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赢生意】疯狂的微信培训:入行半年能买房!
沈墨、罗玄 沈墨、罗玄

【暴赢生意】疯狂的微信培训:入行半年能买房!

想发财的人多,不是坏事。但把发财希望寄托在一夜暴富、不劳而获、少劳多获上,就是大问题了。层出不穷的“发财培训班”、形形色色的“致富大师”,就是在此类具有一定普遍性的社会心态下滋生的。

想发财的人多,不是坏事。但把发财希望寄托在一夜暴富、不劳而获、少劳多获上,就是大问题了。层出不穷的“发财培训班”、形形色色的“致富大师”,就是在此类具有一定普遍性的社会心态下滋生的。东方网记者暗访的这个“陈大师微信致富培训班”,某种程度上具有典型性。除“陈大师”外,是否还有人因此发了财,不得而知。但我们相信,一定有发财梦未成真反倒破了财的人。

如果有一种“商业模式”,靠动动手指发发微信就能轻松月入百万,你相信吗?如果有一场培训,不收分文就将这种“商业模式”传授给你,你相信吗?不管你信还是不信,这样的培训如今正在全国多个城市悄然兴办。

究竟是得道高人参悟出了移动互联时代日进斗金的秘诀,愿意慷慨相送?还是江湖骗子又发明了新的圈套,坐等他人上钩?接到相关线索后,东方网记者怀着疑问,在2月的最后几天,以“学员”的身份,全程参与了这样一次 “神奇的培训”。

入场“敲门砖”:保证金与“邀约”微信

2月26日上午,我和我们的摄影记者踅摸到了这家位于外环外的商务酒店。根据“邀约人”前一天发来的短信,从今天起,这场为期三天的“培训”就将在这里举行。

来到酒店正门,两张一米来高的易拉宝海报被随意地摆放在门童身后。海报草绿色的背景配上鲜红色的字体,颇给人一种“草台班子”的感觉。海报正中,是此次培训主讲人陈某某老师的大幅照片。照片上,陈老师西装革履,侧身而立,正低头端详着手中的书本。走近细看,这位陈老师年纪大概三十出头,三七开发型梳得一丝不苟,脸上的笑容充满自信,但又似乎流露出几分狡黠。

海报下方,是陈老师的文字介绍,上书:亚洲顶尖催眠师、全亚洲催眠学知名畅销书作家、某某国际催眠研究训练机构总裁、香港某某教育集团董事长、某某国际训练机构亚洲首席催眠师……读罢,我们的摄影记者摇摇头,一脸苦笑。

走进酒店大堂,学员签到已经开始。签到桌后的背景板上,一行大字分外扎眼:月入百万·微信营销·商业模式研讨会。10点刚过,签到处已经聚集了不少学员。简单询问后我们得知,这些学员中以小企业主和个体经营户居多,其中不少来自外地,此番专程来上海学习“微信营销商业模式”。

填写上“邀约人”和本人的姓名后,我们却并未获准入场。负责签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必须先交50元,才能拿到“听课证”。我们提出,此前我们收到的微信上说培训“完全免费”,为何突然又要收钱?工作人员随即解释称,这50元是“保证金”,只要三天课程全勤,培训结束当即归还。

付了100块钱“保证金”,我们来到酒店三楼。没想到,要进入培训会场,还得再过一关。门口自称“技术指导”的工作人员宣布,首先必须添加陈老师的微信公众号,然后再复制该账号最新一条信息,并群发给微信上的所有联系人。群发后,经技术指导检查确认通过,在手机上贴上标签后,才能进门听课。而这条微信,内容则是此次培训的邀约信息。

这一规定引来了部分学员的不满,一个男学员率先发难:“课都没上,还不知道有用没用,凭什么叫我发?”面对质疑,现场的工作人员并不以为意。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双手抱臂,语气傲慢地回答:“不发就别进去!一点诚意都没有,来上什么课呀?”双方争执不下,场面一触即发。

在策划此次体验式报道之初,我与我们的摄影记者便约定低调行事,按部就班。但是,我们也实在不想把这么一条不着调的广告信息一股脑群发给自己微信通讯录里的那么多朋友、家人和同事。无奈之下,我只好向身边的一名“技术指导”求情,推说不想骚扰身边人。听完我的说辞,这位“技术指导”语重心长地开导起我来:“小伙子,连这么点事情都放不下,一个月怎么能赚一百万?何况,这哪里是骚扰?你的这一条微信,没准就可能改变你的朋友一生!”说着便劈手拿过我的手机,熟练地复制信息,并点选了微信的“群发助手”。

亏得摄影记者眼疾手快,第一时间为我夺回了手机。眼看僵持不下,我们不得不以“再考虑考虑”为由暂时撤退。所幸天无绝人之路,我们最终从一扇未上锁的应急门成功“混进”了培训会场。此时,已是下午1点。

培训现场:狂热气氛与夸夸其谈

不算宽敞的会场里,几乎已是座无虚席。我们侥幸在倒数第二排觅到了两个座位,而更多来晚了的学员只好站在后排。据估算,前来听课的学员有近400名。他们有的人神情兴奋,对即将开始的培训充满期待;也有人被门口的那一通折腾坏了兴致,牢骚不断等着看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音乐,主持人率先登台亮相。热情而又夸张的问候过后,音乐切换为一支更为劲爆的韩国舞曲。主持人要求所有人起立,集体跳舞“热身”。在台上工作人员的带动下,较早“进入状态”的学员们开始恣意挥舞手臂,扭动腰肢,一名亢奋的男学员甚至站到了椅子上。不一会,一股狂热的气氛就已经在会场内弥漫开来,甚至连我们都不自觉地跟着音乐摇摆了起来。

几轮“热身”过后,学员们已是满头大汗,主持人终于宣布培训正式开始。在将酒店门口易拉宝上印着的那段冗长的头衔一字不差地复述一遍后,伴随着全场的掌声、欢呼声与尖叫声,陈老师从会场后方健步向舞台走去,他身边的几名工作人员则手拉手组成人墙,一路护送至台上。现场气氛之热烈,甚至不输数天前韩国偶像明星李敏镐造访申城时的场面。

操着带有浓重南方口音的普通话,陈老师站在舞台正中正式开讲。他说过去的一年,他在全国各地开班授课百余场;他说他的培训班场场爆满,有人甚至为了争座位打破头;他说自己专注教育培训十数年,培养出多个百万富翁;他说他所传授的“商业模式”简单易行,轻松赚钱不是梦……

令人惊奇的是,短短十几分钟,会场里的不少学员似乎已经沦为台上这位陈老师手中的提线木偶,一次次在他的指令下齐声回答问题,用力鼓掌叫好。当然,也并非所有人都买帐。就在陈老师宣布自己今天一上午已经进账80余万时,坐在我们身后的一个男学员小声说了句:“扯淡。”

几乎如同条件反射般,我身边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小伙猛地转过头,狠狠瞪了吐槽者一眼,眼神中满是鄙夷与愤怒。不到半秒,他又猛地回过头,换上一脸虔诚的表情,一边仔细聆听台上的演讲,手中的笔一边在本子上飞速记录着。

培训的第一个小时,在陈老师的夸夸其谈和学员们一次次地集体举手和集体鼓掌中迅速飞逝。虽然我非常努力地想在笔记本上记录下些什么,但无奈陈老师云山雾绕的演讲内容实在是没有半点实质性内容,连他发明的所谓“商业模式”究竟是个啥都不曾提及。我只记得,几乎每隔2-3分钟,陈老师就会向全场发问:“听懂了没有?听懂了的请举手。”而每次举手和鼓掌,工作人员都会适时播放起劲爆的音乐,会场内那种狂热的气氛也一次又一次随之升温。

“商业模式”:增加微信好友与疯狂转发

漫长的“序论”部分结束,陈老师终于准备拿出“干货”。照例,他先要煽动一下现场的气氛。他说每个人的手机里,都藏着一处宝藏,靠一部手机就能够赚大钱绝非痴人说梦,只是唯有他握有寻找宝藏的地图和打开宝箱的钥匙。他又说,未来十年是中国商业的“打劫”时代,并高声问现场有没有人愿意和他一起参与“打劫”?整个会场瞬间被引爆,高分贝的音乐甚至都无法盖过学员们的欢呼声。

喧嚣过后,陈老师铺开了他的“藏宝图”,亮出了他的“钥匙”。他开始严肃地讲解微信赚钱的关键,而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两个字:量大。

所谓“量大”,即是指微信庞大的用户群,而这个“量大”则正是贯穿陈老师整套“商业模式”的核心——也就是那一把“钥匙”。随着讲课的深入,陈老师的“商业模式”也终于随之初见端倪:通过微信海量添加联系人,然后不厌其烦地向这些联系人发送产品或是广告信息,以期这些联系人中的一部分最终成为自己的客户。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如此简单甚至可谓毫无技术含量的“商业模式”还是让我们大跌眼镜。而此后陈老师所教授的“技巧”,则更让人哭笑不得。所谓的“技巧”都围绕一个主题展开:增加自己的微信好友。而这一系列“实战的”、“可以让你赚钱”的“技巧”包括利用手机通讯录增加好友、利用QQ联系人增加好友、利用微信“附近的人”功能增加好友等等。甚至还有诸如用虚假的年龄信息、性别信息和美女头像来骗取他人关注,同时不断加群换群等几乎可以视作下三滥的手段。

陈老师教导说,加了好友却不联系,潜在的客户就会进入“休眠”状态,因此需要进行“激活”。而这“激活”则完全就是骚扰:每天早中晚三次,向所有联系人、所有群发送问候或是祝福,紧接着就是排山倒海式地附上广告信息。如此这般操作的结果无非两个:一是这个人成为了你的客户,二是这个人将你无情地拉入黑名单。

好友将自己“拉黑”了怎么办?陈老师表示无所谓:拉黑怕什么?一个人将你拉黑了,还有千千万万个人没将你拉黑,更有千千万万个人你还没把他们加为好友。虽然并无官方数字,但有统计称微信用户目前已近6亿。因此陈老师断言,这6亿人都是潜在的客户;而地球上人口总数达60亿,那尚未使用微信的54亿,则是未来的潜在客户。

陈老师宣称,利用他的“技巧”,每天微信增加一万个好友易如反掌。他更搬出自己过往的成功案例,称自己的一名合作伙伴按照他的方法,如今微信好友数量已达37万人之巨。如此“野豁豁”的“神迹”,却引来台下赞叹声一片。紧随其后的,照例又是吵闹的音乐和雷鸣般的掌声。目睹此情此景,我们的摄影记者小声对我说:“都疯了!”

当然,光是增加微信联系人数量是赚不到钱的。好友数量几何式地增长了,接下来要干什么才能实现月入百万的远大目标呢?眼看天色已晚,陈老师卖了个关子,宣布进入培训的新一轮环节:分组PK对抗。

分组对抗:争取“小红花”与疯癫大比拼

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所有学员被分为10个小组,而此后的培训,都将以小组为单位进行。每组不仅需要设计一个队名和口号,还要分别选出总裁、董事长、行政专员、人事专员等职位。由于表现积极,我们的摄影记者被任命为他所属小组的“董事长助理”。

值得一提的是,根据规则,每组的“总裁”还要拿出一笔钱作为“PK金”。各组根据日常表现进行PK,最后的胜者将获得其余所有小组的“PK金”。

各组“总裁”掏出的“PK金”数额不等,虽然陈老师表示量力而行即可,但面对台下一众学员,“总裁”们此时都不敢吝啬,没有一位拿出的“PK金”数目低于1000元。某组“总裁”势在必得,一口气拿出6000元,并当场在工作人员带来的POS机上刷卡支付。

然而我这一组的“总裁”却显得有些不够“模子”。这位女“总裁”虽然许诺将拿出1000元作为“PK金”,但在支付时却推说自己身上没有足够现金,信用卡又被同行的好友借走。最后,作为本组“顾问”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将为她垫付,方才解了围。

当晚的第一次PK在分组结束后立即开始。伴随着一下午无数次响起的那段迪斯科音乐,10个小组轮番登台,在台上蹦跳舞蹈,呼喊各自的口号。而作为唯一的评审,我们的陈老师则站在舞台一旁,不时地宣布“某某队加10分”、“某某队减10分”。

在出了一身透汗后,第一天的培训终于进入尾声。我所属的小组互加了微信,并建立了群。临别,我们的“董事长”还不忘鼓舞士气:“伙伴们!一定要相信我们是最棒的!明天,我们一定要积极表现,我们一定要拿下第一名!”当天深夜,我们小组的微信群依旧热闹非凡,成员们彼此打气,交流学习心得。当然,也有人发牢骚说培训的酒店太贵,而附近又找不到便宜的快捷酒店。

第二天上午8点半,培训再度开始。走入会场,我们便发现有一个小组的成员竟全部换上了统一的服装,另一小组的成员则以红巾裹头,脸上贴着国旗贴纸,脖子上还挂着哨子。这与其说是培训会场,更像是一个颇具规模的球迷俱乐部。而我所属的小组却又多名成员缺席,连“总裁”都不知所踪,唯有“董事长”代行“总裁”之职。

各小组间的PK与当天的培训同时展开,哪个小组的成员积极回答问题、参与互动,哪个小组的成员鼓掌猛、喊声大,哪个小组就能得到陈老师的加分,反之则要减分。虽然都是成年人,其中部分还拥有自己的公司或是工厂,但似乎会场里的学员们对于这种类似幼儿园小朋友争取“小红花”式的PK很是认真,我甚至因为陈老师要求我们起立时站得太慢而受到了我们组“董事长”的批评。

和第一天一样,培训依旧是陈老师的一言堂;所讲的内容也依然是东拉西扯、不着四六。他时而向我们讲解营销的技巧,时而向我们强调管理的重要;他一会说自己的催眠术是自学成才,是一夜顿悟;一会又说未来要在鸟巢举办8万人规模的大型培训——而且只面向残疾人,旨在回馈社会,帮助残疾朋友创业致富。

有人不堪忍受陈老师的满嘴跑火车,放弃了50元的“保证金”拂袖而去。但更多的人,依旧坚守在闷热、喧嚣的会场里,乐此不疲地玩着“加分减分”的游戏。

赚钱方式:项目合作与课程代理

陈老师终于搬出了自己整套“商业模式”的“运作方法”。微信广加好友,然后群发广告的“商业模式”已然知悉,但具体怎么赚钱呢?陈老师给出的答案是,与他合作。合作方式有两种:项目合作与课程代理商合作。

项目合作面向企业主。一次性支付12.8万元,陈老师及其团队就将为企业提供整套营销策划方案;同时还可借助陈老师所谓的“全国最大微营销平台”扩大影响力,并跟随陈老师在全国一百个城市巡回培训的过程中推广产品或项目。

如果不是企业法人,手里头又没有项目,就以代理商合作的方式加盟:区域代理起步价50万人民币(6.1146, -0.0136, -0.22%),最高的省级代理则要价300万起。成为区域代理后,享受所谓陈老师在该区域的独家培训承办权,每次培训过后,坐享培训期间成交提成。

如果觉得区域代理门槛太高,就参加所谓微信入门级代理。一次付清数万元后,每日不知疲倦地转发陈老师微信公众号中发布的培训信息,“邀约”微信好友参加培训。

举例来说,假设一名“微信入门级代理”成功邀约了100人来参加某次培训,他首先能获得500元的奖励;而如果这100人中有1人提出要参与项目合作,支付人民币12.8万元,这名代理商就能从中抽取3.2万元;如果另有1人提出要成为陈老师的“微信入门级代理”,支付人民币5.98万元,那他又能从这笔钱中抽走1.4万余元。而承办这次培训的区域代理商,按40%的提成比例计算,也能从这两人身上获利7.5万余元。其余的部分,则统统进了陈老师的腰包。

至此,陈老师的新型“商业模式”真相大白,无非是利用时下热门的移动互联网社交平台,打着“微营销”的旗号,玩“拉人头”的把戏,可谓新瓶旧酒。如若真的“加盟”其中,想要赚钱,就只好指望能不断“邀约”到新的冤大头,从他们身上揩油。

“招商大会”:那些激动的与那些理智的

最后一天的主题,是“招商大会”。经过三天的“学习”,一些学员早已按捺不住激动之情,迫不及待地掏钱“加盟”。来自江西的小胡和他的两名好友各出5.98万,成为“微信入门级代理”,他们彼此约定要按照陈老师所传授的“微信赚钱10大步骤”,108天买奔驰,6个月买房,一年以后开上劳斯莱斯。

年过六旬的陈老伯手头并不富裕,在与“顾问”协商后,最终决定先拿出1000元小试身手。虽然约定的提成率仅为5%,但是陈老伯仍然觉得个中商机无限,以小博大指日可待。陈老伯告诉我,他接下来要做的第一件事,是砸了自己手里的那台用了多年的诺基亚,换一部智能手机,然后再安装上微信。

我们从一位负责签约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三天的培训,合作成交总额达数百万元。

“招商大会”现场热闹非凡,我们和其他所有“缺乏投资意向”的学员则被“请”出了会场。站在过道里,我们的摄影记者偶遇他们那一组的“董事长”,“董事长”走上前对他说:“董助啊,我觉得这玩意儿吧,不靠谱!”

而在我那个曾经热闹非凡的小组群里,成员们的态度也出现了分化。有人怒骂这所谓的培训与传销无异,压根就是通过恶性洗脑来骗人,陈老师就是个十足的骗子;坚守到最后一天的几名成员则反驳他目光短浅。我们那位第二天就不见踪影的女“总裁”终于也在群里冒了个泡,幽幽地说了句:“你们明白我为啥会消失了吧?”

经过商议,我与我们的摄影记者决定假意加盟,到“招商大会”里看个究竟。谁知刚开口向门外的一名“顾问”说明了意向,他就急急忙忙地把我们往会场里推:“陈老师说了,成功最大的阻碍是什么?是拖延!别等了,赶紧进去,现在就签约!”

会场里,一名女“顾问”接待了我们。看我们犹豫不定,她便搬出自己的故事向我们“传经送宝”。她说自己以前是做小买卖的,一直赚不到钱。现在成了高级微信代理,小买卖也不干了,已经净赚不少钱。

“马云当初说淘宝能挣钱,没人信!马化腾当初说微信能赚钱,也没人信!陈老师和马云马化腾一样,都是比其他人先走一步……”我忍不住打断了女“顾问”慷慨激昂的演说,问她:“可是这个模式不就是拉人头吗?这事儿,我怕……”

这回轮到女“顾问”打断我了,她嗤笑了一声,说:“这不叫拉人头,拉人头多难听?咱们这叫邀约。我们邀请别人来免费听课,让他们发大财,是好事儿!再说了,有什么好怕的?陈老师都不怕,你怕什么?陈老师巡回全国一百个城市,一年开课一百多场,要是有问题,早被逮起来了!”

尾声

女“顾问”最终失去了和我们继续磨下去的耐心,她说我们还在犹豫,而我们在这种状态下是下不了决心的。她给我们留了手机号码,让我们想明白了之后打电话联系她。

小组PK的结果在下午宣布,某组凭借着全体组员所表现出的高昂斗志和良好状态成功夺冠,赢得了全部近20000元的“PK金”。相比之下,我们组的“总裁”在培训第二天就已“潜逃”,连此前承诺交纳的“PK金”也未兑现。这让我们的“董事长”兼代理组长在台上羞愧难当,自我检讨称队伍凝聚力不足责任在他。

课程结束,我们如愿取回了第一天支付的“保证金”。而我们身边的一位男学员却因为退款的事情和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原来工作人员查阅签到信息后发现此人缺席了第二日的课程,因此按规定要没收“保证金”。

在经历了一番激烈的争吵后,工作人员最终妥协,为这名学员办理了退款。只是这位工作人员显然还是觉得气不忿,嘟囔着说:“以后像这种人就应该列入黑名单!他就是个蹭课的!我们的培训不欢迎这种人!”

当天晚上,我们组里曾经怒骂陈老师是骗子的那个组员,在微信群里发了另一个“微营销鬼才”所开办的课程的广告,并声称“比陈老师的培训靠谱得多”。而我们的代理组长则兴奋地说他获得了和陈老师共进晚餐的机会,席间把酒言欢,裨益颇多。

陈老师在微信朋友圈里又发布了新的信息,3月1日,他将对此次培训的所有签约代理商展开一天的集中培训;而次日他将转战江南的另一个城市,再度举办培训。这次他不光要教授微信营销技巧,还要举办走火大会——通过催眠,让你毫发无损地光着脚丫走过熊熊烈火。


培训 暴利 生意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