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鸿股份遭曝光,揭开智能手机预装江湖冰山一角
卢旭成 卢旭成

高鸿股份遭曝光,揭开智能手机预装江湖冰山一角

准备在3月18号发2013年财报的高鸿股份,3月15号晚上却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其股民一片惊呼:下周一高鸿股份估计要大跌。不过不少网民表示严重怀疑大唐高鸿上315的消息上周五已经流出!!高鸿股份是上市公司。上周五已跌近4%。主力流出41%!! 那么我们先看看央视对高鸿、鼎开等公司是怎么报道的:

准备在3月18号发2013年财报的高鸿股份,3月15号晚上却被央视315晚会曝光了,其股民一片惊呼:下周一高鸿股份估计要大跌。有媒体同行惊呼:严重怀疑大唐高鸿上315的消息上周五已经流出!!高鸿股份是上市公司。上周五已跌近4%。主力流出41%!!

那么我们先看看央视对高鸿、鼎开等公司是怎么报道的:


从事手机销售十多年的张先生近来频繁遭遇退货,客户的理由都是手机出现了恶意扣费的情况。张先生说:“就发现话费突然一下就增多了,无缘无故就扣掉七八十元钱。”

在一个用户的手机话费详单上这样显示:用户被定制了一些服务,但是在手机上却看不到任何相关的应用程序。这些奇怪的现象让老张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手机用户在不知不觉中会遭遇莫名的扣费呢?”

记者把老张提供的手机送到了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检测发现,这款手机里竟然被人悄悄植入了两个恶意程序。其中一个叫Data servers的恶意程序,他能够在用户不知情的情况下远程控制用户手机,不仅可以自动安装应用软件甚至还可以卸载手机中原有的应用软件。而另一个应用程序功能更加强大,他可以偷偷获取手机中的个人信息,并悄悄把这些信息发送出去。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营部网络工程师何能强说:“这个木马的名字它叫做hct counter它会上传用户的一些隐私的信息。”

这款手机里怎么会出现了恶意程序呢?在检测过程中,一个服务器地址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它所对应的注册公司的名字叫做北京鼎开联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营部网络工程师何能强何能强说。

这个北京鼎开联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呢?在其网站上,记者看到,这家公司可以通过手机植入式服务平台为合作商户量身订作手机装机软件。公司商务总监白哲学介绍说,他们将软件包提供给经销商,经销商只需要通过电脑用数据线同手机连接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把软件预装到手机的ROM中。

对于这些预装的软件白总监显得十分自信,因为他们选择的都是行货手机,可以做到让用户想删都不敢删。“我们现在做的是用户删不掉的他要想删它必须要root权限,root掉以后它的质保就没了。” 北京鼎开联合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司商务总监白哲学解释说。除了让这些应用软件赖在手机里删不掉,他们还能监测用户的使用情况。 “我把你这APP置下去以后,这些手机被用户插了SIM卡,打开机了,联网然后我们发现你这个APP还在,我们是按这个收费。”仅仅靠这一项预装的业务,每年就能为鼎开公司带来了不菲的收入。“我们现在一个月是(预装)130万台机器。”

记者发现,通过手机经销商预装软件的方法越来越流行。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是大唐电信旗下的一家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开发的这款“大唐神器”号称可以做到“全自动智能安装软件”,是“智能手持终端高端软件预装推广利器”。商务助理王玲介绍说“这款产品就是针对经销商设计的。王玲说:“就是直接跟手机商合作嘛然后他们手机卖出去了,然后也是直接预装在了用户的手机里面。”王玲告诉记者,目前大唐神器已经遍布全国各地,拥有4604家加盟代理商,每个月能安装100万部以上的手机,已经安装的软件超过了4千6百万个。

在这里,记者见到了他们所说的推广利器——“大唐神器”。这位网络主管告诉记者,只要把这个盒子和手机连接,只需几分钟,盒子里的应用程序就会自动安装到手机上。大唐高鸿无线技术有限公司网络主管马勇杰说“它就会自动去装,我们就不用去管它,智能的”。

在一份目前大唐高鸿公司正在预装的软件名单目前有17款目前流行的应用软件,手机经销商每安装一款软件,可以从大唐高鸿获得0.7元到3元钱不等。同样通过大唐神奇安装的软件也能监测用户的使用情况。马勇杰说“手机到消费者手上是吧,插卡、使用,它是看你用户的使用情况的。”

那么,已经卖到用户手中的手机,高鸿公司又是怎么做到对用户的使用情况进行监测呢?记者把一部从大唐高鸿公司购买的大唐神器提供给了上海复旦大学进行检测。检测人员将一部本身没有安装任何第三方软件的手机与“大唐神器”连接,这时,手机上陆续显示出17个应用程序和三个后台程序,这三个后台程序在手机桌面上没有图标,每次开机会自动启动。它们会获取包括IMEI、MAC地址在内的手机设备信息和手机型号,获取手机所有应用软件列表,监控用户使用软件的时间、次数、网络流量,并在后台将这些信息发送到大唐高鸿公司的官网服务器。上海复旦大学软件学院副教授杨珉解释说“它会定期地向它的官网服务器发送,这些搜集的用户的数据,那么这直接就侵犯了用户的隐私。”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营部网络工程师何能强告诉记者,根据工信部关于移动互联网恶意程序的判定标准,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将软件推广者所开发的这种木马程序判定为具有隐私窃取行为的恶意程序。

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营部主任王明华介绍, 2013年新出现的手机恶意程序的数量比2012年增加了三倍,达到了70万个。而这些安装在手机中的病毒以对用户进行远程控制、隐私窃取、恶意扣费为主要目的。让人震惊的是这些恶意病毒程序无孔不入,在手机出厂、销售以及消费者应用过程中都有可能被植入。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运营部主任王明华说:“消费者即便在正规渠道买了一个行货手机有可能也会存在这种风险,如此可见说一年大量的恶意手机病毒的出现实际上对我们消费者来说都是一个非常大这种的风险。”

据公开资料,高鸿股份是由大唐电信科技产业集团整合了集团内多年积累的数据产业技术、产品和资源组建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于2003年成功上市(股票代码:000851),是大唐集团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一。而鼎开据媒体透露,是新浪和UC投资的公司。高鸿在全国拥有已完成近三十家连锁互联网运营服务门店的收购,初步建立了连锁化运营的商业模式,电信增值业务逐步展开;成功注资高鸿恒昌,进军全国连锁IT销售业务,建立终端销售联合运营平台。高鸿在手机预装圈还蛮有名气。

其实央视曝光的鼎开和高鸿股份只是中国手机软件预装江湖的冰山一角,他们扮演的是给各种手机销售商提供“刷机”系统的角色。下面i黑马综合中国新闻周刊等媒体的报道,给大家还原一个真实的智能手机应用预装江湖。


智能手机预装江湖

手机厂商、运营商、各级代理商、渠道商、刷机商,共同构成了一条隐身于手机屏幕内的利益链,他们都扮演什么角色呢?

手机厂商——我们把手机厂商区分为两类,一类是品牌手机厂商,一类是山寨机。对于前者来说,预装软件主要出于这样几个目的:

“第一,我们要增加品牌的粘性,例如我们会置入品牌网页导航、网页书签等体现品牌化的软件;第二,为了满足用户体验,我们会预装用户比较感兴趣的软件,如QQ、微博、微信等;第三,我们会内置和我们有战略合作或者资源互换的软件,比如360的软件、腾讯的软件。”波导手机电商部总监王珂对中国新闻周刊网说。

王珂还强调,他们预装的软件都会经过研发的安全测试。这与我们采访的几位专家观点相同,他们认为知名的手机品牌一般会选择应用广泛、知名度大的手机软件。

而预装软件的数量则与机型有关,高端的机型自然能够预装的软件类型就多。前面我们所说的李先生购买的三星NOTE2手机为高端机,预装20多款软件也就不足为奇。

而山寨机大多对软件商的预装订单来者不拒,手机预装甚至成为了山寨机牟利的主要渠道。有的山寨机会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原因就在于山寨机厂商赚取的是手机预装带来的分成利润。

运营商——运营商为了增加自己的用户量,开拓增值业务,即向手机厂商定制机型,在这个过程中把自己的品牌软件置入进去,如移动的飞信、电信的天翼空间等等。王珂透露,运营商的定制机是有严格的预装软件条款的,定制机里要装哪些软件,全由移动商说了算,手机厂商为了接下运营商定制机这个单子,一般都会服从。

在安卓系统做了四年业务的宋先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网记者,软件并不是运营商的主流业务,运营商不会花太多力气在这方面,更多的是将业务外包,请第三方帮他们开发软件,这也使得运营商定制机预装的软件良莠不齐。

值得一提的是,运营商定制机已经在市场上占有很大比例。GfK中国数据显示,2013年上半年,中国手机市场3G智能手机零售量已超过1.5亿部,其中,运营商捆绑市场销售的3G智能手机已达8800万部,占比近六成。

各级代理商、渠道商——不得不说,这是手机预装软件利益链条上最混乱的一方。手机出厂后,还会经过省级代理商、地市代理商、卖场、门店,销售的每一个环节都有可能被人为地“刷机”(类似重装系统),预装进各种手机软件。甚至不乏苏宁、迪信通这样的手机连锁门店都在这个利益链条内,大家可以到网上搜一篇名为《迪信通靠装手机应用年赚1000万》的文章就可见端倪。

而这部分是手机厂商无法控制的。王珂表示,波导的销售渠道分为电商渠道和地面渠道两类,前者如果按照官方ROOT方式删除预装软件,可以正常保修,后者则不行。原因就在于,电商渠道手机厂商可以直接和消费者接触,而地面渠道历经的环节太多,手机可能经过了几道刷机,对手机已经造成了严重损害,这个过失不能完全由手机厂商来承担(鼎开和高鸿的大唐神器就给这些渠道提供了刷机的工具)

刷机公司——做了几年刷机业务,如今已经成立一家纯粹提供智能终端硬件定制方案的深圳顶峰科技CEO董迎军对中国新闻周刊网说,他们公司曾在2010年参与到手机预装业务,当时服务的是华为的“天天浏览器”软件,他们是这款软件线下渠道的手机预装总代理。“当时我们会找到手机厂商、代理商、水货商、手机连锁店等等一切有安卓手机货源的地方,和他们沟通,给他们钱,让他们预装进这个软件。”

后来公司慢慢转型做技术,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安卓手机业务发展迅速,一批刷机公司为了赚取暴利将一些会“暗扣吸费”、偷跑流量的软件到各种渠道进行预装,让他们感觉这个市场不再那么纯粹。

可见,利益链条上的每一方各有各的“小九九”。通常来讲,这些利益相关方与手机软件厂商的利益传递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用户打开预装软件一次,即有效的激活,软件厂商就会付给手机厂商或者渠道商1到2块钱。也有例外,“像腾讯打包手机管家、QQ、微信等软件,预装到单部手机,一次可能会支付十几块钱。”王珂。

另一种方式是利益分成,在软件商获利后,要将部分利润分给起到广告作用的软件预装方。而预装的软件有很多方式变现,如直接向用户收费、通过增值服务向用户收费、推送广告甚至盗取用户信息贩卖等方式。

正是基于各种利益,手机预装市场乱象频生,而用户则成了最后的买单者。


高鸿股份 手机预装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