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ce: 炙手可热的图片社交应用
齐介仑 齐介仑

nice: 炙手可热的图片社交应用

基于“图片+ 标签”这一模式的移动社区,真能成为服务全球用户的新应用吗?

短短六七个月内,连续成功完成A、B 两轮共计2800 万美元融资,成立不足一年的移动端创业公司北京极赞科技及其旗下产品nice 成为近期创投热点。

通过在图片上打标签并将其晒出来分享互动这一模式,nice 已聚集国内大量年轻潮人用户,海外用户占比则已达到11%。作为为数不多的中国原创互联网产品之一,nice 正朝着国际化图片社交应用这一更大目标加速发展。

三次创业

nice 是所属公司创始人兼CEO 周首电商创业失败后的转型之作。

周1984 年出生于北京,自1997 年收集到第一双乔丹鞋迄今,一直混迹于潮流先锋文化圈。

周首对限量版乔丹鞋、耐克鞋及潮流服装服饰的痴迷,一直未受到父母支持。一双前卫球鞋动辄一两千元,而且是常年不断购进新款式,这对一个普通公务员家庭来讲,实在是乱花钱。

为避免父母掏钱买鞋时的唠叨,自高一开始,周首就学会了做小生意——卖鞋。目的很简单,用挣到的钱买自己喜欢的鞋。至于货源,它们大部分来自周首骑自行车四处游逛北京各外贸鞋服专营小店所得,买家是同有此好的鞋友。

1999 年,周首已经开始借助ebay 平台从国外买鞋并卖鞋了。

2002 年夏,他考入北京理工大学软件工程专业,一天到晚忙于倒腾球鞋和参与各种圈子,四年专业课基本荒废。大二下半年,周首自建了一个网站AJshoes.com,专营乔丹鞋。货源仍五花八门,有小店淘来的,有网上买来的,有用自己收藏的鞋换来的。

2004 年,AJshoes.com 年销售额已近千万元,纯利润超过100 万元。当时负责该网站运营的,只有周首和他的一位大学同学。

正是从这时起,周首的关注领域已从单纯的球鞋延展至服装服饰等更为多样化的潮流类产品。他逐渐成为多种国际一线潮牌(比如日本BAPE等),在国内最早接触、最早将其拿来销售的发烧友。

虽回报优厚,但志不在此,AJshoes.com 后来因无人管理,渐被用户抛弃。至2010 年,该网站已不存在。

大三时,周首进入时空传媒旗下《Size • 尺码》杂志社实习。这是国内第一本球鞋类杂志。大学毕业后,周与时任主编程旸一起,跳槽到另一小众潮流杂志《SHAKE • 型格》做编辑。

一年后,因打算出国读书,周辞职离开。

回到家中后,在申请国外学校和应对各种考试之余,2008 年8 月21日,周首推出了自己的个人博客kiDulty.com。在那段时间里,每当看到好玩的潮流类产品或资讯,他都会将感受写成文章发布到上面。

28

令周首颇感意外的是,这一每日仅有400余人次浏览的小站点,竟在2009 年4 月,迎来了阿迪三叶草主动投出的10 万元广告。

周首在第一时间将这一消息传递给了忘年交朱大斌。

朱大斌是周首父亲的朋友,此前曾在GE、麦肯锡、软银等跨国公司担任高管。经父亲引荐,2002 年,周首结识这位他尤其钦佩的海归创业前辈,而且此后每有创业类难题,他都会致电朱大斌,或直奔朱在上地的办公室当面请教。

本打算拜托朱大斌为出国读书执笔推荐信,结果在将三叶草广告一事告知后,朱十分欣喜地建议他放弃出国念头,转而试一把在该领域的创业,理由则是,即便创业失败,再去读书不迟。

不仅如此,2009 年5 月,朱大斌将周首介绍给他的朋友徐小平。一年后,徐决定投资周首的kiDulty。

2010 年底,kiDulty 变身为电商平台。徐小平在前期投入100 万元后,再投40 万美元。2011 年下半年,徐小平将好友王强拉了进来,后者投入50 万美元。

因决策失误,到2012 年底,徐、王二人近百万美元投入已悉数亏光。

2013 年1 月,当公司员工从70 人裁至仅剩10 人时,受周首力邀,先后供职于新浪、百度等互联网公司并在移动端有过创业经历的曹大鹏加入进来,并成为公司新项目联合创始人。

2013 年6 月,kiDulty 在主营业务外,推出全新产品“kk 购物”。这是一款聚焦品牌男装导购的纯移动应用。

事实证明,这又是一次不靠谱的押注:第一,当时移动端购物大潮尚未形成,它在全部网购中的占比只有6.8%。第二,用户点击商品信息后,跳转去向多为淘宝网,而后者十分强势,经常变动策略,一旦遇此,移动端服务顿陷窘境,比如用户点击链接后出现的是空白页等。

转型箭在弦上。

nice 出世

2013年9月7日,附带标签分享功能的kk 购物新版本上线。10月21日,标签分享功能被突出放大为独立产品上线,kk 购物正式更名为nice。

与此同时,经徐小平等股东同意,周首放弃最初创业项目kiDulty,创业团队与新应用nice 一起从原公司整体剥离。

新公司成立不久,nice 团队就将办公室从位于东直门的阳光都市,转到了三元东桥的天元港中心。

2014年初,由于团队扩容,nice再度搬迁——从B座140平方米的场地,移至A座500多平方米的新空间。目前nice员工数量已从最初的10人增加到了33人。

nice 联合创始人曹大鹏介绍称,当下团队成员多为88 后、89 后,33人中,有近20 人负责产品和技术,有近10 人负责市场运营和品牌推广,绝大多数来自国内一流互联网公司。

nice 仍在招兵买马中。曹大鹏透露,预计到2014 年底,团队员工应发展到50 人左右,目前高级工程师和市场推广类人才最为紧缺。

同为1984 年出生、比周首稍长几个月的曹大鹏,2007 年毕业于中南大学测绘工程专业。曹曾在百度参与过百度音乐、百度听Ting等产品的开发,后辞职创业。就在曹创业失败、正积极寻求下一突破时,周首将入伙电话打给了他。

与上线初期相比,nice在产品形态上已有很多调整。比如,前期只对男性用户开放。后来周首得知,一些女性用户通过改变微博性别设置登录nice并加入交流后,他决定不再对此加以限制,目前男女用户比例已由8∶2降至2∶8;图片已可分享至微信朋友圈、微博等平台;除品牌产品可打标签外,地点、人物等信息也被允许作为标签内容予以加注;在评论功能外,增加了私聊功能等。

对比当下大量图片类应用,周首认为,和Instagram、美图秀秀等以提供美化功能为主不同,nice 通过在图片上打标签,实现的是让用户分享当下生活方式和个人兴趣,能够让图片自己讲故事。

此外,在周首看来,在图片上加标签,比在图片下写说明,更便捷、更一目了然、更个性化。

目前nice 用户年龄多在30 岁以下,在校大学生占比近四成,是其中最大用户群体。周首称,用户数和用户活跃度这两个指标的月增速都在50% 以上,但具体数据不便透露。

在发展用户层面,nice 采取的是各行业明星达人示范与口碑传播相结合的途径。此外,在实际操作中,为了对新用户形成引领,社区内一直有一批重点运营的活跃用户。

nice 联合创始人曹大鹏称,未来18 个月,nice 团队的发展目标为,通过不断改进产品性能,快速扩充用户规模,提升用户活跃度。

商业前景

2013 年底,经纬创投将首笔150 万美元投给了nice。

但据nice 创始人兼CEO 周首介绍,该轮融资因各种原因一直未能完成。到2014 年3 月,晨兴创投加入,并与经纬创投一起,追加了一轮投资,该笔投资与前述150 万美元一起合并为A 轮,最终于6 月16 日落地,前后共计800 万美元。

2014 年6 月初,在A 轮融资尚未结束时,H capital、VY capital 就已前来与nice 团队商谈B 轮融资了。6 月26 日,由H capital 领投,VYcapital、经纬创投、晨兴创投跟投的B 轮融资共计2000 万美元到位。

截至目前,国内几乎所有知名VC,都已先后与nice 团队接触并交流过融资事宜。

周首称,最终选择上述四家投资方,主要基于以下考虑:其一,经纬创投对nice的估值虽然并非最高,但它在移动互联网领域有着大量资源和经验,对nice早期成长至关重要;其二,周首与晨兴创投合伙人刘芹已相识3年多,亦属忘年交,他十分赞赏刘芹对移动互联网及相关产品的透彻理解,认定刘能帮到他;其三,H capital创始人陈小红曾任老虎环球基金中国总经理,精互联网创业,在电商领域又有着深厚人脉、资源累积,这对nice来讲非常宝贵;其四,VY capital创始人Alexander Tamas为DST前合伙人,曾主导投资过google、facebook、twitter、groupon等一大批大名鼎鼎的互联网公司,他的视野、经验和资源,对nice全球化极有助益。

事实上,在完成A 轮融资后,nice 已不缺钱,截至目前,nice 账户上仍有2600 万美元,换言之,nice 各项支出均不大。

除发展战略考虑外,此番融资另有一个原因就是,周首觉得,如果公司账户上没有多少钱,真正优秀的工程师是挖不来的,而且自己出去挖人时也无底气,因为对方大多担心初创公司维持不了多久。

在曹大鹏看来,作为真正的中国原创互联网产品,在没有进行任何国外推广、英文版很差的情况下,nice 的海外用户就已发展到了11%,而且7%的用户为外国人,它完全有可能成为一款国际化产品。

当然,如果仅从在图片上打标签这一交互形式判断,nice 既非全球第一家,也非唯一 一家,国外已有多款类似应用,比如Swaag、tagbrand 等,而且在产品开发早期,nice 团队确曾借鉴过swaag 的UI 设计,但从产品内核而言,nice 迄今仍独一无二。

不难发现,在nice 之后,国内已陆续出现了近20 款大同小异的应用,比如pinco、yohoshow、in 等。

就此,周首回应称,这些“抄袭”nice 的产品做得都不好,不值得去关注,而且如果一个产品被别人抄走后打败了自己,那只能说明自己的团队不够好、执行力不强、思路不清晰。

至于BAT 的潜在威胁,周首表示,任何人都无法阻止竞争对手的动作,但老牌大公司未必一定有优势,否则全球最大互联网公司应该是AOL或网景,而小公司却有可能完成对大公司的颠覆,比如小米之于诺基亚。

谈及nice 的商业模式,周首称,起码表面看来,电商、广告、增值服务、O2O、CRM 甚至游戏,都是可行的,当然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创造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新模式,但目前这些都还不清楚。

nice 图片 社交应用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