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有趣的人生
叶静 叶静

选择有趣的人生

陆奕放弃了美国优越的工作,只为让中国病人能享受到国际一流的医疗服务。

34

选择商学院时,陆奕想寻找一种自由。所谓自由“并不是为所欲为,而是一种突破自我的精神”。

她大学时曾经在AIESEC 里享受过这种自由,这是一个号称推动世界和平却仅有几个学生的小组织。加入之后,她成为这个组织在上海地区的主席。她翘课做活动,出门找赞助,甚至在工作的前几年都抽空给后来者做辅导。现在,这个大学生交流组织已有上千人规模,每年与很多境外学生做交流。

“ 回头看这件事,我觉得只要你相信一件事,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去做,就算改变世界也是可以实现的。”陆奕说。

她的工作履历很不错。上海交通大学毕业后,先在波士顿咨询公司,之后在贝恩资本做投资。本职工作外,她还说服公司发起两个公益项目:为贫困地区学生建立图书馆,为先
天性心脏病儿童做手术。这些看上去都很美好,但并未持久。

有一次,陆奕去美国出差,途经斯坦福大学,在那里听到很多稀奇古怪的想法,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回国后,她决定申请斯坦福商学院。

让她印象尤为深刻的是耐克创始人的这段话:“当你在人生的十字路口,不知道应该向左走还是向右走时,我不能告诉你选择哪条路会更好,但我会告诉你选择哪一条路会更有趣。”陆奕忽然觉得,她在中国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感兴趣的呢?她想起了在AIESEC 的往事。

她把AIESEC 的故事写进了给斯坦福的申请信里。她希望毕业以后不仅追求财务回报,还可以做一些有社会意义的事,成为一个社会型企业家。

在斯坦福的两年间,在一次次与别人、与自己的对话里,陆奕开始找回自己。对于未来,她也有清晰的规划:不再回大公司,找一个有更多机会发挥自己价值的平台。毕业后,她加入一个只有4 人的美国首富家族的投资基金,独立负责该基金在中国区的业务。那三年很惬意,背靠大树,生活悠闲,项目挣钱,还能与中国最优秀的创业家们自由对话。

在接触这些人的过程中,她发现,所有人工作之余最关心的无外乎三件事:子女教
育、住房投资、家人健康。而一旦涉及看病,每个人都能讲出一个心酸的故事。于是,她开始思考一个问题, 在全球化的今天,为什么国人有能力购买到全世界最好的商品,却无法享受到国际一流的医疗服务呢?

在这期间,陆奕的爷爷去世了。参加完爷爷的葬礼回到美国,一个清晨醒来时,她想起爷爷并不愉快的就医体验,忽然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做医疗?当天,她辞职了。“我不想再等了,我要搭建一个连接中美医疗资源的平台,让每个中国人都有机会享受到世界一流的医疗服务。”

她找到了刘达,一个有医疗经验的合伙人,哈佛大学毕业,正在波士顿管理十几家社区医院。他们联合创办了医疗项目——全球康。

然而,想让中国病人直接来美国看病,过程很琐碎。后来,她找到一个很小的切口。在中国,医生每天要看大量病人,与病人的沟通很少。很多时候,中国病人在对自身疾病几乎毫无了解的情况下就被要求手术或接受治疗,他们甚至不知道这些疾病到底有哪些治疗方案。

针对这个需求,陆奕和她的同事开发出了一个产品——远程咨询。中国病人无须来到美国,只要发送相关病历记录,就可以和一位美国医生进行长达半小时的对话。在这半小时里,美国医生会详细解答疾病的相关知识、各种可能的治疗方案及利弊,帮助病人选择最个性化的治疗方案。

“这件事做了后,市场反映非常好。”陆奕说,“85% 的病人优化了他们的治疗方案。”

随着业务的行进,全球康的目标也更聚焦:在癌症等领域,采用远程诊疗模式,满足病人沟通和会诊的需求。病人的经济负担不会太重,更多家庭将有能力承担。

全球康还搭建技术平台完成了相关业务流程的规范及优化。一开始服务一个病人需要三四周时间,现在一个病人三五天即可完成远程咨询。为此,陆奕每个星期的工作时间超过100 小时。除了主营业务以外,陆奕要求公司员工贡献出10% 的时间参与到社会福利工作中,包括每年4 月协助30 多位美国医生来中国为孤儿做手术。

“ 这一年我们帮助了 100 个病人,我觉得非常有意义。进斯坦福之前,我就想成为一名社会企业家——既能够创造经济效益,也能产生社会价值,这就是我想要追求的自由之路 。”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叶静,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陆奕 有趣 人生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