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关村创业企业半年增近万家,“宅男”成创业推动力
韩娜 韩娜

中关村创业企业半年增近万家,“宅男”成创业推动力

要想创业,仅仅有梦想和激情是远远不够的,从想法到现实,中间隔着三道“坎”,跨过了,你就海阔天空,跨不过,你只能是个梦想家,而不是创业者。人、钱和市场,就是这三道坎。

从每年新创办企业2000家、3000家,到去年的超过6000家,今年上半年,中关村新创办的企业就超过9000家。用“井喷”二字来形容中关村创业企业的趋势,一点都不夸张。只要有好的想法,找钱、找人、找市场,在中关村并不是难题。在这里,专注于某个新点子,切中人们的“痛点”正成为创业者成功的关键,抄袭模仿不再行得通,因为在这里,没有个性的东西是一件“跌面”的事儿。

半年新创办企业超过9000家

创业企业在中关村的“井喷”,并不是偶然。要想创业,仅仅有梦想和激情是远远不够的,从想法到现实,中间隔着三道“坎”,跨过了,你就海阔天空,跨不过,你只能是个梦想家,而不是创业者。人、钱和市场,就是这三道坎。

在中关村创业处处长杨彦茹看来,创业者们在中关村跨过这三道坎,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中关村拥有众多大企业,这些在大企业中成长起来的从业者,成为新的创业者主体,他们在大公司里有着自己的经验和项目,有可能走出企业自己创业。

过去有句话说,在中关村一块牌子砸中十个人,有九个是大学生。中关村由于聚集了40多家著名的大学院所,可说是全国的“尖子”聚集到了中关村。

跨国公司的研发机构也为中关村提供了大量的创业人才。比如微软加速器,除了吸引国内很多研发人员创业外,同时还吸引了很多海外人才。

为创业者找人、找钱、找市场,中关村还有着一批特殊的创业服务机构。为创业企业搭建了找人、找钱、找市场的平台,比如车库咖啡,不占股份,不投资,就是为创业者提供增值服务。在中关村,以创新工场、车库咖啡等为代表的创业孵化器目前已达到30多家。有的创业投资机构仅一年就办了500场活动,还接洽了全球最顶尖的创业资源,创业者有幸能够获得全球最顶尖的技术、商业模式等等。从这些“孵化器”里走出来一大批新企业,有的3年就上市了,有的4年就成名了。

年轻创业者不屑于抄袭

在中关村的创业新生态圈里,天使投资成为其中的重要一环。2014年,中关村的天使投资案例占全国案例总数的52.8%,占全国金额的61.2%。

在中关村的天使投资中,“天使汇”就是其中的一个。CEO兰宁羽是个“80后”的小伙子,在此前经过了6次创业的失败后,直到2011年年底,他拉开第七次的创业序幕,做一家“让靠谱的项目找到靠谱的钱”的公司。在两年多时间里,帮130余个创业项目找到了天使融资,其中包括滴滴打车、黄太吉等人们耳熟能详的“成功者”。“从2000年开始做第一家公司,我是一个持续不成功的创业者,做了六家公司,两家死掉,两家卖掉,后来做了天使投资。我们这帮人走了很多弯路、踩了很多坑,希望新的创业者不要踩一样的坑、走一样的弯路,所以做了这个平台。”兰宁羽说,中关村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以前大家都在抄袭,国外出来一个新东西,中国就抄一个,中国出来一个新东西,就有另外一堆人去抄。现在很多年轻的创业者则不屑于抄袭,他们觉得抄袭这件事特别“跌份”,觉得必须要干一些特别有个性的事情。

“宅男”成为创业推动力

在兰宁羽看来,以前融资特别不容易,需要到处发邮件,然后每个约时间见面谈条款,特别麻烦。现在只要专注于把产品做好,把团队搭建好,只需要专注这一件事情,有好的东西,钱和资源自然就“跑”过来了。这种姿态的转变和创业的热潮,对于想创业的人来说就是机会。

从创业者到投资者的转变,兰宁羽也有着自己的新认识。他认为,现在的投资鼓励小而美,特别鼓励专注细分,不鼓励做大而全的事,这也是很多中关村“极客”在做的有意思、感兴趣也很专注的事情,抓住用户“痛点”而不是抄袭。

“在一个民宅里,有两三个小伙伴做一个iPhoneAPP,就可以卖到全球一天几十万美元的收入。”兰宁羽说,现在有一个新的提法叫中国未来会有2亿“宅男”的推动力,中关村宅男文化、极客文化一定会颠覆硅谷。

■创业故事

焦虑中发病还得坚持筹款

从在北航校园30多平方米办公场所里第一次创业,到做出中国第一个销售到全球100多个国家的智能硬件,再到后来的五次创业,如今的闫文闻不但是一位成功的创业者,也开始每个星期到车库咖啡转转,寻找感兴趣的小项目投资。

发薪日账上还是负数

2010年,闫文闻和其他三个伙伴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柏彦大厦租了一件3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其中一半的地方是用来放焊板,其余空间放了四五张办公桌,就这样开始四人创业。

他们做的产品是一款专门用于高尔夫训练的微传感器,是一种“智能硬件+APP+云”可穿戴设备,将硬件固定在高尔夫练习者的手套上,训练过程的数据传输到智能手机,就可以综合分析帮助提高训练水平。闫文闻此前在一家外企工作,他是公司里唯一的中国籍员工,所有国内事物都由他处理。后来,朋友提出的高球传感器的想法让他觉得很靠谱,决定一起创业。

“公司就那么一点地方,来应聘的人都皱眉头,大多数人都看不上。”闫文闻说,创业初期的日子是难熬的,他清楚地记得那个发生在2011年年底的“黑色星期三”,因为周五就要给十几个员工发工资了,可公司的账上还是负数,“当时我正在从深圳飞往北京的飞机上,焦虑中睡着后发现自己中风了。”闫文闻说,下了飞机他找到一位有着十几年交情的老大哥借钱救急。那一年的某一天,他和一位合伙人掏光了身上的最后一点钱付了快递。

“十个人有九个创业者”

2012年4月,闫文闻和他的伙伴们迎来了曙光,golfsense在北美的苹果店首发,当年的销售额就超过了1亿元,现在产品已销往全球100多个国家,市场占有率排名全球第一,也引来其他国家厂商的抄袭,制作他们的“山寨”。

在第一次成功创业后,闫文闻又陆续进行了五次创业,现在他要把golfsense的想法应用到练习钢琴上,开发新的产品。同时,他在中关村长远天地的大厦里租了一间400平方米的办公室,做起了帮助其他人创业的“孵化器”。

“现在的中关村,一个牌子砸了十个人,有九个人是创业者。”闫文闻说,他每星期都要到位于中关村创业大街上的咖啡馆坐坐,在这里,有理想、敢干事的人越来越多,“四年前我们四个人在北航大厦干活时,基本没有什么人关注,现在的创业者要容易得多,发展也更快”。

创业 中关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