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人:游戏是他的爱好,并最终成了他的创业方向
周路平 周路平

游戏狂人:游戏是他的爱好,并最终成了他的创业方向

陈曲在等待着他的产品上线,就像一位即将做父亲的人等待着孩子的降临。虽然一切都将随时间而到来,过程却总是令人惊喜和期待。陈曲所期待的,是游戏上线后强劲的市场表现。

23

星云素创始人
斯坦福学籍:MBA2013
个人简历:游戏重度玩家,北航本科毕业后赴斯坦福进修MBA,期间在红
杉资本等投行工作过两年;2013 年回国后,开始在手游领域创业。
创业项目:星云素,一家手机游戏开发商。

陈曲在等待着他的产品上线,就像一位即将做父亲的人等待着孩子的降临。虽然一切都将随时间而到来,过程却总是令人惊喜和期待。陈曲所期待的,是游戏上线后强劲的市场表现。

发掘海外蓝海

2013 年6 月,刚从斯坦福MBA 毕业的陈曲匆匆回到国内,创办星云素网络科技公司,专攻手游。

他们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一款代号为“innfinity”的游戏中,这还是一款尚未上线的产品。捧着一杯星巴克的陈曲纠结了好一会儿,也不知该如何进行通俗易懂地介绍。他只好将这款游戏描述为“专门为星航玩家打造的融入地下城背景的战斗卡牌游戏”,并透露计划于今年4 月份在北美和大洋洲上线。

或许你已经注意到,这不是一款面向中国本土市场的产品。

“为什么回国来做?因为中国的人才最好;为什么做海外市场?因为海外的市场最大。”这种“立足本土,攻占他乡”的做法透露出他对中外游戏市场的独特看法。根据陈曲的长期观察,中国有着最优秀的游戏开发人才,尤其在游戏的付费盈利方式上,中国一直处在领先地位。“大型游戏或许存在差距,但在小型手游和页游方面,中国是最领先的”。陈曲打了个比方:我回国组建一个游戏团队,就好比中国的团队跑到硅谷做国内的社交网络,思路都是一样。

国内游戏人才的高度聚集也衍生出弊端,高素质的游戏人才大多选择自己搭建团队创业,这无形之中加剧了国内游戏市场的竞争,“在外面有蓝海的情况下,没有必要做国内的红海市场”。陈曲最终将目光投向了海外。

陈曲很快拿到了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出对钱的过度渴望。在他看来,游戏行业作为离钱近的领域,早已涌入大量资本,只要稍微成功就足以养活整个团队,从而让员工实现财务自由。从这个角度而言,他寄希望于产品本身的成功,而这种成功不是靠筹钱能够达到,还是需要靠谱的团队。而此时,陈曲已经有了一支13 人的创业团队。

“就等着产品上线,看数据怎么样,然后分析数据、理解数据、修改游戏,再上线,再读数据,再修改,直到它挣钱为止。”陈曲对游戏市场淘金路充满了信心。他已经和游戏发行商进行了接触,通过市场调研,得到的反馈也让他们备受鼓舞。

让外国玩家付费

2007 年,陈曲从北航金融学本科毕业,2010 年前往斯坦福进修MBA,中间在红杉资本等投行工作过两年。单从履历上看,很难将他与游戏领域联系在一起,或许唯一能沾上边的是,他是一位重度游戏玩家。为了能满足这种兴趣爱好,陈曲在北京工作时曾开过一家桌游吧,甚至还做过一段时间的职业游戏玩家,辗转于世界各地的游戏比赛。尽管名次可以忽略不计,“至少还是可以cover(抵销)差旅费”。

不过,让陈曲决定在手游领域创业的因素,不只是对游戏的痴迷。陈曲也看到了中国在游戏市场上积累的大量先进理念尚未传播到海外。“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机会,但很少有人做,所以我觉得这是特别值得尝试的事情。”

国内的“先进理念”指的是游戏在盈利点上的巧妙设计。按陈曲的理解,这种设计包括游戏本身和玩家的体验过程。而国内游戏的过人之处在于,能把一款游戏设计得非常具有盈利能力。在陈曲看来,这一点在国外做得并不好,国外有一些公司已经觉察到了中国的这些做法好,也在尝试着学习,但学得完全不着边际边际。

陈曲并没有将国内游戏照搬到国外。考虑到国外玩家对游戏本身的品质更为挑剔,陈曲更多地把握他们的品味、审美和习惯,“中国人做的三国游戏放到美国肯定行不通,一定要适合当地文化。”

虽然产品尚未面市,不过星元素的商业模式与其他游戏公司并无二致——道具收费。这种收费方法有两种:其一是先提供免费的体验,“让玩家玩爽”,到某一节点时,继续游戏则需要额外付费;其二是一开始让你玩得很爽,玩着玩着开始削弱游戏的体验,然后告诉你,只要出钱就可以让你玩得跟之前一样爽。道具收费的模式几乎都是通过这种对体验水平的把控来盈利。

国内外对于这种收费规则的认知存在着不小的差距。在中国的玩家普遍被各大游戏公司“蹂躏”过的情况下,国外的玩家大多还比较“单纯”。很多收费手段已被中国的玩家烂熟于心,看几眼就大体能判断这个游戏需不需收费或者在哪里会收费。相比之下,国外的玩家就更容易掉入你所设计的逻辑里面,“因为他们没有经历过这种收费方式”。

与校友并肩战斗

斯坦福的创新创业文化历来令人惊叹,不仅走出了诸如布林、杨致远、扎克伯格等知名企业家,更孕育了惠普、谷歌、facebook、eBay 等一批巨头企业。创业,已经成了斯坦福的另一种图腾。

这种浓厚的创业氛围给陈曲留下深刻印象。在他的记忆中,三年的斯坦福求学时光里,创新和创业是校园各个角落唯一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人们谈论新技术、新发明或者新痛点。

陈曲那一届的MBA 有400 人毕业,其中30% 的学生投身各领域创业,有两家企业的市值甚至已经超过了10 亿美元。

身为其中一员,尽管陈曲并不认为仅靠之前投资人的身份和斯坦福的学历背景就能打动别人,不过这确实给他带来了便利。他刚毕业时,仅凭手中的一份商业计划书,就已经有投资人打算给他的项目投钱;回国后成为“Next Big”孵化器的首批入孵成员。星云素的另外两位创始人也都是陈曲在斯坦福的校友。“招人”和“找钱”这两大创业难点,在陈曲身上都迎刃而解。

不过,陈曲将这段经历带给他的益处,更多地归结于懂得在哪里找到钱。在硬件设施方面,以中关村为代表的中国创业基地,与以硅谷为代表的海外创业基地没有太大差距。在创业服务上,斯坦福本身就有Startup-X、500 Startups、TechStars等知名孵化器,国内的创业者往往只知道自己要找钱,却不知道去哪里找钱。幸运的是,随着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设立、各类孵化平台的涌现,陈曲所担心的问题或许很快就将成为历史。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陈曲 游戏狂人 爱好 创业方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