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代言 | 橙意手表试水移动医疗O2O,获500万美元融资
i代言 i代言

i代言 | 橙意手表试水移动医疗O2O,获500万美元融资

移动互联发展到今天,逐步颠覆和改变了很多传统行业,如交通、餐饮、房产等,但是由于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医生资源、医疗设备等众多现实因素,看病难的问题始终未能得到很好的解决,医疗O2O的兴起,则让在家检查病情成为一种可能。例如,很多人都不认为鼾症(即打呼噜)是一种病,而打呼噜经常在夜间导致猝死。当人们开始意识到打呼噜需要医治的时候,却发现有一个重要的障碍——鼾症检测。橙意手表是如何抓住该领域医疗O2O的关键?并且获得弘晖资本500万美元的融资?



 

被送进抢救室,却检查不出症状

大家好!我是橙意家人的创始人张丹。今天我的演讲要从自己的故事开始,我记得2010年的一个早晨,本来我是要做好准备中午去跟一个重要客户见面的,可是那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就突然觉得天旋地转,然后突然就胸闷喘不过气来,然后当时我就被送到医院,而且很快就进了抢救室。我心里特别害怕,因为突然间进来一大帮大夫,给我从头到脚戴了很多的监测设备,就像是传说中的重症监护室一样的,什么心电、血压等设备都有。

当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听到设备在嘀嗒嘀嗒的响,我就想我是不是一会儿就快进手术室了,特别紧张。但是过了大概十多分钟吧,突然看到医生哗的一下没了,就剩下一个护士,冲我说,你起来吧,数据显示没有问题,你一会儿就可以走了。我当时觉得很难受的,所有症状都没有消失,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医生却说没有问题呢?这个事情我非常非常的纳闷,我一定跟医生去聊聊。

医生给我科普的一个词叫预防医学。他跟我讲就是说,现在在我们的医学上面,我们的是叫临床医学,那就是当我们所有的,比如说病变,然后发生器质性的改变之后有临床的指标之后,医院才会给你做这个治疗,这是我们医院要做的事情,但是你虽然不舒服,你所有的指标都很正常,那么是在预防医学里面的一个问题,这不是我们临床现在能管得了的。


我当时就觉得很疑惑,所以我就在想,我这么年轻已经出现这个问题了,而且我身边可能还有很多很多人都面临着亚健康的问题,那医院管不了,这个市场足够大,是不是一个很好的产业呢,我是不是可以进入到这个领域,既能帮助到自己也能帮助到别人,能不能作为我一生追求的事业。

打呼噜也是一种病,得治


但是健康领域其实是一个非常专业的领域,我用了大概三年的时间,不断的探索和试错,有的时候跟朋友讲真的是一个血泪史。我们试了很多跟慢性病有关的,比如说像血压、血糖、心电图之类的这个相关方面的健康管理的一些探索和研究,一直都没有找到特别好的一个突破口。正好有一天我一个朋友过来跟我聊,就是说他一直在打呼噜,而且身边很多人都打呼噜,有时候一帮男人出去,住一个酒店,大家谁也不愿意跟谁一个屋,因为谁都会把对方给打醒了。后来有一次他就发现他的血压不断的升高,他血压控制不好,然后他去找医生。

医生跟他讲,他说有可能你这个是因为打呼噜引起的。他说你不要觉得打呼噜不是一个病,在前段时间医院收到一个120送来的一个急救客户,正好那个客户他的冠心病做完支架之后回到家里面一直控制不好,正好在半夜的时候,突然就心绞痛然后送到医院,然后查了很多的指标,最后发现他是因为打呼噜,因为打呼噜这个事情,医生跟他讲我们平时正常的人应该有氧来代谢的,但是我们夜间打呼噜的时候,氧的含量就减少了,或者说我们憋气让这个氧进不来,所以它其实影响到你所有的身体的其它器官,长此以往的话心血管疾病肯定是受影响的。所以他就跟我讲这个,其实是非常大的疾病,医生跟他讲你要先做一个检查,然后要到医院里面排队,至少要排一个月以上,所以他觉得这个是很困惑的一个事情,如果这个要排一个月的话就觉得,可能耽误时间了,而且要在医院里面睡一个晚上.

要排一个队,而且还要在医院里面睡一个晚上,这个可能对他来讲就是检查是件很麻烦的事情。所以当时我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不是可以有这样一个在家里面可以监测的设备。如果能做到远程上传给专家,免去了这样的一个就医复杂的一个过程,是不是可以找到一个突破口,然后于是我们就想从鼾症这个问题的解决开始入手。

底裤不能脱,血氧指标不能丢



当我们进入鼾症领域的时候,我们就会想希望找一些行业里面的专家来交流,所以我们就去拜访了朝阳医院的郭兮恒郭主任,因为他是这个睡眠里面的学术的权威。我记得那天特别有意思,当我们进到科室之后跟郭主任交流,大概用了半个小时,然后主任就特别兴奋,他突然打断我们说,我跟你们讲一讲,这件事情是这样的,他说我从事这个工作30多年了,一直在研究睡眠领域,我记得特别清楚的是,在我们最初的时候,没有这种专业设备来检查的时候,我们是当患者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拿一个小棉球在他鼻孔那个地方试探他的呼吸有没有暂停。他说我们那个时候叫没有解放人力,用了一个最笨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随着这个发展之后,我们现在有一些复杂的设备了。然后这个复杂设备也能得到一些复杂的数据,当然也能监测出来这些准确的指标,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解放人力,而且医院的床位是有限的,他说我们现在临床最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每天的检查数量,其实人群很多但是我排不开,我有时最长的时间能排到七个多月。所以我真的是对这个患者我是无能为力,他说我们特别希望有一个特别简单的,又能解放人力就是让医生不用在晚上去监测这些人了,那么又能解放人力。

他是这么形容的,就像一个人穿衣服一样,有很多衣服可以一件一件脱掉,但是唯一不能脱掉的就是那个底裤,那血氧就是那个底裤。那这就是说你们选择的血氧的一个指标,这个指标是不能丢掉的。就是我们在鼾症的监测过程中,他最重要的是判断他的缺氧程度,所以血氧的连续指标,最后形成的监测报告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他就想找到一个他多年希望找到的一个产品一样,他说这是他见过的可穿戴里面最靠谱的一个产品。

橙意手表就是一个门诊医生

其实我们进入这个行业之后,就进入到移动医疗的行业。大家都知道,要想进入医院进入医生(合作)是特别不容易的一件事情,很多可能互联网的公司是希望绕道而行,但是在这个地方我觉得我特别兴奋,我们大概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签了20家公立医院,然后我们跟主任的这种交往大概半个小时我们就能说服一个主任。然后包括跟卫生局的主管局长去沟通的时候,我们可能也就十多分钟,所以这个真的超出我的预期范围之内,就是我没有用任何的公关手段,但是我们真的是觉得我们产品定位非常准确,所以让大家能够对我们接受。

我们这样有了一个庞大的医疗的资源,所以我们这个产品的后期服务也就非常完善了。我现在手上戴的是我们新款的手表,患者在家里面的时候在夜间睡眠的时候可以戴着它来做整个的监测,然后早上起来只要打开APP就可以把数据上传到专家的部分。未来我们的APP里面是两个部分,一个是专家端还有一个是客户端,这样的话专家实时就能看到你的数据了。第一个,作为监测是非常方便的,第二个就是作为治疗的这个患者,他在家里面的时候,你的所有的治疗效果好不好,患者一目了然,那么对专家来讲,他也是实时的能监测到了,如果有问题专家马上会给你做出调压的这种准备来。

我们有很多鼾症患者已经在使用我们这款产品。比如说有一个台湾的企业家,他应该算是我们非常铁的铁粉了,他本身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但是后来因为享受生活,体重飙升到两百斤左右。所以后来发生了严重的鼾症,这样的话他的高血压,然后包括老年痴呆,还有一些心血管疾病都出来了,所以他在这个时候也是积极的治疗,但是治疗完之后在家里面监测包括治疗跟踪,是得不到医生随时的处理的。后来他买了我们产品之后,然后给我们发信息过来,他说橙意真的是解决我一个最大的问题,他就像给我请一个门诊医生一样,时刻在关注我的健康。所以这样的话就是我们像这样的粉丝都特别多,现在他们也都加入橙意的团队里面来,帮我们做升级研发的过程。所以我想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最大感受就是,我们真是用产品来打动了这个市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i代言,文章为原创,本刊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手表 医疗 O2O 融资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