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乱与破坏就是颠覆?看看这些家伙在2014年做了些啥!
译:乐邦 译:乐邦

捣乱与破坏就是颠覆?看看这些家伙在2014年做了些啥!

这个盘点中,称得上颠覆者的企业既有特斯拉、Uber、阿里巴巴、小米、Lending Club、Netflix等知名科技公司,又有一些名气没那么大的创业公司。在盘点的一些列企业中也包括多家中国公司,其中阿里和小米榜上有名。

国外媒体近日撰文对2014年的行业颠覆者进行了大盘点。文章称,今年各种传统商业模式被普遍颠覆的一年,新势力在破坏行业原有秩序的同时,也给消费者、颠覆者本身和其它企业带来巨大的机遇。称得上颠覆者的企业既有特斯拉、Uber、阿里巴巴、小米、Lending Club、Netflix等知名科技公司,又有一些名气没那么大的创业公司。


由此可见,在互联网一途,中国与国外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毕竟世界互联网公司排名前十中国已经占四席。在盘点的一些列企业中也包括多家中国公司,其中阿里和小米榜上有名。当然,这个盘点是对创新与颠覆的盘点,因此不是产值与收入够高就能进入这个名单的,其中也包括一些近年刚崭露头角的初创公司。

那么这个盘点名单中的那些企业是如何颠覆原有行业的?看看国外媒体的解析。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业内人士认为,2014年是“颠覆者”在全球各地颠覆各种传统商业模式的一年。

随着技术使得创新者手中有了新的工具,行业之间的传统界限正在发生瓦解。亚马逊改变了图书销售,扩展到各个其它的零售品类,如今也在试验通过无人机送货。苹果在音乐行业和电信业引发了巨大震荡,如今也涉足腕表的设计开发。Airbnb创立6年后所提供的房间比全球最大的两家酒店集团IHG和希尔顿还要多。

当然,创新跟时间一样古老。颠覆型企业和缔造它们的人的想象力也没有什么不同。“如果我问客户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想要一匹更快的马。”亨利·福特(Henry Ford)在推出大众型汽车颠覆整个汽车市场之前曾说过。

而现在有别于以往的是,全球各地颠覆原有商业模式的个人和企业的范围和数量。不管是各家逼使新闻业自我重构的社交媒体,还是改变人们订购衣服、看电影或打车方式的技术进步,还是使得零售商能够销售更便宜的商品的价格效率提升,颠覆者无处不在,无孔不入。

颠覆往往具有破坏性,会迫使企业破产倒闭,使得人们丢掉饭碗。不过,随着众筹、大数据挖掘等新技术的出现,颠覆同时也会给消费者、颠覆者本身和其它企业带来巨大的机遇。

称得上行业颠覆者的企业不在少数,包括特斯拉、Uber、阿里巴巴、小米、Lending Club、Netflix等家喻户晓的公司。下面先来盘点其中的7家:
 

1. Uber:颠覆出租车市场

崔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创办的Uber给出租车公司和其它的打车应用带来了巨大冲击,不过其颠覆性也招来了接连不断的敌人。

对于Uber来说,今年是它完成数十亿美元融资、在全球数个城市遭禁止运营和大举扩张的一年。该打车服务已然成了硅谷颠覆性力量的代名词。

该已成立5年的公司没有一辆汽车便彻底改变了出租车市场。它已经进入了全球51个国家地区,在超过230个城市提供服务。它通过其智能手机应用来对接私家车和出租车的司机和乘客,其应用有“大数据”团队提供支持,能够确保想要打车的消费者跟接单司机的距离不超过5分钟路程。

在卡兰尼克的领导下,Uber对其它提供打车或拼车服务的创业公司和出租车公司造成了巨大冲击。在12月的新轮融资中,它获得了12亿美元融资,估值达到400亿美元。

这些资金,让它能够降低服务费用,从竞争应用和出租车公司手中抢得更多的市场份额。它的广为流行,使得旧金山出租车乘坐量在短短两年内下降了三分之二。伦敦出租车应用Hailo也因无力抵抗Uber的定价策略而退出北美市场。

部分Uber司机也抱怨称,由于定价的下降,他们得延长工作时间才能赚到一样多的钱。

外界对Uber的抨击开始升温。监管机构,尤其是在欧洲,已开始调查该公司的业务运营。与此同时,Uber有时候也在自我颠覆,接连犯错。11月,它的一位高管声称Uber应当聘请调查人员挖掘批评Uber的记者的“私生活”丑闻。这番言论随即引发如潮般的指责批评。

该事件让很多人不禁猜想:该公司的企业文化会否成为它的阿喀琉斯之踵。

卡兰尼克称,面对出租车司机的抵抗,Uber将发起政治游说行动,力求扩张到更多的城市。为此,他在8月聘请美国总统奥巴马前顾问大卫·普罗非(David Plouffe)出任政策主管。

“我不认同Uber存在形象问题的说法。”普罗非向《金融时报》表示,“我想到的是,当你是颠覆者的时候,你会是众矢之的。”

在向明年取得100亿美元营收目标前进的道路上,Uber并不满足于仅仅对抗出租车行业。从在贝鲁特运送汉堡包,到在纽约雇用自行车快递员,再到在西雅图推出猫咪上门服务,它已经在试验人以外的交通运输服务。
 

2. 阿里巴巴

零售业以外,阿里巴巴也在谋划改变包括金融服务在内的其它行业。

它旗下的淘宝网今年上半年的交易规模接近3000亿美元,可以说已经改变了中国的零售行业。

但现在,该公司和它的竞争对手也在进军从打车到金融服务的各个行业。

阿里巴巴投资的快的打车提高了人们的打车效率,余额宝截至今年9月底的规模也达到了5340亿元人民币。

该公司的副董事长蔡崇信11月向《金融时报》表示,金融和医疗保健服务都属于技术能够变革的巨大行业,因为这些行业有一部分的模式已经很过时了。

但他也承认,公司进军国营服务行业的行动并没有他们希望的那么顺畅。他坦言,今年春季推行虚拟信用卡项目的计划遭央行叫停,公司扩张至金融服务市场的计划因而“受挫”。

蔡崇信说道,“央行显然是说,‘让我们将步子放慢一点,让我们理解这些创新是怎么一回事,让我们带来变革而非颠覆。’”
 

3. 博达文:瞄准非洲市场

博达文(Bob Diamond)也许还没有颠覆某个市场或者行业,但他向投资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赚不了钱的传统观点发起了强有力的挑战。

2012年,博达文在因操控伦敦银行同业拆借利率(LIBOR)被罚款后离开了巴克莱银行。此后,他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募集了超过6亿美元,借此通过他的Atlas Mara公司投资非洲银行。

虽然除了该美国银行家之外,非洲大陆上还有新一波其它的投资者,包括KKR、Carlyle等私募股权公司和包括迪拜投资公司、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在内的国有基金,但在竞争对手看来,博达文无疑是该地区最有名的投资人之一。

一位专注非洲市场的投资银行家指出,“华尔街投资者选择投资非洲完全是因为他。他有很高的知名度。”

2013年12月,博达文通过在伦敦进行IPO(首次公开募股)融资3.25亿美元。该美国银行家与Mara Group创始人阿希什·塔卡尔(Ashish Thakkar)建立了合作,Mara Group是一家业务覆盖19个非洲国家的大型企业集团。

Atlas Mara已经在非洲达成了3宗交易,将在包括博茨瓦纳、莫桑比克和坦桑尼亚在内的国家展开运营。博达文对于未来有着更高的期望。“还没有进入非洲的跨国银行对该地区根本不予考虑。这太好了,这是我们涉足该市场的核心原因。”他11月向《金融时报》表示。
 

4. Aldi:颠覆食品杂货市场
 


 

德国的两家折扣商店Aldi和Lidl正在颠覆全球各地的食品杂货市场——从欧洲大陆的中心地带到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Aldi甚至在探索进军中国市场。

在英国,Aldi和Lidl在过去4年间几乎实现了市场份额的翻番。同期,四大超市乐购、阿斯达、桑斯博里和威廉莫里森的市占率统统呈现下降。

Aldi在美国开设了1350家门店,并计划在2018年之前将这一数字提高到2000家。Lidl也准备进入美国市场,给沃尔玛等超市巨头带来进一步的挑战。

Kantar Retail总监迈克·帕格利亚(Mike Paglia)指出,要是Lidl也到来,传统零售商将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尤其是因为它出售的品牌商品比Aldi还要多。他说,“我想,Lidl到来之时,将会引起沃尔玛等的惊慌。”

据咨询机构Planet Retail称,Lidl母公司Schwarz Group已经是欧洲最大的食品零售商,2013年销售额(算上增值税)达到817亿欧元。Aldi去年的全球销售总额也达到674亿欧元。

不过,传统零售商也在发起反击。在英国,上述四大超市打算斥资数十亿英镑来降低商品价格;在美国,沃尔玛等连锁超市也在设立大量的小型商店。

暂时来看,有迹象显示Aldi和Lidl的增长在英国开始放缓,但它们在全球食品杂货市场已经是两股强大的势力,不大可能会变回小角色。
 

5. 福特:用铝制造畅销车型,走出革命性一步

当福特在美国相当畅销的F-150轻运货车的首个重新设计版本11月进入市场的时候,它看起来并没有什么革命性。

不过,该车型的车身是铝制的。要知道,之前从未有厂商将该金属应用于如此高产量的车型。

材料上的这一转变,使得该车型的重量降低了700磅(约13%),相比原来的F-150车型节省油耗5%至22%。具体的节省比例取决于型号。

在探访福特位于密歇根州迪尔伯恩市的工厂后,记者明白到了该公司的该转变其实冒着巨大的风险:它必须得替换电弧焊设施,完全代之以新的机器。

这意味着风险很高,毕竟据部分分析师估计F-150的运营利润贡献比例高达90%。autotrader.com分析师米歇尔·克瑞布斯(Michelle Krebs)指出,“这是巨大的改变。铝以前曾应用于汽车,但应用规模比福特要小得多。”

福特希望透过该决定性的一步来取得竞争优势。它的大胆创新历史可追溯到100年前创始人亨利·福特发明的现代制造技术。

该公司认为,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也将要重新设计其车型,以迎合十分严格的新燃油效率标准。而首家成功完成转型的制造商或许能够一举奠定长期的市场统治地位。
 

6. Just Eat:颠覆在线叫餐市场

Just Eat的CEO大卫·巴特雷斯(David Buttress)称自己是“反做饭分子”,他想要让平常没什么时间的人不自己做饭,转而前往其订餐应用和网站叫外卖。

该英国最大的叫餐服务商于2001年创建于丹麦,5年后迁至英国。现在,它已经在英国等市场改变了人们的叫餐方式。它充当中间商来对接成千上万家餐馆和想要在一站式平台选择餐馆的消费者。

2013年,Just Eat处理的订单超过4000万,它对每个订单收取10%的佣金,全年实现销售额9680万英镑。

多年来,它一直依靠风投资金实现增长。今年4月,Just Eat成功上市,估值约15亿英镑。

该公司IPO后不久不幸成了最令人失望的新上市公司之一,股价连续多月处于低于260便士发行价的水平。然而,其股价现在超过300便士,它8月公布的业绩也显示,其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为6980万英镑,同比增长60%。

Just Eat的服务已覆盖13个国家,其中包括巴西、印度和加拿大,不过英国规模达50亿英镑的叫餐市场仍然是它主要的收益来源,几乎贡献它所有的利润。全球来看,已有超过4万家餐馆进驻它的应用和网站。它们都需要向Just Eat支付入驻费用。

有的分析师对Just Eat的前景持怀疑态度,认为其商业模式可为其它公司轻松复制。鉴于亚马逊正在西雅图试行送餐服务,Just Eat的蛋糕未来有可能会遭到美国科技巨头的蚕食。
 

7. Aereo

Aereo这家小颠覆者已经无法再颠覆市场了。该纽约创业公司成立于2012年,其月费8到12美元的服务可让用户将高清直播电视信号传输到他们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和联网电视机。它融资了近1亿美元,主要来自巴里·迪勒(Barry Diller)旗下的IAC。它想要挑战传统的电视商业模式。

Aereo的CEO切特·卡诺加(Chet Kanojia)向《金融时报》表示,“我们知道这种服务是有需求的。我们不知道这一需求是占市场的30%、5%还是2%,但即便是占5%,它也会是项规模很大的业务。”

不过,Aereo硬币大小的天线装置引发了主流电视广播公司的异议,其中包括ABC、NBC和福克斯。这些公司的业务模式近年发生了变化,原因是它们能够向付费电视提供商收取的播放费用日渐增长。而Aereo威胁到了它们的那些“转播”费用,据SNL Kagan估计那些费用一年达到40亿美元。

那些电视网络联合诉诸法庭,要求关闭Aereo,声称该服务擅自转播电视信号,因而侵犯了它们的版权。Aereo反击称,它提供的基于兔耳天线的服务相比传统服务更加方便。

6月,最高法院判定Aereo败诉,要求其关闭服务。IAC随后对其投资进行了6660万美元的资产减记,Aereo于11月申请破产保护。

卡诺加在致消费者的信中称法律和监管上的挑战“太难克服”,但也指出,他的公司“推动了行业的发展,帮助使得行业给消费者带来积极的变化。”

Aereo从未公开它的营收数据,但有文件显示,2013年它只有7.7万多订户。CBS的CEO莱斯·穆恩维斯(Les Moonves)称,该服务“引发了巨大关注,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使用”。

家伙 就是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