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创业者们在改造现实世界:5个极富想象力的O2O公司
Arstechnica Arstechnica

硅谷创业者们在改造现实世界:5个极富想象力的O2O公司

时势易也,i黑马发现硅谷的创新公司也开始深入O2O领域,和以往纯互联网创业公司不同,硅谷新一批创业公司希望深度改造现实世界。《Tech2IPO》这篇文章,介绍了5家硅谷创新公司,从仓储到公交系统改造,极富想象力。

时势易也,i黑马发现硅谷的创新公司也开始深入O2O领域,和以往纯互联网创业公司不同,硅谷新一批创业公司希望深度改造现实世界。《Tech2IPO》这篇文章,介绍了5家硅谷创新公司,从仓储到公交系统改造,极富想象力。


美国旧金山的南部市场区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这里接二连三的出现影响世界的科学技术。

这里是Twitter、Yelp、Airbnb等公司的“老窝”,也是旧金山城南的贸易区。在1990年之前,这里还只是有几栋库房而已,直到90年代初期,低价房产让这里成为办公胜地。

虽然说新世纪初这里的创业企业经历过一场泡沫危机,但现在这股创业风潮又一次席卷而来。到处可见高耸入天的玻璃幕墙建筑物,公共自行车位也开始出现。这座城市能跟纽约市竞争的地标建筑也将在2017年建成。

为了跟上网络时代创业的第二波潮流,洛杉矶的创业者们在这里开设了自己的商店。Arstechnica记者从他们当中挑选了5家公司的总裁来进行访问,我们认为他们在各自产业的影响力可以超越这片区域撼动整个城市生活。

1.现实世界的云储存:Boxbee

作为一家公司的总裁,Kristoph Matthews的办公室和其他员工共享一个地方,而他的办公室,其实就只有一张桌子而已。在这里它向记者介绍了他的企业,据了解Boxbee已经获得了一笔巨大但是数额保密的风险投资。

他说:“我在全世界长大,从小孩子开始我就已经去过22个地方。每一次搬家,家里都有一些不能割舍的东西陪伴着我们,但是我呢却是一个极简主义者。每搬一次家,我们都得想一下家里这些东西该怎么办。我对这种感觉太熟悉了。”

于是就有了他的创业公司Boxbee:这是一家旨在清空个人储物空间,按需送货运货的云储存企业,消费者可以在手机和网页上下单。

“Boxbee并不是一家仓储企业,我们的工作是让城市里的人过上更加便捷的生活。只要人能搬得动,我们就可以去搬。”

消费者下单之后,Boxbee的员工就会送一些大的塑料箱子到家门口。装满之后,Boxbee的员工就会来搬走,然后把他们放到安全的仓库中储存。如果消费者想要拿回一个箱子,可以在线提交拿回的申请。至于价格,每个箱子每个月6美元的保管费,上门取箱子免费,拿回箱子每次15美元再加每个箱子2美元的费用。到目前为止,该项服务只在洛杉矶和纽约可用。在洛杉矶可以2小时内送箱上门,在纽约则是24小时内送箱上门。Boxbee现在已经储存了数千个箱子。

最初,Boxbee的理念是“现实世界的云储存”,但是他们发现,出了科技圈,再用云储存的概念没有什么意义。所以Boxbee现在的理念是“简易城市仓储”。

创业的想法源自Matthews的父母,他们现在住在泰国,有时候他们会回到美国来拿点寄存的东西。Matthews说因为他自己拥有的物品很少,朋友来拜访他家时总觉得他刚搬来。

这位年前的CEO毕业之后担任过机械师、电子工程师,在创业之前的8年里一直为全世界的科技企业打工。但是工程师的身份却在做着搬运物品、送货的工作。

Matthews说:“我真的觉得自己天生适合做物流。对于城市的现象、城市的生存、如何让城市生活过得更好这些事,我都非常着迷。我们帮助企业和居民管理好他们的物品。无论经济状况如何,他们囤积的物品只会越来越多,有些东西必须要离开他们的生活。”

但是Matthews在创业初期的时候也有一些抱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的Wordpress网站无法记录用户的信用卡新信息,而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和一辆小货车,在上班时段穿梭。”起初,Matthews挨家挨户地区推销他们的服务,后来他开始调查人们对货运、物流公司的期待。当然,只有一个人和一辆车显然不会让人太信服。但是Matthews发现了一批忠实的消费者,“最早一批使用者中有一大批是学生,他们对我们表现出了更多的信任,存储的货物也很多。”

2014年初,Matthews准备开始进行第二轮融资,加速企业发展。下一步的目标就是让工作流程标准化,“把物品装箱,免受外部世界的侵扰,同时存储的时候也要合理摆放,减少货车的路上行驶距离。装卸同步,这是我们正在努力的一个方面。”


2.众包物流系统:TaskRabbit(任务兔)

跟Matthews一样,任务兔的总裁Leah Busque想做的也是改变人们工作生活的方式。她的创业企业能帮人们在网上找到短期的跑腿工,成功开发出新的市场。

Busque说:“我们的目标是在全世界革新人们工作的方式。我们可以实现太多的机遇和潜能:我们能让一百万美国人在任务兔的平台上打开他们自己的生意门路吗?我认为任务兔的独特性和附加值在于人的参与,尤其是在需求供给方面。但是我想真正改变的是:在有人要求送货的时候,就有人去跑腿。我们的目标是成为一家全球化的公司,拓展企业服务项目,然后服务做到精细。”

笔者在个人生活和工作中都用过任务兔这个网站,主要使用它来找人取包裹或者是找人去邮局寄文件,或是人少的时候扫描文件。每次来干活的人都很尽职,有时候我也在考虑,这种网站是不是会导致更多人放弃工作来做自由职业者。任务兔现在拿工资外的20%佣金。

Busque并不关心这个问题:“我认为网站的美丽之处在于,兔子们能自己决定他们工作的时间和价值。”

按照当地标准来说,任务兔应该算是老牌创业企业了,它创办于2008年,而且最近还获得了40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任务兔发展非常快,在2013年已经将业务拓展到了美国之外的伦敦。

Busque说:“全美国有20000万人在任务兔上接货。有75%的人靠跑腿、兼职来付水电煤气房租,10%的人把它看作是全职工作,每个月能拿到5000-6000美元的收入。”

任务兔跟Boxbee很像,除了不存箱子外,任务兔上找来的人什么活都干。你可以在网站上找到人来清理草坪、去洗衣房拿洗好的衣服或者是找人潜到水底找钥匙。

“现在有一只任务兔正在驾驶货车从费城前往萨克拉门托市,因为这家公司按照预定时间可能无法送货,所以他们支付了他2000美元去跑一趟。还有一位妇女在湖上玩的时候把钥匙丢到湖里去了,于是她在任务兔上贴上任务,很快就有一个潜水员任务兔接了任务然后找到了她的钥匙,这次服务的费用为150美元。这让人太兴奋了,当你能帮助别人找到符合自己能力的事时,一切事都能解决掉。”

看似成功的背后总有一段辛酸路。在去年夏天,任务兔不得不放弃20%的员工。

Busque说:“我们重组了公司,将人力资源重点放在商业机遇、移动、地理拓展、商业服务和市场运作上。我希望能让任务兔健康地发展,让企业实力变强。从2011年5月开始,我们月度业绩增长11倍,有些市场领域的月度增幅还达到了30%。”

许多消费者可能不知道,公司内部的员工也会去接活。按照公司的规定,公司鼓励员工每个季度去网站上接至少2次货,这样任务兔对线下消费者和线上的消费者都有了很好的了解和分析。

“旧金山的居民比纽约的居民更喜欢宜家的家具,奥斯丁的居民比东海岸的人更喜欢种花种草。”

3.简化商家转账、支付:Ribbon

所有使用任务兔的人都可以通过信用卡在网上付账,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上网支付。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从事转移货币这份工作都很困难。

美国不同银行间的转账也很复杂,所以支票汇票依旧在美国很流行。面对这么一大块蛋糕,Paypal、Google Wallet、Square等企业都想分一块。

Hany Rashwan创办的Ribbon公司正尝试让这一转账过程简单化。

在2014年1月底,Ribbon发布了第一款消费者产品,它能快捷地向其他用户付款,即使对方没有Ribbon账号,也能将金钱直接汇到对方的信用卡或者银行借记卡中。(注:Ribbon跟支付宝、微信支付的转账功能很像)

去年,Ribbon上线了商家支付平台,可以帮助商家快速地收费、转账,而且只收取转账金额2.9%+固定的0.3美元的手续费(跟Paypal的收费一致),但是处理速度更快更简单。

Rashwan对这些产品并不满意,他希望Ribbon能成为“用户的全球化支付账户”。也就是让用户获得一个在全球范围内都能快速转账、支付、收费的账户,拥有一个独特的二级域名。

Rashwan希望Ribbon能成为一个个人和企业以任意一种货币、在任意一个支付系统内都能收款、转账支付的系统,无论是美元还是比特币,一概全收。这个系统的秘诀就是:将全球范围内复杂的收款、支付过程抽象化来操作。

“打个比方,我觉得我们的系统里的水管都已经铺好了,就差水龙头了。”Rashwan显然不愿意透露更多详细的细节。

Rashwan出生于埃及,2008年来到美国俄亥俄州州立大学接受美国教育。几年之后,他加入了AngelPad创业加速器项目。跟其他加速器的成员一样,他用原型产品的部分股权获得了一笔种子创业基金。AngelPad加速器曾经出产过许多知名的企业,比如说Dropbox。

“我回到学校弄完了毕业手续,3天内到了旧金山。加速器里,他们教了我们和风投有关的一切内容,教我们如何获得投资者的信任。在第一轮融资中,我们获得了200万美元。我跟187位投资者进行了交流,只有18位同一给我们投资,但是这一比例已经比其他公司高很多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跟VC交谈时,我做了一个89页的PPT,这个人听不下去了,想走,我活生生地把他摁在那接着听,因为我还没讲完呢。”

Ribbon现在还在测试研发阶段,是否能成为所说的全球支付系统还需要等一段时间。Ribbon最近又拿到了175万美元的投资,主要投资者是硅谷风投机构Draper Associates。

参投的Joel Yarmon觉得,Rashwan想创造一个全世界通用并且支持电子货币的支付系统的想法非常有远见。

Yarmon说:“移动领域还会继续做大。我想看到更大的市场,更出色的团队,更大的理想。在向其他投资者推荐的时候,我把Ribbon看作是最接近这个想法的企业。我投资并不是为了得到回报,而是投资了一群有伟大抱负的人。Hany之前的创业还没落地就失败了,但是现在这个相似的想法却大有潜力。Hany对这个市场有自己的理解,有自己的梦想,能成大事,我感到很欣慰。”

4.手机3D扫描系统:Occipital


在距离旧金山AT&T棒球场不远的地方,有一家由库房改装办公室。这家公司的总裁Jeff Powers希望能让所有的智能手机都具备3D扫描功能,他认为这将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

去年下半年,Occipital公司在Kickstarter众筹平台上发起了Structure Sensor传感器的众筹项目,这个iPad小配件可以让iPad发射出近距离红外光线,测量出物体的距离,然后生成3D扫描图像。相似的产品已经在行业内出现了一段时间,如果研发成功的话,Structure Sensor将对游戏、时尚设计、内部设计以及其他行业产生重要的影响。

“这个设备具备一个红外线发射器,可以发射出7万束光线照射到物体上,通过光线的反馈以及摄像机拍摄的图片生成3D图形。”

这款设备最远可以探测5米的距离,而且只能在室内工作,但是却收到了巨大的欢迎。Occipital原计划筹资10万美元,结果到最后拿到了惊人的130万美元。

Powers又说:“我们现在想扩大生产规模。现在只生产出了100-200台,下个月会是600台,两个月后,可以生产3500台,再往后可以达到3.5万台。”

Occipital希望Structure Sensor能够成为iPhone和App Store的招牌产品,能成为人们都需要的一款产品,然后开发者在这个产品上二次开发应用程序。

Powers说:“在未来一年,我认为我们将遇到的有趣的挑战是为人们提供足够的软件来充分利用这些数据。利用它开发应用程序的开发者也会逐渐增加,同时企业也会加入进来。我们制作了一个宣传片,但上面展示的并非完整版的解决方案。”

Occipital公司希望能生产出一款相对来说更便宜的消费级设备,它能轻松识别、绘制周围的环境。简单来说,就是能让机器人在陌生的环境下快速识别,明确位置和职责。

除了视频游戏设计和内部设计,Powers还指出了这个设备可以用于法律部门或军事用途。

“可以用来制作犯人的3D头像。这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今天就能做到。相比相同功能但价格10万美元的特殊摄像机,Structure Sensor还能放在包里。虽然它的分辨率可能不如10万美元的设备,但是10万美元的设备可以买几百个Structure Sensor了。”

Structure Sensor现在的售价为350美元,Powers希望这个价格还能再低一点,同时图像质量也能提高一些。最后,他希望这款传感器能成为便携计算设备的一种,而不是作为配件单独需要搭配其他设备出现。

“只要我们或者其他人证明了这种产品的价值,它就能融合到设备中去,到时候我们就能获得不错的发展。”

5.私营公交系统:Leap Transit


最近几个月,旧金山的居民开始抗议Google、Facebook、苹果等公司的班车上有免费的Wi-Fi可以用,他们表示这是富有阶层的炫富行为。

但是旧金山的一位创业者Kyle Kirchhoff却认为所有人都可以坐上这种班车。2013年 5月,Leap Transit公司开行了第一辆私有班车,环城行驶。跟当地的班车2美元一趟的价格不同,Leap Transit每人收费6美元。

不久之后,Leap Transit的实验班车就停驶了。现在Leap Transit公司正在修改运营模式,尝试运营一条最新的线路,并在2014年夏天再次测试。

Kirchhoff说:“我们正在建设一个针对公众的私营公交系统。我们的目标是让公交系统更顺畅,让人们更快地到达目的地。我们真正的目的不是和现有的公交系统竞争,而是要为人们开车、坐车的人提供一种更好的出行选择。”

Kirchhoff希望私营公交车上应该有更舒服的座椅、电子车票以及Wi-Fi网络。

“就像坐在餐馆的阳台上,喝着茶,看着日出日落。多么奇妙的体验。坐公交也可以用相似的体验,我们并不会排斥任何人,我们的服务跟苹果有些相像之处,让更多的人体验更尖端的技术。”

“我们不从传统公交系统中偷取乘客,我们创造的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我们也不会照搬现有的公交线路,而是把自己的线路当成现有系统的补充。如果还按旧金山公交车2美元的价格收费,我们肯定撑不下去。价格还是要按照需求来定。如果我们收2美元,那么车上就必须坐更多人,但这种体验对乘客来说就不好了,这不是我们要打造的乘车体验。我们这样做的理由是因为我们对科技有热情,对事物运作有激情。”

Kirchhoff生长在硅谷,他的父亲在惠普公司工作。Kirchhoff之前也在McAfee和赛门铁克工作过。

他说:“我从来都不想创业,创业压力很大,有很多事情要搞定。但在公司上班拿薪水又不足以满足我。我觉得还是要开一家公司。我们觉得:要用我们对技术的激情来让世界更美好。”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三倍收费的私营公交车能开得下去。有人说Leap Transit的运营模式“非常危险”。面对批评和之前的挫折,Kirchhoff仍旧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创业想法。

“我们想要创造是神器的体验。如果我们专注于打造不同的体验,乘客应该不愿意走下这辆公交车。”


硅谷 O2O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