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销”天地会“
i黑马 i黑马

营销”天地会“

大批小微传统企业已在产业转型中迅速落败阵亡。

4

大批小微传统企业已在产业转型中迅速落败阵亡。

诞生于珠三角的千千氏与十长生,却在短短三两年间强劲崛起,并于近期先后成功获得A轮融资:5月底,千千氏已就九鼎等投资机构近亿元融资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据传十长生已与红杉资本达成意向,融资金额或至亿元。

借由品牌的异军突起,曾昭霞与王国安两位女性生意操盘手渐入公众视野。

一个是正高歌猛进、全力打造中的“门店之王”,一个是中国年度广告营销巨星,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事实上,“产品+服务”模式,并非千千氏的原创,快造型行业开创者流行美早在1998年企业成立之初就已大致勾勒出了这一基本轮廓,并在此后多年不断对这一细分市场深耕培育。相较流行美的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受其商业模式启发、成立于2007年的千千氏,在创始人曾昭霞的带领下,正以三四线城市为重点,近乎疯狂地自南向北在全国范围内加紧布局,试图在未来一两年内完成对前者的“弯道超车”。流行美积16年之力共开店3444家,而千千氏仅用一年左右时间开出店面900多家,可谓之“地派”。2013年,流行美全年营收4.5亿元,同期千千氏销售总额已近3亿元。

从山寨品牌兰芝到自有品牌韩后,从“团伙”到团队,从偷偷摸摸到光明正大,企业成立近10年,十长生一直在围绕韩国化妆品品牌打着擦边球。与千千氏“小区域高占有”、加班加点抢位却悄无声息的地推模式不同,韩后商标启用5年来,十长生以各省级卫视为主要战略平台,辅之以报纸、网络等多种传播介质,迄今已投入广告费用3亿多元,可谓之“天派”。2012年和2013年,十长生年均广告投入1亿元以上,营收规模则是这一数字的3倍左右。2014年,十长生预计回款12亿元,届时,韩后将正式进入国内化妆品品牌一线阵营。

一个兼营时尚饰品销售和女性化妆、护肤、盘发服务,一个做面膜、BB霜等化妆品产供销,总部同处广东、大体算作同行的曾昭霞与王国安,经人引荐加入创业家黑马营后,二人不仅成为了同班同学,目前更已成为事业上相互激励的朋友。

曾、王所处,均属外人不大能看得懂或根本不予重视,实则利润丰厚但运作简单的行业。曾称,在快消品领域用滥了的营销手段,在快造型这一行当听还没听说过。王透露,十长生的产品一度主要通过三四线城市专营店分销,这些店面多由当地小老板控制,地痞流氓混杂其间,国内外一线品牌不关注也看不懂其中的游戏规则。

不难发现,除行业类别广义趋同外,曾、王二人另有其他众多相似之处:都属70后;都来自南方农村,曾为湖南邵阳,王为江西九江;同起步于产品销售岗位,曾最初在珠江啤酒厂任业务员,王首份工作是化妆品推销;同在大学阶段做过学生干部,都自称曾任校或系学生会主席;在性格上,都孤傲激进,曾认定的是,“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绝对不会有人间”,而王称,“人生在世,要么做第一,要么做唯一”;在与人交往上,都具江湖气,涉及钱财时都较豪放,曾有过不再追讨50万元被骗款项以及将此前参与投资公司股份拱手让人的经历,而王对钱财的态度是,先让对方占自己的便宜,“与其让我欠你,不如让你欠我”;为延揽重要人才,都不惜成本;在生活中,都敢于花钱、乐于炫富;在商业战略上,都以速度、规模为导向;治下企业内部管理机制都较落后;都在逐步由草莽向主流化规范化过渡。

就当前状况看,千千氏曾昭霞在强调企业高速扩张的同时,对品牌核心竞争力所在,即产品和服务未予以同等重视,此中创新力不强,短板初现,随着目标客户群整体审美水准的日渐提高,其远期发展或将面临重重压力。十长生亲戚朋友式人才结构,单一、随意、不专业,无法对创始人王国安动辄亿元战略豪赌形成有力制衡,而且王思路变化极快,发展战略或难专注,一旦冒进失误,企业随时面临倾覆风险。

营销 ”天地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