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OS中国区总裁江宏口述:如何追赶移动化浪潮
i黑马 i黑马

AVOS中国区总裁江宏口述:如何追赶移动化浪潮

AVOS成立至今,开发过多款产品,其中ZEEN、美味书签、美味爱都已相继宣布关闭,Delicious、玩拍、MixBit等产品的未来似乎也摇摆不定。但是江宏告诉i黑马,很多坎坷都是可预见的,对于创业公司来讲,产品经历失败是种常态,今后AVOS中国的工作重点是移动开发者平台AVOS CLOUD。

2011年4月,陈士骏在把Youtube以16亿美元的价格卖给Google后,开始了第二次创业。他从雅虎手中收购了社会化书签网站Delicious,在此基础上创办了AVOS,并在美国、中国和新西兰设立了三个办公室。2010年年底,同样在Google工作过的耶鲁博士江宏决定回国创业,在李开复的撮合下,2011年年底,带着自己的团队正式入驻AVOS中国,成为了AVOS中国区总裁。

AVOS成立至今,开发过多款产品,其中ZEEN、美味书签、美味爱都已相继宣布关闭,Delicious、玩拍、MixBit等产品的未来似乎也摇摆不定。但是江宏告诉i黑马,很多坎坷都是可预见的,对于创业公司来讲,产品经历失败是种常态,今后AVOS中国的工作重点是移动开发者平台AVOS CLOUD。

经历一番坎坷的AVOS,今年将如何开拓他们的疆域?以下为江宏口述:

AVOS“移民”心路 

就AVOS自身来说,我们做的每一款产品都想的挺清楚,总结这几款退出市场的产品,并不是我们在转移方向,而是整个互联网的转换。在我看来,用户未来会花更多的时间用手机使用互联网,互联网会被移动化,逐渐移动互联网和PC互联网的界限也就没那么大了,所以我们关闭了几款产品。

关于Delicious,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会很难,而且我们之中的很多成员都是Delicious的老用户,所以很多人觉得还是可以试试,想让这个产品重现辉煌。(i黑马注:Delicious是Yahoo旗下的网站,后来由于战略定位出售给了AVOS。AVOS收购Delicious之后,对其进行了两次改版,但Delicious并没有重现生机。)但我们都知道,在创业的过程中,产品发展不如意经常发生。对于创业公司来讲,产品失败是常态,成功反而是异常状态,而这些都是多次尝试以后才能得到的结果,所以创业也就是不断的试错。

以美味书签、美味爱读为代表的单纯的工具类应用,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停止开发了,因为它们并不适应中国市场。在中国,做阅读的公司都会比较辛苦,例如鲜果、ZAKER,后来都被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客户端挤压的难以发展了,都没有展现出一个成功创业公司的产品应该有的成长曲线。在我看来,是新闻同质化导致了用户对新闻聚合类应用需求的薄弱。国内不像美国,不同网站即使报道同一件事,它们的观点和视角甚至是内容本身都有不同的侧重点,所以就需要相关应用根据用户的不同喜好把资源收集过来。

再来说玩拍,玩拍是我们去年4月份开发的一款产品,目前是美国的团队在负责。在国内可以看到新浪和腾讯都在这方面都投入了大笔资金。但实际上,国内短视频的发展并不如人意,在我看来,是因为大家都没有找到好的方式、对的时机。其实,手机短视频还是有一定的需求量的,我们也会把在网拍上积累的一些经验用到AVOS CLOUD上。像AVOS CLOUD VIDEO这样的SDK还是会有很多应用有需求的,例如:我们的平台上有一个卖二手货的应用,它就有一个功能,拍一段要卖的东西的视频,所以相比于专门的视频应用它的需求就会多很多。

i黑马注:对于新浪秒拍、腾讯微视采取的明星战略,江宏认为不可持续:好的社区应该是金字塔结构,需要有坚实的基础来撑起上面的东西。而明星属于金字塔的顶部,如果想要基业长青的发展下去,就需要下面有一个完整的支持。况且明星需要花钱才能请进来,这个过程其实吸引的就是粉丝,这些粉丝是去看明星的,其实不会贡献内容、带来价值。而正常情况下其实是需要一些中层的爱好者、草根明星来运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当一个社区从一开始就明星占主要地位,是会排挤到一些优质用户的,眼球都被明星吸引过去了,这些草根用户就望而却步了。

主打AVOS CLOUD

大家都知道,AVOS创始人就是Youtube创始人,他们曾是硅谷的奇迹,虽然现在有很多的成功的创业公司上市或者被收购市值都会超过Youtube,但没有哪个公司是在两年不到的时间达到那么高的价值,可以看出他们的风格,肯定不是一个慢公司。而在未来的发展中,美国会将侧重点放在手机视频方面,而我们则致力于AVOS CLOUD,虽然中国团队也在开发玩拍,但AVOS CLOUD将是我们以后开发的重点。

每一个创业团队,它的方向都是在不断摸索,周鸿祎和360历史也是一样,所以对我们来说,过去这两年的历程也是发现我们优势、劣势,并且想办法弥补的阶段。我们以这样一个技术型的团队来看移动互联网的系统、找最适合做的事,最后发现我们适合给那些移动业务提供各种后端服务,因为这是整个生态系统里技术性最强的东西,所以现在我们整个中国团队的焦点都在AVOS CLOUD上。

AVOS CLOUD算是云计算、大数据这一类的产品,这个领域在国内市场处于才起步阶段,但在国外已经发展的比较成熟了。随着每个行业发展、成熟,它的分工会不断细化,互联网也是这样的,越往后分工越细、效率越高。在这个领域,国外的生态圈是这样几个层次:提供机房数据中心,IAS提供技术架构,提供平台支持开发者,以及具体开发应用的开发者,整个产业链在国外已经逐渐形成了,但国内还停留在App和技术架构中间的层面,所以在国内这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机会。

在运营资金方面,今年AVOS CLOUD会单独融资,不过融资还处于早期阶段,但肯定在今年完成,应该会在几百万美元。AVOS CLOUD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和服务,我们没有专门的客户团队,形成的是工程师之间直接的对接,中间没有任何阻碍。在国内,技术驱动型的团队并不很多,最多的还是面向消费者的团队,而就我们团队来说,人员流动比较小的,内部人员比较稳定。

从现阶段看,我们的开发者主要都集中在创业者比较活跃的的城市,北京最多,有上海的、杭州的,也有厦门的。而未来我希望能够做大,做到行业第一,达到70-80%的市场占有率。我们目前的收费方式是,对于每月请求次数低于500万次的完全免费;高于500万次,以每1万次0.5元的标准收费。但对于有特殊需求的企业,收费会高一些,比如:有客户做移动支付,会对数据比较敏感,希望数据都存到他们的服务器那边,所以我们可以给他做个单独集群;有的客户特别多,希望有一个专有的集群,和其他用户隔离开等。

不过像腾讯、百度这样的公司,虽然和我们不重叠,但有些产品也属于同一个领域的。但对大公司来说,它的优势是整合各种资源,例如微视:他可以整合在娱乐圈、媒体的资源来为这个产品服务,在短期内来推这个产品;但是开发者服务的领域是一个非常垂直,定位非常准的市场。对于这部分开发者来说,能不能得到他们靠的是:技术、服务,依靠这两点在相对比较小的社区竖立口碑,这些就是小公司比较擅长的;大公司则是在几亿网民里提高某个东西的知名度,但在细分市场方面未必有那么得心应手。

创业就是在试错中成长

回顾那些渐渐淡化出我们视野的产品,我觉得它们不被多数人接受的原因是相对需求强弱的不同。有些事情是每天必须做的,这类就是刚性需求;有些需求,比如社交、分享照片视频,是弱一点的需求,对于这些相对弱一些的需求,只有门槛低才便于更好地推广给客户,让用户愿意付出一点努力去做那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例如:拍照相对于拍视频的门槛就比较低,用户还要考虑流量、网速、时间等问题等关乎成本的问题,成本高、需求不够强就会导致用户不多。

在创业过程中,有挺多值得总结的教训。对我比较重要的一点是,过去一段时间我们招聘把技术本身放在了一个较高的位置,而在其他方面考虑的不多。毕竟对于创业公司招聘是最重要的是人,招到很合适的人很多其他问题都不会有。

不过,虽然我们在创业过程中遇到了一些问题,但在我看来都不是太大的困难。对我自己来说,之前在美国主要是做技术,并且Google的管理层工作做得很好,可以让工程师专注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现在却换了一个角度,我要去做努力,让工程师更高效、专注的开发产品。

目前看来,角色转换也还顺利,自己也适应的挺好。有挺多人从硅谷回国,却因不适应又回去了,这和每个人喜欢不同生活方式的关系很大,但也没有哪一个更好之说。在硅谷,它的自然环境比较好,产业生态圈、政策法规都比较健全和规范,没有太多不太确定或者灰色的东西;在国内,从政策、法律法规来看,很多时候需要创业者自己取探索、发现什么东西可以做、该怎么做,但中国的快速发展,也可以让我们得到很多的机会,有变化就会带来机会。

AVOS 江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