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歌手郑钧的二次创业:“赤裸裸”爱上移动互联网
卡西 卡西

摇滚歌手郑钧的二次创业:“赤裸裸”爱上移动互联网

明星创业并不稀奇,但摇滚歌手玩起移动互联网创业,目前还不多见。 郑钧就是这样一个明星创业者。当大家还在想如何高价收购版权的时候,他却相信未来新的音乐版权一定产生自移动互联网。为此,他打造了自己的第一款互联网创业项目,试图定义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音乐消费模式。

 

 
当郑钧作为一家互联网科技公司的创始人,带着一款名为“合音量”的音乐App向大家阐述他的“互联网思维”时,他有点兴奋,有些紧张,比开万人演唱会要谨慎得多。他说,琢磨这件事儿用了6年。
 
郑钧是明星里较早开始创业的,也是比较会“结盟”和擅用“明星资源”的。“合音量”这个项目是他的第二次创业,但他表示以后不会再做其他项目了。对于“赚多少钱”,他兴趣不大,只说这一辈子不想干重复的事,全凭兴趣。
     
真正开始着手做“合音量”这个项目是在2014年,他创办了一家叫“九天石”的科技公司,投入不多,小几百万人民币。公司的股东是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和万网创始人、天使投资人张向宁,这两个人跟郑钧都有20多年的交情。
 
在创业之前,郑钧做过一些财务投资,见过不少投资人,还作为天使投过一些项目,但看起来,他是明星投资人里最不关心“赚钱”的。近期,一些做到家服务的项目找到郑钧,他顺带看了看,几乎都没有参与,原因是“不兴奋”。“我加入一件事,一定是这个事特别让我激动,而不是为了赚钱”,郑钧说。
 

一个“狂妄的念头”
 
刚来北京那会儿,郑钧兜里只有800块钱,其他的就只有创作才能。他始终坚信一点,对于音乐产业而言,创作力即为最大财富。
 
过去十几年,整个音乐行业一直被唱衰。一方面,市场钱多人少,属于少数精英份子;另一方面,市场缺乏对创意的尊重以及对版权的合理维护,不能每年持续产生好作品。互联网出现后,颠覆了原有的音乐产业模式。郑钧希望通过合音量这款App开启一种全新的音乐生产和消费模式,即全民一起来生产音乐,共享版权,生产者也是消费者。用他的话说,“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创意变现的过程会大大缩短,创作也不再是少数精英份子的特权。”
 
合音量是一款什么样的产品?它如何具备这种颠覆势能?郑钧介绍,合音量是一款音乐创作类App,其模式创新在于交互创作及版权金融。它希望通过重新定义音乐产业的创作和消费模式,使其成为一个移动端众创音乐版权的生成工具。
 
与市面上其他音乐类App如唱吧、全民K歌、米拉等产品不同的是,合音量的产品构想是凝聚碎片时间和碎片创意。“其他音乐类App都属于下游,而我要创造上游。这听起来是个非常理想主义、有点狂妄的想法,但我会像当年做《摇滚藏獒》一样努力去完成它。”
 

在共同“劳动”中利益共享
 
合音量希望通过众创模式在陌生人之间建立一种共同“劳动”的社交关系?
 
郑钧给产品的定位是,这是一款针对年轻的、有创意才华的人打造的产品,它也是一个适合大众消费的娱乐产品。他表示,现在人人都能写歌,虽然不一定是完整的作品,但都能完成一部分,而通过互联网技术,大家合力完成一个作品便有了可能性。
 
在此基础上,他想通过“版权共享”颠覆传统音乐产业模式。过去,词曲作者普遍得不到版权保护,被侵权的现象十分常见。郑钧认为,“词曲作者由于版权利益得不到保障,导致现在的市场只有歌手,没有唱片行业了,再这么下去,真的就玩完了。”
 
从创意到创收如何实现?为此,郑钧做了两件事:首先,让新的音乐版权在移动端“自产自销”成为可能;其二,通过制定规则,将眼球注意力转化成非物质的创意产品,让它产生效益。郑钧将这种模式总结为“众创+分享”模式。(碎片时间+碎片创意+专业的音乐制作团队加工+产生版权+效益共享。)
 
如何制定“游戏”规则?合音量的版权产生模式是:第一个写词/写曲的人可以享有整体版权的60%,第二个接力创作的人占前一位的40%,以此类推。关于收益分配,郑钧基于原创经验制定了以下规则:编曲占20%,演唱占20%,词、曲各占30%。
 
当音乐版权产生后,有点像买股票,消费者可以随时买进或退出。这个系统将由项目的天使投资方之一——拉卡拉提供技术支持。
 
这个模式听起来让人兴奋,但6年前,却不被投资人所看好。郑钧很清楚,过去之所以总有投资人愿意见他,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基于歌迷心态。但他始终强调要拿就拿“聪明的钱”,称自己不愿被资本绑架。
 
一开始,郑钧想用游戏和社区的模式来做,很多投资人说不靠谱,“那时候他们想投已有的可参照模式,不愿意投所谓的原创模式,包括我第一次和邓锋(北极光创投创始人)聊投资的时候,邓锋也直言这个项目投不了。后来,他无意间看到我的《摇滚藏獒》项目,反倒有了兴趣,于是这事就一直搁置了。”郑钧说。
 
到了2014年,《摇滚藏獒》这个项目差不多接近尾声,郑钧于是就开始筹备这个项目。这些年,郑钧没少研究互联网的产品和技术,也不断向身边做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取经。在这个过程中,他提出了一个自己的移动互联网产品逻辑:上网即创造,创造即创收,创收即自由。
 
在一次去欧洲的飞机上,郑钧碰到了拉卡拉董事长孙陶然,两人聊起了“合音量”这个项目,当时它还只是郑钧脑海里的一个模型。孙陶然听后表示,这个事必须参与一把。孙陶然与郑钧认识20多年了,此前曾参与投资郑钧的创业公司。初听到这个模式的时候,孙陶然认为市场需求是巨大的,而众创模式他也十分看好。
 
郑钧也相信孙陶然的金融业务可以为任何行业插上翅膀,成为其体系内的发动机,音乐产业也不例外。为了让产品更有话题性,郑钧联合拉卡拉发起了“拉卡拉-全民合写一首歌”的活动,通过娱乐营销的方式推广产品。
 
有人提出疑问,众创模式过于理想化,每个人的天赋和个性迥异,如何统一众人的创意和思路,使其成为一个好的作品?郑钧坦言,服务如何与大数据结合好的确是一个很大的难题,由于合音量是一个全新的、没有可参考的模式,因此如何设置玩法,后期专业团队如何提供加工服务,是最终能否持续产生好作品的关键。
            

努力做到制高点
 
明星创业的最大优势在于明星资源和明星效应。这一点,郑钧在产品营销上颇有想法和心得。
 
比如,多年在音乐圈的人脉和资源积累一定不会白费。郑钧说,合音量这个项目前期对圈内的好友也是保密的,但未来会给一些资深的音乐人好友预留部分股权。
 
最近,郑钧参与一档综艺真人秀节目的录制,还担任了青海卫视的代言人。借由这些合作,他也不忘将“合音量”的营销植入其中。“我在真人秀节目里也不忘宣传自家东西,电视台的编导还开玩笑说,你在节目中做的品牌露出价值已经无法估算了。”
    
比起商人,郑钧更强调自己是个自由人,不想做一些循规蹈矩的事。 
 
一个摇滚歌手经过两次创业,那种“不羁、愤怒”的东西被削弱了吗?郑钧的回答是:“没有削弱,太刺激了,太好玩了。” 
    
当被问及对项目成功的信心有多少,郑钧回应说:“这是我为音乐行业做的一件事,我愿意努力去完成它,成不成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定会有人踩在我的肩膀上尝试创新。”他认为这种模式是趋势,总有人能站到制高点上。当然,他希望自己就是这个能做到制高点的人。


版权声明:本文作者卡西,编辑王冀,文章为原创,i黑马版权所有,如需转载请联系zzyyanan授权。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郑钧 摇滚 爱上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