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范秀:逃离大公司
吴澍 吴澍

金范秀:逃离大公司

金范秀辞去Naver公司CEO职位,是因为过得太舒服了:“虽然我们在韩国已经是龙头老大,但依然很怀念过去在战场上那种厮杀的感觉。”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到来,时任三星软件开发工程师的金范秀,带着他的五个前同事开始了创业旅程。这一年,金范秀创办了网络游戏门户网站Hangame,并在2001年与韩国最大的搜索引擎和门户网站Naver合并,组成新公司NHN。在NHN,金范秀与Naver的创始人李海珍共同担任公司 CEO,分别负责游戏和搜索业务。2003年,李海珍声称自己不擅交际,最终改任首席战略官(CSO)和总裁,把 CEO 职位让给了金范秀。NHN的全称是“Next Human Network(下一代人类网络)”,听上去颇为霸气,在公司的官方表述中,“NHN代表人与信息、过去与未来的连接则是:承载着通过‘Connect’铸就的所有价值。NHN的理念是素不相识或相隔遥远的人,从昨天到今天、从今天到明天都能够联系起来,通过网络人们能更自由地交流。NHN正在创造一切都能互相连接、更加广阔的世界。”

这并不是在吹嘘。从业务架构上分析,如果把NHN放在中国,其对应的就是“百度+新浪+腾讯”的合体。如此全面的领域覆盖也使得今天这家公司在资本市场上表现颇为亮眼,NHN旗下单Naver一只股票已成为韩国综合股价指数(KOSPI)样本股中市值第五高,达到约240亿美元(25.7万亿韩元)。也许这个数字与百度的500多亿美元市值相比依然小巫见大巫,但考虑到韩国仅5000多万的人口,便可大致估算出NHN这样的集团,在韩国互联网业界的龙头地位。

就是这样一家前景美妙的公司,在2007年,其第二大个人股东金范秀还是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你或许想问,为什么?

据Naver公司高层的描述,出走前,时任CEO的金范秀来到总裁李海珍的办公室,说自己已经在NHN待够了。李海珍惊讶地问:“是因为在这里过得不舒服吗?”金范秀说不是,正因为在这里太舒服了:“虽然我们在韩国已经是龙头老大,但依然很怀念过去在战场上那种厮杀的感觉。”

李海珍没能留住金范秀。为了走得无牵无挂,金范秀清盘了自己手里的公司股权。如果以当下市值计算,这些股票价值约10亿美元。

下一个问题是:金范秀要去做什么?

5

移动浪潮之巅

在总结创办Hangame的经验时,金范秀说过:“梦想是我最爱的词语,互联网是我无法抗拒的征途。”

追梦者一直在前行。2006年12月,金范秀组建了IWILAB公司,从事web2.0产品的开发,但是并无突破,在仅有的一些关于IWILAB的资料里,只提到他们“做了一些web2.0的尝试”。事实上,IWILAB只是金范秀众多天使投资中的一个产品,Line亚太区负责人Frank Lee谈道:“据我所知他还投资了很多很多的小项目,他就是一个喜欢冒险、喜欢创新的人。”

直到他启动了Kakao Talk,一个真正具有“爆点”的项目。

在起步阶段,金范秀以个人资金进行了大量投入。虽然是天使投资的性质,但从2012年Kakao接受腾讯的4亿元人民币B轮投资后,金范秀依然拥有高达37.8%的持股比例可以判断,在投资初期他就已经做好了全身心投入的准备。“当我开始做Kakao Talk的时候,我没有任何信心相信这款产品可以成功,我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移动智能将是最大的趋势。”金范秀说。凭借着对移动互联网的信心,他在IWILAB成立半年后,离开了NHN,全力投入移动互联网热潮。

Kakao于2011年1月募集的一笔53亿韩元(约3000万元人民币)早期融资颇具看点,投资人为14名韩国本土的知名企业家,包括韩国最大网络游戏公司Nexon的CEO、位列韩国十大富豪之一的金正宇, 还有韩国网络游戏公司NCsoft的CEO、韩国第24大富豪金泽辰,以及另一位韩国游戏巨头Neowiz的董事长Na Sung-kyun。由此可见,老练的金范秀并非独行侠,他更懂得如何利用资本和圈子的力量来撬动公司的发展。

尽管起步阶段获得大量资金支持,但Kakao首席执行官李塞谷(Sirgoo Lee)表示,Kakao骨子里透着真正的创业精神。Kakao这家公司一共开发和推广了52款智能手机服务, Kakao Tak的开发由一支4人团队完成,用时仅两个月。

最初上线的Kakao Talk不过是一款非常简单的移动IM产品,但在此后的高速迭代中逐渐积累起了庞大的用户群。截至2014年2月底,Kakao Talk的全球用户数达到了1.4亿。至于迭代速度,从苹果的App Store可以看到,在2013年全年间,中国最流行的同类产品微信进行了9个版本的迭代,几乎每个月一次升级,而同期Kakao的这个数字,则为19次。

如今异军突起的Kakao Talk在移动IM产品上,垄断了韩国近93%的市场份额。在移动游戏分发市场,即便算上App Store和Google Play,这些渠道也仅为Kakao Talk渠道规模的15%。

在PC互联网时代,NHN旗下的Naver和H a n g a m e 占据着流量入口, S K 电讯旗下的N a t e O n 是I M 的代表, 而乐天、Gmarket、11st以及Naver商城则在电子商务领域四分天下。2010年4月iOS版KakaoT a l k 发布, 2013年8月,NHN拆分成了Naver和NHN Entertainment两个独立业务公司,其中Nav er主要从事包括IM软件L i n e 在内的门户和移动服务业务, N H NEntertainment则继续开展在线游戏门户业务。有分析师认为,此次拆分在战略上是非常明确地针对Kakao进行的。2013年6月Kakao推出PC版后,曾经的韩国版QQ——Nate On份额迅速下滑,有数据称,目前即便仅看PC端的份额,Kakao Talk也已经超过了Nate On。这不禁让人联想,如果当年蛰伏广州的张小龙没有开发微信,如今的腾讯又会是什么样子。

至于韩国的电商公司,面对Kakao已经噤若寒蝉。它们知道,Kakao的入侵仅仅是时间问题。

坐失良机的巨头

Kakao问世之初,韩国移动IM的市场并非蓝海。

Naver在2011年就推出了Naver talk。三星电子也在2012年5月上线其自有软件Chat On,更是预装在所有在韩国发售的三星智能终端中。至于SK电讯,也曾寄希望移动版Nate On力挽狂澜。这些Kakao的竞争对手,无论在体量还是在过往的积累上,都要比新生代Kakao高出不止一个量级。它们有的占据流量入口,有的拥有终端控制权,更有传统的IM巨头。Kakao是如何突围而出,成就当下霸业的呢?

于传统巨头,保守的企业文化是最大弊端。Nate On本有机会创造出自己的微信,有知情人士透露,Nate On内部也曾进行过产品研发方向的大讨论。但母公司SK电讯在2011年时,短信收入还占据着较高的营收比例,传统的官僚体制使得这个韩国本地最大的电信运营商并不愿意自我革命,反而期待利用一些政策规则来限制Kakao在免费信息交互上的发展。2013年3月,韩国通信委员会甚至批准了韩国移动运营商提出的针对Kakao等OTT服务收取额外费用的请求,其中引发争议最大的是关于运营商也可以“掐断”OTT语音流的要求。虽然运营商最终因公众的反对,并未全面实施这一政策赋予的权力,但这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做法,或多或少地反映了电信业巨头落后、封闭的心态。正是巨头们对产业趋势的无动于衷,让Kakao Talk赢得了时间窗口,尽管财力较为有限,Kakao Talk发展初期并未碰到较大的阻碍。

而在Kakao Talk内部,体制和文化的创新,才是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朝鲜半岛在李氏王朝时代就把儒教定为国教,时至今日,韩国企业依然尊崇儒学,在管理制度上奉行家长式权威,公司上级通常利用权威来统治下属。强调绝对的服从意识,是韩国企业决策结构集中在上层的重要因素。《第三次浪潮》作者托夫勒指出,韩国企业虽然适合以大量生产为中心的产业社会,但在以个人的创意和开放性为基础的第三次浪潮中,即信息化社会里,是欠缺竞争力的。

创业在韩国

Kakao做到了破局。Kakao联合CEO李塞谷在接受《创业家》采访时谈到了这一变革,他说实际上除了自身对于创新的渴望外,另一个驱动金范秀离开NHN的原因在于公司的运营方式陈旧,禁锢很多。为此金范秀决心在技术之外,从组织文化入手,进行最深刻的变革。在Kakao这个拥有500多名员工的公司中,只有CEO、部长(职能部门负责人或项目组组长)、组员三个级别。这样扁平化的组织架构,以往是很难想象的。如果一名工作多年的员工在晋升部长后重新被降职为主任,在传统的韩国大公司里通常意味着变相开除,新员工在短时间内升职也几乎不可能;而在Kakao,员工们已经习惯了这种职能变换。特别是技术和产品部门,甚至没有固定的
组织架构,通常一个新的项目组成立时,过往的组长可能会因为一些技术特点而重新充当组员的角色,而那个提出新产品理念的人则会被任命为组长。在Kakao,人们并不会对此心怀芥蒂。

为了让员工们感到更加平等,Kakao的所有员工都用英文名字互相称呼,譬如大家都直接称呼创始人金范秀为 Brian。即便是新员工,如果有好的建议和意见,都可以直接向社长或CEO表达。而在传统的韩国企业中,必须经过层层汇报,越级汇报是职场大忌。Kakao这家公司的内部陈设也深刻体现了自由与平等精神。在位于有“韩国硅谷”之称的Techno Valley 6层的办公区中,竟有1/3的面积被一家名为Cafe Talk的咖啡馆所占据。工作日的下午三点,这里围绕一张木桌三三两两进行讨论的小伙伴们络绎不绝,全然看不出是一家正在高速运转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当被问及高层是否有独立的办公室时,Kakao的国际公关经理Sonia笑道,本来只有金范秀自己有一间办公室,但也不用来办公,只是作为会议室,这样他就不必为此疲于寻找了。

两条准则

Kakao的另一个成功秘诀是“快”,即移动互联网时代的通行法则“快速迭代”。建立初期,Kakao就秉持所谓的“4-2”原则,即小组共4人,包含一个产品经理、两个程序员和一个设计师,密集专注于项目开发,2个月后若无明显成效,就立即舍弃换下一个项目。Kakao Talk就是在这样的快速试错进程中被开发出来的。Kakao联合创始人李帝范表示:“通过迅速行动和反馈,修改战略再次挑战,这是Kakao的经营文化。在有着多种机会和危险因素的情况下,与筹划蓝图相比,这种运行方式的成功率更高。”

Kakao奉行的另一个最高准则是“不要主观臆断用户的需求”。这是为了避免产品经理和程序员在远离用户反馈的情况下,脱离实际闭门造车。

依靠这两条法则,Kakao成为全球最早找到成熟盈利模式的移动IM公司。来自大量用户的反馈,让Kakao发现了“聊天表情”这个生意的门道。当然中国人对腾讯QQ的收费表情服务更加熟悉,但在韩国,在移动IM领域,Kakao是先行者。2011年11月,Kakao Talk的表情商店上线,每个表情包售价0.99至2.99美元,同行们纷纷效仿。

2012年7月诞生的Kakao Game,让Kakao从单一的移动IM软件,切入另一片引发用户尖叫的领域:移动游戏。移动IM软件通常基于朋友或社团之间的强社交关系,熟人一起玩游戏,容易形成竞争心态和口碑传播。Kakao Game平台上最早推出的Ani Pang和Dragon Flight两款游戏,上线仅仅一个月后就成了韩国的“国民游戏”——如果这两个英文名字你并不熟悉的话,打开微信,“天天酷跑”和“天天爱消除”便是它们的翻版。

2013年上半年,Kakao实现了3.48亿美元的营收。Kakao公司公关部随即宣布,公司计划于2015年5月上市。

金范秀 逃离大公司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