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ra发布欧朋10浏览器:如何依靠口碑传播做到3.5亿用户
i黑马 i黑马

Opera发布欧朋10浏览器:如何依靠口碑传播做到3.5亿用户

欧朋浏览器近期发布了其第10个版本,这一版本采用了Carving Design的设计,颠覆了此前的欧朋浏览器UI风格。本文为i黑马对欧朋浏览器产品总监冯嘉彬的采访。

i黑马注:欧朋浏览器近期发布了其第10个版本,这一版本采用了Carving Design的设计,颠覆了此前的欧朋浏览器UI风格。本文为i黑马对欧朋浏览器产品总监冯嘉彬的采访。探讨欧朋是如何坐拥3.5亿用户。

问:i黑马
被访人:
冯嘉彬

问:刚才看到你演示的时候有很多集成上去的网站,请问是跟这些网站有合作吗?

被访人:当时有一个功能没有演示,其实每个人拿的是不一样的,安装的时候我们会根据用户手机的特性,包括使用习惯,定制一些用户最有可能最喜欢的,并且是有用的功能。包括百度、新浪,大家都知道,大家在用的时候每次都会点的,也都会看。比如说你常访问的媒体可能是36kr,可能会为你定制的3kr,所以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

问:是调用之前的浏览的信息?

被访人:会采集的信息这里有一个推荐算法,根据很多情况综合计算,包括访问情况、手机情况、装过的应用等。

问:之前提到了3.5亿用户量,一般新版本发布之后,升级版本覆盖率会达到多少?

被访人:很高,所有版本都会有一个衰减,老版本一定会在一段时间内被新版本覆盖。一般新版本出来之后两到三周,能覆盖70%、80%老用户。

问:主要是推广是哪些渠道?

被访人:你想得到的,在移动应用里面都会有,像各大应用市场或者各大网站或者预装等等这些。但是我们最看重是用户的的口碑推荐 ,包括点进去积分这块,我们有另外一种获取积分的方式就是邀请好友。

我们在早期,包括在中国或者在俄罗斯,早期为什么欧朋能爆发,基本没有宣传,都是靠用户的口碑传播。

比如印尼人口大概2亿,手机用户大概是1亿。但是我们的用户数没有水分的是4000多万。在国内大家看到蓝色的E表示能上网,但是在印尼看到红色的O表示这是代表互联网。

但是开始的时候一点宣传都没做,用户在用,用的好就会去推荐。反过来,市场占有率到30%、40%之后,那边的运营商来找我们合作,说能不能帮他们来刺激他们的流量的经营和流量的消费。

我们在中国头几百万用户也是这样的,这几年慢慢的,在BAT这样的挤压这样的环境之下,我们才不得不做一些付费推广。我们主要还是希望用户口碑传播。

问:积分系统,有没有什么其他的你们想达到的效果?或者是效果已经实现了?

被访人:还没发。

问:对这个效果有什么期待吗?

被访人:说实话,这是我自己做的积分,是蛮纯粹的,想法就是回馈用户。很简单,这些用户用了我们的产品这么多年,给我们带来这么多好的影响。我们希望给他们带来一点回馈,我们定制的这些小礼品,希望给他们一点开心。如果他们用的好了,可能对留存率这些和访问率也有帮助。我还不确定,最关心的就是用户,尤其老用户会喜欢欧朋。

问:你们从哪些渠道得到用户反馈的呢?

被访人:其实很多。我们有一个专门用户反馈的团队,做的很专业。我们会收集各大应用市场,豌豆夹、小米、360等,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论坛,微博、QQ群,我们会在微博上面去搜索。还有一个非常高效的,我们会直接把用户可以直接跟我们了解,有问题可以直接提出来,用户有跟我们聊产品聊到12点多的,我们其实很感激这些用户。我们希望能做一个更好的产品出来。

问:有没有你们跟用户之间发生的其他的故事可以分享的?

被访人:说的比较零碎一点,其实很多功能是用户给我们的建议。比如说找寻网页这项,很多用户在地铁,或者是在信号不好的地方,或者流量比较吃紧的地方可以先保存下来,在WiFi环境下的时候再看。

也包括很多用户告诉我们什么是我不信的,他建议我们别的方式或者更直观方式可以来表达的,我们就把这些转化为更加友好更加情感化的方式。更直观,省了流量玩儿游戏、发音乐等,这些更直观。我们这些数据绝对不注水,都是很真实的。

还包括下载这些都是有很多的改进。我印象很深刻的另外一个用户,其实是我们在做欧朋 10的时候,他首先给我们在群里留了一个言,说9有什么什么问题,我们给他聊了,其实给我们的反馈非常专业。然后一问,是用了6年、7年的老用户。比我们很多员工使用的时间都要长,我们当时很惊讶把他邀请了过来。到给他试用的时候,他当时用的时候,对于很多功能都很感兴趣。包括大波浪这些。

并且,他把他在用的其他浏览器的问题,好和不好都一条条列出来,给我们讲他是怎么用的。包括我们之前有一些不了解的地方,他用的时候比如他说要倒地铁,他邀请我们一起试一下,他老抱怨,也不知道什么问题。我们跟着他体验了一下观察了他大概大半天的使用状态。

另外一个,我们在做公测的时候,有一个用户,大概上个季度做新一代流量压缩引擎 Turbo 2 的时候,发现他的手机链不上,工程师找他,可能跟手机、跟网络都有关系。我们出各种DEBUG版本,然后一步步的把这些反馈连续的调了大概三晚,每晚都是到12点都没找出问题。并且他在群里面,先跟我们工程师说,你们也累了,要不你们先回去吧,我们第二天再调。我们当时非常感动。结果第二天还是不行,还是没有找到问题,他说要不我把手机寄给你们,他把手机寄过来,我们也给他寄了替换的手机让他用,最后这个问题非常好的解决了。后来还邀请他做了访谈,吃了饭。

用户真的很感人,对于用了这么多年是有感情的,像我自己就高中开始用,每天在用,可能就成为你的生活一部分了。

问:我知道我身边的人,很多人不用手机浏览器了,用自带的,可能不会下第三方的了。这是一个问题。你说的情趣是引导用户使用咱们的浏览器的一种方式吗?

被访人:第一个问题,事实是浏览器的作用在发生变化,可能智能手机普及之后最常用的几个东西,比如说你经常要查地图,可能就装了一个地图客户端,吃饭的时候要想着安装一个大众点评。但是回头看,始终在你头部最常用的5、6个应用之外,当你做别的事的时候,比如查一个快递,或者要查某个我不知道的问题,你这时候想起的一定是浏览器。浏览器很多情况下可能不会特别有存在感,但是从开始到现在,它都是最基础的一个互联网工具。它不是一个独立工具存在在你的脑海里面,它就是跟互联网划了等号。

所以我们要做的不是说硬扭转你的习惯,搜索在这个时代是最核心的需求,过去内容不多,Hao123找找就够了,但是现在不是,搜索是最大的驱动力,所以我们整个浏览器是围绕搜索去做的。

有一个小故事,在我们设计的时候,设计的所有框找到相应位置,然后布局整个浏览器。并且甚至工程师在开发的时候,也是先定位这个搜索框才做别的,不是我们特别要求的,是大家看到这个很自然的就这样做了。

所以,我们希望的除了情趣之外,更希望达到,把手机浏览器推动到现在适合这个时代需求使用习惯的这样一个阶段。我们认为现在浏览器千篇一律,大家长的都是一个样,其实始终会变的。现在已经走到了手机浏览器一个时代的末端。任何一个产业发展其实都是有一个曲线,如果说它发展曲线下降了,不是用户不爱用浏览器了,而是现在浏览器做的不够好。

过去浏览器可能分几个阶段,第一个就是像 Opera Mini 那样通过转码技术在非智能手机上可以访问,这是所谓的简版。第二个阶段,当智能手机iPhone、安卓普及之后,可以运行一个全功能的浏览器,可以访问电脑的网页,所谓的 Full Web,但是体验是不够好的。

我们现在认为第二个时代该结束了,到第三个阶段。我们希望做的是,浏览器是互联网最基础的入口,最重要的一个门路。我们希望除了能方便的找到这些信息之外,搜索就是核心。同时大家用的时候是能感觉到好玩儿、有趣。所以浏览器作为你生活的一部分,它本来就应该是这样,只不过过去,往往国内厂商喜欢重复已有的产品,不会想下一步。

我们做了很多思考,而且这样的设计非常大胆,我们相信事实就是符合现在和未来的使用习惯。

问:你说到现在信息过于碎片化了,一些浏览器呈现给我的东西是我不想要的,咱们欧朋 10,怎么精准的把我想要的信息推送给我呢?

被访人:这是非常大的话题。第一,首屏里面出现的这些东西不是我们硬推,是因为我们判断对用户是有价值的。

第二,在用户使用过程中,也会去学习用户会访问哪些东西。这是我们现在能做到的,我们认为是有效的。我们不太想说大数据什么的这些东西,因为可能会有点空。但是实际上,我们是在想怎么精准,怎么聪明的来做这件事。

包括当有突发事件发生的时候,可能也会根据用户的习惯、喜好来推送,但是每个人不同,我们也不想做到打扰。

问:咱们的首屏是可以自定义的,大家现在在谈移动互联网的入口,自定义的话,可能有商业利益的驱动,这个设计与商业上的东西有没有冲突?

被访人:其实我们不是这样想的。从一开始到现在,之所以欧朋在浏览器里面做了20多年也不错,我们也是上市公司,营收也不错,可以说是浏览器业界的一朵奇葩。活到现在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做产品的想法很纯粹。

首先第一,我们希望做一个我们自己爱用的产品,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办法用,觉得它是好的,我们为什么要推荐给别人呢?第二我们希望用户爱用。所以我们做的时候优先考虑,到底这些东西对用户有没有价值?对用户有价值,用户价值才是我们做东西的根本。不是因为我们要做什么,要赚钱,或者证明自己,我们做东西本来就是应该做出来对大家有意义的东西。

因为你会发现,欧朋是唯一一个浏览器能把所有这些东西删掉的,别人都不可以。钱可以少赚一点,我们相信用户爱用的话,我们相信能从别的地方赚到。本身浏览器的收入模式是非常稳定非常成熟的,这个问题我们不担心。

问:随着新版本的更新,它对一些系统或者是性能,安全性的要求都会比较高,设计欧朋 10更新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取舍?比如优化速度快乐,但是其他方面,安全性可能弱化了?

被访人:如果你去查一些比较权威的安全机构的数据的话,会发现欧朋一直在安全性表现都是最好的。包括漏洞的数量、包括反应速度、修正都是最好的。

我们做这些东西的时候,浏览器看起来简单,其实是很复杂的。之所以现在这些浏览器都不愿意改,就是现在那样,几乎长的都是一样的,其中原因就是浏览器真的不好做。你动的话,就是牵一发动全身,所以改变它的形态是很大的一个挑战。但是它里面有很多东西又是紧密关联的像你说的体验、速度、安全,缺一样都不行。这其实是有数据支撑的,基础体验、功能、安全,少了任何一个用户用着都会不爽,留存率也会降低。

问:咱们可以自定义,可以省流量,首屏可以换壁纸,那么您认为欧朋 10最大的特色是哪儿?

被访人:刚才提到的情趣,首先我们自己做内部的讲解里,我们给整个团队定义的是做两件事。

第一、它一定是一个扎实可靠的工具,这是永远不变的。

第二、它也不能是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它应该是有情感,非常好玩儿,有特点的。

我们希望用户能记住的,他在使用的时候是新的,跟过去浏览器不一样的一个体验。我们更希望达到的是用几天以后真的没办法用别的浏览器了。

最终我们希望做到的是:让用户爱不释手。

问:欧朋浏览器在现在,无论是国内还是市场上有没有明确的竞争对手?

被访人:有,查数据可以查到。国际方面,竞争比较多的是安卓自带浏览器。在个别市场,UC可能他们也会进去,实际上跟我们差距还是很大的。虽然他们说他们在印度怎么怎么样,但是其实有时候我们跟他们聊天的时候说不服跑跑分,我们在印度有4、5千万的活跃用户,在印尼也是4千万,俄罗斯是3千多万,这些都是真实的数据没有水分。但是他们从来不会讲这些。

但是其实这些不重要。说到国内的话,可能就是UC和QQ,我们的定位跟他们不太一样。UC体量很大,做任何改变都很难,以前试过,因为我们也非常关注这些竞争对手,做任何一个改变都会被用户骂的狗血喷头的,QQ的策略很明显,UC怎么样我们就怎么样。所以定位是有差别的。

问:你觉得用你们的产品,是什么样的人群?UC和QQ的是什么样的人群?

被访人:其实在产品设计里面这是最常见的问题,就是产品定位怎么圈用户,但是恰恰在浏览器里是很难回答的问题。浏览器本身是一个很基础的工具,很多用户的想法就是上网就应该用这个东西,所有人都会上网。做这样一个很基础的互联网工具很难圈出特定人群。但是我们可能会非常笼统的归纳出一些特征。

第一、我看到欧朋原来我们的浏览器的几个特点,第一是高端大屏手机使用占比非常高,出乎我意料的高。米3、新的红米、魅族MX3这些手机,使用率非常高,用户活跃度远高于平均数。

第二、高速网络的占比也很高。WiFi和3G,当然2G也占不少比例,并且流量确实对于很多用户来说是一个头疼问题。

另外比较大量用户调查中也会发现,用户的年龄也是很有特点的,就是18到23岁,这倒不是我们特有的特色,整个移动互联网趋势解决这样,比较年轻。

但是我们认为,在比较直观的,比较感性的跟客户聊的时候会发现,比如为什么用我们的浏览器不用UC?他们潜意识反应出来的就是不想用大家都用的东西。可能我们这部分用户人群可能是比较特立独行的。我们自己很早就用欧朋的原因是除了非常快以外,也想试一下,不一样而且更好的浏览器。

问:欧朋以后再设计的话,有没有一个大的方向?比如像极简发展?还是极丰富?

被访人:我们一直设计都很简单,我们也不想说极简,是因为极简往往是你在使用的时候对用户来说太过于追求设计风格的一种表现,我们希望刚刚好。因为我们希望用户拿到手上刚刚好,并且用着很高兴。

第二,现行的大家都在聊的话题之扁平,我们爱扁平,但是不完全认同扁平。包括你看到的这些图标,其实都是扁平的,但我们认为扁平不只是个视觉风格,更用药的作用是让整个产品的架构变得更加清晰高效。

刚才我在发布会上也讲到了,我们希望给用户的感受是,就是这个轴纵横之外,我们产品设计还有一个纵深的轴,我们希望除了上下左右之外,也能加入我们对界面信息架构的理解。这是所谓扁平的思想,就是更高效。

但是我们觉得扁平往往是冷冰冰的。最经典最典型的的扁平就是 Windows Phone,很扁平,但是用的时候觉得无趣,很有距离感。

我们希望用户用的时候,第一,有非常好玩儿的一些小东西,需要你感觉更有趣。同时包括可以看到快速拨号的这些功能,一般人认为扁平是直角,但纯直角的色块容易产品视觉膨胀,不舒服;我们这个设计是三个像素的小圆角,看起来很舒服。这些事情都是我们考虑的范围。

所以,我们整套UI除了要求高效之外必须要有趣。

问:刚才谈到了这个设计,Carving Design,这个设计的理念和具体大方向是什么?

被访人:发布会上做了很详细的讲解了。第一,设计不只是设计界面,是设计整个产品的体验。首先出发点是我们先考虑整个浏览器的设计过程是围绕搜索进行的。

第二点,在保证搜索足够好用的同时,我们希望把所有用户在使用时候的体验,第一是简单、流畅,不需要学习。同时,包括这些颜色都是非常明快的,非常漂亮的。当你手指划的时候,动的时候,它就是好像有感情一样。包括划的大,划的小,还有一些小细节,往上滚的时候,都会动的。所有这些都是希望我们的设计不只是解决问题,而且是很好很舒适优雅的解决用户的体验。

对你们来讲是这样简单,实际我们做的时候会发现有无数的尝试,不是直着走的,可能是螺旋上升的,无数的迭代的。因为大公司在做产品的时候,基本都是流水线作业,尤其做新版本的时候往往是产品出一个所谓的需求文档,交给交互设计师,消化输出交互文档,交到视觉设计师手中,再输出高保证设计图,最终想图纸一样交给工程师去实现。但是这样的问题是,人其实是都是有局限的,你做的东西有足够挑战的话,你就很难从一开始想像最后是什么样子。可以告诉你,做欧朋 10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是现在这样子,不可能一开始就知道是这样,当是我的头脑是开放的,所以我们需要一步步逼近最好的方案。设计就是探索的过程。

最好的方式就是开始几个关键角色坐下来一块聊,碰出一些方向,碰出来之后所有做的事情是尽快把原型做出来,能拿到手上的原型。当你拿到原型在手上感受的时候,就会知道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而不是在图纸上设计。

很多想法很难讲这些是设计出来或者设想出来的,有一个好玩儿的故事。当时我们在比较初期的时候,内部做了一个分享,欧朋 10的一些理念。幕后花絮的时候放了一个飞机稿出来,当时在设计的时候我们觉得不靠谱,觉得做不到,有太多问题了。然后把它刷掉,在内部分享会上,把那个飞机稿拿出来了,之后很多人跟我讲这个很漂亮,然后立刻拖着我们的设计总监和工程师看着要不要再试试。当时也没想好应该怎么布局,怎么实现,我跟工程 lead 代涛说,有一个想法要不要试一试?但不知道具体怎么做,然后当时只是一张静态图,没有动态行为。一般公司这时候工程会说提一个需求,想清楚,才给你做。但是他什么都没说,然后第二天做了一个原形实现了,能动的,我们拿到手上以后就一下子有感觉了,知道该怎么做了,包括曲线是贝塞尔还是正弦,波形的幅度,是一层还是两层波,最后演变成这样。

所以,原型驱动方法是我们推崇的,原则第一,我们认为人都是有局限的,不可能从一开始就看到最后,我们需要一个让我们在探索过程中逐步逼近最优解的方法。

第二,我们认为产品应该是一起玩儿出来、碰撞出来的,不是在纸上设计的。

问:之前接触过一些做产品的,他们在开发产品过程中,用了很多种类似的敏捷开发的方法,我不知道你们在开发产品过程中您是主导?产品开发之后要经过CEO之间的商量再发布吗?

被访人:原型驱动不单纯是一个设计方法,是贯穿整个产品的设计和研发。我们研发整个产品的时候,也不是照着需求和图纸去做的,我们开始会把最重要的东西做出来,看靠不靠谱,不靠谱,再想办法,靠谱往下推进。

不同阶段会有不同的最关键的要素,我们会把精力集中在当前阶段最重要的事情。比如我们做首页的时候,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搜索框的行为,我们把所有的搜索框交互逻辑全部实现,然后再往下推进。做好这个,我们认为足够好了,才会考虑别的。因为当我们打破浏览器现有框架局限的时候,现在用起来觉得很自然,其实里面很多很多问题要解决,开始的时候大家觉得行不行,能不能这样做?直到我们做最小可用原型(MVP),不停尝试和改进,最后把用户邀请过来,他们觉得挺好的,那时候才觉得心里石头落地了。

所以整个产品不是我想当然的怎么怎么样,是探索出来的。我们做产品就是一个探索。比较典型的,也不是传统的做原形的那种,也不是大家常见的那种,我们团队职责或者分工可能不是有那么清楚的界限。比如交互设计师或者吕磊,我们做的时候有的可能是设计驱动,比如说这里面有很多情感的东西在里面。一开始很多框架、定义就是设计师在做。

第二,某些功能,因为我们团队里面有最好的工程师,他们做很多东西就是简单几句话就可以,他们就自己发挥,我说看到问题会找你们。所以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团队中就发挥他们各自的擅长,并且对着产品做东西,不是对着你的下游。所有人做的东西都是让想法在产品中合理实现,不是简单交付给下游。

问:你说的找来一些用户体验,最近看到一个数据,80%用户问他使用需求他是说谎的,你们怎么确定他说谎还是没说谎?

被访人:这就是公司为什么发工资给我们的原因。如果投票就能把产品做出来吗?不是的。你听的是用户的声音,是参考意见,但是把这个意见作为一个依据来分析是不是真的,什么是对的,什么是不对的?用户说的声音更多是需要,不一定反应的是需求。


欧朋 浏览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