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魅族总部和黄章待了一天,他在捣腾什么?
高松 高松

去魅族总部和黄章待了一天,他在捣腾什么?

从前,魅族创始人黄章一直处于隐居状态。而在年初,他终于出山,i黑马相信这将会给魅族,和整个手机产业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本文来自《环球企业家》,近距离感受了黄章现在的状态。

从前,魅族创始人黄章一直处于隐居状态。而在年初,他终于出山,i黑马相信这将会给魅族,和整个手机产业带来不一样的东西。本文来自《环球企业家》,近距离感受了黄章现在的状态。

广东珠海市唐家湾镇东岸村,三面环山,一面向海。穿过村东头的一面牌坊,便是魅族科技(以下称魅族)总部所在。

这里的主人还是黄章,尽管大多数员工上次见他是在两年前。

时间是周一下午,魅族总部前的草坪上聚集着二十几个人,他们前来应聘魅族组装车间的普工。三位结伴而来的姑娘,再次上前询问是否招人。“今天不招人,”魅族的保安解释到,“但她们还是守着,因为这里的工资高一些。”

走进“门字型”的魅族总部大楼,一层左侧是客服和SMT(SurfaceMounted Technology,表面组装技术)车间,那里的员工均是24小时三班倒。魅族原本没有代工厂,产品均由自己组装。生产MX2手机时,大部分生产才交付位于廊坊的富士康。如今总部的生产线主要负责试产与样机。一层右侧是魅族食堂,据魅族员工称,当年修缮食堂时,地面瓷砖被黄章指出颜色不合适,连着翻修了三次。

二三层是售后维修和物料仓库。第四层是会议室,很多员工第一次见到黄,正是这一会议室装潢完成,黄考察装修情况时。当时,他对灯光颜色提出意见,于是一整层灯具被重新更换三次,方满足要求。黄更换、翻修的逸事,几乎都被魅族看作其对产品细节一丝不苟的表现。走上一段旋转楼梯,便来到魅族研发中心所在的五楼,这里还能看见两扇绛红色的门虚掩,那是黄章的办公室。

“我有很多人达不到的思想高度,一个有理念高度、思想强大的人,是不需要外在彰示自己的。”黄章对记者说。他盘坐在地,倚着四方茶案的一侧,夹着香烟。茶案上只有一个烟灰缸,里面堆了不少烟蒂。黄身着绛紫色上衣,头发向前额拢着,面皮黑黄,形容消瘦,自称是犀利哥的升级版。犀利哥是一名乞丐,因衣着另类、表情冷峻,在2010年走红网络。同样那年之后,黄逐渐淡出公司管理。

这是黄第一次面对媒体记者,且恰逢于复出的时间节点,他略显局促,但不停说:“没关系,你直说。”“我一点都不介意你。”黄表示回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开始,他所有的会议讲话、生活点滴都会录音。向来以行事低调、深居简出闻名的黄开始以反转的形象示人。

黄章,一个自称“没有秘密,甚至不穿衣服都可以,只要你们不难堪”的人,会将他一手创办的魅族带向何方呢?

出山

不难想象,一位30岁开始创业,在国内众多山寨厂商中独树一帜推出智能手机的人,如何地不愿意看见现今公司的现状。黄曾经被称为中国最接近乔布斯式的人物,2002年,从总经理的职位上离开爱琴后,他创办了魅族。至今为止魅族仍是黄一人独占控股。黄在魅族有很多的亲戚,他们在财务、物流、行政、后勤甚至食堂任职。这家公司本质上还是一家家族企业。

MP3是魅族赖以成名的业务,然而在2006年初,黄章透露智能手机的开发计划,着手改造WinCE嵌入式系统,经过两年的不断跳票以后,魅族M8手机收获了不错的反响,此后魅族又倾尽两年时间,推出手机M9,其时国内深入定制的安卓手机并不多见。

而魅族成立十年时黄已经从先锋的位置上跌落。魅族手机在市场上的声音几乎被前赴后继者淹没。借移动互联网东风,数家手机厂商蓬勃发展,除了所谓“中华酷联”四家大厂,还有譬如成立仅三年时间的小米公司,2013年已经销售了1870万台手机,收入316亿元,相较而言,同年魅族销售额还未过百亿,颓势明显。

毫无疑问,黄也感受到了外界竞争的压力,对话中,黄多次称自己是“火星人来到地球”。在一封黄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他说,“这几日陆续收到一些公司管理层人员的辞职报告,我深深感到问题的严重性。”2014年2月8日,魅族很多员工新年上班头一天,便接到开会通知。没成想,那便是老板黄章与员工的对谈,他宣布重新接掌魅族CEO,原CEO白永祥任命为高级副总裁兼总裁助理。

这段视频后来以内部视频的名义发布,在科技圈引发了众多讨论,评论猜测纷至沓来。此后,手机降价、黄与研发部门开会的内部视频曝光,黄开通微博以及官方微博清零诸多举动,让人感受到了黄在试图振作魅族的营销努力,然而黄的表达,诸如“我会把我的所有,点点滴滴给大家看。心都可以”,总是让人有过犹不及之感。

误解?

面对外界的种种批评,黄章以一句话便可回击,“如果人生就是戏,我就是最真诚的演员,我没得选择。”这也算是对其最严厉的批评—“自我造神”的回应。接受的采访时,黄最先指出,“对外界的误解,我是无所谓,因为根本不在意任何人的评价和看法”,黄说,“我是最不装的人。”但这种所谓的误解,绝大部分是黄自己造成的。

在魅族论坛,黄虚拟成了一个ID—J.Wong,几乎所有言论他都是在论坛中发声。而且“赋闲在家”的三年里,黄在论坛里的发言越发无所忌惮。回应论坛用户引用王自如对MX2的评测是“不喜欢就滚,人云亦云”。在雷军发布红米手机时,他写了一个“致论坛喜欢讨论凤姐芙蓉姐姐红米小米”的帖子。

2013年9月2日,魅族第二次在水立方召开新品发布会,黄章不出意料地缺席。时任魅族CEO白永祥担任解读MX3手机的发布者,其蹩脚的普通话以及生疏的PPT多少令人有所失望。时隔不久,记者向魅族公关总监贺文询问,黄章是否接受采访时,得到的答案是“黄总不做采访”。那么黄在避世不出的近三年间做了什么呢?“家里种菜,抱小孩,玩HiFi,在我的花园里面拼命开垦土地种菜。”黄说。

然而魅族产品总监表示,黄从来没有放手对公司产品的管理。因为主要负责魅族手机的软件设计,他或许是魅族员工中与黄章接触最为频密的人,即使在黄回归之前,他每天都要与黄通十几个电话,出入黄的家更是常事。也有魅族的员工表示,初到魅族时,邮箱里都是前缀为J的发件人,而且内容大多琐碎,都是移动像素或修改图表之类的主题。

他嘲讽任何表面化礼貌,他所欣赏的互联网大佬和高人都是“不装”的人。他至今有一套自己独特的标准来臧否人物,“第一点,名声最臭的肯定是不装的;第二点,即使不是名声最臭,外面吊儿郎当的,他不是不会,是不想装。”黄说,“外表斯斯文文的人,那没法和你一起做朋友,也没法工作。”或许正是这样的个性使然,令其在营销上的短板颇为严重,历任魅族营销总监的华海良、莫天翠等人都未能让其有太大起色。

黄醉心产品设计,但他的做法常常与常规的设计方法相悖,他经常拿出自己打磨的木质手板,让设计人员画出原型。这样虽然让刚入职员工颇感无奈,但魅族仍乐于打造黄超级产品经理的角色。据魅族员工说,黄拿到样机后,觉得手感没有模型好,通过3D扫描,发现样机偏差了0.07毫米,经过改动提高了舒适度。这件事情也曾被魅族的官方微博转载。当记者求证这件事情的真实性时,魅族员工都肯定得有些含糊。

打擂

然而,说黄章不懂营销恐怕是错怪了他。当年MP3时期的魅族,就曾在《卫星计算机》上做广告,黄亲自在各个MP3论坛发帖。从黄章复出以来,魅族的宣传一直保持着相当稳健的节奏。从黄的若干个视频放出,到与Canonical公司合作推出Ubuntu手机,黄章还释放公司要国际化,未来将在美国设立研发中心的信号。

黄回到公司上班次日,魅族便宣布将其旗舰产品MX3降价200元,半年内总共降价了500元。这时候的魅族,全国有600家专营店,总部所在地有五家,位于珠海景山路上则是全国最大的一家旗舰店。然而在降价十余天以后,部分价格标签物料还未更换。据接近魅族高层的人员称,下半年魅族将会发布四款新手机:MX4G、MXPro、MXMini和MXUni,这与之前不追求市场覆盖,每年发布一款手机的做法迥异。

现在魅族的基本高层团队已经浮出水面,白负责硬件,副总郭万喜负责生产工艺以及富士康生产线的管理,高级副总裁李楠负责市场营销。然而,黄该如何打好这些牌呢?“阿宝,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有盖世武功,因为他也不在意,他只是喜欢而已。”黄举了一个2008年迪士尼动画《功夫熊猫》的主角的例子。

和他告诉员工,不理解他视频的地方多看几遍的做法颇为相似,黄表示:“以后你会非常清楚我的做法,你知道我怎么做,以后一定能理解。我会用结果告诉给你看。”“阿宝也不是主动上擂台,他只是想去围观。”黄说,“我来到公司上班的第一天开始,我的会议讲话、生活的点点滴滴都要录音,有一天把它公开出来,去教育一些人,告诉他,什么才是力量。”

临近魅族下班时刻,被询问今天接下来的工作时,“抽烟、喝茶。”黄将右手的香烟高举,对记者说。



魅族 捣腾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