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姨吗: 工具是初心,社区是现世
韦龑 韦龑

大姨吗: 工具是初心,社区是现世

要做用户经常使用并且能解决问题的应用,大姨吗从女性每月的烦心事下手

大姨吗创始人

大姨吗创始人

2014 年6 月5 日,女性健康管理应用“大姨吗”宣布完成C 轮融资,金额为3000 万美元,由策源创投领投,红杉资本和贝塔斯曼跟投。此轮融资后,大姨吗估值约2 亿美金。仅仅两年半的时间,大姨吗就积累了一亿的下载量、5000 万注册用户、3000 万活跃用户。

大姨吗的创始人柴可今年刚28 岁,但已经创业5 年,经历了8 个创业项目。移动互联网时代可以快速试错,但关键是试错之后能否获得积累。85 后创业者柴可,演绎了一个越挫越勇的创业故事。

富二代的试错之路

1986 年出生的柴可,是创业圈的富二代,他父亲是贵州宏宇药业的创始人。柴可对这个身份并不避讳,他认为自己根本就没有享受过几天富二代的生活。

“我父亲是知识分子,那个年代赚不到钱。他在创业之前是大学助教,后来用自己研究的药方子出来创业。其实我们家在我十二岁才开始真正富有,以前一直很穷。”柴可小时候还去过父亲刚创办的工厂帮工,高三去了加拿大,在那边考取了大学。严格的家教,让柴可学会了自力更生。他毕业后在加拿大工作了两年,房是自己租的,车也是用自己工资买的。“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我的潜意识一直觉得家里没什么钱,也没有向家里要钱的习惯。”

他回国准备创业时,也不打算借助家里的关系,自己用打工积蓄的钱在北京的望京地区租了一个民居开始创业。

“我父母是支持我创业的,但公司的董事会希望我回去。他们商量说,董事会给我五十万,作为我的创业种子基金,但条件是这五十万用完,如果事没做起来,我就回去接班。”柴可说,“我没要他们的钱。一旦你开始用别人东西的时候,就会有承诺和付出。我心想,我自己钱花完了还可以再挣。很多人都觉得我疯了,家里有劳斯莱斯不坐,偏偏要在北京挤公交。”

创业不是一帆风顺。柴可说:“在大姨吗以前的项目都失败了,没什么好避讳的。我做了太多尝试:糖尿病社区、中医按摩、减肥社区、中医体质调养、健康问答、医疗销售人员外出定位系统——这六个是和健康医疗相关的。还有两个是不相关的,算是外包,一个是高端会员卡系统,还有一个是打车软件。”2009 年7 月至2011 年11 月间,柴可在健康领域尝试了6 个创业项目,均以失败告终。倒是外包项目赚了一些钱。

他的第一个创业项目是糖尿病社区。在PC 端做社区,由于糖尿病人基数少,而且以不上网的老年人为主,这个社区辛苦做了一年,只积累了一万用户。柴可果断放弃了。

吸取了第一次创业“切入人群基数过小”的教训,柴可决定做一个用户基数大的健康领域社区——减肥。因为现代社会,超过60% 的人都有减肥的烦恼。

减肥社区仍然是在PC 端做,柴可第一次尝试用工具为社区服务,让用户每天录入饮食运动等数据,然后系统反馈出一套运动饮食方案,付费用户可以获得一对一的专业指导。

大姨吗截图

大姨吗

减肥社区很快积累了一万个用户,但柴可发现自己“没有了解到减肥人群的问题”。减肥是非常“重”的行为,但减肥社区只提供信息是无法让用户付出行动的。“人性都是懒惰的,你不可能说提供一个跑三公里的信息,别人就会跑三公里。”柴可发现自己的减肥社区并不能解决减肥人群的任何实际问题。

柴可说:“互联网看的是活跃度,健康看的是解决度,以前的产品我两个东西都没做到。我没有帮用户完成减肥目标,我就没有口碑。如果我帮你做好了一件事,哪怕是小事,就都会有传播。通过信息去帮人解决健康问题是非常困难的,这很难获得良好的口碑。”

轻一点,解决问题

柴可最开始犯的错误,与初入互联网领域的创业者基本一致:盲目寻求所谓的“刚需”,简单地认为信息是刚需,健康也是刚需,把两个东西硬生生塞在了一起。

他思考之后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切入:“不叫医疗,也不叫健康,叫‘轻健康’。它轻到可用可不用,用了会好一点,但是可以慢慢沉淀数据,慢慢让用户依赖你。”

柴可认为自己做的“稍微感觉有点对”的产品是“轻问诊”,这是嫁接于新浪微博的医疗问答产品。当时轻问诊以对接医生的问答模式,解决用户的一些健康咨询需求,很快就积累了30 万用户。

虽然这个产品把信息和轻度解决健康问题的模式给走通了,让柴可积累了大量用户,但柴可发现活跃度是个大问题。“有一天早上,我发现30 万注册用户,活跃用户只有两个人时,我就崩溃了。”柴可发现,问诊其实不是人们日常健康生活需求的东西,用户基本上要隔非常长的时间才使用一次。他决定再出发,做新的“轻健康”产品,做一个人们日常使用的、有高活跃度的健康产品。

柴可开始真正用互联网的方式去思考,明确了要做一个“经常有人使用,并且能解决问题的产品,有活跃度的产品”。柴可和团队讨论出了“大姨吗”的初步模型,决定用互联网的玩法,从女性每个月的烦心事开始下手。这样既有用户活跃度(女性至少每月用一次),又符合自己“轻健康”的概念,通过记录生理周期能真正解决一些孕期计算、月经周期计算等小问题,从而实现用户沉淀和口碑传播。

2014 年上半年,大姨吗帮75 万个女孩成功怀孕——这指的是用大姨吗记录女性排卵和体温数据,并开启“孕期模式”的用户。按中国一年1600 万新生儿的比例计算,约5% 的新生儿与大姨吗的功能相关。这即是柴可强调的“解决健康上的小问题,同时可以积累用户数据与口碑”。

大姨吗上线半年后,迅速积累了一百万用户。截至2014 年6 月,大姨吗已经积累了一亿下载量、5000 万注册用户、3000 万月活跃用户。

从工具到社区

工具如何发展到社区?二者的关系是什么?

柴可总结的经验是:“我们从特别小的头打进去,然后就有机会砸出一个大坑。”

2012 年他写了一篇《工具加社区的破冰之旅》,描述了大姨吗的初级发展阶段。柴可认为“工具”是大姨吗的初心。“做一个健康软件,你要知道女孩下载它的初心是什么。肯定是某一次脏了裤子,或者是记不得自己的周期,担心自己怀孕。或者想怀孕,需要监测自己的排卵周期,或者想要避孕。等等。如果她们得知大姨吗这个工具的存在,就会去下载使用。我认为这是根本需求,大姨吗这个软件已经在这儿了,当你把这个东西做到极致,一定能获得用户的认可。”

相对于初心,社区则是“现世”。

柴可认为,“现世”的东西,就是总有循环,今天生下来,可能明天也会死。“现世”是依附在“初心”上产生的东西。“现在社交产品这么多,用户为什么来大姨吗社交呢?因为用户使用工具,就表示她们有共同的烦恼,自然需要交流。”柴可说,“很多问题无法通过工具解决,比如一个女孩最近月经老不来,她着急,就想找人交流。关于月经、怀孕,乃至性病等问题,女孩子不敢在其他社交网络说,甚至不好对身边朋友说,我们要给她找一个通道。工具和社区,其实都是为了解决用户的相关问题。它们碰到一块儿了,这些产品就自然发酵出来。”

在柴可的谋划中,当下的大姨吗只是他做女性健康产品的初级阶段。他希望先通过解决“轻”的问题,积累口碑和用户量,去搞定投资,再逐渐深入女性健康领域。在采访中,柴可展示了一个配合大姨吗的智能硬件,这个硬件可以检测紫外线强度,从而给予女性用户护肤美白的指导意见。

柴可的微信名字后面缀上了“节奏最重要”五个大字。他认为自己创业的目标并不是社区,而是“做互联网医疗健康生活服务”,这是创业第一天就确立的方向。

柴可说:“创业这个路很恐怖,很漫长,但是未来有更大的机会。今天我们已经辛苦做好的流量和用户,我不想拿去做游戏、电商这样简单的商业化变现,会过早耗掉市场的耐性。如果满分100 分,我觉得我们现在只做到了30 分。”

大姨吗 工具 社区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