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曾进城
邹蔚 邹蔚

老曾进城

我的第一站是重庆。这里据说是千千氏门店最密集的省级区域,在各区县、乡镇共分布着200 多家门店,堪称模范市场。邹平和舒木兰把双方家族成员几乎全部拉进了这个体系,比如邹平的姐夫管财务,舒木兰的姐姐负责市场拓展、堂哥负责后勤,双方表哥、舅舅等亲属都是门店合伙人。

我的第一站是重庆。这里据说是千千氏门店最密集的省级区域,在各区县、乡镇共分布着200多家门店,堪称模范市场。邹平和舒木兰把双方家族成员几乎全部拉进了这个体系,比如邹平的姐夫管财务,舒木兰的姐姐负责市场拓展、堂哥负责后勤,双方表哥、舅舅等亲属都是门店合伙人。

在重庆期间,刚好赶上他们的家族大会,邹平要向家族成员们力推他的改革方案——将合伙人的门店合并进公司(即千千氏西南分公司,法人代表是邹平),由公司统一管理,合伙人成为公司股东,拥有股份,享受分红。

57

邹平解释称,几年下来,合伙人能力不足的问题已逐渐暴露,一些门店的生意很不好,与其让他们把店弄到关门的地步,不如他先出手挽救一把。他还告诫即将成为股东的合伙人们,要专心做千千氏,不要想着干其他的,否则就净身出户。

在重庆南川,我去了五家千千氏门店。店员都是二十岁上下,顾客大都属于她们的阿姨、妈妈辈。这些客人的特点是,对美有强烈需求,但又不很懂,她们很在意被重视、被服务的感觉。

尽管千千氏提供的发型种类比不上美发店、化妆技术比不上彩妆店,但通过店员们使出浑身解数赞美顾客,跟她们聊天,倾听她们的抱怨,让这些“阿姨”、“干妈”们感到被尊重,每天生意都不错。

到广州采访的那天是周日,曾昭霞带着一众高管从中午一直开会,开到了晚上10点。在千千氏,上班、下班,工作日、双休日的界限很模糊,招聘员工时他们会提前告知,让对方考虑清楚再决定。正因经常加班,千千氏办公室里堆放着很多红牛饮料。

包括曾昭霞在内,千千氏的大多数员工都很累、很苦,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曾昭霞每天只睡5个小时。采访时,曾昭霞不停地抽烟,但每支烟只抽几口就掐灭,紧接着再点一支。他说抽烟只是放松动作,并非烟瘾很大。

曾昭霞花高价挖人、尤其从竞争对手处挖人,这在业界已不是秘密。曾昭霞挖的都是有一定身家的公司高管,除了付出更多的金钱,曾昭霞或许还得靠一些别的东西打动对方。有人说是开创事业的成就感,有人说是曾昭霞强烈的分享精神。

千千氏目前的核心目标是发展更多门店,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形成足够的现金流支撑目前企业的巨大开销——员工薪酬、营销投入、买新楼等。曾昭霞和冯继东都提到,他们非常想从58同城或团购网站找一批做地面推广的好手。此前曾昭霞在参加创业家黑马营组织的硅谷游学活动时,除了打牌,他与姚劲波聊得较多的就是如何招商推广。

过去,曾昭霞在底层默默赚钱、赔钱,无人知晓,他对商业模式、融资、战略这些时髦词汇不懂、不关心,虽然自己也办企业,但他从来不认为这辈子能与柳传志见上一面。后来他加入了黑马营,见到了那些他原本只能听听名字的明星创业者、企业家,接受了O2O、互联网思维等商业里的显学,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做点大生意。

老曾 千千氏 创业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