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莺: 没有什么不可能——从急诊女超人到诊所CEO
于莺 于莺

于莺: 没有什么不可能——从急诊女超人到诊所CEO

在新落成的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候诊厅等候于莺的时候,我在想见面时该如何称呼她,沿用微信联络时我对她的称呼“女超人”显然不妥…… “于老板——”,前台小护士的喊声让我应声回望,并且很快意识到这应该是她的新称谓。几乎没有寒暄,我开门见山,“于老板是你的新称谓吗?”她答“叫什么的都有”。

于莺,上海人,八年硕博连读后2001年毕业于协和医学院,后就职于北京协和医院,任急诊科主治医师。

2011年,于莺开通了自己的微博,每天与网友分享自己工作、生活中的趣事、糗事、悲催事,豁达的个性、辛辣的语言,把一个协和医院急诊女大夫活灵活现地推送在公众面前。很快“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的粉丝数急剧飙升,到目前为止,她的微博粉丝数已经有三百多万,成为医疗界最火的微博。

2013年6月,她从协和医院离职。

2015年4月,于莺参与筹建了10个月的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开业。

一帆风顺求学路

于莺,1974年出生在上海,从小学习成绩就很优秀,小学升初中再到高中都是保送入学。高考填志愿时,和父母有了一点点分歧。父亲希望她上外国语学院,母亲希望她考财经,而她自己渴望学医。最终父母尊重了她的选择,而她报考的第二军医大学,却因视力不合格拒绝了她。

“一怒之下,我就说要考中国最好的医科大学,于是就选择了协和医学院。”没想到进了协和,一读就是八年,很多人都被这八年压垮了,而她“经常出去玩,还不时旷旷课,属于班里非常调皮的学生”,凭借着超强的学习能力,最终顺利完成了学业。

暗潮汹涌职业路

2001年,毕业后的于莺直接进入北京协和医院,渴望成为医生的她终于穿上了白大褂。

“说实话,这个工作带来的感觉很复杂,一面是快乐,包括跟患者、家属之间沟通的快乐,治愈疾病的快乐,同事之间共事的快乐;但另一面是些许沮丧,比如自己医治的患者去世了,被患者家属和患者误解、谩骂,还有我第一个月拿到工资条一看,傻眼了——只能吃萝卜白菜。”

在医院这个特殊的地方,尤其是急诊科,于莺见惯了生死离别、人情冷暖,也越来越明白,医生面对疾病所能做的其实非常少。

“医生这个职业可以有个人乐观主义,但说到底其实都是有些悲观主义的,因为医生很明确地知道有些疾病是根本不可治愈的,所以很多时候如果轮到医生自己,比如得了肿瘤,除非早期能够手术切除,大部分都会选择不去受罪,顺其自然就完了。”

一朝成名微博路

2011年10月,于莺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她说,开微博缘于医院的一位主任去世,同事在微博上提及此事,她觉得微博可以及时得到消息。开通新浪微博后,于莺辛辣的语言、幽默的文字,让人们认识了一个有着豁达个性、超然心态的协和医院急诊科女医生。

“其实看似平淡的生活里总有闪光点,关键看你能不能发现。我在微博里写了一个丈夫给患病的妻子买包子的感人故事,有人说不就是买个包子嘛......所以,关键在于从平凡琐事中发现美,我很在意那些正面和令人感动的故事。”

让她始料不及的是,她的微博粉丝数以近乎令人咋舌的速度增长,她因此成了医疗界的微博第一人。于莺火了,鲜花、掌声、谩骂、诋毁都来了。她执业的协和医院,也难免不胜其扰,担心给医院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石破天惊辞职路

当于莺在微博宣布辞职时,在她的粉丝圈,这个消息恐怕和当年刘翔退赛一样有爆炸效果。

“航母式的医联体最终会让专注于临床的一线大夫尤其是急诊科医生成为炮灰;不和科研考核大夫的评判体系玩了,我玩不过。”于莺在微博上列出了这样的辞职理由。

当然,支持、力挺、质疑、猜忌……各种辞职内幕说甚嚣尘上。

她顾不了那么多,首先要说服家人,“在这儿,女儿40岁还得上夜班。”就这样一句话,心疼女儿的双亲让步了。

接下来,她忙着办理离职手续,每天都要去找各种不同的部门盖章,“盖个章还需要结婚证、生育服务证、独生子女证”。曾自封为“无组织无纪律的小于大夫”的她,面对一张需要盖20个章的离院通知单,忍不住调侃,“有木有人跑断了腿都盖不全,然后大喝一声,老娘不辞了的?”

于莺坦言,辞职时并没有清晰的未来规划,“当时就觉得体制比较束缚人,要么按它的要求成长,要么就打破这个牢笼。我想的更多的是应该从那儿出来,就我的职业前景而言,再不出来可能就没有机会了,毕竟年龄摆在那儿。”

她说自己是一个“不顾及鲜花在不在手而不断向前奔的人”。刚辞职时去台湾学习,在朋友的规劝和帮助下,开了淘宝店,“我不卖假货,合理合法的挣钱也没有什么错。”但网上说什么的都有,“骂得很难听,但我是一个别人越骂内心越强大的人,你越骂我,我越要干,我就是要比你过得好”。开淘宝店之初,她最大的感受是“不好意思,怕粉丝失望,那种感觉持续了大约半年”。得益于微博名人的感召力,于莺的淘宝店做得很红火,“果然像我朋友说的那样,挣得比在协和多多了”。

不管是网络大V,还是医疗界第一微博,在某些方面于莺已经具备了先天的优势,所以她“根本不担心工作的问题,即使是裸辞,也不会担心后续跟不上。”

辞职不足两年,于莺如今的身份是——美中宜和综合门诊中心CEO。


一波多折创业路


【宁静】辞职时你没有清晰的职业规划,那什么时候开始有开诊所的想法?

【于莺】我从协和一出来,就有很多医疗机构、投资公司、甚至医疗相关的健康产业都抛来了橄榄枝。那时我想,如果单纯到某个医院做一名急诊大夫,或是到医疗机构做医疗顾问,就违背了我离开协和的初衷。

因为当时没有明确的目标,我就想不如离开北京先去参观、学习、交流,比如去美国、香港、新加坡等地,正好台湾我没有去过,就选择了台湾。

到了台湾,接触到很多公立私立医院后,我才意识到,所谓的公立和私立医院只是所有制的不同,本质上都是为患者服务的。医生的优势无非就是临床经验以及与患者沟通的技能,这都是我所具备的,而且一个诊所几个人的小团队协作,也是我所擅长的,我觉得诊所的形态更适合发挥医生的优势,于是就逐渐清晰地意识到,我应该开一个这样的小诊所。

【宁静】听说你最初想在通州开一家诊所,后来还尝试过去呼和浩特开诊所,没有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于莺】我家当时住通州,你也知道北京的交通,如果我在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开诊所,上下班三个小时,太浪费时间了。如果离家近,走路几分钟,节约下来的几个小时完全可以用来看诊。在台湾,很多私人诊所都是自己家的房子,一层是诊所,二层住人,感觉也非常好。通州的医疗相对欠缺,居民又特别集中,所以我就想在家附近开诊所,如果定价合理,我认为应该可行。

后来,我托朋友去卫生局咨询。目前我国没有成熟的管理私人诊所的机制,卫生局认为私人诊所管理起来特别难,所以操作起来会非常困难。这条路注定不好走,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中国的很多事情,如果不尝试,你永远不知道是否可行。

从2013年底到2014年初,我在不断的碰壁中走过来。首先,个人开诊所执照很难批,最重要的要符合行政规划,很遗憾通州没有规划,即使有规划,也还有众多要求,比如不能离居民区太近,如果利用居民楼底商做诊所,需要让所有邻居都同意,附近还不能有幼儿园、学校,不能有餐厅……一堆的条件。其次,如果医保不能对接,如何定价?如何定位?所以最后就没有成功。

起意在呼和浩特开诊所,缘于我的一个朋友。他是内蒙人,因为有很多朋友找他联系北京的医院,听说我想开诊所,他就提议他来投资,把诊所开到呼和浩特。后来我来来回回去了呼和浩特好几趟,发现当地有钱人很多,但他们把钱都消费在了北京。我如果在那儿开诊所,最终会变成一家转诊中心,即帮助那边的病人与北京的专家对接,开诊所就失去了意义。

【宁静】我知道经过十个月的筹备,这个综合诊所刚刚开业。美中宜和一直专注于妇儿领域,你为什么选择与美中宜和合作?为什么不是医院而是综合诊所?在筹备诊所的过程中又经历了什么?

【于莺】2014年4月,美中宜和的CEO胡澜到深圳找到了我的朋友朱岩,他在深圳开了一家诊所,胡澜想和他在北京合作,但朱岩并没有在北京开诊所的计划,就向胡澜推荐了我。胡澜很快就联系了我,我们的理念一致,价值观相同,都认同医疗是服务产业,核心是以患者为中心,我们就开诊所的问题沟通细节,对投资回报达成一致,一个月之内,我以合伙人的身份与美中宜和签订了合作协议。

诊所与医院的最大区别是有没有夜间门诊和病房,如果有就可以叫医院了,而我们这个门诊中心没有设置病房,目前也没有夜间门诊。

达成协议后,就是满北京的找房子,最后发现只有这一块地方比较合适,拿到设计图纸以后,就开始跑卫生局,看这个地方能否开诊所,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我们就开始签租赁合同。

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拗口的事情,只有拿到租赁合同才能去审批,如果审批不能通过,我们就需要承担很大的损失,这是一个让很多人头疼的政策问题。我们从租房到拿到执照用了十个月的时间,这已经是非常快的了。

在筹建的过程中,美中宜和的拓展部,专门负责前期工作,比如找地方、谈租赁合同、找平面设计、找工程队、找监工等等,我也都参与,后来逐渐接管了所有的事。

当然也有很抓狂的时候,但事情经过了以后,我才觉得,其实没有什么特别难以逾越。我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谁能想到我一个急诊大夫,会有一天和楼下浩沙的老板坐下来谈消防通道共用的问题。


【宁静】诊所筹建十个月,如果重新来过,有没有可能缩短这个过程?

【于莺】现在仔细回想过程,是有可能缩短的。比如,早期就与卫生局建立联系,看所选的位置是否能建诊所;然后尽快找专家设计平面流程,要考虑消防通道合不合理,层高够不够,周围的环境是否支持,消费水平是否合拍;第三,尽快搭建团队,这也是我们耽误时间最多的,前期都是我一个人在跑,当然,搭建团队就需要考虑前期成本,也是一个两难的事情;最后,施工同时要考虑验收,尽早请有经验的人涉入,我们后期改动很多就是因为没有让有经验的人尽早涉入。

另外,我们找了专业医疗设计团队,但因为诊所在国内毕竟很少,大家都没有什么经验,真正国外的有经验的又非常贵,所以我们几乎是自己在设计,到处求人,找专家、找医院的技工、有经验的护士,帮我们看流程,一点点补充完善。

【宁静】诊所各方面是否都已到位?目前最需要的是什么?对于市场需求,你是否有一些担心?与公立医院相比,收费的差距是否很大?对于诊所的未来,是否有进一步的规划?

【于莺】团队已经组建完成,18位医生全部到位。目前最需要的是理清流程,内部调适,各部门协同作战。我不担心没有病人,因为市场是需要培养的,早期需要树品牌、立口碑,我更希望能把内部管理做细,各方面调适到位。

我们的医生都来自公立医院,需要转变观念,为了适应全科医疗的需要,也要不断地学习。诊所的医生也许不如专科医生在某个领域那么专,但需要什么都能做,只有这样才能扎根社区,为社区服务。

诊所的收费主要是三项:挂号费、检验费和药费。无论医生年资,挂号费统一285元,在高端医疗里应该是最低的;检验费可能比公立医院翻一倍,药费与公立医院是一样的。

对于未来,我有一个理想:假如我们现在看一个感冒发烧需要三百元,等费用能压缩到一半时,就可以复制扩张了。我曾和一个朋友开玩笑说,“开连锁诊所就是我的目标,到时要是谁拦我,我就砍谁。”

【宁静】在协和做急诊大夫与今天私立诊所的CEO相比,哪个工作会更难?随着医疗政策的放开,很多医生都在跃跃欲试,但又踯躅不前。从离开协和这两年的经历来看,你认为什么样的医生适合走出体制,出来创业?

【于莺】其实都不难,我有一个特别大的优点就是善于与人交流。在急诊时,需要化解纠纷,只要有一颗慈悲的心,懂得包容,对方总会了解到你的善意。相对来说,现在的工作更有挑战性,我曾和一个记者说过:我离开协和两年,如果明天让我去协和报到,无论做一线二线还是三线,我八点到医院,八点五分就可以开始工作,但是我如果一直在协和呆着,我今天所做的事,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

在这个时代,做比说更重要。一个真正想创业的人,想清楚了就要勇敢去做,有想法就好好规划,不要只是说,到处问,没有人知道你会不会成功。

我现在很喜欢一句话——没有什么不可能!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于莺,文章仅代表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i黑马观点与立场,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与zzyyanan联系,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急诊 诊所 超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