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五问
邹蔚,徐利君 邹蔚,徐利君

风险五问

快速发展面临的陷阱。

 60

1同时拥有盘发、化妆、护理三项业务,但每一项业务专业性都不是很高,随着小城市女性审美水准的提高,会逐渐落后于顾客实际需求。

曾:千千氏专注快速盘发、化妆并努力将其推到极致,且将时时关注消费者需求变化。未来,打败我们一定不是消费者需求的变化,而是我们不能快速迭代,失去对市场的敏锐,如果是这样,不只未来堪忧,随时都可能失败。

2 有化妆习惯的年轻女性越来越多,“快造型”行业在未来将不复存在,比如,盘发业务或将由专业美发店再次接管。

曾:伪命题。倘若如此,则无爱康国宾、嘀嘀打车的出现。未来市场会更加分化和细分。

3 创始人做销售出身,以招商、销售为导向,缺乏产品和服务敏感度,产品和服务本身缺乏创新,无法拥有核心竞争力。

曾:有一定道理。千千氏需要有对产品和服务敏感度更强的人才和团队。企业核心竞争力的建立与创始人出身有关,但后者并非决定性因素,关键是创始人应有足够自知,并重视团队、机制、模式。

4 招商速度变慢,影响现金流,而运营等各项成本上升,收不抵支。

曾:我们需要做的是,集中、快速、批量培育优质加盟商和店长,提升单店业绩,关注消费者需求变化,打通线上线下、布局020 等。如果仅靠招商,这个模式是0ver 的。

5 一线店员的能力和收入不匹配,很难招到人。曾:招人不难,难的是培育和留人。我们将在总部打造千千氏大学及区域学院,并推出“创基金”、“员工关爱委”、“我是创业家,千千氏是我家”等“老板计划”。我们现在、未来还有很多需要马上改善的地方。有了《创业家》、黑马营等强力支撑,我们才有机会实现大梦想。

1 公司内部朋友、老乡太多,尤其是关键岗位。

王:误解。公司高层,都是先成为公司高层再成为我的朋友的。我夫人曾在公司管财务,我觉得不大好,融资(红杉)以后,我就不会让她再管了。

2 做法冒进,一旦遭遇些许失败,整个公司将陷入困境。

王:这一问题,之前可能存在,现在和未来,可能性都比较小。包括组建董事会,引进投资人等,就是为了防止因我个人拍脑袋而导致公司陷入困境。化妆品行业并非资金驱动,而是人才驱动,需要建立合理机制避免问题产生,未来的市场争夺就看谁犯得错误少。

3 王国安想法太多,很难让企业专注发展,企业很可能会变成王各种想法的试验田。

王:这倒不会。我没有这样的想法。因为我知道,离开化妆品行业,我就啥也不是了。多年来,我们都是围绕韩后品牌在做事,包括我们做的日化基金,其实更多是希望借此整合行业资源,为韩后服务。想法多,既是优点,也是缺点。如果韩后把我的想法全部付诸实施,那么韩后将变成一个啥也不是的公司。我的想法最终能否成行,需董事会投票表决。

4 王国安不擅长管理。

王:在管理上,我可能永远只是大致明白,实际做则做不好。我想法很多,但这些想法很难落地。我只负责企业发展战略和人才整合,为每个岗位找到最合适的人才。目前我们聘用的,往往都是和我类型不同的人,包括专业背景、职业经历等,这也是为了规避风险。

5 发展太快,用户体验和内部管理可能难以把控。

王:在新渠道拓展上,速度还是比较慢。目前我们的产品还未进入商超、百货大楼,电商渠道刚起步一年,明后年还要继续加快速度。

风险 快速发展 陷阱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