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易拍董事长王铁忠: 检测系统替代人工经验
i黑马 i黑马

车易拍董事长王铁忠: 检测系统替代人工经验

如此一来,车易拍商业逻辑的核心“规模化确定车况进而产生行业认可的信用加速流通效率”就变得可行了。以下为王铁忠口述。2004年我的网游点卡销售公司被收购后,我注册了一个经纪公司来了解二手车行业。很快,我产生了做一个连锁的零售大卖场的想法。

评估师原先既要检测车况,还要给出价格。车易拍认为黄牛们身经百战,评估师的定价无法左右他们的意愿,却可能切走经纪公司的车源,实在没必要继续拥有这个功能。而车况的检测虽然依赖人工经验,但并非有多么复杂的知识,无非是按照检测项不同,分门别类地积累经验而已。遵循着这两点,资深车迷王铁忠用数据库取代了经验库,同时砍掉了评估师的定价功能。如此一来,车易拍商业逻辑的核心“规模化确定车况进而产生行业认可的信用加速流通效率”就变得可行了。

以下为王铁忠口述。 

22

我一直想以互联网的方式做二手车,但没想明白怎么入手。2004年我的网游点卡销售公司被收购后,我注册了一个经纪公司来了解二手车行业。很快,我产生了做一个连锁的零售大卖场的想法。

 

一个卖场怎么也得有500台车,想做好北京市场,至少得有4个卖场,那就是2000台车。而二手车行业没法儿解决规模化收车的问题,也就是货源不足。在中国收车全靠人的经验。评估师也基本靠自学,没有师傅,因为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评估师的效率也很低,他一个月最多评测15台车。我如果想开卖场,那得雇多少人?

 

对我而言更重要的是,靠人不能控制住资源。比如我辛辛苦苦打广告弄来了车源,很容易被评估师切走。评估师对我说,“王总,这个车是事故车不能收”,我只能说好,我不可能每辆车都跟着去看。如果我不让评估师出去看车,我开个店,那么能收到的合格的二手车仅能满足1/4的需求。所以,那时候中国99.99%的二手车经销商,每个月就卖几台车,全国大概只有一两家的交易量能做到一百台。要解决规模化收车的问题,不能靠人。

 

我决定开发一套检测系统,把评估二手车这个事,从经验变成系统化、标准化的检测流程。至于这是不是可以做成,我并没有过多犹豫,我太懂车了。

 

我1992年就开始买二手车,那是一辆伏尔加。那个年代的老旧车经常在路上抛锚。我去修理厂,不用人家修。我借人家的地沟、工具,我自己动手修。对我而言,拆了普桑、捷达、富康再装好,没有什么难度。我算是一个稍好的评估师。我周围还有一帮做修理厂的朋友和一些高级维修工。简单讲,我很确定评估师的工作中哪个环节是可以标准化的,哪些环节是可以被量化的。

 

但是公司的其他合伙人对做检测系统有争议。一般的互联网项目,创始人都会希望在三年左右就有成果。而这套检测系统,三年内不可能完成,成本也非常高。我顶了很大的压力。我的搭档们觉得,既然你这么想做,那就支持你吧。

 

现在大家都觉得这个系统神乎其神,其实窗户纸一点就透,它就是一个数据库比对系统,没有什么高深的技术,就是把一些传统检测维修的过程中所用的工具应用到了这个领域。比如,最基本、最核心的漆膜测厚仪,它最早是用于管道防腐的。数据库主要包括车况和车价。当然,它也是我们从2004年到2007年一点点摸索出来的。

 

确定一辆二手车的车价最最重要的部分就是它有无事故,这甚至可以影响车价的40%到60%。所以,当时我首先要确定检测方案是否合理。

 

到底怎么判断一辆车是否出过事故,我们当初考虑过多种方案,包括测底盘,但这个技术不成立。比如奥迪与一辆轿车追尾,它的底盘可能会变形,但如果它撞上一辆卡车呢?卡车很可能会把奥迪的车篓子整个掀掉,而奥迪的底盘会是完整的。即便底盘受损了,现在的维修技术也可以修复它。现在很多人靠底盘测量仪来判断车况,这是不懂车。

 

我们最终确定的是从漆面角度来判断,因为一辆事故车一定会重新做漆。维修厂的钣金喷漆工艺跟原厂的涂装工艺完全不同。原厂涂装工艺有严格的工序要求,而且是裸车条件下的180°C 高温烤漆。当一辆事故车来维修时,车上又是塑胶件又是各种电路,所以维修厂只能做低温烤漆。现代工艺下的漆膜涂层都是微米级的,维修厂想修复到微米级别,没这个可能。而且不同品牌、不同批次、不同颜色、不同型号的车,甚至同一辆车不同部位的漆膜厚度,基本上都不相同。主机厂只要求漆膜的数值保持在一个范围内,这就是合格的。

 

既然这样,我们就想办法先采原厂的漆膜值。中国每一个汽车品牌,我们都至少找了两三家4S店持续、稳定地给我提供数据,而且采集时要遵守规范,一辆车171个漆膜点能不能都按照我的要求采集?拿回数据后我们还要甄别和分析。现在有些人说可不可以花钱从原厂买数据?对不起,原厂没有,你得自己采集。

 

接下来我们要了解一辆车出现事故的各种情况。各种角度发生的碰撞对一辆车所形成的伤害是不一样的。比如,车的骨架是方的,从右前方受到猛烈撞击的时候,它可能会变成菱形。也就是说,右前碰撞很有可能会伤到车的左后方。主机厂在车身上设计了很多卸力的结构。你只要有经验,就很容易知道如果这辆车发生了碰撞,应该重点看哪儿。

 

很多修理厂的朋友一旦遇到事故车,会先给我打一个电话。我们有的时候比保险公司的人到得都早。我们看这辆车的情况,了解它出事故的过程,然后再跟着保险公司一块拆车,再看看修理厂怎么修。如此一来,我们看到一辆被修复完的二手车,就能用逆向工程方式来判断这辆车曾经发生过多大的交通事故,维修程度和方式如何。

 

判断完一辆车是否属于事故车,再来看它的综合车况,其中最关键的是检测发动机、变速箱等。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是免拆检测。我们还可以通过车载微电脑来深入了解这辆车的故障情况。通过设备解密传输协议,读取出故障码,再翻译成对应的故障描述——这看起来简单,其实做起来非常难。首先是当时的设备贵,即便是通用设备也要一两万元。再者,不同品牌、不同型号的检测项的排序也不同。某个检测项在奥迪车上排第14位,但在宝马车上排第30位。所以我们必须靠人工把排位信息摘出来,这样检测系统自动指示评估师去检测时才不会出错。

 

车型库的建立也不容易。的确,通过VIN码(车辆识别码)可以准确地判断车型,但很多国产车型使用VIN码时不规范,前几年还不使用。另一个问题是,厂商对于车型的描述和二手车交易中对车型的描述不太一样。比如,主机厂说的宝来1.8TAT,消费者叫它宝来1.8T豪华版。我们不可能要求评估师准确分辨出这辆车是标准版还是豪华版,或是尊享版、跃动版,我们必须给他一个能够去认知的车型判断。建立车型库的过程中即便能买到一些数
据,它的准确度也达不到我们的要求,我们要拿去和官方配置表一条一条地核准。

 

电控系统库的建立也是一样的过程。我们干的都是苦活,全是工作量,而且要花成本。那几年公司只有不到20人,但花出去近千万。系统做好后,就没有大改过结构了,因为我们的检测量大,依靠持续积累的数据我们还修正了一些问题。

 

大家都说干二手车的人是骗子,卖我事故车。其实99%的黄牛并不想骗你,但他自己稀里糊涂看走了眼,收了事故车。这个检测系统出来后,我们希望每一个经销商在收车时就清楚他收的是什么车,而买家看到检测报告时,就像看到一辆真车。

 

一个老评估师能不能取代这套检测系统?能。但这套系统不受情绪、身体条件的影响,它稳定。此外,它规范。一辆车从哪儿看、怎么看,你根据系统提示做就行了。过去一个评估师没三五年以上的一线经验,根本没可能给出比较靠谱的检测报告。现在一个有维修基础的修理工来车易拍,两个半月后就是一个中等素质的评估师了。他能看出大事故,能如实掌握车的基本性能,能出具一份正确的检测报告。

 

现在车易拍的评估师收车时会带一个箱子,里头是平板电脑、漆膜测厚仪、电控检测仪以及一些辅助设备。检测时先录入基本信息,然后测试汽车的数据,再做事故查勘……检测完后,系统会自动出具检测报告。商户可以查询价格,我们会给出这个车型在过去一个月里的交易信息。这时,检测师理论上已经可以走了。一个人测一辆车大概需要40分钟。

 

到2015年底前,车易拍会在50个城市开展业务,我们需要至少2500个检测员。为此,我们已经有专门的评估师培训学校了。我们会监控评估师每个月的检测量、事故率、赔付率,如果不合格还要复训。中国到今天为止,只有车易拍实现了规模化培训评估师。

 

我们很自信可以赢到最后,因为现在不管谁站出来,不管他多有钱,想做二手车检测就得重复我所有的工作,而且六年以后才能发挥作用,因为中国私家车平均换车周期是六年以上。我们是2004年开始建数据库,2010年北京限购,正好7年时间。现在那么多公司想做二手车卖,只有我们的平台可以检测大部分的车,只有我们可以做远程、异地、线上的拍卖。

 

版权所有:本文为王铁忠口述,编辑i黑马,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车易拍 王铁忠 检测系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