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家佩奇:谷歌的领航员 帝国缔造者
财富网 财富网

梦想家佩奇:谷歌的领航员 帝国缔造者

科技大佬多少有点情怀,比如特斯拉马斯克、亚马逊贝佐斯都爱火箭,但这些与他们的主营业务无关。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也多少有点,它的主营业务是搜索,而今扩展到各个领域无人飞机、智能家居 他也是个梦想家。

i黑马:科技大佬多少有点情怀,比如特斯拉马斯克、亚马逊贝佐斯都爱火箭,但这些与他们的主营业务无关。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也多少有点,它的主营业务是搜索,而今扩展到各个领域无人飞机、智能家居... ...他也是个梦想家。


11月14日,据财富网站报道,尽管谷歌核心业务还在继续增长,拉里•佩奇(Larry Page)却在开发新技术方面投入重金——例如可用于发现肿瘤的纳米颗粒和有助于普及宽带连接的互联网气球,希望这些技术能改变未来的世界。
 
佩奇认为,一切皆有可能。与手下的工程师和科学家相比,他的思维要超前得多。当互联网气球项目负责人设想谷歌可能使互联网带宽增长5%时,佩奇问到,为什么不能使全球互联网带宽增长1或2倍。Google X掌门Astro Teller说,“他希望谷歌能取得一个又一个重大突破。他有着远大抱负。”
 
谷歌纳米颗粒项目负责人Andy Conrad表示,与佩奇讨论创意是一种非凡的体验,“你会同时有不安、受启发等多种感觉”。如果说制定目标,并鼓励员工实现目标是一项历史悠久的管理传统,佩奇则把这一传统推到了一个全新高度。
 
但是,作为梦想家的佩奇还有另外一面——作为企业管理者的佩奇。10年来,佩奇参与了美国企业史上最非正统的管理试验之一——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CEO,联合创始人佩奇和塞吉•布林(Sergey Brin)担任总裁。2011年,三人组合解散,佩奇出任谷歌CEO。在CEO的职位上,他表现出了在管理企业方面的才干。受到福特前CEO艾伦•穆拉利(Alan Mulally)的启发,佩奇一方面在推动谷歌核心业务继续发展,一方面在按照自己的设想改造谷歌。他两次重组管理高层,淘汰了大量产品,统一了留下的产品的外观和风格,并铁腕推动公司奉行移动优先的策略。佩奇担任CEO 3年来,谷歌一如既往地强大,搜索、广告、地图、电邮、应用和Chrome等核心业务不断增长。

 
目前,苹果把谷歌视作其第一大竞争对手,亚马逊、Facebook、微软、雅虎以及许多名头不太响的科技公司也都把谷歌视为各自的第一大竞争对手。《The Search》一书作者、企业家John Battelle说,“谷歌在科技产业可谓‘前无古人’,这包括多个方面:财务业绩、市场覆盖范围和远大抱负。”
 
谷歌在商业上的成功是无可争辩的。过去3年,谷歌每年增长速度超过20%。谷歌的现金储备——佩奇出任CEO时为3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273亿元),也一直在增长,目前现金储备以及等价物达到约6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808亿元),这使得佩奇能更积极地对核心业务以及新项目进行投资。佩奇说,“我以前曾与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有过争论,他总是说,‘你们涉足的领域太多了’。在专注于1或2个领域方面,乔布斯非常优秀。”他表示,尽管乔布斯的理念对苹果很奏效,但他给谷歌制定了不同的战略,“我们希望通过涉足更多领域,对世界产生更大影响”。
 
不到4年时间里,佩奇在他制定的战略上取得了重大进展。在佩奇担任CEO前,谷歌就已经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现在,他与布林一道在推动多个重大项目。过去一年,谷歌在人工智能、机器人和无人飞机方面投入巨资。谷歌还大幅扩大了风险投资业务规模。谷歌斥资3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7亿元)收购Nest,进军智能家居市场。谷歌对生物技术公司Calico投资数亿美元,研究延长人类寿命的技术。此外,谷歌还开始对能检测血糖水平的隐形眼镜进行商业化,并继续大力推动虚拟现实产品谷歌眼镜的发展。
 
谷歌最初的宗旨——“组织全世界的信息,使之能被所有人访问并使用”,当初听起来也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佩奇说,现在来看,这一愿景“过于狭隘”了。他希望谷歌能继续以大多数人认为不可思议的方式改变世界。正是这种意识以及谷歌强劲的财务业绩,使得佩奇今年当选为《财富》的年度商人。
 
人们可以把谷歌这些意义深远的项目视作“白日梦”。谷歌2010年首次披露在开发无人驾驶汽车时,没有人当回事。4年后,无人驾驶汽车似乎距离现实越来越近了,汽车产业在无人驾驶汽车项目上投入数十亿美元,希望迎头赶上。这是佩奇按照其设想改变世界的一个范例。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高管Ben Horowitz在谈到佩奇时说,“他涉猎的范围之广令人感到吃惊。他是继通用电气的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或惠普的大卫•帕卡德(David Packard)之后最优秀的企业领导人。”
 
佩奇的雄才大略并非得到了所有人认可。谷歌“不作恶”(Don’t be evil)的信条被批为不过是一句公关口号而已。事实上,越来越多的批评者——其中包括竞争对手、监管机构和消费者,都认为,在涉足新业务领域时,谷歌粗野地利用了其强大的市场优势。对谷歌的这种批评在欧洲尤其大。谷歌在欧洲遭到反垄断调查,可能面临数十亿美元罚款。
 
对谷歌的另外一种批评是业务单一,利用从搜索业务获得的利润投资“白日梦”项目。尽管谷歌的绝大多数营收仍然来自广告,但自上任以来,佩奇一直在致力于实现业务多元化。据投资银行Jefferies估计,YouTube今年将为谷歌贡献近6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9亿元)营收。另外,Google Play商店和企业业务也将为谷歌带来数十亿美元营收。尽管Android是免费的,却帮助谷歌扩大了移动业务在营收中的占比。佩奇目前的许多投资都被认为是明智的,有助于确保公司未来的增长,防止搜索广告业务减速。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分析师Mark Mahaney说,“对于长期的技术发展趋势,佩奇押对宝了。如果不涉足智能家居、无人驾驶汽车和可穿戴设备领域,谷歌的价值要低许多。”
 
但佩奇对这些批评并不太在意。他说,推动他做出这些决策的原因很简单:对世界产生积极的影响。他还决心避免重蹈之前一些科技巨头的覆辙:它们只从事自己最擅长的业务,并最终被淘汰。世界上的顶级科学家和工程师,对在一家墨守成规的公司工作没有兴趣,佩奇希望谷歌能吸引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把公司打造成“百年老店”。他说,“这是推动我不断努力的动力。”
谷歌 拉里佩奇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