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怒波:如何为社会再多做一些 ?
张慕梁 张慕梁

黄怒波:如何为社会再多做一些 ?

十年内,中坤下面所有的企业都会把盈利还给社会,做成一个社会型企业。而如果你天天想着就是能挣钱,你就永远没有文化,在红海里永远有人跟你打。

十年内,中坤下面所有的企业都会把盈利还给社会,做成一个社会型企业。这一辈子人也就无憾了。这样又好玩,又能挣钱。而如果你天天想着就是能挣钱,你就永远没有文化,在红海里永远有人跟你打。

从宏村到南疆,从美国到冰岛,中坤投资集团董事长黄怒波用独特的商业思维,打造了自己的世界级旅游王国。作为中国新一代儒商代表,他玩登山、写诗歌、做慈善,在不同的领域内都游刃有余。日前,黄怒波做客黑马营,与学员们进行了一次深度交流,讲述创业历程,分享如何带好团队,如何才能借“势”成功的经验,也对中坤集团“为社会再多做一些”的核心理念进行了精彩诠释。  

38

构建能抗风险的产业模式

最近网上出现了一条新闻,报道宏村里面的一个旅游度假村,说是因为环保没有达标,政府下令停止营业。这个新闻题目挺吓人的,但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其实我还在营业。我先给大家讲一讲宏村的来龙去脉。

1996 年,我刚创业时就做了宏村,为什么做呢?因为我在中宣部工作的时候,第一批中央讲师团成立我就参加了,那是 1985年,到讲师团教了一年的大专。回到中宣部以后始终忘不了这个村子,太美了,但是也太破了。后来从中宣部辞职下海,出来干什么?什么也不懂,像你们现在多幸福,有黑马营,我们那时哪有这个概念,那时候“信息”这两个字都觉得很新鲜。所以,出来不知道干什么。但是想决不会就在机关里窝一辈子。当然,不是说在机关就不好,只是我这样的人赶上了改革开放,就觉得还有另外一种活法,就不安分了。所以,我觉得你们这些创业的人都是非常非常了不起的,敢于把自己生活的水搅浑,然后找出自己的一个出路来。

宏村也是这样,我知道这个村子好,他们知道我做企业,就派我当年的一个朋友过来找我,说这个村子不错,你就做旅游吧。那时候所有人都反对,我也没有多少钱,但最后我答应了。当时签的合同是 17 万元一年,签完以后,人家说碰到北京傻子了,我们一年经营 4 万元都拿不到,他拿 17 万元给我们。但是,老天是公平的,你们记住这句话,你们不可能什么都会失去,也不可能什么都得到。这时我就遇到了好人,第一个好人是清华大学的一位教授,专门研究古村落的,他知道我签了宏村以后,第一时间找我,说小伙子,一定要做保护规划。什么叫保护规划呢?古村落进去以后,家家户户要量,房子多宽多长、什么砖什么瓦,要做记录,以后要修。当时我也没钱,政府也没有钱,我就帮政府做,做了没两年联合国的专家来了,这个专家是个日本人,很有意思,他在这里就不走了,在湖边抽烟。他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文化遗产专家,他出来是看各个国家的遗产是不是够格,我的宏村没有申请,国家没有申报,但是这个专家偶尔走到这儿立刻呆住了,他说你应该申报遗产。

申报遗产是有规定的,第一个规定就是有没有保护规划。所以你看,虽然你觉得傻乎乎的,替政府拿了钱,但是起到了作用。当时的周庄就很有名了,它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了,但是没有保护意识,没有保护规划。这个保护规划半年是搞不出来的,这需要天天在屋子里量。我们到联合国一报就批准了,在世界人类文化遗产中唯一以古村落为主题的就是宏村,这个一拿回来就有影响了,第4 年我的门票收入就已经超过 400 万元,从17 万元到 400 万元。

然而,这个时候问题也出来了,老百姓全部眼红了,说这个家伙,怎么钱让他一下子赚走了,他们在墙上写标语“北京人滚出去”。市委就找我,说不能这么做,得改协议。那个时候的政府没有什么意识,现在的政府一般不会这么做。我很爽快地就同意了,而且一步到位,把门票收入的 33% 给老百姓,大家一下子惊呆了。

这时候全体老百姓就对我特别尊敬,因为把钱还给他们了,没有一个单位能做到这样。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到去年,我已经把门票收入做到过亿元,所以创业的时候一定要想想周边的上下线,都要让他们有钱挣才是安全的。如果我不给他们,他们千方百计会把我抓起来,把这个拿走。一直到现在,每换一任市长、市委书记,都要把中坤的协议调出来看一看,为什么?都不甘心,因为宏村现在全国年收入排名第五,在安徽排第二。而且,它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怎么能让商人管世界文化遗产呢?国家文物局多少次要把中坤赶出去,但是遭到了老百姓和当地政府的反对,说黄怒波来之前我们连县级保护单位都不是,直至拿到了世界文化遗产,才变成了国家级保护单位。

现在宏村的保护模式成了中坤的范本,后来我们建了一系列酒店,又重建唐代的一个庙,做了一个大型实景演出《宏村·阿菊》。我的大型演出今年是刚刚开演,想不到现在每天就卖到七八百张票,一张票 200 块钱,全是靠散客。最关键的是这个节目就把酒店全部带起来了,游客来黄山必须来宏村,来宏村必须看《宏村·阿菊》,复合型的产业互补性特别强,带动周边都是满的,带动老百姓家庭旅馆也是满的,所有人都受益。所以,这个模式出来以后就解决了可持续发展、可持续旅游的经济模式。

你们要是创业,我建议一定要考虑具备抗风险能力的产业模式。单一的门票经济模式可能收入有个瓶颈,但是我的酒店上来了,同时我盖了十几万平米的别墅没有卖,为什么?我在等游客到一定的高度,我这文化产业区成熟的时候,我要卖到三四万元一平米,现在只能卖两万。

各位都是很优秀的创业者,我就把实际案例告诉你们,比老师讲的理论有用。最后它构成的抗风险能力极强,如果有战争,所有的行业都完蛋,如果再来 SARS,所有的行业也完蛋,除此之外,它一定得火。

回到开始的问题,网上说我没有通过环评,确实没通过,为什么?我这个项目已经盖得差不多了,已经在经营了。2009 年来了一场大旱,政府也没通知我,把我这个水库改成水源地了,县里的环保极其严格,我的项目已经要验收了,这两天就出问题了。但是环保部门天天下令说你必须停止演出,可以,那谁来赔我?做企业创业的时候,过程艰难这些就不说了,恩恩怨怨的,但是你看到胜利成果的时候,你还要看到想都想不到的风险。

电商把传统行业打得一塌糊涂

现在我们手里大概有 150 多个景区,世界文化遗产、国家级保护景区、5A 景区,古村落大概 150 多处,遍布中国。葡萄酒庄园两个,一个是在北京,2400 亩地。这个地在延庆,当时征的时候,是龙辉葡萄酒的一个文化带,当时他们跟我说这个地方适合做文化带,我就做了。现在看来又赚了,因为土地可以流转了。中国的古村落太多了,但是很多人没有认识到它的价值,我们城市化才 50%,到 70%、80% 的时候,很多城市都要消灭掉周边的村。古村落原来你看有多远,现在环城道打通,从我们这儿到那边半个小时就能到。这个行业不是传统行业,已经变成了新兴的朝阳行业。

下一步怎么做呢?我在企业家俱乐部年会上跟广西官员谈对广西旅游经济的看法,他们挺吃惊的,我怎么谈呢?现在的旅游景区大部分是中小企业和个人在投,投几十万、几百万元,上也上不去,退也退不出来,营销没有能力,勉强生存。下一步我建议就是规模化,标准化,还有托管化和加盟化。下一步我可能在广西选 100 至 200 家景区,你加盟我,托管给我,后面的投资我按统一的标准继续投。或者你卖给我,或者我在你的指导下继续投,但是整个经营、管理、营销在我一个体系,全球营销。我今年开始发展会员村,你有一张卡,在全中国的任何景区都可以有折扣,实现互联网化。这个跟如家不一样,如家有别的在那儿学,连锁酒店拼命壮大。景区只有一个,你去了西藏还得去新疆,因为不一样,你去了黄山还要去庐山,它具有不可替代性。景区没有重复,尤其是你要划地域的时候。今年整个经济发展降速,但是我的景区收入以 30% 的递增速度在增长,现在根本不宣传,为什么?人来得太多了,当跨过一个瓶颈时,你就不用天天营销了。 

以后旅行社不会再有了,为什么?中间商不会再有了,传统的商业就是这样被颠覆的,电商直接把货送到你家里,网上直接成交了。同样,你以后也直接去我的景区了,根本不需要旅行社。你到我的酒店入住,参加我的诗歌演讲朗诵班、我的户外徒步,都由中坤负责。为什么? 1000 平方公里里面所有的服务都是中坤的,交给我太顺理成章了。交给我以后,我连续不断做活动,比如我可能会推出服装,中坤的品牌,全世界采购定制。所以,产业的模式最后会带动发现无限的商机。

全世界都知道宏村,我要用它的影响力来进行营销。我要把所有的景区最后做成有序的产品,以后当然互联网都解决掉了,网上虚拟旅游、网上交易,你在世界各地都可以看到宏村是什么样的。从古村落最后走到21 世纪新兴产业上,这当中产生了多少商机?我有这么多古村落,我凭什么不做画册和网站呢?从艺术家的角度拍,我一年卖掉1 万本画册也是大钱,就是放在我的景区网站上,我的网站点击量很高,也是没有问题的。所以,旅游的产业大家可以看里面带来无限的生长机会。对我这样的老土来说,我现在都不会上网、也不会发短信,但是我知道互联网的厉害,为什么?因为我的北京大钟寺(中坤广场)就是被互联网打败的,40多万平米从招商建起来就是惨淡经营,商家进了 95%,但就是交不起租金,为什么?他卖不出衣服,顾客都是到店里一拍照就走了,回家网购。在当时建大钟寺(中坤广场)的时候就考虑到这个风险,因为我在美国已经看到传统的商超纷纷完蛋,像拉斯维加斯,金融危机后第一个出问题的就是度假,第二商场。所以现在下决心改写字楼,商场改大型写字楼极简单。政府也高兴,为什么高兴呢?北京海淀现在没有写字楼资源了,企业就进不来,企业进不来税收就进不来,你看这又找着了跟地方经济成长的复合增长点,因为它就在三环。

但是你想一想,现在三四线城市拼命还在盖商务楼,这不是找死吗?电商一定会把传统行业消灭得一塌糊涂。所以,各位如果说还在传统行业里,一定要小心一点电商,这个东西是不可抵挡的。你在创业的时候,或者你在做传统行业的时候,一定要听听我今天的话,我所有讲的都是我正在发生的及正在改变的。

39

把大钟寺(中坤广场)改造成写字楼以后,我再引进战略合作伙伴低成本的资金,把高成本的资金剔掉以后,我的房租又上来了,10 块钱,它就把我现有的债和利息都覆盖住了。中坤负债率已经到 10% 了,我的旅游地产现在有多大规模呢? 100 多个景区、一百多个古村落不说,我 200 多万平方米的设施都建完了,我需要钱的时候把景区盘活,这个才叫百年企业,为什么?我的员工不用再愁破产了,高科技竞争太激烈了,现在很多传统互联网已经成老古董了,你永远在红海里竞争,你睡不着觉,包括阿里巴巴、包括百度,还不知道你们哪一个黑马蹦出来把他们干掉了,你们下一届的同学可能又把你们干掉了,这就是行业的进步。但是我的古村落谁能把我干掉?宏村永远都在,这个才是百年企业。所以,这个行业就让我的员工后半生高枕无忧。我现在在每个地块都把一个旧宅给了我的高管。 

41

团队强大,企业方能不败

创业没有团队不行。我跟你们不一样,我不是科班出身,我创业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企业。现在的团队都是我带出来的,跟我一样都是从机关、学校出来的,没有一个是经商的。到现在我还开玩笑,大家都不像商人,但是就这个团队一直跟了过来。中坤到现在基本没有空降兵,很多孩子都是十几岁进来,现在都当爸爸妈妈了。

当初还有一些一起从中宣部出来的人“叛变”了,没钱的时候好办,一挣到钱就出问题了,我找到检察院、公安局,告诉他们,是想滚蛋还是被抓起来,他们也反过来对我说,是我们告你行贿,还是把股份给我们。最后有一天喝醉了,越想越想不通,就到办公楼里去,基本上都是他们的人,会计、司机全都“叛变”,我连夜调了一批保安来,一夜之间把整个办公室封锁,把他们的电脑全部打开,才发现他们做了多少事情,一下子所有的证据都在这儿,真是你死我活,最后他们全部滚蛋,把股份退出来。当然,每个企业都会有这样的裂变,你们也会。所以,要有精神准备,裂变不是个坏事情,中国的企业野蛮生长就是这么过来的。所有的合伙人到最后都会发生裂变,要有心理准备,就是个利益问题,要主动裂变,把规则讲好,怎么玩,或者坐下来说我们各走各的,还能做朋友,千万不要打,一打就是你死我活。现在中坤的股份基本都是我的,但是工资极高,而且高管别墅我都给,为什么?这是不动产,上市主要为了解决他们,我说你们拿到这些股份以后,不愿意玩了可以退出。所以,最终要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掉,最关键的是让团队信任你,他跟着你,你不会忽悠他,你不会最后把钱卷跑了。

此外,你还要把一线的权力让给他,很多老板都会本能地说我是老板,什么都得我做,只有我做了我才放心。而且老是贬低部下,说你怎么这么笨,你看我。当你有权力的时候,你会发现绝对的权力就有绝对的腐败,你有绝对的权力时,你就会绝对忽视别人。但是,团队到了一定程度,高管的年薪三五百万元的时候,他对年薪就没有需求了,他要的是尊严、存在感。所以,我的办法是我去登山,你们干活。愿意不愿意干?这个事好玩吗?好玩,想干吗?干,干错了没关系,咱们中坤这么多年来是有底蕴的,翻不了车。再干,就给每个人成长机会,每个人都有存在感、尊严感。

42

还有就是企业的荣誉感。好多员工一进中坤,下班回家不摘牌子,在地铁里也戴着,我说你为什么还戴着?他说我骄傲,因为我是中坤的。当企业做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一定要让员工有团队的荣誉感,所有的这些加起来,你的企业才有可能不败。

登山教会我从容放达

登山回来以后,我的精神也影响着企业所有人,我说有什么可怕的呢?死都死多少回了,你企业做败了还可以再做,但是在山上,一个失误就有可能再也回不来了。2010 年登山的时候遇到了雪崩,我站在那儿脑子一片空白,十几分钟后,雪慢慢落了,我发现我还在,向导还在。所以,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把这个坚强的东西传达给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是破产了又怎么样,不要拖累银行、不要拖累债权人和员工就行。你要用一种游戏的心态,然后还要做资产,把很多钱还给社会。最后,员工就感觉到了跟着你做,人生就有意义。

我的战略梦想是在十年内把整个北欧的板块完成,见效益。我希望五年内把北欧的板块形成,美国的板块不错,中国的做好,这样的话,我们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度假公司。那时候我希望成为全球受尊敬的度假品牌,这是我企业的战略梦想,我认为这十年我能做到。

再一个,十年内把我的企业变成一个社会型企业,为什么叫社会型企业?比如说最近我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他们找我,希望带头做一个案例,说你们中国人跑到非洲去挖金子、挖矿、买石油,但就是不管理,你能不能做点什么?我说这是国家的事,关我什么事呢?遗产办的领导说在非洲选一个世界文化遗产点,你把它保护起来,做一个示范,给中国人正名。我想这尽管是国家的事,但是国家不管,咱们民企也要做,我打算成立一个公司,帮助把它利用起来,把游客带过来。在非洲做一个示范,告诉世界,原来世界文化遗产可以这么利用这么保护。同时,在中国的几个景区,每个景区的门票收益拿出一定比例定向捐到这个项目上。所以我说十年内,中坤下面所有的企业都会把盈利还给社会,做成一个社会型企业。这一辈子人也就无憾了。

最后,我现在在做“21 世纪人类脸谱行动”,在全世界看看世界文化遗产,全世界 160 个国家和地区有 758 处世界文化遗产,每一处遗产象征着什么?访问不同的人,了解它的过去、看看当下、看看未来。这个行动对我是一个财富,对我的部下和我的品牌是极大的促进。当然,我后面也有团队支撑我。一到法国,我就查法国大革命,录音录像;北京电影学院每次派学生跟着我,这孩子从来没有出过国,我负责带着他,访问几万人,写了 1000 万字的日记,是不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同时,会给我在全球推广我的度假带来无上的荣誉,人们可能不知道黄怒波是谁,但一说就是走完全世界看世界脸谱的那个人。这样又好玩,又能挣钱。而如果你天天

想着就是能挣钱,你就永远没有文化,在红海里永远有人跟你打。我现在不怕别人跟我打,为什么?我已经有品牌了,有管理经验了,所有人一定会说给黄怒波。假如我托管 1000家景区的时候,大家可以想象一下,1000 家一个月收入怎么也得过 10 亿元,而且一做就是 50 年,哪有这么大的产业呢?下一步我打算把乡村旅店做成度假宾馆,1 万元也可以加盟,10 万元也可以加盟,你可以用自己的产品,分红给你,这个就可以无限长大。把这个解决了,我就放心了,因为这里面有成长的故事可讲。

所以,讲了这么多,也就是一个土豪的想法,原来我说过我是二流的企业家、三流的诗人,我说我做不了一流企业家。如果我看不上一个人,这个地方我就不做,再怎么样也免谈,我也不懂互联网、不懂金融。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我做的这些景区,做的每一个能养一两百人以上,我把我的所有梦想实现了。否则的话,你永远是一个商人,你做不了企业家。

43

黄怒波 社会 多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