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产业不如想象美好 各种高端投入换来低附加值
杨建 左越 杨建 左越

机器人产业不如想象美好 各种高端投入换来低附加值

机器人行业有着高端技术、高端人才及高投入,但回报却是低附加值,也不得不面对核心零部件受制于人及相关上市公司较多布局在低端市场的现实。

i黑马机器人一直是高大上及尖端科技的代名词,也是当今最有科技含量的行业之一。随着机器人技术的逐步完善,机器人行业也逐步走向产业化,生产成本越来越低,应用范围也越来越广。以扫地机器人为代表的产品已经步入家庭,这个行业也开始为大众所熟悉。
 


然而,机器人行业真的如大众想象的那样高大上吗?资本市场又是如何看待机器人产业的?这个行业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在下面每经的报道中,大家或许能找到想要的答案。
 

机器人搅动资本市场,A股相关概念股票也一度一飞冲天。在外表光鲜的同时,机器人行业高端技术、高端人才、高投入,回报却是低附加值,也不得不面对核心零部件受制于人及相关上市公司较多布局在低端市场的现实。

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公司总裁、机器人国家工程中心副主任曲道奎指出,中国要发展机器人产业,首先要有大的有竞争力的企业。

长沙长泰机器人董事总经理、国际机器人及智能装备产业联盟副主席杨漾也指出,机器人行业将进行国家顶层设计,集中资源打造几家有国际竞争力的公司,带动整个产业的发展。

 

机器人概念股遭热炒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随着机器人价格的下降,劳动力工资的快速上升,机器人需求的快速增长,使得机器人概念在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

A股市场,机器人龙头机器人(300024,SZ)从2012年12月22的11.5元(按照前复权计算)的价格上涨到2014年12月22日的41.71元,累计涨幅达262%。

机器人概念股的热炒吸引了各路资本的争相涌入,使得A股上市公司与机器人相关的资产并购愈演愈热。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以来,两市已有超30多家上市公司涉及并购或投资了机器人、智能自动化项目,这些并购项目几乎都是民营上市公司作为主力。值得注意的是,逾80%的并购者主营业务不是机器人,跨界意图明显。

东方精工(002611,SZ)因收购嘉腾机器人20%股权,2014年以来股价涨幅高达165%;三丰智能(300276,SZ)涉及机器人从2014年4月份至今股价上涨90%。林州重机(002535,SZ)在公布涉及机器人业务以后,在短短3个月涨幅超过70%。新时达(002527,SZ)收购众为兴后,公司股价连拉7个涨停。

曲道奎告诉记者:“我国机器人产业面临的现实是高端机器人少,低端的比重较大,而且重复建设,行业呈现小、散、乱”。最终的结果是“三高一低”,即“高端技术、高端人才、高投入,回报是低附加值”。

长江证券研报显示,虽然工业机器人有了快速的发展,但是与发达国家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国产机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也长期依赖向外资购买。目前我国自主品牌工业机器人还是以中低端的三轴、四轴机器人为主,高端六关节轴机器人占比还不足6%。其他国家的多关节机器人占到全国工业机器人销量的比重已经到了62%。

记者查阅数据了解到,国内上市公司约有62家涉及智能机器,其中40家涉及机器人行业,包括20家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本体制造商、10家系统集成商。在最核心的零部件领域,只有3家做减速器,3家做控制系统,4家做伺服系统。

长江证券研报显示,国内大部分本体企业在政府的补助之下,仍然处于盈亏线的边缘。但系统集成领域盈利能力相对较可观,毛利率平均能达到30%左右。此外,零部件企业能够做到核心部件自给自足,可以提升企业整体盈利能力。

记者注意到,上游核心零部件与下游系统集成商拥有较好的盈利能力,平均毛利率大致在30%左右,涉及这两块领域只有18家上市公司。而处于中游的本体制造商,毛利率仅有10%~20%,上市公司涉及较多,达到20家左右,说明较多A股上市公司布局在机器人低附加值的低端制造领域,高附加值的高端核心领域布局较少。

 

借助资本市场整合资源

尽管行业存在上述问题,但行业人士对机器人的未来充满信心。

“机器人这个行业其实是刚刚起步,未来的发展空间很大。随着智能化的发展,我们才会真正进入机器人的时代。现在还是停留在‘机器’时代,还没进入‘人’的时代,所以这个时代是非常长的。”曲道奎说。

谈到机器人未来的应用领域,曲道奎认为,3C和3D行业里可能会出现机器人潜在的大市场。3C领域在中国是劳动密集型的行业,那么未来机器人的替代空间是很大的。

他认为,机器人在3D行业也前景可观,即dirty、danger、dark。在脏乱差、危险枯燥这些领域,国外这个产业链已经消失了,低端制造已经转移到中国了。而中国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典型集中在3D这个领域。这个领域现在更需要机器人来替代,因为环境太恶劣了,很容易有生命危险,产生职业病。更关键的是,恶劣环境下的工作面临招工难的情况。如果能够解决机器人在这些领域的技术问题、企业的经济能力也可以承受,那么机器人就可以在这些领域得到广泛的应用。

我国制造业的升级,对新型制造的工艺研究提出了更高要求,倒逼相关企业进行技术升级或者行业资源整合。国内企业既要降低机器人成本,还要提高本土机器人的竞争力并进行进口替代,向上游核心零部件领域突破是必然要求。

控制器、伺服电机和减速器被称为机器人的三大核心零部件,上市公司在核心零部件资源整合上面有先天的优势。记者了解到,目前涉及控制器的上市公司有华中数控(300161,SZ)、新时达旗下的众为兴、慈星股份参股35%的固高科技,均已实现了控制器的自主生产,国内企业机器人控制器产品已经较为成熟,是机器人产品中与国外产品差距最小的关键零部件。

新时达利用资本市场并购众为兴后形成的机器人领域协同效应可作为经典案例,众为兴涉及机器人的运动控制系统产能为年产660套,在核心技术方面,众为兴的运动控制器目前能够支持32轴的运动控制(国外6轴以上技术对华禁运)。公司收购众为兴后完成了上游控驱一体化+中游机器人本体的完整产业链布局。

减速器方面,秦川机床(000837,SZ)在资本市场整合大股东的RV减速器生产线,规划年产18万套。公司250AII减速器通过国家863项目鉴定验收。秦川机床将从关键零件关节减速器做起,逐步介入伺服机、驱动器以及机器人整机。秦川机床工程师告诉记者,公司RV减速器由于系列产品不齐,目前处于小批量的生产阶段,还会陆续开发一系列不同规格的减速器,因为市场需要不同型号的减速器。

国产伺服系统在功能、性能和工艺方面,与日系产品有一定差距,但是这个差距在缩小,相关上市公司有汇川技术(300124,SZ)、华中数控、新时达等。

 

低端产品竞争已白热化

杨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中央经济工作会上,国家将对机器人行业做顶层设计,将集中资源打造几家机器人龙头企业,带领下游相关产业的发展。

杨漾透露,长沙长泰机器人公司是央企中轻集团下面的公司,长泰机器人想利用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目前正在股改,准备IPO上市。如果IPO上市不成功,不排除在A股市场买壳上市。

中航工业董事长林左鸣表示,中航工业拥有比较完善的航空技术和产业体系,在广电、监测、控制、驱动、信息处理与新材料机器人智能技术上拥有相对优势,同时集团内部也有需求。中航工业把机器人产业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予以大力培育,并在高端机器人方面及早布局。

林左鸣表示,中航工业将加快航空科技成果向机器人和智能装备产业化转化,推动机器人应用于服务和家庭等领域,当机器人像家电、轿车一样进入千家万户,必将形成巨大消费市场。

曲道奎向记者表示,目前传统机械手这类低端产品的竞争已达白热化,技术门槛和附加值都比较低,但是新一代机器人是蓝海市场,新松要完全避开传统机械手等低端领域。近年来,新松机器人已经将注意力放在了中高端技术和产品上,产品布局在工业机器人、特种机器人、洁净机器人等多个领域。

不过,新松机器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与国外企业相比较,还存在着明显的距离。据统计,国内机器人的过半市场被以“四大家族”为主的国外企业占据,而新松机器人目前的市场占有率为4.4%。

一位券商分析师也向记者提到,新松与“四大家族”之间是差异化的竞争。“四大家族主要是在汽车领域,有固定的合作伙伴,市场已经分割的差不多了,在这一块别的企业是不好进入的。但是在其他的行业和领域,从目前来看他们还没有怎么进入,因为觉得太小了。”

机器人 硬件制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