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马动态 | 无人机风靡之后,该轮到无人船了?
周路平 周路平

黑马动态 | 无人机风靡之后,该轮到无人船了?

消费级无人机已经成为了活动策划的标配。自从汪峰用大疆无人机求婚之后,从航拍到婚礼,无人机被当成了一种酷炫的科技品,价格在几十元到上万元不等。 相比于大疆无人机在消费市场的火爆,无人船受到的是政府层面的广泛欢迎。过去半年,位于珠海的云洲智能公司迎来政府官员的密集造访,包括当地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去年10月,规格达到最高水平,张云飞和他的云洲智能受到了中俄两国总理的关注和点赞。

荒蛮时期

在无人驾驶领域,相比于无人机、无人汽车的高关注度,无人船还处在荒蛮时代。百度上检索“无人船”,除了被当作灵异事件而存在外,剩下的大多与云洲相关。

“现在的无人船就好比是2000年的无人机,还不能称之为一个行业,形成一个行业至少需要多家公司制定行业标准。”创始人张云飞再三纠正有关行业的说法,国内在无人船领域绝少入局者。即便在世界范围内,也仅美国、以色列等发达国家军方有所涉足。


作为入局者,云洲在五年内也只推出了两款面向民用市场的产品。2013年,蛰伏了三年的云洲智能首款量产产品——环保无人船正式亮相。这款环保产品采用双体船型设计,搭载不同的设备,可通过搭载不同的仪器、设备,运用于不同的领域。作为其中之一的水面清洁无人船,这种船体下方有垃圾收容筐,当河面出现漂浮垃圾时,无人船就像贪吃的蛇一样,把垃圾“吃”到框里。相比于人工的打捞,这种酷炫实用的做法在一开始就受到欢迎。
 
苏州水利局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随着城市的发展,苏州水域污染加剧,无人船被用于河道垃圾的打捞。广西水利厅随后跟进,定制了20多条水质采样监测无人船。截止目前,环保无人船已经售出了100多条。


更大的招会在今年的6月释放,云洲的无人测绘船将推向市场,这一款研发用了两年时间。“相比于电子消费品的更新迭代速度,产业用品更需要时间和技术的沉淀。”

这是一款解决“国家痛点”的产品。人口普查每十年进行一次,从建国到现在,全国尚未进行过真正的海域地形地貌的普查。这项工作本身关系到一个国家的基础信息,包括航道吃水线、淤泥警戒线、湖泊和水库的蓄洪能力都有赖于水底地形地貌的了解。

由于礁石尚未探明,通常去南海都是乘坐飞机。未能普查海域地形地貌,很重要的原因是工作量太大,能力有限。地形地貌的测绘遵循的是点连成线,线连成面的原理。这意味着每探明一片水域就需要测量无数个点,按通常的间隔五米一个测量点计算。而我国海域面积超过了300万平方公里,加上河流与湖泊,这个数字还将大幅上升。这些点将是一个天文数字。

此前这项庞大的工程依赖于人力,租一条船,伴随着马达的轰鸣声,顶着日晒雨淋从事作业。通常1.5米以内的水域,都需要工作人员拿着测深仪器走过去,其工作量可想而知。除了效率低下、工作艰苦,最重要的是这种原始的测量方法很容易偏离航线。

测绘无人船的原理是通过GPS定位进行自主航行,搭载自主测绘仪器自动作业。据张介绍,人工测绘通常会存在5—10米之间的偏差,而目前无人船可以将其精确到几十公分。航行的里程也达到了1000公里。

更大的价值在于效率的提升,人工测量一个月的工作量,无人船只需要三天。“原先的测量人员可以干什么?他们可以钓钓鱼、抽抽烟。”张笑称,他所描绘的场景不是他凭空想象,而是来自于他的客户,“他们每天从早到晚,脸上幸福的表情是抑制不住的,我们体会不到,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那个苦啊。他们说过一句话:‘过去我们都是蓝领,有了无人船我们就变成白领了。’”从环保船到测绘船,无人船的使用都开始对作业方式带来变革。

张云飞向《创业家》记者展示了一幅无人船的应用前景,涵盖了水质监测、水下测绘、核辐射在线监测、水面清洁、流速和流量测量等十几个方向,“无人船未来的体量不会比无人机低。”言谈谨慎的张云飞难得如此肯定。

拒绝泡沫

张云飞有些郁闷,自从获得了科技部创新大赛冠军之后,无人船领域受到越来越多的报道和关注,但他希望得到的帮助却没有解决,“都是在介绍行业,而我们希望招揽到人才”。

这个企业普遍存在的问题,在云洲变得异常突出,原因就在于无人船作为新兴的产物,很少有人涉足,更别提对口专业。张只好到相关领域寻觅,范围包括通讯、船体构造、动力控制、数据挖掘、软件开发等等,如此种种,化整为零。

目前,云洲已经从十几人成长为现在的七十几人,有一半是科研人员,与“小鲜肉”遍布的互联网公司不同,这里员工的平均年龄是36岁,上至五六十岁的行业专家,下至刚毕业的大学生。“我们不是一个互联网企业,我们是一个行业性企业。”

除了专业人才上的匮乏,产业环境的完善也成了无人船项目不得不渡过的阵痛期。这个领域尚没有形成上下游产业,缺乏配套设施和零部件供应商。

 “我希望有更多的企业有序地加入进来,大家都是对应用行业有深刻认识。不希望有太多泡沫,我们希望环境是相对稳定的,相对安静的,我们要稳定踏实的发展。”张的心情有些复杂,他摆动了一下手臂,以手腕上的黑色小米手环举了个例子,刚出来时各自利润都还不错,但现在重复同质的产品满大街都是。这种行业泡沫甚至导致产品本身连成本都无法收回。

张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大疆带火了这个行业之后,一大批同类产品通过众筹等方式涌现,价格从最初的几千亿到现在甚至几十元。而即便在无人船领域,如今也开始有零星冒出同类产品。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周路平,编辑崔婧,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无人机 黑马 动态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