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功权获释后首公开露面:和潘石屹谈创业
i黑马 i黑马

王功权获释后首公开露面:和潘石屹谈创业

黑马说:4月17日,潘石屹(SOHO中国董事长)和王功权(鼎晖创投基金合伙人)在望京SOHO谈起了关于创业的话题。潘王二人共同认为,互联网创业是大势所趋,但是和硅谷比起来,中国大部分项目缺乏创新。

黑马说:4月17日,潘石屹(SOHO中国董事长)和王功权(鼎晖创投基金合伙人)在望京SOHO谈起了关于创业的话题。潘王二人共同认为,互联网创业是大势所趋,但是和硅谷比起来,中国大部分项目缺乏创新。

 “让一个成功创业者谈经验,他所说的很多话都没有意义,因为成功是不可复制的。今天即使让马云过来分享,让他再重新创立一个阿里巴巴,估计也是很困难的。因此,我今天的分享是从方法论角度讲的,希望能给大家帮助。”王功权说。

2013年9月,王功权因涉嫌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罪被捕,此次见面会也是他无罪获释后首度公开露面。
 


潘石

王功权
 


文 | 本刊记者 刘惜墨
编辑 | 周群峰


创业6大方法论

在这次见面会上,王功权谈到了创业的6大方法论:

一选对方向。要不停叩问自己,这个项目商业模式是否成立,如果不成立,就必须调整。举例来说,马云创业时也不知道今天的模式是这样,他最初做的是类似网上的展会模式,然后收摊位费。后来才发现庞大的组织可以出现庞大的现金流。京东也是这样子,有几百亿的销售收入时还不能实现利润,最后发现庞大的数据的价值,然后开始做金融、保险。

二团队组合能力。个人的资源、能力都是有限的,那么就需要有一个组合的团队向前走。很多创业者说,以为融到钱后就能请来优秀团队,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的东西好,如果你是一个真正做事的人,就一定会有人追随的。
 
三资金链不能断。搞企业实际上只要资金链条不断,就总可以走下去的,资金链条如果断了就非常艰难。
 
四、对接资源能力。因为这个问题需要深入聊,在此就不讲了。
 
五、有明确的做事底线。很多企业最初的时候没有把握好做事底线,以至于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回头想调整很难。这不仅是道德问题,也不仅是一个政治方面问题,我谈的是一个商业风险的问题。什么事情会导致企业重大崩溃?就是企业有违法的事情、有税务的问题、有官商勾结的问题等。

六、确定是在快乐地工作和生活。大家都说创业现在很痛苦,只是为了未来的幸福。但是工作本身应该是快乐的。要做自己感兴趣、有价值的事情。不管事情本身成功不成功,你都觉得自己很快乐,这样才能挖掘各方面潜力,才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成这件事情。
现场提问环节(摘录)
 
问:潘总,您如何看待到富二代、官二代的话题,您会跟您小孩谈创业吗?    
潘石屹:我经常谈创业的话题,我也鼓励他们去创业。今天看似特别庞大的以国企央企、甚至世界500强为代表的传统模式,很快会土崩瓦解。而以年轻人为代表的,掌握了互联网技术的这股力量兴起来了,他们建立的文化是平等高效的,能够把社会资源充分利用,这是未来的希望。

另外就是做人方面、如何控制钱的问题。我希望我们的孩子不要成为像极个别官二代、富二代,他们有致命的缺陷就是优越感。人不能犯骄傲的错误,你如果是自己有优越感,会一事无成。

问:我是经营婚庆公司的小老板,有很多的员工跟了我三五年,什么时候应该分股份?
潘石屹:我们在海南创业时,冯仑和王功权年纪较大,我们其他人都是20多岁。后来我们赚了一笔钱,买了两套房子,本以为会分给两个成家的人,尤其是王功权住在猪圈的旁边,结果却是我被分了一套,王启富和刘军一套。

王功权:首先,我要说的是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是这不是简单能回答的。有一个做私募股权激励特别强的专家就郭凡生,他搞了一个股权激励方案的培训班,  我建议你去听一下。

问:1999年我见王功权的时候,他对互联网不熟悉,潘总之前是做财务的,现在企业做这么成功。你们是怎么提升自我的。  
潘石屹:大家都在不断地学习。我觉得不能有偏见,学习的时候最大的障碍是偏见。我说一个我学习的经历吧。刚刚我说了,服务制造业、煤老板、钢铁老板等企业一轮轮败阵后,等望京SOHO建好开始租房子,T3这一座楼100%都是互联网公司租的。这让我吃了一惊,整个市场中放眼望去全是互联网企业,而我对互联网的了解就是微乎其微的,所以我要不断学习。我给自己定了个任务,一个星期去10家互联网公司,跟他们聊,听他们说各种各样的想法。其实在这个学习的过程中,学习速度是飞快的。

我看到大约20家企业的时候,心里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沮丧感。因为见了这么多企业,没有企业跟我谈怎么赚钱,都是怎么烧钱。我50多岁了还要跟这些90后的一起混,向他们学习吗?但是慢慢地我发现,这是我的偏见。所以我觉得学习最大的障碍就是不能有偏见。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刘惜墨,编辑周群峰,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