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海盗”崇拜者
崔婧 崔婧

“硅谷海盗”崇拜者

金亦冶的创业灵感来自于斯坦福里的一场演讲,校友甘愿做他的“小白鼠”。

32

金亦冶和斯坦福结缘始于电影《硅谷海盗》。这部片子讲的是苹果与微软之间的斗争故事。那时候,他还是个初中学生,对创业完全没有概念,只是看着那些在斯坦福拍摄的很酷的电影片段,对斯坦福产生了向往。

2010 年,金亦冶进入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斯坦福,就读于电子工程系。刚开学不久,电影《社交网络》的上映就直接导致系里的很多同学在第二学期选择了休学。那时候,系主任还跑来跟金亦冶和同学们说:“你们能不能不要着急创业,先把课程读完,我们还挺想赚你们的学费呢。”

金亦冶的创业方向也是来自于斯坦福。每周很多创业者或企业家都会来斯坦福做演讲,不过他很少去听。唯一去的那次是来斯坦福的第二年,他听了杰克·多尔西的演讲,杰克是当时硅谷最火的两家公司Twitter 和Square的创始人。

杰克在那次演讲中道出了一种新观点。他认为,Twitter 是解决信息交换的问题,Square 是解决物品交换的问题,但是在人类的历史上,当人们还不会用语言进行交流的时候,已经开始以物换物了。虽然不同的时期人们用不同技术去满足它,但是核心的需求永远没有改变。听完杰克的演讲,金亦冶决定把自己的创业方向瞄准支付领域。

2012 年回国后,金亦冶就一头扎入了支付行业。他的产品叫作收银平板,类似于“Square Stand”, 把POS 机和Android 平板结合起来,平板上集成了磁条卡刷卡槽和芯片卡插卡槽,并搭配密码键盘器和小票打印机,打造成一个线下商户的智能中心。

这个项目做了一年半,商家的反馈不是很好,没有真正做起来,但是却帮助他很好地理解了支付行业。之后,金亦冶离开了那个团队。虽然第一个创业项目停滞了,但是金亦冶却发现了另外一个痛点:收银平板最大的痛苦来自于支付通道的调试和打通,对开发者来说,支付接入门槛太高,体验也不够好。

于是,金亦冶和几个朋友开始着手开发支付SDK 产品,取名“Ping++”。Ping++ 为初创企业提供多个支付渠道的标准接口。只需要七行代码,开发者就能在其应用里嵌入支付宝、微信等主流第三方支付平台,就好比将视频链接嵌入网页一样。这可以降低移动应用开发者在搭建支付功能上的投入。

“我们帮助初次开通网上支付功能的企业去申请开通支付宝、微信、银联以及银行的在线服务,提前把所有与支付相关的系统程序都编写好,企业把我们的SDK 产品嵌入到应用中就可以调用。同时,Ping++ 还向企业提供一个管理平台,使企业能够看见交易数据,做退款、差错处理,可以实时导出报表。”金亦冶说。

在Ping++ 的团队里,16 名员工就可以完成以上三种服务,他们大多来自于华为、知乎、阿里巴巴和腾讯等企业的电子商务部门,具有丰富的运作支付系统的经验。

Ping++ 的客户主要是移动领域的初创公司和小型企业。“这是因为成熟的大型电商企业已经有了一套完善的支付系统,而人员不足的小型企业则需要一套完整的支付系统支持。”

之后,金亦冶发现,一些规模更小、团队人数更少的B 端企业更可能是最常用自己产品的客户群。他们又开发了一款“易收款”产品,这是基于Ping++ 的SDK 做的一个新产品,把开发难度降得更低,流程优化得更合理,与Ping++ 形成互补作用。

其实Ping++ 并非首个提供移动支付解决方案的初创公司。由两名爱尔兰兄弟创建的支付服务商Stripe 在美国大获追捧,这家由彼得·蒂尔等风险投资家站台的创业企业已获超过40 亿美元的估值。和Stripe 对每笔交易收取0.3 美元佣金的营利模式不同,Ping++ 对每月前10 万笔交易免费,超出部分收取每单0.01元佣金(不包括支付渠道收取的手续费)。目前,Ping++ 合作的移动应用客户已经超过500 家。

在斯坦福的求学经历给金亦冶带来了一个很好的人脉圈子。Ping++ 早期的很多客户都是他在斯坦福的校友,他们给金亦冶提出了很好的改进建议。金亦冶告诉《创业家》记者:“我会在(斯坦福)圈里说我们刚刚出了第一版支付产品,有人要试用吗?他们会自愿来做小白鼠,避免了创业项目初期的冷启动。”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崔婧,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金亦冶 “硅谷海盗”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