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阿帕图教育:翻转课堂在中国可以挣钱
芥末堆 芥末堆

【案例】阿帕图教育:翻转课堂在中国可以挣钱

4年前,在线教育还没这么火,4年前,翻转课堂在国内也还没有现在这样倍受关注,但是有这么一家公司--阿帕图教育静默而独特地存在,作为国内首家践行翻转课堂理念的教育公司,而且已经默默践行4年,芥末君此前做了

4年前,在线教育还没这么火,4年前,翻转课堂在国内也还没有现在这样倍受关注,但是有这么一家公司--阿帕图教育静默而独特地存在,作为国内首家践行翻转课堂理念的教育公司,而且已经默默践行4年,芥末君此前做了一系列关于翻转课堂的普及文章《翻转课堂,你看懂了吗?》,我们高度认可翻转课堂的模式是未来的教育的主流方向,因为翻转课堂模式的两大价值:1、不扼杀--最大化启发孩子的自学能力。2、是未来-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最佳范本。但是翻转课堂最为大众所熟知的实践还是在体制内,比如杜郎口中学、杨思中学,还有重庆聚奎中学和福建省晋江中学,都还和尝试有关,和市场化和Money无关,但是阿帕图却将其跑出了商业模式,芥末堆拜访了阿帕图的CEO和其创始人倪金磊先生,请他为我们毫无保留地分享他和他的翻转课堂中国之路。

以下为访谈实录:

我们默默地做了4年的翻转课堂

倪金磊:阿帕图的翻转课堂模式,我们做了4年,一直是默默在做,我经常给我们自己人打比喻:特斯拉汽车现在很火,但其实它已经做了十几年,2003年它们就开始了。翻转课堂和典型的互联网公司有些不同,互联公司经常是通过点切入的,但是翻转课堂是试图对整个教育行业进行流程再造,它要知道线上怎么做,线下怎么做,中间怎么去衔接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翻转课堂是教育流程再造

倪金磊:大多数的在线教育其实没有改变教育本身,只是把教育从线下照搬到网上。传统教育中固有的那些问题并没有消失。翻转课堂是对教育的流程改造,本质上,把教学过程分成了学习、练习与评估、Coaching。也就是说,现在的在线教育还需要配合一个Coaching的部分,无论coaching将来是在网上,通过YY,还是skype来做,或者面授,不同的市场段会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包括现在的Mooc,也是在和学校合作,它其实也是在解决这个问题,只是人们没那么说而已。

K12领域是我对中国教育的理想,也是翻转课堂最能发挥的市场

倪金磊:进入K12,是我们的一个理想。教育分为智育和德育,德育不是说道德,是你怎么去学习,怎么去认识这些东西。在成人和大学阶段主要是在知识的学习,Mooc也主要是在这一块市场。而K12就包括德育,我们不说哲学层面的,就说怎么学习,怎么培养孩子的学习能力,这是中国教育的问题。我是这么看的,应试教育只是一个表象,到任何一个社会都会要考试;说个题外话,考试改革真正要调整的是考试的内容,是出题的科学,现在全国各省都自主出题,就更出不来一套好题。中国教育真正的问题还是在教学方法,老师在讲学生在听,老师不停地灌输,这其实把学生的能力磨灭了,这就是现在教育的一个情况。翻转课堂恰恰在这一块能解决很多问题,孩子学习的自信来自于他学会了,老师引导学生发现问题,帮孩子解决问题,他会很高兴。孩子不会自己发现自己的问题;老师在引导的过程中,孩子不知不觉地养成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习惯,建立了自信 也就会有更强的动力去学。

但是市场是需要共同培育的,也是需要逐步被普及和教育的。我们希望有更多人的能加入到翻转课堂的实践里来,加入到阿帕图的事业里,无论是投资、还是加盟,都是目前我们所需要的。

翻转课堂的进入壁垒很高

倪金磊:翻转课堂的壁垒,比想象中要高得多,可能是在线教育里进入壁垒最高的模式。这不是一个小公司、或者没有基因的公司能干的事儿。这是因为翻转课堂涉及到线上课程、线下面授、数据跟踪等各个环节,不是一个点的问题,是一个面的问题,需要大量的积累和耐心和资金。我其实2000开始就做网络教育,原来是北大在线的CEO。在我们做阿帕图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翻转课堂的这个术语,但我们一直做的就是这件事。我们做了很多试点,线下的面授,跟现在传统的面授是不一样的,其实是对整个行业结构带来一些变化,最重要的是对老师的依赖程度会降低,这为培训业规模化发展带来可想象的空间。

教育行业是结果驱动的

倪金磊:教育这个行业是结果驱动的。但其实我们传统的教学模式本质上是不注重结果的。老师基本上是讲完了就完成任务了,学生有没有听懂,是学生的造化。在线教育的模式我看了很多,都有一个问题:对于用户来说,他买的是一个结果,比如说一些公司有纠音的语音技术,学生跟着电脑读英语,你发现他的问题在哪,但是如果不解决的话,他的问题就永远是一个问题;像Mooc也一样,能学懂的都学懂了,学不懂学Mooc也还是不懂,这种情景下就导致学生不愿意学习了。

面授是1对1还是1对多,我们也走了些弯路

倪金磊:翻转式课堂的一个问题是面授怎么做。2009年11月开始,不到一年的时间,我们的产品原型就好了,然后我们和北大教育学院和某北京重点中学合作,找了20个初一学生,我们开始做翻转课堂的实验,看看我们的效果到底怎么样。刚开始是一个班10个人,北京的初一英语是分级的,ABC三级,由于生源来源不同,水平就不一样。我们没有经验,从这三个层级里分别挑选的学生,在面授的环节,导致每个面授班里学生水平差异太大。因为差别很大,一周一次的1对多面授这个环节,虽然系统发现了学生的问题,但老师无法处理。

2011年7月,我们的第二版上线了,也修改了面授模式,走了另外一个极端就是面授采用1对1。这期间我们还对之前的20个学生进行了跟踪,从免费课程变成收费课程,然后线下辅导1对1,有10个学生自愿续费,从这个角度来讲,是件很好的事情。1对1以后,初一的学生,效果明显不一样,然后我们就决定做1对1。但是我们又发现了一些1对1的问题,培训市场其实分补差和培优2个细分市场;,我们做的是培优市场,但1对1不太适合培优市场,孩子之间缺乏互动。我们现在的模式是4到6人小班。

线下辅导老师水平差异对学生的学习效果的影响关系

倪金磊:影响没有那么大,但对老师的要求不一样,不要求有传统的教学经验,但要求老师有很好的沟通能力。我们的老师都是大学刚毕业,对老师我们其实没有做线下教育的经验,开始的时候管理也有问题,老师流动很快,再加上我们发展很快,不少老师转岗做课程顾问或教研,都导致了老师频繁的更换。虽然家长有意见,但并没有很大地影响教学质量。

目前少儿英语是翻转课堂最好的承载领域

倪金磊:翻转课堂分为两部分,有一部分在线上,线上那部分很重要,不然线下课堂不自觉的就成为传统式课堂了, 因为线上没有学到,这里就涉及到课程的制作,要有吸引力。其实互联网带来的第二个好处就是个性化的评估,就是你学的怎么样,如果中间缺少个性化的数据分析,线上线下是分离的,。为什么选英语学科,是因为中间这个个性化数据分析和学科的模型是有关的,而英语相对来说是最依赖于学习方法的。

我们相信每个孩子都能学好英语。另外我们有一个观点,所有的孩子都爱学习,但是为什么表现出了不爱学习呢?因为他觉得学不会。没有任何一个孩子愿意在学校里被老师批评,他会表现出各种形式的调皮捣蛋,他就是想引起一种关注,对自己不满的转移,孩子都是愿意学好的(90%),10%的孩子是有天分的,抱着书就能学会;10%孩子确实有问题,各种问题,我们在这里不谈;80%孩子在中间,只要你方法得当,他们都愿意学。

阿帕图不会高大上也不会假大空地做“在线教育”

倪金磊:很多在线教育概念性都特别虚火,我们不是。我们2011年8月开始进行商业实验,面授是1对1的。连续几个月收入20多万,给我一个最大的信心。从公司来讲最大的风险没有了,家长认同这个东西,他愿意买,而且有教学效果,家长是否认同对我们来说是结构性的风险,其他就是市场、执行、资金这些的问题。

翻转课堂是要负责任的、注重结果的

倪金磊:前面我们说过教育是结果驱动的,传统的教学本质上是以老师为主不对结果负责。翻转课堂则注重结果。孩子到底有没有掌握知识,我们的系统都会跟踪,然后分析,过程性评估其实就是我们后面有个能力模型。孩子在做一件事的时候,表面上是他在做,但其实是意味着他对知识的掌握。能力模型的建立就是依据我们对英语知识的理解,比如最简单的词汇,读、写、拼、认、听,每个细节我们都会跟踪。

所有课程我们都有教学目标,比如句型、语法、词汇、阅读这些都是有一个目标的,在这个过程中,你的目标完成的情况是什么样的,个性化评估会分析这一块,老师们会根据看到每个孩子在进入课堂的时候,对这节课的知识掌握。我们的学习过程,就是learn,practice ,coach三个环节,数据的产生主要在practice 这个环节,每个题目都有对应的知识点的程度是什么样的。对错几次都是有数据的,这些数据就能够评估出学生对这个概念的掌握程度。

系统是根据数据去分析,老师根据分析结果去判断。这部分跟knewton很像。但是我们在中国的想象空间比knewton大,因为我们提供教育服务,而knewton是提供技术方案。(芥末堆注:关于适应性学习和knewton,可以在芥末堆搜索“knewton“或”适应性学习“了解更多)

不只做内容和技术提供商

倪金磊:教育的市场分几个部分,内容、技术、服务的提供商,真正大的企业一定是在提供教育服务的,在美国只有内容和技术的提供商,因为在美国中小学的体制非常完善,所以只能提供解决方案,让学校去用,去提供教育服务,比如N年前的blackboard,市值最多40亿美金。但起步比较快,这些东西美国的学校接受。在中国做内容和技术的提供商价值是很低的,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自己做服务,通过加盟的形式推广我们的产品。这个市场里有新东方、学大、学而思,是因为教学体制不完善,所以带来了校外的市场,像美国的市场就没有这么大。

加盟对我们来说是最匹配的扩展方式

倪金磊:我们从去年9月份开始做加盟。传统的教育培训机构做加盟,我认为都有一个问题,他们没有一个成型的产品,例如新东方武汉和北京的课程是不一样的,完全依赖当地的校长和老师,只给了加盟商一个品牌,剩下的都给不了。比如加盟某培训品牌,做的好的学校,一年以后就不用你的品牌了,做的不好的就来找你的麻烦。

但是我们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我们的线上课程是主体部分,离了我们的产品,就提供不了教育服务,又变回传统的了。阿帕图是天然的加盟模式,面授某种意义上是服务点,完成教育的最后一公里,就像是电子商务的配送。

翻转课堂不是新理念,是因互联网而变得可行

倪金磊:杜郎口中学大家都知道,就是师资很烂的地方,我们专门有人去看过,在课前让孩子通过作业啊各种方式去学习,在课堂上让孩子通过表现深化学习,其实他是一个没有互联网的翻转课堂的概念,也确实解决了老师水平很差的问题。

互联网让这种理念变得更加可行。比如说在线课程的质量,这就是MOOC带来的好处,就是优质资源的整合,优秀的老师上课。然后是还有各种练习,这都是符合孩子天性的,系统还可以跟踪分析学习数据。在面授中我们也借鉴了杜郎口这种方式。因为我们前面(面授前)比他做得好,整体效果会更加出色。

坚持翻转课堂理念:熬着熬着就好了

倪金磊:对于要不要明确把slogan改为”翻转课堂“,我们当然纠结过,怕家长听不懂。之前的家长手册,我们写的就是领先的个性化教学,想突出我们系统的跟踪功能,但是没有说出我们的全部,怕家长不接受。其实后来发现回避不了,还不如面对,直接提出翻转式课堂的概念,提出让孩子告别填鸭式教育。其实家长心里想让孩子真正的学习知识,又想要结果,还知道原来的方式不对。他们心里也是很纠结的。我们相信随着年轻家长的成长,会很快被接受的。其实国内的公立学校已经慢慢开始尝试了,我们知道的就有宁波和重庆的一些学校,会促进家长接受我们的理念和方式。熬过了这个阶段,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解决问题,从发现问题开始,i黑马教育行业群呼叫你。欢迎各地的在线教育创业者参与到我们的教育行业QQ(群号:169584397),大家一起来研究,一起来发现。更多教育行业资讯请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账号(订阅号):i黑马教育培训

阿帕图 在线教育 翻转课堂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