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仑、刘永好和莆系
i黑马 i黑马

冯仑、刘永好和莆系

只有在春节,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开医院的莆田人,才会集体返乡聚在一起。

只有在春节,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开医院的莆田人,才会集体返乡聚在一起。

年初十凌晨三点,新年的鞭炮声还未散尽,房地产商冯仑就匆匆从外地赶到莆田。6个小时后,万通和新希望合作的210 亿元地产项目即将在温州举行开工典礼,当地政府四大班子均将出席。

上午九点,冯与约定的对象,准时出现在莆田三正半山酒店。会议室的桌签上,是公众还很陌生的名字:翁国亮、林玉明、卓朝阳……在莆系内部,这些名字无人不知,他们被视为莆系未来的方向:翁国亮,旗下两家香港上市公司,一个做医,一个做药;林玉明,博生医疗创始人,旗下30 多家连锁品牌医院,获鼎晖、建银的风险投资;卓朝阳,安琪儿妇产创始人,获鼎晖、红杉的风险投资……

冯与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相识并不久。2013 年7 月的一次商务考察,以翁国亮为纽带,冯仑、刘永好认识了翁的这群同乡——莆系医疗人。车上冯聊起中国房地产业爆发前夕,他和王石等人发起中城联盟(中国城市房地产开发商策略联盟),很多会员抓住了房地产的黄金十年,成为巨头。这个故事鼓动了所有人,遂有在医疗健康产业做一个类似联盟的提议。如今,正是医疗健康产业爆发前夕。

3个月后,《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1、加快形成多元办医格局;2、鼓励企业、慈善机构、基金会、商业保险机构等以出资新建、参与改制、托管、公办民营等多种形式投资医疗服务业;3支持社会资本举办非营利性医疗机构、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4、进一步放宽中外合资、合作办医条件,逐步扩大具备条件的境外资本设立独资医疗机构试点。

“这一政策解决了民营机构办医的几大难题。”有20 多年医疗产业经验的翁国亮评价。“游戏规则越清晰,可操作性越大。”医健联盟秘书长蒋涛说。蒋也参与了那次商务考察,并负责联盟的筹备工作,在他看来,规则出台后,投资人、实业人都看到了机会。4

《意见》发布一个月后,联盟正式成立。冯仑担任联盟主席,刘永好担任名誉主席,连接莆系医疗资源的翁国亮担任执行主席,首批14 家会员中超过10 家是莆系。按照蒋涛的说法,联盟并不是专为莆系而设,但反映出一个基本事实,目前有发展前途的还是莆系医院。

现在,冯仑要与联盟成员就新会员的加入、主席轮值等问题进行探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如何实现联盟的目标——“整合市场、优化资源、规避风险、协同发展”。

一位在场外等候董事长的助理提起了“詹国团”,传说中的“莆系四大家族”之首,四大家族中, 只有詹国团和黄氏家族的代表黄德锋在场,另外两大家族的负责人陈金秀(西红柿集团创始人)、林志忠(博爱集团创始人)没有参与联盟。

中午12 点,闭门会议准时结束。大门打开,通往午宴的路上,冯仑与一位下巴长痦的男人边走边聊。后者较之冯仑更显黑瘦,腰板笔直,系一条深色围巾,围巾一角的“H”标志显示出他与房地产商许家印对某一品牌的共同爱好。这是一张莆系人人都熟悉的脸。他就是詹国团——莆系医疗模式的开创者。午宴的主人是莆田市政府。作为各大医疗机构的负责人,莆系是当地政府的重要引资对象。詹国团承诺投资30 亿元的莆田新安国际医院正在兴建中。

三正半山及联盟下午的会议地点晋江宾馆,正同期接待莆田市两会代表。莆系里不乏人大代表,如博生医疗创始人林玉明就是现任莆田市人大代表。早在十几年前,“以詹国团为首的四大家族”为公众所知前,詹国团就已担任过一届福建省人大代表。

莆田市主管卫生的副市长出席了下午的年会。主席台较上午大了一圈,另外一些传说中的莆系人物登场:与詹国团一样,他们大多黑、瘦,高颧骨、厚嘴唇,一脸严肃,步伐很快。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十几岁就外出闯荡江湖,但在讲普通话的时候,都夹杂着很重的莆田乡音。他们之间交流,只用莆田话。

与善用媒体宣传旗下医院不同,他们自身远离媒体,并极力隐藏与旗下医院的关系。这或许是常年半地下生存养成的自我保护方式。

医健联盟现有14 家会员,掌管近千家医院,近十万员工,上百亿资产。冯仑、刘永好的加入,不仅是生意互补,同时将他们带入了主流。

年会现场,平安银行与中国医健联盟签约,给予后者100 亿元授信。在莆系各家机构的成长史上,能够获取银行资金支持者寥寥。

“100 亿的授信,对中国医疗健康产业还太少,”名誉主席刘永好在随后的演讲中说,“中国医疗健康产业一年可能几千亿、上万亿的价值,所以这仅仅是个开始。”他带来了好消息:“某保险公司,手里面有大把大把的钱要投,投哪呢?主要是医疗健康产业。其实很多金融机构都有这样的目标,但人家要相信你、信得过你,我们以联盟去对接就没问题。这就是我们的优势。我们要成立一个医健联盟基金,基金是大家的,主要是鼓励你、帮助你。基金可以说要多少有多少,可以有一百亿、一千亿。”在推荐新希望副总裁、新希望旗下私募基金厚生资本合伙人王航时,刘没忘提及红杉的沈南鹏:“他是我的好朋友,追着说我要参加、我要参加、我要参加,连着说了三个我要参加……”

对于莆系,沈南鹏并不陌生。红杉资本在2014 年元旦前刚完成了对安琪儿医院的投资。

联盟的价值,不止于钱。联盟成立第二天起,各地政府、企业就陆续表达了合作意愿。不到三个月里,联盟相继赶赴保定、南宁等多个城市,与各地政府官员座谈。

“我们还要组建医疗健康管理公司,建立医疗健康产业园区。” 刘永好继续展望。他透露,距离北京较近的某市,已经与联盟签约,提供上千亩地。

“我参与中国医健联盟,不是为了学看病,”冯仑说,“而是提供健康、医疗、养生以及相关产业所需要的特殊不动产服务,未来我们会学习了解医疗机构对不动产提出的特殊要求。”

年会后结束后,冯、刘先是赶赴东庄镇——莆系医疗发源地,继而赶赴福州,与当地省政府领导见面。年会召开后一个星期,中国政府高级官员来到莆田,考察当地民营医疗机构并和联盟主要成员座谈。据说,医健联盟已接受官方智囊机构委托,摸底民营医院成长情况。

如果有人翻开历史画卷,也许会看见,三十多年前,同一间小旅馆里,刘永好的经销商在卖饲料,莆田人在帮人看病。

冯仑 刘永好 莆系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