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卓健: 得医院者得天下
宋江爽,王根旺 宋江爽,王根旺

杭州卓健: 得医院者得天下

以患者为中心,优化模块设置,丰富后台数据,由点及面式布局,杭州卓健能否据此星火燎原?

杭州卓健的尉建锋1

杭州卓健的尉建锋

以患者为中心,优化模块设置,丰富后台数据,由点及面式布局,杭州卓健能否据此星火燎原?

2007 年,在美国做了3 年关于肿瘤生物学方面的博士后研究后,我便回国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工作。此后迄今,我也曾涉足SP 领域的创业,后因政策变化,被迫浅尝辄止。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起,我于2011 年创建了杭州卓健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最初我们做了一款名为“掌握健康”的产品,这是一款集健康资讯、智能导诊和医疗查询为一体的App,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它承担的功能是针对C 端的健康教育。但后来我发现这个应用并未切入到医疗流程里面去,因此也就没有太大价值。

我一直担任临床医生,自认为深度挖掘了患者需求,打造一款以患者为中心的应用这一想法一直在我脑海里萦绕。患者大部分时间待在医院外,和医生的联系非常少,因此两者关系非常弱。早在五十年前,这个问题就已存在,现在技术进步了,我们完全可以用移动互联网技术把他们联系起来,进而改变当下医疗流程痼疾。

2012 年1 月,我们与宁波市第一医院达成了合作意向。当时的计划是,由我们为对方量身打造一款涵盖挂号、智能导诊、数据库等多方面业务的应用,前提是医院需提供自己的数据。但这款应用一直到2012 年7 月都未能发布,原因就是,我们无法对接该医院的HIS(医院信息系统)。

后来,我把这一应用展示给了自己所在的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的领导时,得到了他们的肯定。于是经过不到一个月紧锣密鼓的开发,这款专为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量身定制的应用“掌上浙一”上线了。

这款应用全面针对患者就医三环节,即诊前、诊中和诊后,诊前又分为四个模块:预分诊、挂号、支付和就医指导。其中,支付环节我们是通过与支付宝、平安银行的合作实现的。就医指导则是指引患者怎么前往医院,以及通过医院楼层和医院医生等信息的介绍让患者能够快速就医。

在诊中,我们满足了患者化验单收取、解读和存档的需求。诊后服务主要是指宣教、知识库和慢病管理等内容。

这款应用,根据患者与医生角色的不同,设置了不同的入口,而且根据病症的不同,里面的路径也不一样。患者下载登陆该应用后,可以看到自己的病情记录、病史,这些都是真实的数据。比如我的患者做完体检后,白细胞值偏低,作为医生的我就会收到这个提醒,然后我会给患者发一条提示信息,告诉他,白细胞低了应该怎么办。显然,这就很容易拉近患者和医生的距离。

现在市面上很多移动医疗产品只是在遵循既有的医疗流程,对于患者来讲,其中很多环节的设置并不合理。比如患者可以在上面挂号或者取化验单,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患者拿到化验单后,往往还需再跑一趟医院。而我们推出了医患互动模块,患者可以在手机上取报告单或者预约快递服务,无须再跑到医院来咨询医生。

目前,卓健已经和国内近四十家三级甲等医院展开了合作,我们计划先把点做好,形成示范效应后再主攻区域。近期,我们与广州第七家医院的合作即将落地,而在北京,我们与协和医院及301 医院的合作已经展开。

医院的切入,其实还是比较难的,特别是帮医院做信息管理系统的第三方公司,他们会对我们的进入形成障碍。他们手握医院的接口数据,若医院弱势,就会被他们绑架,从而导致我们无法顺利入驻。就目前而言,移动医疗提供商亟需攻克的是院方而非用户。

我们的每个App 都是区域性的,只能影响一个医院周边的用户。比如我们为上海长海医院定制的App,上线半年,注册用户虽然只有3万多,但已经成功预约6000 多次,收取化验单2 万多次。“掌上浙一”注册用户大概9 万左右,每天挂号约300 个,医患互动150~200 次。

目前,卓健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平台建设与后续维护。在与七八家医院展开合作之后,我们已经基本实现了收支平衡。此外,公司有很大一部分运营资金来自政府补贴。

当前,行业内同质竞争很激烈。比如我曾发现,很多同行开发的应用,前台和我们的产品很相像。不过,这类产品是否有价值,更多取决于后台数据。我们的后台数据库已积累了500 多种症状数据、1000 多种疾病的详尽数据、4000多种常用药物数据、2000 多种检查化验单分析数据、40 多种慢病管理模型。即使竞争对手将这些数据拿走,光是整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就需耗费大量时间。

患者 优化模块 卓健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