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里·佩奇:我们如何创造未来
佚名 佚名

拉里·佩奇:我们如何创造未来

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今天登上了TED大会的舞台,与美国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卡利·罗斯(Charlie Rose)进行了畅谈。尽管我们没看到直播的访谈内容,不过,通过业界诸多资深人士通过Twitter发布的相关的消息判断,佩奇与罗斯的这场对话非常精彩。

谷歌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近日登上了TED大会的舞台,与美国著名访谈节目主持人卡利·罗斯(Charlie Rose)进行了畅谈。尽管我们没看到直播的访谈内容,不过,通过业界诸多资深人士通过Twitter发布的相关的消息判断,佩奇与罗斯的这场对话非常精彩。

以下为访谈实录:

完成以后会是什么样子?

计算面临的东西多少有点一团糟。计算机不知道你在哪里、你知道什么,也不知道你在做什么。我们正在努力让设备发挥作用,理解你的背景(上下文)和你的需求。比方说,我们刚刚开始Android Wear的工作。让计算机理解你—这件事情还没有完成。做得还很笨拙。

谷歌现在处于怎样的位置?它将走向何方?

很久以前,我们的任务是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使人们可以使用、访问这些信息。现在人们总是问我:这还是你在做的事?我不太确定。但是,搜索对我们来说确实是这样一个深层次的东西。要真正了解你想要的,真正了解世界的信息——我们仍然还刚刚起步。虽然我们已经做了15年,但远没做完。

什么时候能做完?它将变成什么样?

计算机有些混乱。你的电脑不知道你在哪里、你知道什么、你在做什么。我们试图使设备工作,了解你的背景和你可能需要的,例如我们正要在在Android Wear上进行的工作。让计算机理解你,我们还没有做到。它仍然是非常笨重的。

当你关注谷歌现在在做的事情时,DeepMind可以用在什么地方?

DeepMind是我们刚刚收购了一家英国公司。语音识别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即使是最先进的语音识别仍不够好。它不能理解你。所以我们在YouTube上运行机器学习,将DeepMind用在这里。DeepMind开始播放游戏游戏,自动学习。相同的程序可以玩《终极战区》(Battlezone)、乒乓球、《恶魔攻击》(Demon Attack)这些游戏,并且战绩一流。想象一下,这种智能被用于你的工作、信息需求。这就是我兴奋的地方。

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

我们正研究大量有关计算机科学和神经系统科学交叉学科的工作,令人十分振奋。

人们记得很清楚你:“拉里想改变世界,他认为科技将会引路。”这意味着,人们需要访问网络。

我们已经开始了Project Loon(潜鸟项目),项目里使用了气球。听起来很疯狂,但世界上三分之二的人没法很好地访问互联网,我们就在想:我们怎么能让上网变得便宜点?用气球就很容易了。

谈谈你的哲学。你想要的不仅仅是小的进展。

我们刚才谈到的很多东西用到了一个经济学上额外性(additionality)的概念:即你在做某样不做就不会发生的事情(即对介入或干预的一种衡量)。这样的事情你做得越多,你的影响就会越大。也就是说做那些大家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对于技术,我思考得越多就越发现不懂的越多。

企业是变革的代理,如果运营得好的话。你是相信这种说法的人之一。

许多人认为企业是邪恶的。我真的感到失望。企业名声很臭。这这说法有几分是对的,如果公司还是做着20年前一样的渐进式的事情的话。但我们不是。尤其在技术方面,我们需要革命性变化而非递进。

哪一种心态最能反映你自己?默多克等很多人说是“好奇”,盖茨和巴菲特认为是“专注”。是什么促使你考虑未来和改变现状?

许多公司都没有基业长青。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呢?他们往往错失未来。我努力专注于这件事情上:未来会怎样?如何创造未来?怎样才能让我们的组织专注于此并以一个很高的速度去推动未来的实现呢?我在做Android的时候感到很内疚。这不是我们要做的东西,它只是一家初创企业,我觉得很内疚。但那种看法是愚蠢的!Android是未来。



谷歌 佩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