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爱周巍巍:不能社交的情趣用品都是假智能
周巍巍 周巍巍

小爱爱周巍巍:不能社交的情趣用品都是假智能

上周,网上传出著名的成人网站草榴关闭的虚假消息,瞬间各种观点和评论就刷爆了朋友圈。在我们这样一个相对保守的社会里,这种现象对于普通民众来说,貌似有些不可思议,但对于一直在情趣用品行业钻研的我来说,对于这种长期压抑后的人性反弹和情绪释放已经习以为常。人性急需解放,而做一家性感的互联网公司,让用户更好的体验到人性的快乐,恰好就是我们一直追求的目标。

就在最近,我们的智能情趣用品的项目——小爱爱完成了上海中金资本、深圳领筹资本800万元的天使投资。目前也已经上线京东股权众筹,有众多投资机构对此表达了投资意愿,新的一轮投资很快也会确定下来。加上之前其他同行完成的融资。毫无疑问,情趣用品行业现在已经进入了风口期。作为一家在情趣用品行业耕耘10多年的创业者,我想聊聊对于行业的分析和观察,同时分享下一个多年传统实业创业者向互联网转型的经验。
 

情趣用品的那些事

情趣用品一直被认为是很小众的产品,但是很多人没想到,全球70%的成人用品产自中国;从2006年到2011年,整个行业复合增长率是20%,预计到2016年,将达到30%;预计2015年整体市场需求将超过700亿元;在未来,超过千亿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悬念。
 
2014年,天猫联合大公网、情趣品牌KEY、国民“性学教父”马晓年教授做了一次数据调查,调查显示女性在26岁到35岁之间第一次使用情趣用品的概率高达51%;在这其中,高学历人群是情趣用品的主要消费群体,使用情趣用品的人中84%拥有本科以上学历,其中硕士学历占40%。可以看到,情趣用品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而隐藏在这市场背后的,恰恰是我们多年来压抑已久基于释放的人性需求。
 
中国的现代情趣用品行业起步是非常晚的,上个世纪90年代才有了一点萌芽。如今,随着社会进步和开放,在互联网时代的大环境下,情趣用品也迎来了新的发展契机。在现有的创业者中,不管是真心诚意想做好情趣用品,还是剑走偏锋的拿性当营销嘘头,创业者和资本的密集进入发出明显的信号,情趣用品到了一个发展的风口。
 
美国伦理学家JP. Thiroux说人的性行为有三个目的:生育、寻求快乐和表达爱情。长期以来,生育是传统观念唯一承认的目的。与此相比,性生活的表达爱情的功能一直被认为不重要甚至被有意识的疏忽掉。即使现在,我们的意识形态在提到性时,还难免有一种罪恶感或羞耻感。但现实情况是,性对人的生活,特别是对爱人的关系是极端重要的。所以,我们在做产品定位时,强调小爱爱是一款追求性快感的产品,同时,与传统情趣用品相比,添加了社交与互动的功能,更强调了情侣和爱人间表达情感的功能,是一款名副其实的智能硬件。
 
 
社交让情趣用品更性感

我算是一个标准的连续创业者,从事化妆品、情趣用品和美容纤体设备19年了。对于女性消费者相当了解。在做小爱爱之前,我们生产的人体润滑液工厂已经是全中国最大的研发、代工工厂,很多大品牌的润滑液都是我们代工的。在很早时间就完成了第一桶金。
 
但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总喜欢尝试一些新的方式方法。我们不满足于仅仅做一个代工厂,后来开始做电商,我们开拓了淘宝9.9元包邮的时代,因为刚进入时不知道怎么玩,我们就靠低价取胜。由于我们经验不足,对于互联网也了解不足,团队配置也不够合理,我们投入上千万的电商业务最终没有做起来。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我强烈的意识到,互联网才是未来和趋势。于是我们开始正式朝着互联网转型。
 
我们在情趣用品行业有多年积累,如何与互联网有机的结合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问题。首先最直接的就是销售渠道,互联网销售情趣用品有着先天的优势,可以让更多的人在保障隐私的前提下完成购买。更重要的是,互联网与情趣用品功能上的结合。如何让纯粹的工具变得人性化起来,这是我们着重解决的问题。我们最早开始做这款产品时,研究了市面上所有的产品,都感觉做的不够好。除了材料,产品形状等设计有缺陷外,更关键的是,这些产品都是孤立的,只是纯粹的冰冷的工具。
 
作为用户,不仅仅是工作或生活时有社交需求,在这种很隐私和很亲密的行为时,用户更有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分享的需求。在我们生活中,有大量的爱人和情侣是分开的,小爱爱跳蛋和飞机杯把情趣用品与互联网成功结合,发掘出了具有社交功能的情趣用品,异地情侣和爱人购买我们的产品后,分别在APP注册,接受对方邀请,就可以用小爱爱智能跳蛋和飞机杯开始亲密的互动。让这些人可以不受地域和空间的限制,从人性上满足了异地恋等问题。
 
为了搭建好小爱爱的团队,在项目启动前,就开始和华为、腾讯等擅长于硬件软件开发的技术大拿交流沟通。最终我们的创业目标和愿景打动了他们:我们不是一家硬件公司,我们要做一家性感的互联网公司。我们硬件的负责人何剑锋来自华为,在那边工作了10年,熟悉生产的各个环节。我们互联网负责人尹文俊来自腾讯,在腾讯担任过高级产品经理等职务。产品负责人韦莉从事情趣用品行业14年。但我们的营销团队都非常年轻,都是90后的美女组合,因为只有年轻的人才能创造出更多好玩的方法。行业的充分积累和强强组合使我们这个团队的战斗力特别强悍。我的管理思想就是尽量少管甚至不管,放权放钱,谁的事谁对结果负责。在这个过程中,确实有时会因为摸索等缘故走些弯路,但是现在不摸索,后面就会付出的更多。
 
 
情趣用品不等于色情化

之前的情趣用品,大多是采用一些灰色的手法来推广。比如用色情网站来做产品推广,或者找一些AV明星来做推广,这样做的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见效快。但是从长远来看,使情趣用品的色情化色彩越来越重,也使得用户对于情趣用品的理解越来越狭义。情趣用品污名化对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非常不利。我们从一开始,就定下基调,坚决不走之前的色情化手法。我们的基调是快乐健康的价值观念。在私隐、自愿的前提下,社会应当承认和保护成年人的性自由,人类的性行为和跳舞、谈话、握手等其他活动是一样的,在道德上没有本质区别,性行为只有特殊性质而无特殊本质。
 
虽然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开放,但在主流价值观里依旧排斥表达性,“谈性变色”的人比例依然不少。“我们自己的身体要自己做主”的观念,在西方文化中是很正常的,而在中国文化里,追求身体的快感被视为堕落或色情。我们要做的就是为了更好的解放人性,让更多人可以了解自己的身体,享受应有的快乐。
不管是未婚还是已婚,成年人应该为自己的身体做主。
 
我们的理念得到了用户的积极响应,产品在推出后,在没有大规模推广的情况下,现在每个月的APP下载量都在2万左右,新品发布后,后面的数据应该会增长更快。预计今年可以完成一亿的销售额。在后期,我们在考虑用更低的价钱来销售我们的硬件,我们通过润滑剂等周边产品获得利润,就像打印机不赚钱,但墨盒可以弥补成本和创造利润。同时,我们会打造国内最大的性趣社区,让更多的爱好者在这里聚集和交流。我们现在已经和国内多家知名创业公司合作,如趣分期,嗨社区等。
 
现在智能硬件很火,创业者和资本也都比较热烈,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是,狂欢之后的后遗症也开始慢慢显现。很多硬件项目上线不久后就倒闭了,表面上看上去很多项目都是死于供应链管理经验不足,但究其真相,是死于伪需求。这个弊端在互联网创业者进入到硬件行业的表现更为明显。很多拍脑袋的产品完全是创业者自己的一是热血上头,最后发现连模具都没法开,更谈不上量产。即使生产出来了,也没有市场,用户根本不需要,花了一大笔钱,最后只满足了创始人和团队的自嗨。比如之前市面上有智能游戏耳机,头戴音乐设备等等。
 
作为一名目前转型还算成功的先行者,我的经验是:在进入智能硬件行业时,建议团队最好是有硬件生产经验的人和有互联网经验的人一起搭档,这样的团队既减少摸索周期,又可以把传统硬件对于生产、供应链的经验和互联网对产品开发、用户管理、营销等经验有效的结合起来。我们的团队就是最好的证明。

情趣用品 社交 智能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