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广昌:混合所有制中的复星野心
肖玮 肖玮

郭广昌:混合所有制中的复星野心

“两会”进行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最大的民企老总之一,郭广昌带着八项提案赶赴会场。在新一轮国企改革掀起强烈市场反应的同时,作为极其相关的另一方,民企的发声正在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大家有所帮助。

“两会”进行时。作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最大的民企老总之一,郭广昌带着八项提案赶赴会场。在新一轮国企改革掀起强烈市场反应的同时,作为极其相关的另一方,民企的发声正在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i黑马分享本文希望大家有所帮助。

郭广昌也在与肖玮的对话中直言民企在养老业、金融业等领域的投资角逐中面临的风险与挑战。但是非经过之不易,正如郭广昌所言,“我相信民营企业做银行也不容易,我们复星所有跟银行有关的都在积极争取,积极准备”。

“说得坦白一点,一个行业往往到了发展比较艰难的时候民资才有机会。你懂的!”

在被肖玮问及是否同意民资现在投资医疗机构存在较大的市场风险时,郭广昌说:

“说得坦白一点,一个行业往往到了发展比较艰难的时候民资才有机会。你懂的!”

复星版图“全面开花”

提到复星集团的业务板块,很难用一两个词来完整描述。公开资料显示,复星创建于1992年,以医药产业起家,通过并购逐步拓展至地产、钢铁、矿产、零售文化产业、服务业及其他投资等多个产业。而这家业务“全面开花”的公司,接下来将圈定哪些领域重点发展备受关注。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复兴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接受 肖玮记者采访时透露,医药、互联网以及金融等业务都是未来发力的方向。事实上,从郭广昌在“两会”上的提案,包括“以混合所有制模式推动高端医疗服务业发展”、“运用互联网手段加快普惠金融体系建设”等均可看出他的目光投向。

特别是在大健康板块,郭广昌认为“充满机遇”,而复星也将在养老、医疗机构等领域进行大手笔投资。更值得关注的是,郭广昌建议,在三年内大力推进国内约3000家国企设立的医院彻底改制,而他也不避讳,复星会积极参与其中。此前,郭广昌曾说将投资500家医院,但当时这一说法还被认为口气过大,而现在来看,复星未来的投资野心可能还不止于此。

三大战略:全力拥抱移动互联网

在今年复星集团的核心三大战略中,第一条便是“全力拥抱移动互联网”,事实上,自从投资了马云的阿里小贷和菜鸟项目后,复星在互联网行业的动作也格外受人关注。

肖玮:您怎么看互联网金融,有没有进军互联网金融的计划?

郭广昌:现在外界对于余额宝、支付宝、阿里小贷等争议颇多,首先需要肯定的是,互联网金融是接受有关部门监管的。但另一方面,先有创新后有监管,这个是全世界的惯例。当然互联网金融牵涉跨部门的监管需求,所以建议有关部门加大研究,在促进其发展的同时,还要规范管理。事实上,如余额宝等创新产品并未脱离现有的金融监管体系,但为了适应快速的互联网经济新变化,建议在政策上鼓励和支持普惠金融发展,推动金融机构和互联网企业保持密切的互动和合作。

现在,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复星有自己的VC团队进行投资。互联网金融这块,我们有证券,有复星保德信等保险业务,都在积极寻找和互联网的结合。

民营银行:钱不太好赚了

在郭广昌看来,中国对民间资本开放金融领域实属不易。为了抓住机会,复星集团也在努力拓展金融相关业务,目前在保险领域已有成果,除了在中国设立保险公司外,还对一家葡萄牙保险公司进行了收购。

肖玮:复星在民营企业投资银行方面如何看待?有什么建议?

郭广昌:民生银行就曾作为民营企业设立银行的首个试点,但几年前我就提出,怎么第一个试点之后就没有第二家了?什么时候能够有更多的民营银行产生?但现在,已经进入了民营银行试点的快车道,这很不容易。

至于复星集团本身,我们的定位是一个有产业背景、产业运营优势的投资集团,尤其是金融业,我们在积极探索。我也非常明确地想跟大家分享一个观点,现在的银行也不是那么好赚钱了,尤其是遭遇互联网金融的冲击,银行面临巨大的挑战,也被迫要进行改革。

当然,我说银行不是太好赚钱了,是相对以前太好赚钱而言。比如余额宝给大家的回报是6%,小额存款利率是1%,银行当然遭遇挑战。但也应该看到,余额宝这个产品不会长期存在,至少其这么大的利差不会长远。大家也不要期待余额宝每年都会给用户带来如此大的收益。所以我认为民营企业做银行不容易,但复星还是会寻找银行方面的投资机遇,不过,在这一领域,我们更关注的是能不能做好,而不只是可不可以做。

肖玮:据媒体报道,您之前说要超越平安,但复星在保险这一领域的业务规模还不大,您为何有这种信心?

郭广昌:我要更正一下,我没有说短期内复星会超越平安,只是说以前觉得超越平安不可能,但现在有可能了。原因是大家都在弯道超车,在这样一种互联网金融对传统金融行业的冲击过程中,机会出现了。另外,对整个金融行业,尤其对保险业来说,此前大家都想尽办法多卖产品。但是未来,对资产的管理、投资能力将变成保险公司的核心能力,而这个恰恰是复星的优势所在。

混合所有制:在经营中应以民营为主导

国家已明确了未来中国国企改革的总方向,提出要“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提及国企改革,郭广昌称,近20年来,复星参与数十家中外国企改制,基本上比较成功,但也有一些教训。

肖玮:在改制过程中,国企其实有一些担忧,会不会一跟民企合作就容易被说成国资流失等?您认为怎样有效地避免这个问题?

郭广昌:如果参与国企改制,但民企又不能主导经营权,这样可能最终还是按照原来的经营管理方式,这个改革就不会成功。

其实,对于混合所有制效果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民企的资本毕竟没有那么雄厚,国企又不愿意放弃控股权,如果混合所有制以后,在经营权上没有以市场为导向,以民营企业为主,最终改革的效果不会很好。

这个问题怎么办?我觉得应该通过一种模式的创新来解决。首先从观念上,未来的国有资本不再是管国企,而是管国资,要更多地站在国资增值保值的角度,从稳定收益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那么民营企业则成为一种经营者的角色,通过注入活力把企业做得更好。

至于很多人提出国有企业改革过程中如何规范、如何避免国有资产的流失问题,我觉得在全世界来说,国企改革都应该实行一样的原则,就是要规范、透明、公平,通过程序的透明来保证结果的公平。所以我在提案里也提到,应该有职工参与的一个监督委员会存在,这样的话保证国企改革的过程是透明、规范的。

肖玮:您在提案中称,“应加大对国企、民企联手海外投资的扶植,鼓励以民企为主国企为辅的海外投资新模式”,为何会有这样的提法?国企是否愿意成为辅助者?

郭广昌:我国企业在海外投资过程中遭遇了诸多问题,最为突出的就是遭遇地方投资和贸易保护主义壁垒,特别是国有企业海外投资更容易遭遇此类问题,因此,以民企为主的混合所有制模式出台,可以实现单独依靠国企或单独依靠民企都无法完成的投资项目。另外,混合所有制在经营上,如果不提倡以民企为主,还是国企一股独大,那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所以,混合所有制无论是出海还是在国内发展,都要让民资更大地发挥其优势。要知道,哪怕民营企业持股只有5%、10%,也会按照100%拥有这个企业负责任的精神去看这个资产。

大健康:养老领域将被重点关注

虽然复星集团一直强调其已初步形成“保险、产业运营、投资、资本管理”四大引擎的发展模式,但毋庸置疑,在很多人看来,医药仍旧是复星的标志性产业。其不仅是国内五大本土制药商之一,也被称为中国最成功的医药PE。现在,借助国家鼓励民资投资医疗机构的政策东风,郭广昌迅速开始布局医疗领域,除了收购、投资医院外,复星还把目光对准了养老产业。

肖玮:复星一向看好大健康板块,接下来的新动作有哪些?

郭广昌:在大健康领域,复星除了看好投资医疗机构,对于养老也很关注。我们在上海的第一个高端养老项目叫星堡,现已正式投入使用。旗下和睦家医院在北京又投资了一个高端的康复医院。复星在包括养老、医疗等大健康领域,除了在中国发展,也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收购。其实,复星关注养老已经很长时间,但复星的做法是慢工,先做个范例。所以三年前开始,复星在上海做了养老样板项目,也就200多个房间,规模不大,积累经验以后,再做第二个、第三个。复星的惯例是,看好一个领域,但先期不会大规模地投入,而是先做出范例,然后再进行推广。现在可以说,养老的范例已经有了,接下来会在北京和其他城市加快推广。

肖玮:公立医院和民资都有合作意愿,但在实际推进中还是比较困难的,您如何看待?您是否同意民资现在投资医疗机构存在较大的市场风险?

郭广昌:复兴比较早就开始关注公立医院改革,也涉足其中,目前,除了加大对和睦家医院的话语权外,还另外投资了五六家医院。事实上,要满足民众多元化的医疗需求,肯定不能全靠政府。政府应该做的是兜底,解决普通大众的问题。但中高端的医疗市场,应该通过不同主体来完成。试想,如果一家靠国家拨款的公立医院,其很大一部分精力是满足高端需求,那就存在不合理。未来,医疗机构体系应该是公立医院、财政投资的医院为普通消费者服务,民营医院提供特色服务。

复星非常看好中国医疗领域发展,包括参与国有医院的改制和国企办的医院改制,也包括新建医院。非常赞成将特需、高端业务从公立医院中剥离出来,这样就可以让财政投入百分之百地服务普通百姓。

至于风险,我觉得机会不是属于所有人,不可能别人都给你准备好一切你进去赚钱就行了,这世界没有那么好的事。现在开放民资进入医院,但需要大家早做准备,并且能够做好长期积累经验教训的心理准备。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竞争性的市场,再说得坦白一点,一个行业往往到了发展比较艰难的时候民资才有机会。


郭广昌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