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中WiFi”大多仍为局域网
刘亚澜 刘亚澜

中国“空中WiFi”大多仍为局域网

空中电商、广告收入、利用空中WiFi作为噱头吸引旅客所带来的收入是能对冲安装设备和载重飞行的成本,如何分摊巨大的技术开支成了国内航空公司需要慎思的问题。


i黑马空中电商、广告收入、利用空中WiFi作为噱头吸引旅客所带来的收入是能对冲安装设备和载重飞行的成本,如何分摊巨大的技术开支成了国内航空公司需要慎思的问题。



尽管国内多家航空公司早已布局空中无线网,但目前看来,“空中WiFi”仍欠火候。多数航班没有WiFi,其余则多是局域网,不能与地面连接。

据悉,即便航空公司开始尝试空中电商、内容广告植入等方式,天地互联的技术难题、高额的飞机改装成本始终拖着“空中WiFi“的后腿。

据一位第三方航空运营的知情人士透露,在空中卖货的成本巨大,牵涉的方面也很多,很难权衡各方利益。

空中电商、广告收入、利用空中WiFi作为噱头吸引旅客所带来的收入是能对冲安装设备和载重飞行的成本,如何分摊巨大的技术开支成了国内航空公司需要慎思的问题。

用户并不满意

对于经常出差的人群来说,没发完邮件但又不得不登机的情况很常见,飞机进入平飞状态后,以为可以使用空中WiFi发邮件了,谁知连上后,要么只能登陆舱内的局域网,无法连接外界,要么连接外界时只能登陆指定网站,邮箱也是只能使用指定邮箱,更有甚者会被告知,WiFi无法使用。据一名深圳航空的空乘人员透露,目前深航上所谓有WiFi的航班,只能上“内网”,虽然可以在“内网”上选择影音娱乐,甚至联系机舱后几排的乘客,但要想联系外界,像在家里一样使用网络还是不可能。

这样的情况不是偶然。曾有乘客在10月下旬乘坐国航从广州飞往北京的CA1322次航班,期间,该乘客看到机舱内有WiFi可用的标识,但平板电脑并未搜到WiFi信号,询问空姐,空姐表示”确实连不上,WiFi也没有“。腾讯科技为此致电了国航投诉热线010-59036666,得到的答复是国航并非所有航班都配有WiFi服务,即便是订票时告知乘客有WiFi服务的航班也可能出现无法使用的情况。

另有多家国内航空的空乘人员向腾讯科技透露,目前航班上很少有WiFi,说有的,也只是机舱内的局域网,根本无法连接外界。

不光是国内,国外的“空中WiFi“也未能找到破局之道。FlightView survey曾对美国600个乘客进行调查,结果只有28%的乘客对机内WiFi服务感到满意。而美国《消费者报告》全国调查中心的最新研究显示,事实上很少乘客在使用空中Wi-Fi。根据3000名乘客的为期1年的调查问卷显示,只有23%的人想链接机上的Wi-Fi,也只有16%的人真正地连上了。而连接上的人当中有37%表示有时会有中断或网速不稳定的情况。

真假WiFi

从2012年下半年开始,海航开始在其机舱内安装平板电脑。旅客能在大部分海航飞机座椅后面找到平板电脑,免费上网。上月,国航“空中互联网产业联盟”正式成立,中兴通讯、航通公司、中国银联、京东商城、新浪、优酷土豆等互联网企业都位列核心单位名单。而东方航空也与中国银联在最新引进的波音777-300ER客机上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发布全球首个“空地互联云支付平台”。

不过,旅客们也许并不知道,每天,运营海航空中网络业务的“喜乐航“会有两百来号人把客机上的pad搬运下来,充电、更新数据,然后再搬回飞机。而所谓酷炫的“空中WiFi”也有”局域网“和”天地互联“两种情况。专注航空互联网技术开发与平台运营的喜乐航CEO潘运滨介绍,海航的互联网工程,第一步是在每个飞机座椅后面配一块平板电脑;第二步,建立起客舱内的局域网,实现平板电脑在机舱内的互联;第三步才是实现天地通讯。

目前,国内的航空公司的“空中WiFi”大多还是局域网,也就是机舱内部小型局域网,无法与外界连接。毕竟天地互联的成本太高。纵观各大航空公司的财务报告,航油成本无一不是增了又增。虽然航空公司整体盈利,但如果从利润总额中去掉营业外收益、投资收益和汇兑收益,几大航空公司的运输业务其实是亏损的。而安装空中WiFi,并非我们想象的加个路由器那么简单。此前深圳航空公布,每架飞机改装WiFi的费用约为450万人民币。

从技术上来看,天地互联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国航采用的,通过飞机上安装的内部无线网络和卫星进行通讯,再通过卫星和地面的主站进行通讯,地面主站再和国内网络运营商进行连接。这种手段的优势在于全球覆盖,但不过最大的问题是速度慢,只能实现‘窄带’传输;另一种方式是海航采用的,利用机载设备同地面基站建立网络链接。其优势在于速度快,而问题是必须要对基站进行改造而且服务仅限于经过基站改造的这一段航线上。这两种方式都面临着高成本和扩容难的问题。

除了改装费用,数据传输的费用也难以忽视。美国最大的空中WiFi供应商GoGo每将1M字节传输给飞机的成本大约是20美分,那么1G数据的成本大约是200美元。

空中营销

今年1-5月全民航国内及地区旅客运输量为1.44亿人次,国际为0.12亿人次,同比分别增长11.1%和16.5%。面对如此庞大的中高端消费群,互联网公司们自然不能容忍在高空缺席。而空中WiFi,是他们唯一的入口。

京东集团大客户销售部总经理宋春正就曾向媒体表示:“乘客在相关航班上利用笔记本或平板电脑等登录机舱内网络,即可在京东“空中购”频道浏览商品,京东会利用大数据技术来分析适合空中购物的商品品类,主要是提供中高端的旅行类、礼品类产品。“

然而,据一位第三方航空运营的知情人士透露,在空中卖货的成本巨大,牵涉的方面也很多,很难权衡各方利益。他说:“据我所知,海航空姐在空中销售产品的最低提成是25%,京东的利润率连给空姐的都不够,地面的那一套如果搬到空中,其实很难维持,因为你要面对完全不同的成本。“ 国航一名空姐向腾讯科技透露,她们在飞机上销售商品,能拿到5%的提成。其他一些航空的空乘人员也有提成制度,拿到的提成从5%到35%不等。另外,商品还有仓储、运输等成本。电商的利润到了空中完全不够分。

除了空中电商,空中广告也是航空公司企图通过“空中WiFi“开拓新的盈利点。地面广告竞争白热化,相比之下,空中广告是一片水美草肥的处女地。航空旅客消费水平居所有交通方式之首,航线连接两地,又从地域上划定范围,品牌运营商可更精准地策划营销战略;而且,空中旅客自由受限,对同一广告的关注强度明显大于其他地方,运营商可以轻松实现独家营销,垄断旅客在飞行时间的注意力。海航给乘客配备pad的用意也在于此。一方面可以在pad中植入广告,另一方面,pad中的影音资源不仅可以植入内容,而且可以自己包下前贴片和后贴片,放上广告。

国航方面表示,目前还没有考虑就空中WiFi服务进行收费。
 

 

中国 局域网 真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