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恋爱: “把妹”培训有市场
吕峥 吕峥

泡泡恋爱: “把妹”培训有市场

泡泡恋爱在细分领域再次诠释了互联网对现实缺憾的影响和改造

18

“泡泡恋爱”创始人兼CEO冷爱

在PUA(Pick-up Art 的缩写,即“把妹”艺术)界,“泡泡恋爱”的创始人冷爱以“瞳术”(PUA术语,类似于以眼杀人)著称,据说目光扫到的猎物几乎都“无法生还”。

“把妹”文化在国内兴起,源于一本由台湾翻译过来的美国“泡学”指南《谜男方法》。在这本后来被业界奉为圣经的书中,作者“谜男”开门见山地指出:“如果你无法吸引女人,按照字典定义,你等于没有生殖能力。”

无数担心基因被淘汰的宅男开始虔诚地学习“谜男”提出的“M3 模型”,把从搭讪到TD(推倒)拆解为吸引、建立舒适感和诱惑三个阶段,每个阶段又进一步细化为三大步骤。同时,书中使用的大量术语也如仓颉造字般开辟了一整套体系,如IOI(兴趣指标)、HDV(高价值展现)、Kino(进挪)和ASD(反荡妇防卫机制)等。

2008 年,在“谜男”的基础上发展出“自然流”把妹理论的冷爱创办了线上社区“泡泡恋爱”,吸引了不少20 到40 岁的AFC(被女人发好人卡的挫男),截至目前已有50 万用户。

“泡泡恋爱”主要提供信息和社交两大服务。一方面,把妹达人会上传自撰或翻译的文章和著作,另一方面,用户可以发布恋爱求助或分享实战案例。流量变现则通过线下的活动和培训来完成。

相比于坏男孩学院、超级约会学和豆瓣搭讪小组等同类社区,“泡泡恋爱”的价值在于成功打造了一批泡学明星,如墨菲斯、寒江雪、七烟、但丁和绛妖精(女PUA),帮助其建立个人品牌,推广自创的流派。

然而,作为主要营利模式的“授课”,“泡泡恋爱”最大的缺陷在于:首先,受制于优质师资的个人生产力,授课量有限,难以规模化;其次,明星导师的影音制品因缺乏实况效果,不能及时回答问题、互动交流,用户付费意愿很低;最后,所有模式都搭建在一个前提上,即泡学是真实有效的,但这点一直有人表示怀疑,毕竟女人间的差异性可能大于共性,所谓的“方便法门”也许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不过,在畸形的婚恋观和严重的性别失衡所导致的“择偶危机”的刺激下,“泡泡恋爱”的人气居高不下。从形象改造到搭讪技巧,从话术惯例到长期关系,教学相长中,推拉、打压、冷读、开心法则、框架理论、逆向合理化乃至薛定谔把妹法、巴甫洛夫把妹法应运而生,各领风骚。

而最具传奇色彩和哥特气质的当属“死囚五步陷阱”法。通过好奇陷阱、探索陷阱、着迷陷阱、摧毁陷阱和情感操控陷阱在精神上控制对方,同时深度的伪装也有可能将自我催眠成角色,陷入到浪子、帝王或诗人的三大情境里不能自拔。

对个体而言,繁衍是其最基本的权利,阶层固化和分配不公却让无数年轻人陷入严重的求偶焦虑之中。“泡泡恋爱”在细分领域再次诠释了互联网对现实缺憾的影响和改造。

泡泡恋爱 培训 有市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