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顶级天使徐小平和杨宁都投了小觅,防丢市场是下一片蓝海?
蒲鸽 蒲鸽

两位顶级天使徐小平和杨宁都投了小觅,防丢市场是下一片蓝海?

在智能硬件领域,投资人观望较多,真正投的特别少。因为相较于软件,做硬件模式太重,周期太长,纠错成本也太高。而近期,一款小小的防丢神器小觅TM,却得到了中国最顶级的两位天使投资人的青睐,天使轮融资千万级别,它到底是何方神物? 小觅的创始人庞琳勇博士(Leo)告诉你,这是全球最薄最强大的防丢器。而正是这块小小的防丢器,也许一个新的时代将被开启。


庞琳勇称自己是从来都是一个实打实的创客。从斯坦福毕业后,他创立过4家公司,参与1家公司的NASDAQ IPO,2家公司被收购。

第一次见到庞琳勇是在GMIC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上,他作为圆桌的演讲嘉宾,探讨了智能硬件出海的问题。在他创立的轻客科技公司(Slightech),其产品小觅被定位为全球最薄最强大的防丢神器。

第二次深入接触庞琳勇是对他做专访。

他谈话气场十足,言语中让人充分感受到硅谷和斯坦福的气息;他很自信,超强的跨界能力让他在自我展现中驾轻就熟;他在聊到自己的产品时,充满着热情,眼睛里全是光芒,兴致所到处笑得很开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对自己孩子的暖暖的笑。

谈到小觅,他兴奋地称,从未如此期待过一个产品,以前都是为别人做产品,这次的智能硬件创业终于是做一个自己想用的产品了!

日前,他正忙着小觅在京东众筹和indiegogo的同时上线,从一开始,小觅的定位就是全球化产品,中美同时发售。

为什么小觅在天使轮能同时被两位顶级投资人看中?防丢器都未来可以应用到哪些场景?小觅与同类竞品相比,到底有哪些核心优势?未来的防丢市场空间有多大?轻客科技创始人庞琳勇博士接受创业家记者的独家专访,也许您从中能得到答案。

专访记录(略有删减和调整):
 
相遇天使

记者:在智能硬件领域,投资人一般观望比较多,真正去投比较少,这不像软件,纠错成本小,做能讲讲您如何拿到了两位顶级天使的投资么?这也算是爆点了。

庞琳勇:其实我也很意外。我去徐小平真格基金那边也就不到三个小时,term sheet(投资协议)就签了。想起来我都觉得很传奇。其实我过去主要是见见我的斯坦福校友关爱之,想多认识一些斯坦福的校友。关爱之是斯坦福MBA毕业的,在真格做总经理。本来也就是吃个饭聊聊天,没想到他们所有人都想听我讲讲小觅这个产品,我就只好开讲了,越讲大家越兴奋,大家看到我带去的小觅样品爱不释手,讲到一半我们就开始讨论怎么做小觅营销了,就像一个team(团队)似的。讲完爱之就说咱们签投资协议吧,我们就签了。徐老师本来也投了很多斯坦福学生的创业,他觉得斯坦福学生创业的成功概率比较高。

记者:也就说,不光是产品,斯坦福本身就是一个背书。

庞琳勇:对,有这方面的原因。而我的经历还很丰富,毕业后在硅谷呆了十几年。我去的第一个公司属于医疗仪器领域,有三千多人,一年内我做了好几个新产品,申请了十四项专利,离开的时候我是公司当季申请专利最多的人。第二个公司我去的时候大概六十多人,四个月后在纳斯达克上市,团队很快从六十人涨到两百多人,市值二十亿美金。后来我作为联合创始人的公司,经过两次收购,最后全部卖掉了。中间还做过网络游戏和平板定制。大小公司,纳斯达克上市,收购,跨行业跨界,经历得多了,现在做起公司来也算是得心应手。

杨宁当时投资我们团队,也是因为看中我做智能硬件所需要的跨界的才能。现在做小觅防丢器,真是有一种感觉----属于我的时代到了。
 
核心技术

记者:就防丢来说,市场上已经有哪些比较好的产品呢?

庞琳勇:美国一家叫tile的防丢器,很有名,当然国内也有很多山寨厂家做了跟tile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我有试过tile,做得还不错,但仍觉得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记者:比如呢?

庞琳勇:tile有好几个问题,一个是很厚,足足8毫米,放在钱包都鼓出来了。再一个,它的按键体验不好。另外,他们的电池不能更换,用了一年差不多没电后,只能买新的,有点浪费。

记者:那您在做小觅时,都有什么样的思考?在哪些地方做了改进呢?

庞琳勇;我们一直在想,到底什么样的防丢器才是真正着力在“防”上,而不是说丢了才来找。那么第一个就要解决蓝牙信号的问题。市场上很多同类产品的蓝牙非常不稳定。

第二个,小觅的应用场景大致会包括钥匙、钱包、行李、护照、小孩、宠物等,因此小觅在设计上就必须考虑到所有场景的适用性。比如,我们在小觅上设计了一个小孔,这样就能挂在钥匙或者包包上;小觅只有3.5毫米厚,算得上全球最薄防丢器,这样就方便放在钱包里;背面设计成平的,可以方便地贴到笔记本、自行车或者狗的项圈上,也可以逢到小孩衣服上,或者放到鞋垫下面。

另外,考虑到不浪费,小觅的电池是可以更换的。为了不让小偷方便拆卸电池,又得花心思去设计电池盖。

记者:这其中哪些是小觅的核心技术呢?

庞琳勇:第一个是它的厚度很薄。

小觅的外壳采用不锈钢材料,这样的好处是强度足够,还能做得很薄。

另外,芯片、电路板、电池也得特别薄,并且考虑如何摊平,如何放置,所有的都有赖设计。

第二个就是天线。

小觅的外壳其实就是天线。金属外壳做天线非常难,要做很多的建模做各种各样的仿真,要看它在各种情况下匹配相应的东西,是一个很复杂又很困难的研发过程。

我们这个天线能力可以将蓝牙的搜素范围增至50米,基本上是蓝牙的极限了。

为此,我们申请了外形的设计专利,以避免山寨抄袭。虽然小觅的内部结构被拆开后很容易模仿,但外形上不能套用小觅的外形。如果换一个外形,又会掉入一个更大的坑,天线会出问题。这样就形成了我们的一个技术壁垒。
 
防丢前景

记者:怎么看待防丢这块市场呢?

庞琳勇:之前有个统计,平均每个人一年因为丢东西造成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大概有八十多美金。防丢器绝对是一个刚需,而且一个人不止需要一个,钱包、钥匙、电脑、行李,小孩,宠物、手机本身等,每个人至少需要四五个,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最早我们准备做手环,杨宁不看好,觉得即使做到极致,这个市场也很难出头,因为做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但当我们把注意力转为防丢时,他就很兴奋,觉得这是一个潜在的大市场。当然这个市场还不成熟,需要培养用户。现在大部分人知道手环,但不知道什么叫防丢器。正因为如此,机会巨大。

记者:中美两个市场对小觅有着怎样不同的机会呢?

庞琳勇:从品牌角度来看,美国的防丢市场已经出现了tile这样的知名品牌,做得不错,市场也打开了。而中国还没有一个知名的品牌出来,我们希望做这一块的领导者。所以中国的品牌机会很大。

从价格来看,小觅的价位对于美国家庭来说都不需要考虑就可以买。而在中国,一般的白领可能不会考虑,但要广泛推广的话,价格承受力上还是需要考虑的。
 
创业初心

记者:您怎么看您这次的创业?

庞琳勇:现在这个时代特别是这一两年,确实人类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它有这么几个特点:第一个,手机已经变成非常强大的可移动的计算中心,有GPS定位,各种传感器和通讯功能。第二个,半导体芯片、蓝牙芯片、各种传感器越做越小,越来越便宜,也越来越强大了。有了这个基础,你就可以重新定义很多的你的生活中所需要的东西。现在是做智能硬件最好的时代。

另外,由于长期在中美两地跑,能将中国的制造和美国的前沿趋势结合起来,加上早前的跨界和经验,能把这个事很好地做起来。如果说以前只有硅谷的公司才是世界性的公司;那么现在可以说是新硬件时代,只有横跨中美的公司才更有可能成为世界性的公司。
对于小觅,我觉得这个是可以让我下辈子都可以一直做的事情,这东西是我喜欢的,我想做一些自己觉得自己都有用的东西,不止是做软件给那些大公司。做自己最快乐的事情特别容易坚持下去,我就是一个创客,我觉得我的时代到了。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蒲鸽,由i黑马编辑,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顶级 天使 蓝海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