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联大:最先感知“水温”变化
崔婧 崔婧

大联大:最先感知“水温”变化

大联大控股(以下简称“大联大”)是一家总部位于台湾的电子元器件代理商,业务规模在亚太区位居首位。它的上游是英特尔、德州仪器、英飞凌、联发科等250多家半导体厂家,代理各种基础与核心元器件;下游对接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原始设计制造商(ODM)、电子制造服务商(EMS),以及大量中小企业。

文|本刊记者 崔婧

大联大控股(以下简称“大联大”)是一家总部位于台湾的电子元器件代理商,业务规模在亚太区位居首位。它的上游是英特尔、德州仪器、英飞凌、联发科等250多家半导体厂家,代理各种基础与核心元器件;下游对接原始设备制造商(OEM)、原始设计制造商(ODM)、电子制造服务商(EMS),以及大量中小企业。

简而言之,大联大在产业链中处于“承上启下”的位置。为了提升销售业绩,大联大会把芯片和元器件组合成不同的产品解决方案提供给下游客户,还可提供方案设计思路,以及电子商务、仓储物流等支持。在近年的多次电子产品浪潮中,大联大都扮演了幕后推手的角色,比如深圳备受关注的开源创客Seeed Studio(矽递科技)就是大联大的客户之一。

23

过去6年,大联大的业绩以每年25%的速度在成长,这得益于其对产业趋势的准确把握。2009年~2010年,大联大主要依靠手机产品带动业务增长。2011年以后,工业领域成为了大联大最大的业务增长点。

大联大把工业、汽车等业务比作长期食用的“米饭”,而MP3、手机等消费电子产品则是“肉”,抱持“吃得着最好,吃不着也没关系,只要吃上一口就是赚到”的心态。大联大认为,消费类产品的火爆虽然能一时带动相关业务,但是市场大起大落的消极影响也很大。深圳电子圈中也有许多大联大客户,其中不乏山寨机时代的从业者。他们走了这样一条路径:最早扎堆做MP3,风潮过后分道扬镳,一部分人做MP4、数码相框,另一部分人开始做手机,直到2014年下半年,手机销量才开始大幅下滑。而做MP4、数码相框的这部分人又分离出来两拨人,一拨人做手持的GPS导航,另一拨则选择做上网本,之后又把目光转向了平板电脑。

如今,IOT(物联网)成为了下一个浪潮。大联大又看到了其中的机会:做硬件的人不了解软件,搞互联网的人不了解硬件。于是,他们积极与Seeed Studio合作做创客,与腾讯等互联网公司做硬件的对接,希望在IOT时代,自己能成为一个软件的通路商或者是云的通路商。比如,一个客户的手环要和京东云连接,大联大就用自己的芯片和设计方案帮助客户把手环与京东的云协议接口调通。今后,数以千计的客户也需要通过大联大的帮助,令它们和BAT、京东、小米等互联网公司的云联接起来。 

大联大能够踏准产业变化趋势,这和其组织架构不无关系。目前,绝大部分的公司还是沿袭这样一种思路:以销售驱动来带领技术,哪里业绩好,技术就往哪里走,而大联大却很早就分离出一部分人专门负责技术和市场。 

在大联大内部,面对客户的有三个部门。第一是市场部,专门和上游原厂打交道。第二是销售部,主要和下游客户打交道。销售部不针对某个客户,也不特别针对某个品牌,而是按产品线划分业务职责,比如一组人负责平板电脑,一组人负责手机,一组人负责可穿戴,一组人负责智能家居等等,他们主要是把代理的芯片组合出最优方案,来与客户做互动。第三是应用技术部,这个部门的主要职责就是做前瞻性的趋势判断,让公司提早进行储备。 

按照大联大对《创业家》的描述,IOT芯片最关键的配件就是MCU和连接的IC,其实这些都没有手机芯片复杂。也就是说在物联网时代,技术的创新并没那么多,更多的是如何把已有的东西组合起来,搭配出新的产品、新的生意模式。 

根据目前智能硬件微小的出货增长量,大联大也无法判断其到底要多久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这也是为什么在大联大的客户里面,一些人还在做平板电脑和触摸屏,一些人在探索IOT、朝着可穿戴方向尝试,而更多客户还处在观望状态的原因。不过,大联大把一半内部资源配置在IOT领域。如果浪潮袭来,这家总能最先感知“水温”的公司,已经做好了准备。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崔婧,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大联大 感知 “水温”变化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