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月营收7840万,尚德教育能否在在线教育“自称为王”?
i黑马 i黑马

单月营收7840万,尚德教育能否在在线教育“自称为王”?

4月9日,尚德机构举办了有史以来第一场发布会,不是上线新品,也非战略调整,只是“一场志在炫耀的发布会”。尚德要“炫耀”的是2015年3月份营业额,单月实现7840万营业收入。这被尚德机构创始人欧蓬看作是转型之后取得的成功。



文 | 本刊见习记者 周路平
编辑 | 周群锋

 
尚德机构自去年决定向互联网转型之后,一举一动都透着互联网味道,不再遵循黑暗森林法则,不再害怕暴露在对手的枪口下。“面对的是一片水草风美的互联网教育的时候,这支部队真的非常的强悍,非常的有威慑性,前面是一块蛮荒之地,大家谁都可以抢占的。”欧蓬说。

尚德机构CEO刘通博还表示,新东方在线做了10年还是两个多亿,正保教育做了十年今年也就是6个亿。2015年尚德能够做到全国第一。
 
“开始没收入将终生难有收入”

据了解,在尚德机构3月的7840万的营业收入中,主站及相关业务贡献了6400万收入,下属品牌“嗨学网”、“对啊网”分别营收1240万、200万元。嗨学网是尚德机构提出“无线接近互联网”战略后推出的第一代互联网产品,主打职业培训的在线直播。对啊网成立于2013年,与第三方平台对接,提供会计等职业教育的在线培训。

“一切刚开始没有收入的在线教育将终生难有收入”,欧蓬认为,变现的方式存在四种:一是媒体变现,比如品牌广告、点击广告等;二是游戏变现,把流量卖给游戏、导入游戏;三是交易变现,收取佣金;四是衍生品变现,主产品不赚钱,通过推出主功能衍生出的产品变现。所有这四种变相的前提在于海量用户和高活跃度。而在线教育的边际成本很低,这就意味着难以形成海量用户和高活跃度。这就没有用其他的方式变现的可能。当前的互联网教育类应用,衰竭很快,“现在不变现,未来也终生不能变现”。从公开的数据来看,尚德的第一代互联网教育产品“嗨学网”从成立时的2011年到2013年,分别收入1000万、3000万和5000万,单从数据来看,嗨学网已经具备了欧蓬所希望的良好的变现能力。

根据欧蓬的想法,嗨学网和对啊网发展良好即可独立融资,甚至完全从尚德机构剥离。“大公司的本质是遏制创新的,破局之道是将单独的创新变成独立的闭环。”

尚德机构的在线教育之路目前存在三方面内容的支撑:狐逻在线学院,对接尚德机构的原有课程,提供自考、会计课程直播;嗨学网独立运营,提供直播和录播,主要业务是建筑师、CPA(指取得注册会计师证书并在会计师事务所执业的人员)、会计职称;对啊网独立运营,与诸如腾讯、百度、阿里等第三方平台的资源对接,提供在线内容。根据尚德公开的数据,三块主营业务的市场占有率最高达到70%,总比营业额相比于去年也实现了100%的增长。

而据尚德机构CEO刘通博透露,尚德的营销支出占营收的比重为4%左右,获客成本则在300多元。
 
“这件事情势不可当,必须完成”

尚德机构的转型可以追溯至2008年,当时欧蓬提出了“无线接近互联网”的战略。他将2008年到2010年定义为理论建设期,2011年到2014年为试错期。2011年,嗨学网上线,这是尚德第一款在线教育产品。2014年6月6日,当时已经多次试水的尚德决定,不再接受面授订单,全面转型互联网教育。线上的模式一下之间让尚德轻了许多。

除了战略上的转型,欧蓬也开始在人才上跟进,通过“管培生”的方式,培养了一批管理人才。今年不到30岁的刘通博,就是2009年校园招聘后培养起来的。欧蓬说,刘通博担任CEO后,他主要管理战略组织和课程化产品。

然而,尽管经历了较长时间的准备和探索,尚德机构的转型之路也时常遭遇阵痛。

尚德决定向互联网教育转型的第一个月,战略就遭到了一线销售人员的抵触。原因很简单,以前面授本科课程是7000多元,而线上的本科课程只有1980元,销售单价的大幅降低意味着销售提成的减少。后来通过销售尖子奖励的方式,才化解了销售人员收入低的抵触心理。这一点也让刘通博感悟颇深,他说“让团队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在线教育是未来,让团队每一个人向他的过去告别,让团队的每一个人向他过去习惯的做事方式,习惯的时长打法,习惯的教学方法做告别,这个是最难最难的。”

除了销售人员的抵触,在线直播的老师对这种方式也曾有过争议。有老师提出将在线直播中的交互区关闭,从而避免课程讲授时,容易被学员提问打断的情况。不过这个建议没有被采纳——没有交互的直播和录播没有任何区别。

内部的争议之外,外部的挑战也开始出现。就在尚德机构召开发布会的前几天,媒体报道了有学员在尚德机构报名后无法退费的现象。尚德机构也在发布会当天公布了最新的服务承诺:15天无理由无条件退费。

无论是尚德,还是欧蓬,已经开始越来越急切的往外走。就像欧蓬在发布会现场,展示的胳膊文身上的那句凯撒大帝的名言:这件事情势不可当,必须完成。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编辑周群锋;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