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黑马对话唐岩:陌陌2013年赚了800万美元,不准备卖
和阳 和阳

i黑马对话唐岩:陌陌2013年赚了800万美元,不准备卖

2012年年初,《创业家》用封面文章《社交大爆炸》描绘了微信、陌陌等移动社交平台的爆炸性崛起,现在基本上只剩下微信和陌陌。尽管在某些用户行为上有所重复,但微信和陌陌本质上属于两种类型的社交应用。微信占据的是熟人领域,而陌陌的领域叫“陌生人社交”。陌陌的价值无法与微信相比,但业内人士愿意相信它高达4000万的月活跃用户数(注册用户已超过1亿)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尤其对于受到微信支付压力的阿里巴巴。

2012年年初,《创业家》用封面文章《社交大爆炸》描绘了微信、陌陌等移动社交平台的爆炸性崛起,现在基本上只剩下微信和陌陌。尽管在某些用户行为上有所重复,但微信和陌陌本质上属于两种类型的社交应用。微信占据的是熟人领域,而陌陌的领域叫“陌生人社交”。陌陌的价值无法与微信相比,但业内人士愿意相信它高达4000万的月活跃用户数(注册用户已超过1亿)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尤其对于受到微信支付压力的阿里巴巴。

2012年年初,《创业家》用封面文章《社交大爆炸》描绘了微信、陌陌等移动社交平台的爆炸性崛起,现在基本上只剩下微信和陌陌。尽管在某些用户行为上有所重复,但微信和陌陌本质上属于两种类型的社交应用。微信占据的是熟人领域,而陌陌的领域叫“陌生人社交”。陌陌的价值无法与微信相比,但业内人士愿意相信它高达4000万的月活跃用户数(注册用户已超过1亿)具有巨大的战略价值,尤其对于受到微信支付压力的阿里巴巴。

最近有传言称陌陌的B轮投资方阿里有意收购陌陌,并将旗下的来往项目注入陌陌团队联合抗击微信,但陌陌拒绝。唐岩告诉i黑马&《创业家》记者,此番言论纯属捕风捉影,陌陌与阿里巴巴就此事没进行过任何层级的接触。那如果要卖,陌陌值多少钱?近日入股美国的聊天应用Tango。Tango的注册用户数2亿,月活跃用户数为7000万,据说阿里巴巴的2.15亿美元投资占股比例在20%~25%之间,Tagon的估值约为11亿美元。

陌生人社交是一个永恒存在的巨大需求,目前陌陌在此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2013年7月陌陌才开始尝试“谨慎的商业化”,半年即入账约800万美元。约两年前阿里B轮进入时,陌陌的估值已达到1亿美元。尽管唐岩底气十足,一再强调“当然不想卖陌陌”,陌陌当然可以独立IPO,但据i黑马侧面了解,唐岩其实比较纠结:陌陌到底是独立IPO还是卖掉?3月24日,又有传言阿里要减少对来往的投入,阿里到底是将Tango引入中国,还是出足够高的价格把陌陌收入囊中,还是有猜想空间的。

私底下比较纠结的陌陌创始人唐岩近日跟i黑马&《创业家》记者聊了聊阿里、IPO和商业化等话题。

i黑马:阿里要收购陌陌,你俩谈过相关事宜没?

唐岩:没有,没有。

i黑马:任何层级的人都没接触过?

唐岩:没有,没有。我们根本就没谈过这个事儿。

i黑马:人家说卖给阿里是陌陌的出头之日。你怎么评价这个观点?

唐岩:这根本就是捕风捉影的说法。我们根本就没有谈过,我为什么要评论根本没发生过的事情呢?

i黑马:你想卖陌陌吗?

唐岩:当然不想卖了。

i黑马:阿里有必要收购你们去跟微信竞争吗?

唐岩:也没有必要。

i黑马:按照QQ过去的发展轨迹,陌陌是不是也有可能变成熟人社交网络?

唐岩:我觉得暂时不太可能,看不到这个迹象。QQ变成熟人社交平台是因为没有熟人社交平台,我们前面那不有一个QQ吗?除非我把它干死,但可能性很低很低。QQ和微信做得那么好,市场怎么可能支持我取代它呢?不支持的。微信做得很好,那市场怎么会支持来往、易信这种东西呢?用户为什么要装两个(类似)的东西呢?除非微信有什么重大的缺陷,或者有什么新技术的革命它没把握住,导致用户体验非常不好,市场才支持另外一个产品把它取代掉。

i黑马:那社交格局就是QQ占住熟人领域,你们占住陌生人社交?

唐岩:……目前可以这么说吧。

i黑马:陌陌要上市了?

唐岩:这个不方便说。我们现在是一个比较纠结的状态,两可。现在市场上没泡沫几乎是不可能的,泡沫是个基调。如果(陌陌)今年要上的话其实我觉得肯定就是图市场。这个条件不具备了,如果市场也接纳,OK我也不反对。如果今年市场上有一波比较大的调整,我觉得就不会很着急上市。公司还太年轻,今年是不是要把更多的精力花在这上面?两可。明年也可以啊后年也可以啊,我为什么要那么着急去上市呢。

i黑马:2012年底时您说完全没考虑商业化,那你是在陌陌达到什么节点时开始思考收入的事儿。

唐岩:我们开始商业化跟公司有多少人没有一点关系。我们也不太会去考虑投资人的因素。只有对你没信心,或者你在走下坡路,投资人才会找你去变变现,我们公司不属于这个情况,我们没有1分钱的收入是考虑到投资人的因素才去做的。

商业化的临界点主要是用户规模。如果用户规模上不了一个量级的话,你没法操作这个事情。这个游戏没人玩,我收不着几个钱,那我有什么动力去维护这个事情呢,?这个运营团队有什么动力去做下一版本的更新呢?

我们大概是2013年7月份,用户数差不多有5000万的时候,开始去试着跑通商业模式。当然,并不是说什么应用到了一定规模就可以做这个事情,没有那么一个确切的标准。

i黑马:你们商业化的动作幅度不是很大。

唐岩:对,非常小。我们目前商业化的主要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钱。如果真的让我们去赚钱的话,我们都可以联运100款游戏了,但我们到现在才三个游戏。或者我的会员体系做得非常猛——要不是会员,用户就没法玩或者玩的很不爽,我们也没有那样做。实际上我们可以变现的手段实在太多了,你看我们没有全部都去运作。

我们开始商业化无非是两点考虑,第一点就是商业化本身是不是用户的诉求。比如说是游戏是不是商业化?是啊,但是是用户要有游戏。他说微信都有游戏玩,为什么陌陌没有游戏玩?游戏本身就是一个社交平台重要的内容之一,是一个需求,所以你就不能把游戏简单的定义成变现。第二点考虑要有手段显得用户与众不同。我们有一些VIP的服务,这个我觉得这本身不一定是个变现的考虑。我的用户要分级,你说为什么?是用户需要阶层感。那你怎么样让一部分人有阶层感,一部分人不给他这个阶层感?故宫的接待能力一天是5万人,那限制客流最好的办法就是提票价,而不是说谁有资格进谁没资格进。从这个角度来说,社区生态需要分级,最好的办法就是经济调节手段。

i黑马:你们的商业化是打算继续被需求推着走,还是说下一步也会采取些更主动的做法?

唐岩:我还是希望商业模式跟用户需求靠的比较紧。他们玩陌陌是想干嘛?可能就是放松啊、社交啊、跟这个搭句讪啊,跟那个聊聊天啊,所以他本来就是有玩游戏的可能性。

i黑马:投资方对于你们有没有什么明确的要求?

唐岩:它们是财务投资者。一般投资者对创业者有什么要求,往往是公司做得不怎么景气的时候。我们去年大概有800万美元的收入。


陌陌 唐岩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