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佳佳,只懂营销的商业模式是无用的
娄池 梁辰 娄池 梁辰

马佳佳,只懂营销的商业模式是无用的

i黑马发现,马佳佳通过自己的营销炒作,使得她的逼格情趣商店在过去一段时间做得很成功,甚至令不少马佳佳眼中的大叔级别人物都佩服不已,其营销思维也受到不少企业的肯定。但最近她的“Powerful Sex shop”甚

i黑马发现,马佳佳通过自己的营销炒作,使得她的逼格情趣商店在过去一段时间做得很成功,甚至令不少马佳佳眼中的大叔级别人物都佩服不已,其营销思维也受到不少企业的肯定。

但最近她的“Powerful Sex shop”甚至整个成人情趣用品市场的冷清让人不得不怀疑:只懂得营销的商业模式有未来吗?

三里屯SOHO C座B1的一家门店,一个男店员寂寥地站着,期盼顾客上门,漫长的等待后,一群青年男女嬉笑着进店,拍了4张照片后又嬉笑而去,没买任何产品,随后的几个小时,这里仍旧空空荡荡。

这家名为“Powerful Sex shop”(泡否情趣用品)的三里屯旗舰店,被称为“中国最美情趣用品店”。这里还是品牌营销最成功的情趣用品店,门口挂着的标语写着:“不好意思的不准进,长得不好看的不准进,18cm以上的可以打折。”店内随处可见的“隔江犹唱后庭花”等带有隐喻和调戏意味的标识,不断撩拨多数人对情趣用品敏感的神经。

创始人马佳佳,这位被贴上“女神”、“童颜巨乳”及“性解放者”标签的90后小姑娘,如今已是诸多创业论坛和商学院争相邀请的演讲嘉宾,她谈创业、谈互联网思维、谈品牌观营销观,相关演讲PPT在微博、微信平台上已被无数次转发和分享。不过,现实中的Powerful情趣用品店,似乎没有传说中那么 “火”。

无声无息,早就转移了战场

一位在赛百味工作的年轻人,或许道出了Powerful Sex shop三里屯旗舰店的真实经营情况:这家店人流并不旺,因为没有中文招牌,他曾误以为那是一家服装潮店。

曾被媒体广为报道的另一家位于北京高碑店兴隆街的Powerful Sex shop体验店早已悄无声息地关闭。这家店于2013年年中开业,在当年10月,易铺和58同城就出现转让店铺的信息,但直到目前相关店铺尚无接盘者。

当然,萧条的成人用品店并不仅仅是Powerful Sex shop。白天,在距离三里屯SOHO一街之隔的临街店铺中,一家名为桔色成人的情趣用品店也没从熙熙攘攘的人流中分得多少顾客,直到夜幕降临之后才有几个客人光顾。

有趣的是,最具互联网思维的“Powerful Sex shop”的线上商城仍在搭建中,而桔色成人店门口的电子广告牌上则不断闪烁着自己的网店网址。

“马佳佳在营销上的一些做法很有意思,但想靠几张PPT来颠覆成人用品行业并不现实。”据业内人士介绍,成人用品行业传统的线下渠道商早在2007、2008年就开始尝试网络渠道销售。2010年,网上情趣用品销售平台春水堂的销售额已达千万级别。

显然,在外界眼中亟待互联网思维拯救的成人用品产业并不闭塞,甚至十分了解互联网。更重要的是,这个市场早已经告别了数年前线下转至线上的高增长期。或许在品牌营销上存在着一些创业机会,但相比电子产品,这个市场的创业难度要成几何级数倍增。

“女神”只是个底层分销商

到底成人用品行业有多大市场,目前仍然没有人能够说清楚。春水堂创始人蔺德刚认为,除去安全套,中国成人用品市场的规模约为300亿人民币。不过,在淘宝成人用品店的圈子里,普遍认为性玩具和助情用品市场只有20亿的规模。

马佳佳的出现,进一步撬动外界对成人用品市场的想象力,在这个从干果到服装再到精油,都不断有互联网品牌诞生的时代,成人用品市场看上去还像是未经开发的处女地。

和其他产业一样,改革开放不久中国就成为成人用品产业的生产大国,其生产的产品近99%向海外销售。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后,欧美市场消费能力下降,广东等地的性用品生产厂商才将关注点转向国内,部分代工厂从单纯OEM转向尝试打造品牌。

不过,几乎所有尝试都铩羽而归。这并不意外,在一个相对保守的国家里打造一个成人用品品牌太过困难。直到今天,就连安全套、避孕药等计生用品的广告,也不能任意在大众媒体上出现,更何况各种助情器具和性玩具。

那么,绕开常规大众媒体,依靠互联网营销的类似马佳佳团队们会改变这一现状吗?

业内人士表示,由代工厂、品牌商、渠道商和底层分销商组成的产业链里,马佳佳只是一个底层分销商,即便真的有一天马佳佳依靠营销成为成人用品里的“迪信通”,也依然不是产业主角。

更何况就目前实体店铺的人流量,以及实体店铺逐年增长的租金情况看,实体成人用品店的前景并不乐观。“几张PPT很吸引眼球,但在行业内并没有多少人关注,讨论更多的反而是几个电商平台。”


马佳佳 情趣用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