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处方: 我的健康我负责
吕峥 吕峥

看处方: 我的健康我负责

看处方的模式源于其创始人的切身体验

看处方创始人兼CEO沈扬

看处方创始人兼CEO沈扬

成立不到一年便拿到100 万美元天使投资的“看处方”,最突出的特点是打造了一个“匿名真实”的患者交流社区。

迅速找到可靠的医疗信息是患者最直接的需求,而“匿名真实”的特性恰好满足了这一点。一方面,真实性可以保证用户得到准确的信息;另一方面,匿名性又避免了尴尬、维护了隐私。看处方致力于为患者“寻找值得信任的医疗答案”,使用户能随时随地获取病症信息和诊断案例,帮助其了解自身问题,找到有效的治疗方案。

虽然新近推出了医患沟通的小工具,但看处方的定位还是让患有相同疾病的用户分享治疗经历、上传电子病历的移动社区。当用户将自己的病症、病史、化验单和相关经验等资料上传后,系统会通过云端识别功能读取报告数据与诊断内容,供病友调阅参考。同时,电子病历可设置为公开或私密。即使在公开的情况下,病历上的姓名也可用看处方提供的图片处理工具涂抹掉以保护隐私,并不影响其他用户查看病历上的其他信息。

看处方的模式源于其创始人的切身体验。

三个创始人,沈扬的父亲患有胰腺癌,徐琳的女儿出生时被查出罕见的婴儿血管钙化,汪院是慢性乙肝携带者,2014 年初确诊为肝癌。在面对和解决自己的问题时,三人逐渐意识到:疾病是一种复杂的事物,各种呈现出来的症状仅仅是表象,病因可能五花八门。而不同的人,由同一种病情引发的症状也不尽相同。因此,与其迷信名医,不如利用大众的力量寻找答案。

沈扬利用自己的医学背景同父亲一起抗癌,把理论上3 到6 个月的预期寿命延长到了36 个月;徐琳建立了网站,通过社交网络在全球范围内找到了女儿的治愈方案;汪院经历了肿瘤切除手术后也大难不死。相似的经历达成了统一的理念——我们要掌控自己的健康。

对任何人来说,从出生开始便建立健康档案,记录身体状况的点滴变化,其意义和价值远超病倒了才去找医生望闻问切。在这一点上,看处方初步满足了用户“自我管理”的需求。

而当数据积累和算法分析到达一定程度,系统会真正成为伴随终生的“全科医生”,第一时间通知用户指标异常、该做的检查、推荐的治疗方案或药物等。

“传统的医疗观念是哪个医生好我就去看哪个医生,但事实上好的治疗方案更重要。看处方可以帮助用户到医院看病时根据自己在社区里查询到的信息对医生给出的方案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从而制定出一个更适合自己的治疗决策。”看处方CEO 沈扬告诉《创业家》。

最近,“看处方”又拿到红杉资本投资的500 万美元的A 轮投资,主打“医生管理病患资料、做诊否追踪”的产品“杏仁医生”也即将上线,一座医生与病患意见的桥梁即将竣工。

看处方 健康 交流社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