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陶然:未来的互联网金融终究会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菜
黑马良驹 黑马良驹

孙陶然:未来的互联网金融终究会是第三方支付公司的菜

央行紧急叫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业务的消息使得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再加码,也导致第三方支付市场再遭重创。不过i黑马也发现人们逐渐开始关注那些基于银联体系的传统线下支付,看他们在互联网金融来势汹汹

央行紧急叫停虚拟信用卡和二维码支付业务的消息使得央行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再加码,也导致第三方支付市场再遭重创。不过i黑马也发现人们逐渐开始关注那些基于银联体系的传统线下支付,看他们在互联网金融来势汹汹的今天如何巩固和发展,以下是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对于互联网金融的看法和互联网精神的定义。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是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最近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用这句话表达对互联网金融的看法,也用它回应大家对拉卡拉的质疑。

互联网金融和线下支付来势汹涌,拉卡拉的这种基于银联体系的传统线下支付的模式面临很大冲击。而在孙陶然看来,支付业作为金融服务业的一部分,支撑它的不仅是技术和钱,还有一个银联、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多年来构建的安全体系,这种体系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建成的,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够颠覆和打破的。

在拉卡拉“手机收款宝”的发布会期间,孙陶然与众多媒体人做了面对面交流,为目前火热的互联网金融泼了不少冷水。

笔者:现在很多第三方支付公司都在争相进入这个领域,就是线下pos,比如前两天的微信,以及即将发布的京东等等。在如此多产品存在、费率又没有优势的情况下,为什么商户愿意使用你们的产品?

孙陶然:第一,我们不是进入这个市场,我们一直在这个市场。在第三方支付行业里拉卡拉是以线下著称的,除了传统的银联商务pos之外,这种新形式的pos,拉卡拉是最大一家。其他家是做线上的,我个人认为线上和线下是有基因的,线上往线下走的鲜有成功案例,但是从线下往线上走的成功案例较多。首先我欢迎同志们进入这个行当,但是对于大家这个行当里达成怎样的结果,需要拭目以待。

费率问题是这样的,这个行业是有规则的,因为这个行业是产业链。用户刷的卡是各个银行的卡。破坏规则,在费率上动手脚属于歪门邪道,不会长远。因为费率同样是整个行业约定的。对用户的价值是产品的功能、性能、服务等方面的价值,拉卡拉之所以能够在收单市场上能够站住脚并不断发展壮大,就是因为我们在pos上叠加了便捷功能。我觉得未来出路不是在费率上动脑筋,而是在服务商增值上动脑筋。

笔者:支付的核心就是简单。比如说举现在比较当红的例子,支付宝钱包或者是微信支付,它的支付就很简单,而且人人都可以用这样的账户。传统的POS机,不管是迷你的还是传统的POS,还是稍微要复杂一点,在这时候消费者还为什么会使用POS支付?

孙陶然:我认为这首先是一个误解,对于很多人来说,用卡是比较方便的。在全中国你去任何的地方,带着现金和一张银行卡你的支付都是没问题的,因为收款你要么掏出现金要么是掏出卡给他,一定是没问题。但现在用其他方式不可能做到哪里都能用?就算这个地方能够受理你说的其他支付方式,你在能够用它支付前,你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你要开通,注册,把钱转进去,在支付的时候,你要做的动作会比刷卡多很多的步骤,要拿出手机,要打开,要扫描,要输入密码要确认,你为什么会认为它比刷卡简单,反正我不这么认为。

打比方你去银泰百货可以用支付宝钱包支付,但是中国又有几个“银泰百货”呢?中国到去年为止,是1046万台pos,也就是说你的银行卡在1046万个地方使用。如果要达成这点,需要多大的人力、物力、投入多少时间?现成的支付方式不用,再用其他的,有点舍近求远,同时也在增加成本和减低效率。

现在有一个误区就是并不是什么技术新、什么技术酷,它就最好、最方便。现在还有指纹支付、声波支付,这个世界上我要去的地方,可能有一百个。有99个地方都得用卡,只有一个地方被你做成用指纹支付,这种百分之一的支付又有什么用。我去那99多个地方刷卡,但去你一个地方用指纹,你比这张卡多解决了什么问题?你是减少了操作步骤还是增加了安全性,还是扩大了限额,你什么都没解决。只增加了复杂,就是让我去办理这个指纹的手续,很复杂。其实没有提高任何东西,问题就在这里。

笔者:智能POS基本上算是一个微创新,比如说体积小、价格比较便宜,如果从互联网思维的角度,你应该利用智能POS把你家跟便利店联结起来,支付工具就变成一个社区电商平台。比如说我通过手机一定位,就能从拉卡拉的客户端上看到周围的便利店,能够看得出现在的便利店卖什么什么产品,酱油、醋、盐,我今天就需要这个,我就下单了,商家把商品送来,我然后利用拉卡拉的POS进行支付,这不是完美闭环吗?

孙陶然:还是那句话,“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不能什么都是你的,你什么都做。术业有专攻,拉卡拉是一家支付企业,我们核心是解决支付的问题,至于衍生的其他,你所说的,我觉得有其他的专业公司去解决。

我另外一个说法就是专门吃好你碗里的饭,别眼红别人碗里的肉。 现在大家都喜欢做全生态链,一个企业做大了,什么都要做。尤其是我们现在互联网金融热了,一热了之后,我发现各个企业现在全都开始成立金融公司,都宣称自己是金融企业,金融是很专业的词,金融系统的建设、业务规模的建设、安全的控制,这些都是很专业的。金融领域最大的问题,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风险控制的问题,你如果控制不了风险,你做金融就没法做。第二个,是用户规模的问题。你必须要有庞大的用户规模你才能够在里面做金融服务,你现在说我平地起一个公司做互联网金融,你怎么积累你第一个一百万的用户、第一个一千万的用户,你怎么获取用户的信用等资料。这些都是问题。

未来的互联网金融肯定是第三方支付的菜,因为大家都有大量的用户。这些用户为我们提供数据积累,同时我们做的是准银行的服务,我们的IT系统很多方面我们的风控系统都是银行的风控系统级别来做的。因为我们有用户的数据,我在做消费信贷的时候,我对用户的评估和风险控制就是我的能力,你一个卖东西的人怎么会有这种能力,你做信息的怎么会有这种能力,并不是招一批高薪的人重新组建就行的。

为什么支付宝有那么大的用户?因为淘宝。为什么财付通有那么大的用户?因为QQ。为什么拉卡拉有那么多的用户,因为08年所有的银行都发信用卡,发完没有办法还款,我们和十大银行合作建了便利店的网络,形成了我们的用户端。没有这样的历史的契机和历史的机遇,想获取成千上万用户的成本是很高的。并不是你想做就可以做,而且用户是有属性的,用户在你这儿搜索不等于用户在你这里进行支付。

笔者:今天上午你提到了用互联网精神来重新发明POS。很多大佬们也做了一些总结,什么是互联网思维,什么是互联网精神,能不能请您也稍微做一个孙陶然版本的互联网精神?

孙陶然:互联网精神的定义有很多,我个人认为企业经营相关的核心,其实是4P,产品、价格、渠道、推广。互联网是一种工具,你能不能够借助于互联网的工具,对产品、价格、渠道、推广方面进行创新,这是在企业经营中你现在所有企业必须要做的。

首先,比如说在产品和价格上。我认为,用较低的价格去销售用户产品肯定是互联网精神中一种,不是靠硬件赚钱而是后续服务来赚钱。我们收款宝就是这样的因为原来他们的差别是直接卖七八百,我们直接是卖299,靠后面的增值服务来赚钱。

第二个是推广服务上使用互联网的渠道和互联网的理念来进行推广,原来的POS要到银行申请办理,比较麻烦。包括开通方式,原来的POS需要这样那样,我们现在做了非常多的创新,我先预开通,当你的金额触及一定的限度再审核金额,这一系列都体现了利用互联网的技术,来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其实说到底,就是提高效率、降低成本。 当然也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来理解,开放的、免费的、平台的,我觉得那些都是哲学意义上的提炼。

后记:就在笔者截稿的前两天,央行开始加强对互联网金融的加强监管,暂停了支付宝和微信的虚拟信用卡以及支付宝正在力推的线下扫二维码和扫条形码支付业务,看似顺风顺水的互联网支付遭受重创。

这背后的原因不言自明,背后的博弈和角力无处不在。


互联网金融 线下支付 拉卡拉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