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韩,中国创业最难
吴澍 吴澍

中、美、韩,中国创业最难

中国互联网市场追求“大”,BAT三大集团疯狂扩张,创业公司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化。

帮5 买,谐音“帮我买”,是一家中国知名的购物搜索比价网站,创始人是来自韩国的尹汝杰——一个毕业于斯坦福计算机系,辗转美国、韩国、中国的连续创业者。在三个文化背景和商业环境存在很大差异的国家创业,尹汝杰的体会深刻。在他看来,创业相对最容易的是美国,而最难的就是中国。

中国崇尚“大”

互联网让世界变小变平,过去的十几年间,我先后在美国、韩国、中国创立了6 家互联网公司。在不同的国家连续创业,意味着要不断地适应不同的环境。这让很多创业者觉得不可理解,特别是其中还有两个是非母语国家。但我生来喜欢接受挑战,非常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还算走在成功的路上,虽然有时失败就在不远处。

创业不易,因此总有人喜欢问,哪里创业最艰辛?就三个国家的创业难度而言,我觉得,如果美国创业难度系数是1,那韩国大概是1.5,中国则是5。

三个国家在文化方面固然有很多不同,但就个人创业感受而言,中国人非常喜欢“大”,这可能和中国的幅员辽阔并历史悠久有关。很多公司和用户对规模小的公司信任感较差,因此中国公司必须把自己发展壮大,抑或装扮成规模宏大的样子。

2007 年,我初到中国,创业的项目是为企业提供搜索服务。这个模式在韩国运行得很好,包括三星等大企业和多个政府部门都在用,每年约有1300 万美元收入,但在中国则无法开展。一方面中国的小公司不愿意付钱,另一方面大公司则宁愿自己开发,并不重视小团队的产出。

与此相反,韩国和美国硅谷的公司很具有互利互惠的合作精神。在硅谷,只要产品独特、有价值,大公司就会愿意跟小公司合作。而在中国,小公司要想得到与大公司合作的机会,非常非常难。大公司不信任小公司,甚至很少人有耐心倾听小公司介绍自己的产品。

我逐渐意识到,在中国做公司,只做一个功能的项目很难成功。所以最终,我根据过往已开发4 年多的搜索引擎核心技术和数据挖掘技术,打造了购物渠道的一个垂直搜索引擎,并围绕它建立了一个垂直搜索引擎的平台。做大平台有利于提高网站转化率,因为中国用户喜欢在大平台上购买商品。

追求“大”的文化也体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市场格局方面,市场集中度正越来越高。腾讯、阿里巴巴、百度三大集团疯狂扩张,互联网流量几乎被它们垄断,而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有什么样的法律可以有效加以限制。再加上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一些不足,导致创业公司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化。

硅谷激励冒险

在政府层面,我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同,三个国家都十分鼓励创新和创业。中国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一些法律法规不够完善,比如做一件事情是不是合法,创业者并不容易知道。而美国和韩国有明确的法律,所有限制条款都非常清晰。法律不健全对于创业者而言是一个潜在风险。可以看到的是,整体趋势是向好的。我看到中国的政府部门正在不断地下放权力鼓励创业,并出台方便创业的各种新规定,比如最新的企业工商注册制度等。

在社会层面,我觉得中国和韩国有一些相似,特别是对于大学生创业而言,社会认可度并不高。和中国一样,韩国孩子从小就要接受一些传统思想道德教育,以使他们安分守己。比如我很早就学习的《明心宝鉴》(中国明代有关个人修身养性的著作)里面就有“安分篇”,开头就教导人要“知足常足,终身不辱。知止常止,终身不耻”。通俗来讲,就是并不鼓励人去冒险。

东方的父母更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在上学期间好好学习,心无旁骛,毕业后去好的公司找一份薪水不错并且稳定的工作。美国则不然,全社会鼓励这种冒险,欣赏勇于尝试的人。一项研究报告显示,从上世纪30年代至今,仅斯坦福大学的校友和教员,已经成功创办了4 万多家公司。

国的这种创业文化得以形成,要感谢硅谷不断传出的成功故事。这些故事的激励作用非常大。我初到斯坦福的时候,梦想是拿到博士学位,然后去大公司工作,或者进入大学做教授。20 世纪90 年代初期,从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系毕业的学生进入大公司,可以获得至少5 万美元的年薪,这在当时非常诱人。但是,当我逐渐了解了一些创业的同学,比如雅虎创始人杨致远和网景的马克·安德森,我发现,创业更让我兴奋。硅谷的许多同学、朋友,也都是因为深受前辈创业事迹的鼓励,走上了创业道路。

7

韩国高效创业

众所周知,风险投资是互联网时代创业成功的关键因素,是硅谷成功的保证。目前风投模式已经在全世界有效运行,包括中国和韩国在内的众多国家互联网产业突飞猛进的发展,都得益于这一投资模式。

风投对于创业公司非常重要,既是公司正常运转和快速发展的重要保证,也是公司业务得到认可的一个标志,在哪里都一样。

获得最大收益永远是资本追逐的目标,风险投资也不例外,所以它们在选择投资对象和估值的时候不会因国别而有差异。他们只看收益的大小。市场大小很重要,所以韩国创业企业在吸引风投方面就要受到很多限制。

韩国是个非常有限的市场,所以潜在的收益也很少,很难吸引投资者,除非有真正伟大的产品和很好的商业模式。在美国、中国和韩国开发同样一个产品,虽然需要投入同等程度的金钱和时间,但是投资者的挑剔程度截然不同,对韩国开发者的要求相对会很高。除非投资人真的能看到产品和商业模式上的优势,才可能会投资,这为韩国企业家带来了非常大的压力。但这种苛刻的要求反而激发着韩国创业者的潜能,他们想尽一切办法让产品、商业模式更加高效。

韩国能在互联网方面取得成绩,除了上述原因,我个人觉得还有一个很重要,就是韩国处在一个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中,从古到今都不得不面对强大邻邦的压力。所以韩国的民族荣誉感非常强,而且从政府到民间都有一种紧迫感,必须不断顺势而变、快速前行,才能被世界认同并赢得尊敬。此外,大家看到韩国学生有普遍的军训传统,从小要接受严酷的锻炼,目的就是要磨练韩国人的意志和培养吃苦耐劳的精神,更好地适应社会变化。

因此韩国人有一个关键的性格特征:喜欢高效地做事,而且坚韧不拔,喜欢不断地改变事物,从而收获更加完美的结果。这种个性非常适合互联网这个行业。互联网行业瞬息万变,没有任何网站或APP 能够持续繁荣,只有极少的公司通过持续创新才能够保持成功。大家看到韩国的企业很适应这种节奏,虽然自身市场不大,但他们拥抱变化,从最初的游戏、搜索到如今的Line、Kakao,每一次互联网行业的重大改变,韩国企业都站在了潮头。

最后,我觉得虽然因为国别不同,创业会遇到各种不同的挑战,但创造伟大的产品并不断创新,是一个企业应该永远不变的宗旨,无论在哪里都是如此。而如何运营这些产品,则必须入乡随俗,随机应变。

说到这里,真的要感谢互联网改变了一切,让人的个体解放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只要你拥有一个理想,并有一定的技术能力,从人类的需求出发,不需要财富积累和家庭背景,你就可以创业,年龄、性别等等都不是问题。我非常感谢这个时代,让我能够不断地通过创业实现自己的理想。

中国创业 互联网 扩张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