力资源密集、成本低廉和附加值相对不足的产业里发力。”

“一家美国VC,进入中国的前面几年需要冲业绩,否则募集基金时,别人不认识你;沈南鹏团队有互联网基因,但迫于利润压力,投互联网并不多,”红杉资本的某位LP说,“在中国资本市场上,红杉走了些我们所说的机会主义路线”。

不过,凭借连续IPO稳住阵脚的同时,红杉中国在大红大紫的2010年已悄然走上了转舵重归互联网本营之路,开始在互联网消费领域布下棋局。对红杉投以持续观察的五星控股副总裁蔡景钟向记者指出,“这一进程比大部分国内VC提前了两年——两年的时间非常重要”。

布局电商生态圈

回溯红杉的投资项目,不难发现,无论是美股市场上从“流血上市”到股价暴涨的唯品会,还是被寄予上市厚望的聚美优品、美团网、途牛旅游网,抑或是其他上市候选公司如驴妈妈等,红杉下注的时间集中在2010年到2011年年中之间,其中大部分公司获得的是A/B轮或者B/C轮两次风险注资。

这批投资中亦有挫败。2012年,两度获得红杉投资的玛萨玛索身陷资金链困境、好乐买等垂直电商直面库存高压,苦度行业寒冬。“投资案中有成有败,谁也不能保证每家公司最终都能走上市的路”,沈南鹏麾下的电商投资操盘手、红杉中国董事总经理刘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但一度针对垂直电商的唱衰声并没有阻碍红杉在电商主题下的投注。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较早对电商主题做出了判断,红杉的被投企业不囿于显现于水面的电商平台,还包括一些电商服务类企业,比如给电商公司提供CRM解决方案的数云科技,为淘宝卖家提供ERP的E店宝,以及做流量导购的美丽说。刘星认为,“更准确地说,红杉做的是电商产业链相关的投资”。

2012年起,红杉投资的触角伸向被电商大潮催长的物流快递行业。2013年初,公路货运平台公司安能物流获得红杉630万美金注资;年中尘埃落定的中通速递投资案中,红杉以3170万美元,买下中通10%“老股”,艰难卡位;而原本在“四通一达”中排名靠后的中通,凭借红杉进入带来的IT系统和公司治理提升,业务规模已与申通、圆通并驾齐驱。

对于红杉的“胃口”,刘星曾对记者表示,红杉对零售、消费服务领域内的优秀企业都非常感兴趣,包括传统的线下品牌商——电商的概念已经逐渐进化,“任何大板块里的好企业都必须考虑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对每个业务环节带来的机会和挑战。做电商不要狭义理解为在网上卖东西,而是更多地理解消费者如何因为互联网改变,互联网对他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在蔡景钟看来,相比产业背景深厚的基金,如卫哲领衔的嘉裕基金,财务投资底色上的沈南鹏团队所做的电商投资更多是顺势而为,“不是去建立一个生态圈,而是踩准了行业发展的节奏,向方方面面寻找机会”。

用红杉资本合伙人Michael Moritz的话说,“我们希望可以投资的,是一些其他人目前还不太懂,也不太能看得到的商业机会,或者是那些其他人因为担心风险而不敢投资的机会。这样当大家都看到生意机会的时候,我们所投的公司和它们的竞争对手已经有一定距离了,那么这些公司只能是追随者而不是领先者”。

而当下,互联网消费已成大势所趋,沈南鹏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做出的总结是,“以消费互联网代表的信息科技行业是中国经济过去几年的一大亮点,市场化程度极高,不少领域的产业环境,从人才到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创新度不亚于硅谷,并产生了可观的资本效率,良性循环已经出现。”

投前到投后,选时亦选人?

当沈南鹏公开表示李静是他“最看好的三个女人”之一时,他并不知道化妆品电商最先踩到上市门槛的公司是80后陈欧创办的聚美优品。

但这已不重要。聚美优品在2010年8月和2011年3月先后获得红杉资本两轮各650万和300万美元投资;次轮之后,红杉占聚美30%的股份,即将到来的上市收益可观可期。

同一行业押注两家竞争对手的“竞品双投”策略,在红杉中国的投资中不算少见。在线旅游领域,红杉先是在 2010年12月与鼎晖投资联手向驴妈妈旅游网注资约亿元人民币,又在次年4月参与途牛旅游网第三轮 5000万美元融资,五个月后,再向驴妈妈追加C轮融资。

而在本地生活服务O2O业内,红杉在2006年1月、2007年5月和2011年先后三次领投大众点评;随后,对于连续创业者王兴的第四个项目美团网,红杉连续两轮投资约3000万美元。而从2011年至今尚未进行其他融资的美团,已成长为团购业首席,上市呼声渐长。

沈南鹏团队的决策,多被市场解读为“行业卡位”。作为VC,在行业发展早期拿下两家及以上公司,既说明了对这个行业的看好,也是出于规避风险的考虑:无论哪家最后壮大,投资方都能从中获利。

投资如赛马,出发时谁也不知最后的胜者是谁。走秀网联合创始人、首席战略官黄劲评价指出,红杉资本投资的是“一代人”,“在同一个领域中,即便是失败的那一个,接下来也有更多成功的机会;互联网最怕的不是失败,而是站在岸上观望”。

实际上,风格偏向A轮及之后轮次投资的红杉,并非这批创业者的天使筛选人。蔡景钟指出,这一阶段的风投,更看重创始人的背景与能力。而红杉所投的一批上市竞赛领跑者,几乎都有过创业成功或者推翻重来的经验。

红杉投注陈欧时,这位海归创业者刚从名为Reemake的游戏广告项目转向化妆品团购。前一个宣告失败的项目中,公司账面一度只剩30万元。而海归极客王兴在创办美团前,已经连续创造了校内、饭否、海内等社交网站。

温州商人沈亚在新项目唯品会创立的第三个月,果断从奢侈品电商掉头;伴随红杉的进入,唯品会逐步确立了特卖电商的定位。而驴妈妈则是70后安徽商人洪清华在旅游领域的第三轮创业结果。

蔡景钟还指出,红杉对创业团队给予很大关注,倾向于挑选从做得成功的团队中走出的创业者。在2013年得到投资的二手车交易服务商大搜车创始人姚军红即来自神州租车,曾任执行副总裁一职。

而对红杉的电商军团来说,这只基金把中美电商领域“该投的公司都投过一遍”,“可以提供现在和未来的模板、同业竞争者和异业竞争者、成功和失败的案例”,移动电商买卖宝CEO张小玮告诉记者,“而一个好的基金,就是能给创业者不断地分享信息。”

刘星表示,企业始终以管理团队为主导,红杉能做的,是在行业格局、业务发展的战略方向上与创业者不断讨论。

例如,红杉每年组织TMT领域的被投企业聚会两次。“在2012年春天,我们向创业者们提出了数据分析、数据管理的主题,”刘星说,“作为投资人,要考虑如何适时地把我们的观点抛出,促进大家的思考。可能有些是两年以后才会发生的事情,大家认识不尽相同,不一定能立刻落实为行动。但对CEO来讲,他们有责任思考未来。”

此外,在人才资源对接和业务合作方面,资本方可以将合适的资源提供给创业者。正在筹备上市的途牛在去年引入阿里巴巴原高管汤峥嵘担任CTO,CFO一职则由曾经帮助当当网上市的前CFO杨嘉宏担当。更早时,唯品会引进ebay前高管丹尼尔·高担任CTO,并吸纳当当网前高级副总裁唐倚智作为物流仓储负责人——而仓储物流系统是唯品会降低费用率提高生产效率的核心引擎……这些背后都与红杉资本的推动有抹不开的关系。

伏笔和新局

对红杉来说,互联网消费的概念仍在扩展。而过去一年中,其投资的最大伏笔埋在了互联网金融领域。按照沈南鹏的说法,这一领域其实是(金融)消费行业和互联网结合的一个典范,金融本身的“虚拟”特性决定了它和互联网的天然匹配。

沈南鹏表示,红杉从三年前就开始关注和投资互联网金融行业。2012年,他主导了对国内首家P2P平台的“拍拍贷”的投资,是为试水。

接下来,红杉中国频频出手,投资于投资者社区“雪球”、金融产品搜索平台“融360”、“中国版Square”钱方、线上游戏及虚拟商品的信用服务提供商“mo9”、在线小额支付交易平台“19PAY”、理财App“卡牛”。据估算,红杉资本合计投资规模已有上亿美元。而这些互联网金融公司多数发挥网络优势,做金融产品服务的渠道,相对远离金融政策、牌照管制的风险。

根据沈南鹏的思路,互联网和传统消费产品和服务业的结合,对后者提升效率及更好服务用户提供了新的技术手段,“O2O就是一个好的实例,这类‘互联网化’的消费公司值得关注。”沈南鹏说。

在O2O行业,红杉已有美团和大众点评两大筹码,但也在一些细分行业尝到了出局的苦果。交通出行O2O领域中,红杉是最早下注的风投之一。其投资的摇摇招车由连续创业者王炜建创办于2011年末,是国内首家电召App运营商,称得上打车软件中的鼻祖,最高峰时曾有每天五万出租车司机同时在线服务。

然而,摇摇招车未能从2013年的打车软件圈地战中胜出并获得巨头垂青。红杉于2013年年初投入的350万美金,远不足以支撑摇摇招车与腾讯、阿里庇护下的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展开竞价补贴大战。据媒体消息,摇摇招车的基本业务已经停止,正在面临转型。

相比交通出行O2O,红杉对餐饮O2O的投入更为凶猛。11月,饿了吧宣布获得2500万美元由红杉资本领投的C轮融资,其中红杉方面公布的注资额为1020万美元。这一基于地理位置的订餐平台现估值近一亿美元,现有业务限于线上平台服务,还未加入线下配送环节。

而在生活服务和在线旅游的一些分支领域,仍能见到红杉继续投资的身影。例如赶集网旗下的蚂蚁短租网以及提供特价出境旅游服务的爱旅行网。对此,红杉不乏从小额投入中换取可观回报的案例,如携程并购快捷酒店管家。

此外,二手车交易亦被红杉选为最近两年的资本重仓地。在蔡景钟看来,投资二手车交易正当时,随着国内汽车销售热潮走过五年周期,二手车交易正在经历放量。

当君联、贝塔斯曼等机构以3000万美金押注优信拍后,红杉在9月出手大搜车,注资1200万美元。五个月后,红杉再度“竞品双投”:2014年情人节当天,车易拍宣布获得红杉、晨兴、经纬、中信四家联合的5000万美元投资。就在这一天,唯品会也宣布了与乐蜂网“在一起”的消息。

红杉 资本 发力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