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全员干活,不养闲人
武云溥 武云溥

我们全员干活,不养闲人

我们三个人都是华为出来的,在华为有过四到五年共事经验,可以说团队构成有共同点,每个人的背景又有不同。比如洪总是非常资深的领导层,是华为这些年成长的亲历者。

15

我们三个人都是华为出来的,在华为有过四到五年共事经验,可以说团队构成有共同点,每个人的背景又有不同。比如洪总是非常资深的领导层,是华为这些年成长的亲历者。钱昱做过市场,也做过对外技术合作,她离开华为后到沃顿商学院进修MBA,接着到全球知名的资产管理公司富达国际做风险投资,投过很多优秀的公司。我个人是从国际法律主管到首席律师,包括做一些知识产权的管理工作,参与了华为跟思科打官司的整个过程。离开华为以后我到硅谷,加入威尔逊律师事务所,主要做科技投资领域。2007年我又加入了硅谷的一家风投公司NEA基金,做首席律师和COO。

在做基金这件事上,我们此前的职业经历决定了大家的价值观是统一的,每个人的能力和资源又能形成互补,就这样走到了一起。2012年我们筹备成立这家基金,9月份方广资本第一次close(封闭式基金),现在我们的规模是5.3亿人民币。我们的投资人里既包括政府背景的,比如苏州的元禾资本,是苏州工业园区支持的一只基金;也有一些业界的领袖人物,比如腾讯的创始人之一、前COO曾李青。

做任何事情,团队都是最重要的。我们现在有十个人,除了三个人做必要的财务、行政工作之外,另外七个人包括我们三个,全员都是干活的,我们不养闲人。

基金毕竟是要赚钱的,我们大伙儿也是要赚钱的,怎么处理好钱这件事,对于基金的成长和稳定非常重要。国际上对中国基金业界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稳定性,中国团队特别不稳,可以说基金业界产生的震动全都是由于利益分配出了问题——大家因为利益聚到一起,又因为利益散了。

全员 干活 基金
赞(...)
文章评论
匿名用户
发布