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法网背后有一个“矿”
王根旺 王根旺

找法网背后有一个“矿”

找法网的数据在存储上都采用了 API 接口的方式,如果未来想和某个平台合作,抑或在移动端进行相应布局,都会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找法网的商业模式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有一批有法律需求的用户,对于想获得案源的律师来说,这些资源就非常珍贵。

 23

在线法律服务是时下新兴的行业,看到绿狗网等同行纷纷完成融资,我们非常兴奋。

对当事人来讲,找律师无非出于三种需求:诉讼代理、起草审核文书和请私人律师。其中,起草审核文书的需求是有针对性的,一般的律师都可以担纲;而诉讼代理的市场蛋糕最大。

当下,在中国寻找律师最常见的方式有两个:问朋友和上网搜索。即使有朋友推荐你一个律师,你通常也会上网查一下这个律师的口碑。和其他行业不一样,律师从来不拒绝案源,因为多一个平台就多一个渠道。这些因素都让在线法律服务这个冷门行业逐渐热起来了。

但是现在要想炮制出一个找法网或者法律快车(注:找法网的姊妹网站,一个法律信息服务平台)已经非常困难,因为我们是通过十年的积累才做出这样的成绩。五年前,百度竞价排名一次点击大约只需0.2元,而现在一次点击成本则高达2元。此外,品牌知名度以及在用户心中的定位也是需要长期积累的。

号称“法律界天猫”的绿狗网是搭了一个在线的平台,每个律师都是一个电商运营者,可以在上面开商铺,像卖其他商品一样卖法律服务。而找法网的定位是建设一个有律师、B端客户和C端客户的平台,让他们之间相互服务。如果你有法律问题,找法网上有海量的律师,你可以自己判断和筛选。

律师提供的服务很难标准化,即使在线起草文书这种简单的工作也很难标准化。比如一个资深律师和一个刚出道的律师,两人都可以写离婚协议书,前者可能要价5000元,而后者只需500元。你无法像衡量工业产品一样去衡量一份法律文书的好坏,这也造成很多资深律师不愿意把自己的看家本领拿出来,因为很难标准化,他们感觉自己的服务非常有价值,不能用几百块钱来衡量。

找法网看似脱离了交易,但我们并不担忧。绿狗网更偏向于有在线文书起草需求的群体,而找法网更倾向于被法律纠纷困扰的用户群体,后者是一个高转化率的潜在用户群。未来假如我们想走电商的路径也就很简单,可以把这部分数据直接导流给电商平台。

我们的数据可以分为三类:针对律师的相关数据、当事人咨询的相关数据和法律知识内容。后两者是找法网的流量核心。比如一个用户公开提问了有关婚姻的问题,这就产生了大量的回答数据,其他有类似疑惑的网友以后也可以搜索参考,这类似百度知道的模式。我们这些年积累了比较强大的法律知识库,几乎涵盖了全部热门法律行业词条。

数据搜集是非常困难的,而之后把这些数据分析提炼成薄薄的册子则更加困难,我们正尝试做数据分析和算法升级。这样做的一个目的是使律师和当事人之间的匹配更加精确,因为“术业有专攻”,律师提供的服务是很专业和细分的。比如用户输入“打老婆”,系统可以直接判断这个问题属于婚姻家庭领域,之后就会有相应领域的律师进行解答。

2011年10月起,我们花了一年多时间,对整个网站底层架构进行了革新和升级。目前,虽然用户在前台看到的仍是传统流量架构,但技术实现方面我们完全是模块化的。找法网的数据在存储上都采用了API接口的方式,如果未来想和某个平台合作,抑或在移动端进行相应布局,都会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所以,找法网背后有这么一个“矿”,就看怎么挖了。

找法网的产品会有很多想象空间,比如我们可以搭建一个类似绿狗网的平台,之后就可以考虑通过营销吸引用户,接着再通过“漏斗”过滤出有价值的用户来变现。之后可以再吸引一批新用户,这其实是不断循环的过程。

目前,找法网还没有介入当事人和律师之间的线下沟通环节,我们更多聚焦在线上平台。当然有引入评价系统的打算,我们期望能收录当事人和律师之间沟通的交互信息。2013年的“网律大会”可以算作我们开始服务线下的信号,同年找法网也开始增加营销人员来指导律师做互联网营销和网络推广。

找法网的商业模式其实很简单,因为我们有一批有法律需求的用户,对于想获得案源的律师来说,这些资源就非常珍贵。而这些资源还可以细分为诉讼需求、咨询需求或者简单沟通需求,诉讼需求又可以细分为高标的案件和普通标的案件。做好任何一种细分,都意味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找法网 背后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